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移动AR和计算机视觉,看看这些投资大咖怎么说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苹果(ARKit)、谷歌(ARCore)和Facebook(Camera Effects)以及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CV/ML)这些移动增强现实(Mobile AR)正吸引着硅谷、中国以及全世界的关注和投资。仅今年10月和11月,AR/VR投资就达10万亿美元,迄今为止的总投资已达25亿美元,AR与VR分别持平。不过,随着VR市场的降温,移动AR已经成为了新热点。

1

2

3

Digi-Capital就此咨询了许多风投公司和初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我也向朋友请教了投资行业的发展近况。接下来你将读到近三十位杰出的风险投资者的看法,当然,对那些看不了长文章的人,总结如下:

  1. 移动AR和CV/ML可以说是两个对立面。一个能提供最新的用户体验/用户界面(UX/UI),而另一个能驱动一系列新应用(不仅仅是移动AR)。
  2. 移动AR仍处在初期阶段,在今后的一年半到两年,可能会有5000万到1亿美元的资本退出。一些公司需要时间才能成为行业的主导力量。
  3. CV/ML的发展相对来说更成熟,在中期就能出现一些主导性公司。
  4. 开发者也要慢慢才能发现让用户/企业大规模接受移动AR的方式(注:Digi-Capital认为尽管2018年第四季度移动AR用户基数已达9亿,但行业只有到2019年才会开始大规模盈利。)
  5. 风投公司希望初创企业先占领一个垂直行业,再进行平面化平台发展(初创企业首席执行官请注意:如果你对风投公司说“我们是一家移动AR平台公司”,他们只会一笑置之)。
  6. 风投公司感兴趣的是原生的移动AR,而不是其它平台的端口。
  7. 风投公司喜欢的是能提供现实世界解决方案、从根本上颠覆这个产业的CV/ML初创公司,而不是一些研究方案。
  8. 风投公司投资了超过20种不同的移动AR和CV/ML行业,不过都是些不同的风投公司。(初创公司首席执行官请注意:不要乱找风投公司。把每个风投公司单独来看,思考如何才能让你的公司与他们的投资组合相匹配。投资范围较大的风投公司一般只会在这个领域投资一到两个公司。 )
  9. 风投公司自己也面临着风险,它们可能在移动AR尚未成熟时进行过度投资。

我说的够多了,接下来听听他们的想法。

Felicis Ventures的Aydin Senkut

1

Felicis Ventures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Aydin Senkut主要关注对现有产业进行模式创新以及前沿技术新兴市场。他认为移动AR和CV/ML的机遇并不相同。“移动AR对我们来说是消费者机遇,但是需要突破才能完全开发出ARKit和ARCore的潜力。这种动态模式增加了CV/ML成功的难度,但是一旦成功将收益巨大。挑战在于一定要避免主要平台可以自己创建的内容。”

“CV/ML很少作为纯粹的平台,而是被当做一项先进技术被整个产业广泛使用,这具有真正的颠覆性。”Senkut的策略是“工程领域的小确幸”,在风投竞争较小的市场里进行“经过计算和风险调整的多样化投资。我们不会自信地说我们能预测未来,但是我们有信心当机会到来的时候,我们能抓住它。”

纪源资本(GGV Capital)的李宏玮(Jenny Lee)

2

GGV Capital中国合伙人李宏玮(Jenny Lee)的思考方向是水平平台(如搜索、短信、电商)以及发挥这些平台作用的垂直领域(如旅游、人力资源、游戏)。因此,纪源资本希望知道如何能让AI/ML系统来为用户和企业处理平台和垂直领域的数据。“我们认为AR能代表CV和其他AI/ML技术的成果,AR技术能创造出更多有价值的东西。”

中国把自动化作为重要发展方向,CV和AR的结合势必能带来独特机遇。“我最喜欢的一个用例是蘑菇采集。中国的蘑菇种类繁多(一些有剧毒),过去,只有具有十到二十年经验的农民才能进行蘑菇采摘和挑选工作。但是,我们发现一些初创公司开始利用CV和ML技术对蘑菇进行分类、贴标签,再利用AR帮助普通工人进行分拣。在机器人的帮助下,大大扩展了这一传统产业。”

