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息影像——留住回忆的新方式?

2015年4月,常驻洛杉矶的女演员兼室内设计师阿什利·马丁·斯考特(Ashley Martin Scott)接到了《妈妈和宝宝》剧组打来的试镜电话,但对方并没有透露具体内容。

斯考特说,“我很盲目地就去试镜了,除了知道这是个关于‘妈妈和宝宝’的故事外,其它一无所知。这部片子或许能记录下一些有价值的故事将来留给我的孩子们,我当时想的是‘这听起来挺有意思的。’”

于是她来到了当时位于加州卡尔弗城的8i摄影棚进行试镜。在踏入摄影棚的那一刻,斯考特意识到这不是一次典型的试镜:她和四个月大的瑞斯(Reese)被打造成了全息(holograms)影像,全息一词经常用来(有时被滥用)描述容积视频。8i公司当时想建造一个全息影库,他们觉得妈妈和宝宝的视频或许可以引起很多共鸣。

斯考特第一次佩戴VR头显的全息体验让她流下了眼泪,8i公司当时才刚起步,首席执行官称之为“转折时刻”。

1108-04-1

8i摄影棚有一张巨大高挑的绿色屏幕,舞台中央41架摆放好的照相机形成一个小圈。这些照相机曾记录过阿什利和瑞斯、老虎和骆驼、NBA球星、摔跤手、演员约翰·汉姆(Jon Hamm)等等。照相机拍摄到的所有原始图像数据被传输到电脑上,通过8i专属软件进行数据缺口填充和视频渲染。最终,一段简短的全息视频就这样完成了,观众可以用VR头显或者8i的移动应用“Holo” 进行观看。

这是技术含量超高的制作过程,8i和其它公司一直在精益求精,因为容积内容被认为是视频领域的“下一个风潮”。但是,对斯考特来说,她的第一次8i体验并不是技术性的,而是情感体验。当斯考特第一次戴上VR头显观看全息影像成片的时候,她流下了眼泪。

“每个人都想要制作他们孩子的全息影像。”

斯考特表示她流泪的一部分原因是容积视频太真实了,你可以走到一个数字物体旁,靠近它,观察它,某种程度上,你还能和它互动。斯考特记得自己当时伸出手臂,想去抱她的孩子,她感觉自己有“虚幻般”的四肢;因为斯考特知道自己的手臂在动,但是在虚拟世界中又看不到它们。斯考特描述了她经历的奇异的感受,不仅是回到自己真实身体后有这种感觉,她看到瑞斯的全息投影时也会觉得那就是真实的瑞斯。

斯考特表示,“当你在照顾一个新生儿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阶段永远没有尽头,因为你感觉白天变长了,夜晚似乎更加漫长。但是时间真的过得很快。再次回到那个阶段让我忍不住想哭。”

8i的首席执行官斯蒂夫·雷蒙德(Steve Raymond)在一次采访中表示,“那个时候我们刚刚起步,我们并不清楚这个技术能用在哪里。但是我们想用一种方式来测试真实的人和数字人物之间会不会有真正的感情。而斯考特流泪的那一刹那可以说是公司的转折时刻。”

“那是公司的转折时刻。”

斯考特在之后的两年中又四次回到8i摄影棚,为瑞斯(现已三岁)和瑞斯一岁的弟弟怀尔德(Wilder)拍摄全息影像。8i公司的其他员工和伙伴也开始利用这种近水楼台,分别带孩子们去拍摄全息投影:以便他们以后随时在头显、手机甚至是Instagram中看到孩子婴儿时期的视频。

推特(Twitter)前高管、8i现任内容副总裁尼可·圣琼(Nicole St. Jean)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想要制作他们孩子的全息影像。”为了证明这一点,尼可用手机给我播放了Instagram上她儿子乐伟尔(Lowell)的视频。不过,视频里不只一个乐伟尔,一岁的乐伟尔和两岁的乐伟尔同时存在,而其中一个乐伟尔是全息影像。

圣琼表示,“如果8i可以把我体验过的感受带给每个人,作为一个母亲,这会让我有极大的满足感。如果我也能有父母的全息记录……那就和记忆一样。你能看到记忆中的那个人出现在你面前。”

