VR万一真的颠覆了影视娱乐产业怎么办?

231

本周,华策影视宣布1470万入股VR公司兰亭数字,持有7%股权,将共同合作VR综艺节目《谁是大歌神》。

娱乐资本论发现,影视上市公司已悄然掀起一股“VR并购潮”,并且都与自身业务产生了或多或少的结合。

以华策为例,《谁是大歌神》会在评委席搭建一个VR机位,观众戴上眼镜便可以“身临其境”,体验360度全景视频。

此前,华谊也入股VR主题公园公司圣威特,要在苏州打造《集结号》的VR体验;光线也入股Dream VR,尝试影院里的VR社交;奥飞更是大手笔收购诺亦腾、时光机、乐相科技等5家VR相关公司。

看起来,VR有望在影视、综艺领域率先应用,而不是此前更受瞩目的游戏。“游戏需要交互,目前穿戴设备不太方便参与互动,但是目前技术条件下的视频不需要交互,特备是直播、纪录片之类的,前景可能更大一点。”有行业人士这样解释。

连日来,娱乐资本论盘点了影视类上市公司的VR并购案,看看这些公司在VR并购上都有怎样的偏好。

华谊兄弟: VR 主题公园,寄望实景娱乐

并购案例:

2400万投资暴风魔镜;

圣威特持股比例“突增”

华谊兄弟是所有影视公司中最先注意到VR的,早在2015年4月份就入股暴风魔镜,抢先卡位“硬件 平台”,暴风魔镜目前已经发展到第3代,在国产硬件中排名靠前。

其实在这之前的2014年,华谊就已经多方接触国内VR企业,在投资暴风魔镜之外,还在2015年11月份与圣维特签订投资协议,收购部分股权。

“我们2014年和华谊合作苏州主题乐园的时候,大王总(王中军)希望在传统的实景娱乐方面加入一些新的概念,增添旅游亮点,后来在合作的过程中华谊就投资了我们。”圣威特总经理杨涛向娱乐资本论表示。

华谊意图十分明显,想从主题乐园场景切入VR,用光电将虚拟娱乐实景化。例如,华谊在阳澄湖边影视IP主题乐园“电影世界”内开展“虚拟骑乘”项目《集结号》,具体形式可能是让用户坐在放置于轨道上的座椅,随着座椅滑动,模拟一个驾驶坦克的场景。

如此看来,在VR电影还未真正到来的时候,华谊选择在旅游业提前卡位。娱乐资本论获悉,王中军在VR方面很重视,把约定好的入股比例临时增加,这曾让圣威特颇为意外。

光线传媒:想探索VR场景下的影院社交

并购案例:

子公司千万资金参与Dream VR Pre-A轮融资

光线传媒投资Dream VR,是通过其子公司先看网络完成的,而先看承载着王长田的“互联网梦”。

未来,Dream VR除了将接入光线的影片资源外,还提出“虚拟社交影院”概念。具体操作形式可能是身处不同地方的观众戴上设备观看同一部影片,一边享受着实体影院的观影效果,一边与虚拟中的“邻居”互动聊天。

这种虚拟影院社交规避了社交生活中即时性的痛点,约定好一个时间,一起看一部电影,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也体现了光线影视并购的一贯逻辑——专注做好影视内容,以内容为圆心,画出泛影视版图。

相较于“虚拟社交影院”,VR直播的进展更快。在2015年10月《恶棍天使》发布会上,先看网络联手Dream VR ,全景直播此次发布会,通过头戴式眼镜,观众们可以感受360度全景带来的震撼,能更强烈、直接“感受”现场邓超和孙俪的耍宝卖乖。

奥飞娱乐:已投资5家VR公司,逻辑是“IP变现”

并购案例:

诺亦腾、泽立仕、乐相科技、时光机、互动视界

奥飞娱乐在VR领域并购呈现出“快、准、狠”特点,入股江南的灵龙文化只花了7分钟,参与诺亦腾投资也只见了两面。在这样的快节奏下,不到一年的时间投出5家VR企业:诺亦腾是以动捕技术出名,泽立仕以虚拟歌姬的形象面世,乐相科技旗下的大朋VR主打“硬件 平台”,时光机是一家虚拟游戏公司,而互动视觉则是全景视频的生产者。

这些投资的背后是奥飞娱乐的“IP VR”逻辑:手中握有大量IP,等待技术发展到足够成熟的时候,不同领域的公司协同发展,能够支撑起“泛娱乐集团”的规划。

比如这次奥飞娱乐1亿入股的灵龙文化,除了和江南一起开发《九州》系列,还会在VR上有多方面的合作,江南的一些列奇幻类IP,包括《龙族》《九州缥缈录》在内,由江南方面提供台本、风格化等美术素材,奥飞旗下公司提供VR技术伙伴来完成。