李宏玮认为中国教育市场也存在着这种机遇。“出版商与学生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所以学生买好书本后不会再来回购。而移动AR可以让学生和出版商之间保持联系,为今后盈利提供了保障。”换句话说,移动AR把一项原本客户流失量100%的业务变成了具有永久价值的业务。

Menlo Ventures的Matt Murphy

3

Menlo Ventures合伙人Matt Murphy在iPhone推出后就与苹果成立了iFund基金,这也让Matt在这方面具有独到见解。“iPhone是一款全新的计算设备,掀起了平台的根本变革,因为它完全改变了我们的手机。而另一头是应用编程接口(API)驱动的变革,如苹果和其他公司推出的定位和关注健康的API。”

Matt认为ARKit和ARCore的规模处在这两者之间,没有到全面平台变革的程度,但超过API驱动升级所带来的变化。“ARKit和ARCore开发者的机遇在于要撬动一个已经具有一定规模的市场。它们不存在新平台推出时面临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悖论,因为它们在推出时已经拥有大规模的用户群。”

Sway Ventures的Bill Malloy

4

Sway Ventures创始人兼合伙人Bill Malloy对于移动AR和CV/ML的机遇充满信心。“移动AR不是VR,因为它一经推出就拥有的上亿用户,完全解决了用户分布问题。但是对投资者来说,移动AR和CV/ML非常不同。移动AR在今后几年可能会有5000万到1亿美元资本的推出,而CV/ML会在今后3到5年内催生新一代科技巨头。”

Bill认为ML的价值在于“先大规模采集、过滤并拥有数据,再从垂直产品出发,横向主导整个平台。”不过,“该领域的人才不是在高校就是在苹果、谷歌或Facebook工作。因此,CV初创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招到人才。”

,Lux Capital的Shahin Farshchi博士

5

Lux Capital合伙人Shahin Farshchi博士希望投资“其他平台无法完成的、具有开创性的内容和体验。让创新行业推出的突破性App受到用户关注,并大规模推进移动AR的使用。”Farshchi博士同时投资底层技术和企业应用,他坚信需要让消费App先普及移动AR来建立市场基础。“未知的是这个任务完成的时间和最终效果。可能只要三个月,也可能要十年。”

Uncork Capital的Jeff Clavier(前身为SoftTech VC)

6

Uncork Capital(前身为SoftTech VC)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Jeff Clavier投资了全息公司Looking Glass和CV隐形初创公司。“我正积极寻找移动AR基础设施的投资机遇,我倾向于投资平台而不是垂直产品。新兴市场规模是最有意思的地方,从大众消费者到远程协助等产业都存在着机遇。”Clavier主要关注两种初创企业,“实际应用公司(如Focal Systems)以及用例和商业模式有待发展的视觉技术类公司(如CV/神经网络芯片隐形公司)。”

Loup Ventures的Gene Munster

7

Loup Ventures的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Gene Munster曾在苹果长期担任分析师,他与Digi-Capital的看法类似,认为移动AR是通往智能眼镜的桥梁。“随着2018年推出iPhone后置AR深度传感器、2019年推出苹果智能眼镜,2020年注定是AR的突破年。”(注:Digi-Capital的预期较为保守,认为iPhone后置AR深度传感器和iPhone无线智能眼镜将分别于2019年、2020年推出。)

Munster联合创立了Loup公司,因为他预见了“AR是新一代的人机交互方式,投资机遇将遍及商业App、游戏、定位AR(如AR云)和医疗行业。”他的投资理念是短期退出和长期平台投资并行。“由于AR仍在发展初期,我们会先投资一些被证明具有发展动力的App公司,如果它们发展良好,我们把它们进一步打造成主导平台。”

