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片类药物解决不了的慢性疼痛,也许可以交给VR

1106-06-02

当有人被食物卡住喉咙,走进或滚进洛杉矶赛达斯西奈医院的急诊室时,急诊室的工作人员会打电话给Brennan Spiegel这样的人。作为胃肠病专家,他随时准备着取出卡住的食物。所以这天当他接到通知去治疗一个食道里有东西的年轻人的时候,他已经做好进手术室的心理准备了。然而到达急诊室以后,他发现病人用拳头捶打自己胸部的方式有些不一样。“这个人不是噎住,”Spiegel想,“他是恐慌发作了。”

因此,Spiegel没有向医院申请病床来进行手术转移,而是拿出了一副虚拟现实眼镜,把它们戴在病人头上,并播放了一个夏威夷海滩的场景。只用了几秒钟,病人就停止了挣扎。几分钟后,他完全不动了,甚至被戳也没有反应。Spiegel有些惊慌,把眼镜从他脸上摘了下来。病人泪流满面。“我刚刚一直在回想我的一生,”病人说,“我觉得它有些失控。”

没过多久,病人就出院转做精神护理了。他的喉咙里从来都没有食物。大脑却可以开这样的玩笑。幸运的是,虚拟现实可以对付它。

越来越多的医院开始实验性地使用虚拟现实,想要改善病人的疗效,赛达斯西奈医院只是其中之一。 Spiegel是领导该项目的临床研究人员之一。他把精力集中在了比偶尔的恐慌性窒息疼痛更普遍的疾病上。在过去的几年中,他的临床试验显示一副3D眼镜可以减少四分之一的疼痛感,涉及的病例包括关节伤害到癌症。

现在,他正在测试这项技术在治疗慢性疼痛方面的情况,这是一种折磨着两千五百多万美国人的疾病。对于那些患者来说,会产生依赖性的的止痛药经常是唯一的治疗选择。由于阿片类药物每天要夺走近百人的生命,医生们正在争先恐后地寻找没有依赖性的药物。如果科学能够证明虚拟现实真的有效的话,那么它可能很快就会成为其中之一。

1106-06-01

早在20多年前,科学家们就开始利用VR的力量来缓解痛苦。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VR先驱Hunter Hoffman在21世纪初进行了第一次疼痛研究,他使用了一个8磅重的头盔,将其连接到了一台小型冰箱大小的计算机上。

当时,这台价值90,000美元(约合59万人民币)的设备会将烧伤病人带入一个叫做《冰雪世界》的冷冻3D视频游戏当中,这个游戏以凉爽的蓝色和白色为主色调。Hoffman解释说,在清洗伤口时,烧伤病人往往会再次出现灼烧感。但如果Hoffman的病人在《冰雪世界》中度过这段时间,他们会觉得疼痛感比在现实病房中手术减少了一半。更重要的是,当他用《冰雪世界》在志愿者中做足部的耐热测试时,他们也觉得疼痛减轻了。

Hoffman说:“VR在治疗急性疼痛方面卓有成效。只需要进行20分钟的治疗,就可以达到非常好的效果。”慢性疼痛是一个不同的,更具挑战性的问题。不过,他认为虚拟现实可以进一步增强许多现有的疗法。Hoffman说:“如果你说'回家去做冥想',能坚持到底的病人不会有很多。“但是,如果你给他们一个虚拟现实系统,说‘走进这个古老的世界,和僧人一起打坐’,他们更有可能真正坚持下来。”虚拟现实只是一种方式:最重要的是病人在头显另一边看到和体验到的东西。

所以,随着技术成本的下降,制造这些体验的相关企业也应运而生。AppliedVR就是其中一个,它位于比佛利山庄的星光大道上,距赛达斯西奈只有15分钟的车程。它正在研发一系列用于减轻疼痛的3D内容,如Netflix的VR版本。

Josh Sackman说:“我们正在设法根据他们的需求和兴趣来制造正确的体验。”到目前为止,他的团队已经设计了二十几个场景,每个场景都分为四类:分散注意、放松心情、逃离现实和虚拟教育。“但他们最终的目标都是使用这项技术来传授技能,而不是依靠它来获得救赎。”

他们建造的第一个体验名为《Bear Blast》。它是一个卡通风格的城堡景观,用户可以四处走动,以头部作为瞄准镜向红色的泰迪熊发射皮球。你打倒的熊越多,得到的分数越高。在最近的临床试验中,Spiegel为患者提供了这款游戏。在100位有长期慢性疼痛的患者当中,他们给一半的人配备了价值800美元(约合人民币5300元)的套件,包括一个三星耳机和一个装有Bear Blast的Galaxy手机。另一半人则去观看湖泊和潺潺小溪的二维放松视频。在第二组疼痛获得轻微缓解的同时,VR小组的痛感比开始减少了25%。

至少从理论上来说,《Bear Blast》这样的产品可以通过分散你的注意力而起到一定的效果。通过吸引患者所有的注意,游戏关闭了传递周边神经系统疼痛信号的路径。患者越沉浸其中,感觉到的疼痛就越少。

那么他们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呢?一部分工作是设计游戏剧本,另一部分是反复试验。AppliedVR的第一次尝试实际上完全失败。他们起初想要打造一个糖果色的迪士尼乐园,在那里你可以穿过一个幻想的世界并撞倒一些东西。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个游戏太自由了。人们需要更多的约束。因此,他们将设计改为了击倒可爱且毛茸茸的泰迪熊。这在急性疼痛中疗效显著。但同样的原则也要求游戏内容能够提供更持久的效果。

在赛达斯最近的一次试验中,Spiegel给了他的病人更多选择。除了《Bear Blast》,他们还可以体验和海豚一起游泳,在直升机上飞越冰岛的峡湾,或者是坐在沙滩上思考生活。耳边的声音会指导患者进行呼吸训练,或者让他们思考给可以带来快乐的人和事。正念、冥想和认知行为疗法是已经成熟的疼痛管理技术,但是大多数医生不会给病人提供这样的疗法,因为他们担心没人买账。开一些药片似乎更加实际。

William Clark Becker是耶鲁大学医学院的内科医生,他在那里研究疼痛管理和药物成瘾。他说,“我们知道,积极的思考可以在分子层面上发挥作用,阻止离子越出门外导致疼痛信号传到大脑,”他没有参与任何应用程序的测试。“你不能移植人们的神经,不能撤销这个过程,但是你可以抑制那些正在传输到大脑的疼痛信号。积极思考的人也能更好地应对变幻无常的生活。”

他发现,他的病人在正念和认知疗法方面反馈很好,而在沉浸式VR中提供这些治疗是一个新引人的想法。但他说,重要的是要确保有证据可以证明这种疗法对患者确实有效。和Spiegel一样的医生们正在开发一个越来越强领域。在他的下一项研究中,他将与一家大型保险公司合作,评估VR是否可以减少服用阿片类药物的工伤人员数量。

他想象在不久的将来,全世界人们在经历完手术或事故康复之后,可以带着一套虚拟现实眼镜而不是止痛药处方走出医院。因为正如美国人上周在特朗普总统的声明所了解到的,阿片类药物危机已经成为了一个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我们能及时抑制这件事的发展,就能成为结束阿片类药物泛滥的一代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也许用VR处理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简单。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wishmaster707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