 

国内与国外VR相比,硬件上的差距相当大的情况下,奥飞娱乐和大部分中国从业的想法极其类似,与其在硬件上追赶不如提前布局内容端,将内容嫁接在可购买的技术上。

不过奥飞在投资如此多VR企业的过程中,面临着一个十分头疼的问题:如何估值?这也是小娱接触VR创业公司后得到的最大反馈。小娱咨询了业内人士,指出通行的有三种模式:

1.根据前一轮融资估值参考;

2.公司PR能力和宣传的力度;

3.有没有完整、得到一致认可的作品。

虽然VR还没有真正落地,也没有产生“划时代”的作品,但奥飞投资的几家VR企业在细分领域相对成熟,泽立仕旗下虚拟歌姬“洛天依”在二次元世界炙手可热,还登上2016年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刚宣布投资的TVR时光机公司,旗下游戏《Finding VR》已经登录Gear VR的平台,是国内为数不多能够走出国门的VR游戏。

华策影视:VR 综艺很快就要“全面开花”?

并购案例:1470万入股兰亭数字7%

兰亭数字曾制作国内第一部VR短片《活到最后》,与李宇春合作成都演唱会的VR直播和VR录播,并在国内较早尝试“VR 新闻”。华策影视的这单投资,缘于华策与兰亭数字在VR综艺《谁是大歌神》上的合作。

 

“相比较比电视剧电影的长度和剧情来说,综艺的观看要求低很多,三五分钟断掉后续看,也不会有大的脱节,这个特性与穿戴VR设备不适宜长时间观看相匹配,因此会最先取得合作。”一位VR从业者向娱乐资本论表示。

华策影视副总裁王丛是此次投资的负责人,他给出了《谁是大歌神》 VR的具体表现形式——节目将会分普通版和VR版,在VR版里,观众戴上眼睛,仿佛置身于导师席,一边观看音乐人对决,一边与共同观看的小伙伴进行互动,具有很强的“带入感”和“沉浸感”。

就在最近几天,“VR 综艺”领域又传来新消息,东方卫视《极限挑战2016》也要加入VR概念,全立体、360度让观众感受节目,将同步推出《极限VR秀》。

延伸:几大互联网公司怎么玩VR?

说完上市影视公司的VR布局,小娱也聊聊几大互联网公司的VR策略。

就在今年年初,有消息称阿里以7.9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2亿元)投资创业公司Magic Leap;阿里旗下的合一集团也宣布,将要在内容制作上结合VR。

百度曾在2015年底上线百度视频的VR频道,聚合市场上最优质的VR内容;爱奇艺则在2015年7月就发布了一款“爱奇艺VR”app,目前已经和一些VR厂商做了初步适配,为用户提供2DiMAX、3D、360全景音视频、游戏和服务体系。

相比之下,腾讯和乐视显得更加“声势浩大”,他们都在2015年底召开盛大的发布会,正式宣布进军VR领域。这其中,腾讯提出“VR 游戏”,乐视提出“VR+体育+直播+电影”。

腾讯:VR 游戏,目标在“客厅经济”

腾讯公布的5大VR应用计划,包括游戏、视频、社交、直播和地图。

目前,游戏的进展最顺利,也是最被外界看好。腾讯在miniStation微游戏主机发布会上宣布了自己的VR游戏生态战略,很具想象空间,也有人猜测这一计划可能是剑指“客厅经济”。

腾讯的miniStation微游戏主机具体的形式为手机无线连接miniStation,利用MiniStation连接电视,手机充当游戏手柄,戴上眼镜就可以玩转里面的海量应用。

若这一计划顺利推进,腾讯往miniStation微游戏主机装入更多泛游戏内容,撬动“客厅经济”的目标也有可能实现。

乐视:说好生态故事,VR是重要一环

乐视去年匆忙推出的VR计划中,第一代产品选择的是与Pico小鸟看看合作生产硬件,但从第二代开始已经独立研发,目前的产品在今年两会直播上做了诸多尝试。

乐视VR与乐视视频全景频道均设立了【全视角.看两会】专区,与国内知名媒体及乐视VR拍客群体展开新闻合作。只要戴上眼镜,即使在距离北京两千多公里的异地,也可“身临其境”的观看两会现场的情况,甚至连委员们接受采访时的神态也一览无遗。

“VR 新闻”可能只是试水,按照乐视说故事的逻辑,最终VR产品的落脚点应该在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体育、乐视音乐组成的庞大生态上。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