高通(Qualcomm)Ventures的Richard Tapalaga

8

Qualcomm Ventures高管Richard Tapalaga强调了高通一直致力于通过底层技术和传感器推动AR生态圈的建设。“基于我们对移动/AR/VR软硬件的深刻理解,我们很激动能进一步扩展这一生态圈,我们将与Magic Leap等公司合作打造一个属于智能眼镜的未来。我们对移动AR和CV/ML非常感兴趣,会进行大量初始投资和后期投资。开发者大量涌入移动AR领域因为移动AR具有大规模用户群(与VR不同),我们都见识过移动产品的巨大带动效应,而且移动AR不存在块度分布问题(还是与VR不同)。这大大减少了风投公司的进入壁垒,毕竟我们大多数情况下是很脚踏实地的。”

Tapalaga投资了“摄像头、传感器、ML、CV和AI领域的核心技术。同时,我们也关注移动AR,尤其是企业流程、医疗保健、B2B和行业应用的企业市场。我们感兴趣的投资对象还包括从事真正意义上创新业务的消费移动AR初创公司,如原生移动AR,而不是其它平台的端口。我们倾向于投资建立于ARKit和ARCore的平台,类似于Unity是建立于iOS和安卓系统一样。”Tapalaga认为过度投资会是潜在的风险,有些公司可能会在“移动AR市场发展初期进行过度投资”。

Spark Capital的Nabeel Hyatt

9

Spark Capital合伙人Nabeel Hyatt认为“摄像头会成为和全球定位系统(GPS)一样的使能技术。和App store或Facebook这类创新型公司不同,因为这些公司的关注点是用户分布。在手机上结合AR、摄像头和ML就是全新的产品和用例,但是创造者需要两到三年才能找到真正凑效的方式。如果你回想一下2007年刚推出的iPhone和2009年刚退出的优步(Uber),那并不是人们首先想到的用例。”

“ARKit将进一步开拓现实环境下的手机潜力。随着时间推移,AR会无处不在。”Hyatt认为CV/ML投资机遇已经到来,因为该行业已经在创造巨大价值,因为“我们已经进入这个行业四年了。我们对移动AR非常有信心,尽管移动VR的诞生还不到几个月。”

General Catalyst的Niko Bonatsos

10

General Catalyst常务董事Niko Bonatsos在过去几年见过上百家VR企业,他认为“由于消费VR公司所面临的巨大阻力,中短期是最难度过的。”但是,他对移动VR初创公司的投资兴趣很高,认为“它们是传媒投资的未来,并会在智能眼镜推出时到达顶峰。移动VR开创了前所未闻的全新用例的可能性,对于现有的知识产权所有者也是巨大机遇,尤其是游戏衍生领域。”

不过,Bonatsos认为发展道路并不平坦。“苹果对App Store进行更新以帮助更多的开发者的做法很不错,不过用户分布仍然是瓶颈。市场上的移动主体比移动AR新公司具有更多优势,平台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开发探索。此外,第一代移动AR APP基本上是相关行业的衍生品,而不是原生移动AR,而且用户体验也亟需发展。由于用户不会长时间盯着手机看,那些使用频率高、每次使用时间较短的App最终会取得成功。”

Shasta Ventures的Jacob Mullins

11

Shasta Ventures合伙人Jacob Mullins主持的Camera Fund基金旨在帮助初创企业“通过把智能手机与CV/ML技术相结合,连接数字和现实世界。移动AR的用户基数从一开始就有上亿,因此我们主要关注社交、游戏和简讯/沟通方面的大量投资机会。最让我们激动的是原生移动AR初创公司,而不是那些把原有APP转变成移动AR的公司。”

Redpoint Ventures的Tim Haley

12

Redpoint Ventures的创始人兼常务董事Tim Haley在公司位于硅谷沙丘路的办公室成功孵化了Jaunt,见证了AR/VR“作为一种媒体类型,通过丰富的媒体技术帮大多数行业增强了用户的现实世界。我们在过去几年经历了VR产业的第一阶段,如今正进入新的领域。尽管大规模移动AR用户接口可以把3D内容和现实世界相结合,由于这一市场的发展潜力巨大,我们仍处在初级阶段。”