1108-04-2

我在今年一月第一次听说了8i公司,并在洛杉矶用一天的时间了解他们制作容积视频的方法。(我甚至还给自己拍了一段全息投影。)在我采访的过程中,有人提到当地的一个女演员曾经来摄影棚制作她孩子的全息影像,她想在孩子长大后还能重看这些影像。

一开始,我觉得这些应用案例听上去有点奇怪,尤其是8i并不打算把这个服务推向大众,但是后来,我又觉得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因为我经历过的大多数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内容都是围绕着游戏或娱乐产品。而这个应用可以带来个人化的AR和VR。无论3D视频、球视频还是容积视频,这种媒体类型都能给你带来更逼真的沉浸式体验,让你体验到更真实的环境和人物。

如果你用这些工具来记录你的下一代会发生什么呢?全息视频是不是真的可以取代人类的体验?

带着这些疑问,上个月我回到了8i工作室,跟着斯考特参观了他们为The Verge进行的视频特辑《下一级》(Next Level)的拍摄。从那以后,8i就从卡尔弗城搬到了普雷亚维斯塔,公司也从一个好莱坞知名的摄影棚,摇身一变成了极具技术初创公司特征兼工业风的宽敞办公空间。从8i全玻璃打造的正门大堂可以看到一些前卫的街头艺术,其中一面墙上胡乱涂写了一句爱因斯坦的名言:“在追求真理和美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永远保持孩子般的心态。”

1108-04-3

我们还参观了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南加州大学Shoah基金会。该基金由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于1994年创办,致力于记录大屠杀幸存者的生存故事。基金会的新项目叫做“证词新维度”(New Dimensions in Testimony),简称NDT,新项目正在试验用AR和VR的方式记录这些证词。

Shoah基金会执行董事斯蒂夫·史密斯(Steven Smith)表示,“迄今为止,VR主要用在游戏领域,或创造一个你可以掌控探索的世界等等。但是实际上,最让人感到亲近的事情莫过于和另一个人面对面地说话、交流。因此,我们相信VR记录证词的方式有很多。”

在Shoah基金会,我与仍在世的大屠杀幸存者平查斯·格特(Pinchas Gutter)进行了交流。只不过平查斯本人并不在现场,与我交流的是平查斯的全息投影,投影在走道的2D屏幕上播放。这场对话让我感到出奇的真实,主要是因为基金会很好地进行了自然语言处理系统的开发。某个时刻,我甚至感到我很鲁莽地打断了视频的进度。

平查斯本人并不在现场;与我交流的是全息投影

史密斯在谈到平查斯的视频时表示,“这种媒体类型的即时性可以让你和对象有亲密接触。我相信这将成为将来我们记录历史的一个标准方式。”

自从8i第一次开始制作全息投影以及Shoah基金会启动NDT项目以来,整个AR和VR视频领域在过去几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尽管VR内容对用户来说门槛有点高,因为它需要很强大的VR头显连网操作,或至少一个普通的移动头显,但是,随着去年VR和AR专用头显的发货量达到1千万台,研究机构IDC预测2021年底这个数量将升至1亿台。今年秋季,随着苹果和谷歌相继推出新的智能手机AR平台,AR内容市场也迎来了关键契机。

近日,微软宣布将在旧金山和伦敦分别建造全息视频摄影棚。微软在它提出的MR(混合现实)概念方面一直是急先锋:通过微软的HoloLens头显,MR可以展示AR物体和应用。如今,有足够预算的开发者、生产商和营销商理论上都可以去微软的摄影棚制作全息视频。

雷蒙德相信全息视频摄影棚最终将“无处不在”,一旦特定的技术瓶颈被打破,制作高质全息视频的成本就会直线下降。这样一来,普通消费者也能为身边人或者他们希望仍在他们身边的人制作这种超真实的“时间胶囊”。

雷蒙德表示,“我们想把心爱的人的影像放在手机里的原因有很多。刚开始我们可能需要和小时候一样,亲自去百货商店的摄影棚拍摄;慢慢地,你可以在亚马逊上订购摄像设备并安装在你的客厅,在家就能制作出这些全息影像。”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wishmaster707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