Haley对Jaunt的AR/VR技术创新(一些尚未公布)高度关注,耐心等待该行业将催生的下一次巨大机遇。“关键是要明白这些平台和这些初创公司究竟都带来什么,整个行业有诸多有意思的平台机遇。从垂直角度来看,我们关注的包括医疗、教育、工业和建筑/设计。我们倾向于投资疑难问题的解决方案。”

Emergence Capital的Kevin Spain

13

Emergence Capital General合伙人Kevin Spain聚焦于企业/云领域的新兴平台,对于移动AR来说,Emergence Capital关注的是“对企业真正有用的用例,而不是一些创新或试点研究项目。由于市场还处在早期阶段,我们尚未找到企业的杀手级应用。我们喜欢能为企业带来实际效益的公司,如投资组合公司IrisVR。”
Super Ventures的Ori Inbar,、Matt Miesniekh和Tom Emrich

Super Ventures创始人兼合伙人Ori Inbar(左)、Matt Miesniekh(中)和Tom Emrich(右)相信AR是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代计算平台

141516

“现在是时候投资AR的使能技术了,尤其是仿生视觉(智能眼镜技术,包括显示和互联技术)、3D化世界(计算机视觉和AR云)、世界建设(AR/VR世界建设工具)、自然I/O和交互(周边设备和自然界面)、远程呈现(社交和交流)以及超级智能(使我们更聪明、敏捷、优秀)。”

不过,合伙人对选择最佳市场时机非常谨慎,“尤其是在消费者领域。我们不相信炒作,我们认为市场忽视了长期潜力的重要性。”

B Capital的Gavin Teo

17

B Capital的合伙人Gavin Teo倾向于投资“面向企业和消费的CV公司。到2020年,CV/ML/AI将创造数以百亿美元的企业价值。AR/VR行业的主要咨询公司Digi-Capital预计移动AR也会创造相当的价值。一些主导公司如苹果、谷歌和Facebook联合打造的新兴生态圈将继续支持创新和新商业模式,这种市场模式与风投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Teo相信“CV领域会诞生下一代的伟大科技公司,特别是自动驾驶领域。Tesla和其他公司采取的视觉为主的技术将会取代Waymo和优步公司采用的LiDAR,成为更具有扩展性的技术。对于自动驾驶来说,识别出路中间的障碍物是什么比只识别出障碍物的存在来说更重要。”同时,他还相信宏观经济环境也会促进AI/ML/CV和AR领域的并购和创业活动。

Ridge Ventures(前身是IDG Ventures)的Phil Sanderson

18

Ridge Ventures(前身是IDG Ventures)创始人兼执行董事Phil Sanderson关注“像Snapchat和《精灵宝可梦GO》这样高参与度的趣味移动AR体验”。和VR不同,能使用AR的智能手机无处不在,并受到苹果和谷歌的支持,因此风投公司能够更快地达到逃逸速度并退出。

Sanderson已经投资了两家AR公司,包括Next Games,该公司在推出了一款基于《行尸走肉》的移动AR游戏后,市值增长了一倍。Ridge Ventures的投资对象主要开发移动AR“娱乐软件和工业应用。移动出版商和使能技术是我们最关注的两大领域。”

Presence Capital的Amitt Mahajan

19

Presence Capital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Amitt Mahajan相信“要让计算机创造出更多关于世界的信息,需要让它们先理解这个世界。我们早期的AR投资主要关注CV和想成为下一个Shazam的公司。下一个移动AR超级公司可以帮助人们完成超出他们能力范围或知识范围的任务。例如,我们的投资组合公司Scope AR可以让没有相关技术的人完成技术含量很高的任务,如通过AR摄像头的分步指导进行引擎维修。”

Mahajan关注企业、基础设施和B2B行业,倾向于投资“建设缺失的AR基础设施(如AR云)的公司或使用AR帮助人们学习或提高工作效率的公司。”对用户界面和分布方面的潜在挑战,Mahajan认为移动AR是走向智能眼镜的垫脚石,并革新“如短信、邮件、日历、地图等核心App。”

Orange Silicon Valley的Guillaume Payan

Photos by Colson Griffith Photography - www.colsongriffith.com

Orange Silicon Valley主席Guillaume Payan相信“所有行业都会受到AR技术的影响。AR能从根本上转变我们行动和互动的方式,就和曾经的智能手机一样。AR能够提供一种一体化的感官体验。毫无疑问,许多大公司都将诞生。”

Orange是一家电信运营商,Payan解释了Orange正致力于“提高网络带宽,降低延时,以减少AR体验的阻力。我们对能够连接人们和企业的任何技术、服务、产品都有很大的兴趣。”

Horizons Ventures和Presence Capital的Phil Chen

21

Horizons Ventures咨询机构和Presence Capital执行董事Phil Chen曾在HTC任职,并是高端VR的主要推手,但是,他对中国未来的移动AR市场颇感忧虑。“中国还没有一家公司可以成功打造iOS或安卓系统这样的平台,因此,我们不能保证中国是否会出现一家可以和ARKit和ARCore抗衡的公司。潜力最大的主体是腾讯旗下的微信,而游戏方面是网易。”由于国内移动AR平台市场仍然流动性很大,Chen认为中国尚没有这方面表现突出的开发公司(与中国以外的情况相反)。

Norwest Venture Partners的Vab Goel

22

Norwest Venture Partners合伙人Vab Goel“对AR和VR非常激动,不过,由于VR需要专业设备,进入主流市场还要很长时间。”Goel对移动AR很感兴趣,因为“设备人手一个,用户体验和ROI潜力巨大。”同时,他预见“CV会成为关键的使能技术释放AR潜力。”他倾向于投资手机游戏、电商、图片检索、家庭安全、自动驾驶、企业和机器人行业的初创公司,坚信“AR和VR技术会对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积极影响。”

HTC的汪丛青(Alvin Wang Graylin)

23

HTC Vive的Alvin Wang Graylin大举投资VR以及AR产业。“随着今后几年AR和VR的进一步涌现。移动AR将会催生新一代开发者,进行沉浸式计算的开发。许多开发者会从移动领域向高端平台迁移。已经有跨AR和VR平台的用户互动的混合体验。”Graylin也关注垂直行业、UGC、AI和ML/CV的应用。“2018年将会出现很多新产品,5G会在2019年投入大规模使用,2020年也会出现更多先进的AR/VR平台。但是,内容永远为王。”

The Venture Reality Fund的Marco DeMiroz

24

The Venture Reality Fund联合创始人兼合伙人Marco DeMiroz相信“移动AR App的发展前景与智能手机App类似,智能眼镜的发展会进一步推进移动AR App的发展。”DeMiroz认为“CV/ML技术对创造面向消费和企业用户的XR来说非常关键”,同时,DeMiroz也投资“面向消费和企业、工具和基础设施的移动AR(包括CV/ML)以及更大范围的AR/MR/VR。”

其他观点

2526

Maven Ventures的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Jim Scheinman(左)仍在寻找价值数十万美元的移动AR创意。不过,他已经积极投资了自动驾驶领域。

Comcast Ventures执行董事Michael Yang(右)不确定移动AR领域是否会诞生“下一次革命”,因为市场尚不成熟,且盈利性有限,但就其潜在规模来看,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我采访的几乎所有风投公司都认为接下来的一年到一年半是移动AR初创公司的关键期。基于移动AR的规模分布平台和CV/ML的现实世界应用,人们很容易把移动AR的发展动力与移动或企业App的现有基准进行比较。风投公司希望他们投资的前沿科技公司能够带来真正的颠覆,对于移动AR的期待也是一样。

别有压力,加油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hi188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后参与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