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大咖如何看,风口下的区块链投资机会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2018年4月11日,由青亭网主办、清华经管创业者加速器 、北京湖南青年经济发展促进会、创业公社联合主办的“区块链技术与应用创新论坛”在北京中关村国际创客中心举行。

微信图片_20180404144505

参加本次区块链论坛的嘉宾有:CarWorld CEO 徐枫, 孚链科技创始人 赵伟,黑石区块链 首席执行官 贺焕 ,Wfund 总经理 任铮,领势投资创始合伙人 梁荣。

同时,本次论坛也设立的圆桌对话,讨论的话题是:《风口下的区块链投资机会》,参与讨论的嘉宾有:Wfund 总经理 任铮,孚链科技创始人 赵伟,势投资创始合伙人 梁荣,几位嘉宾针对区块链的投资、应用以及前景展开了热烈讨论,以下是圆桌对话内容整理。

微信图片_20180411200032

主持人罗贤:刚才我们听了三位嘉宾的分享,从应用到知识产权的申请保护,到更广泛的一些行业应用的介绍,都非常精彩。

现在市场上对于投资人有一种评定,把投资区块链项目的叫新时代投资人,不投资区块链项目的叫古典投资人。今天我们在台上的三位嘉宾,可以讲是在古典投资机构里面的新时代投资人。像任总也在投一些区块链项目,梁总他个人也在区块链上面有所投资,赵总此前也投了大量物联网的项目,现在可以说自己从投资人来到区块链领域来创业,其实都非常有意思。

现在这么多投资人都进入到这个领域当中来,真正看中了区块链的投资价值在哪里?是因为看到浪潮到来了?还是说不可踏空这场牛市?

任铮:非常高兴来到这里,我是任铮。我们实际上叫W基金,W基金是一支数字货币基金。我们今年成立了Wfund,Wfund主要是投资,用一个Token的方式来投资整个区块链的行业。

梁荣:大家下午好!谢谢罗总,我是领势投资的梁荣,我们应该属于古典投资机构。严格来讲,我们2015年初才参与投资这个行业,目前投了30几个公司,像优客工厂,目前来讲投资的还不错,我们团队也是来自于各行各业,有政府官员、大型国企员工、万达、央视,还有搞战略、搞投融资、搞传媒的人,比较全面。我个人对区块链比较关注,我感受到区块链技术在某些方面给我带来了便利,所以我个人很早就参与了几个项目。

赵伟:大家好,我是孚链科技的赵伟,我之前是一个古典的投资人,投了很多项目,都是偏科技类的。我关注区块链比较早,一直到去年94事件之后,我觉得应该是看明白这个事了。刚好我之前的基金也都投完了,我现在身份还不太好界定,其实我对区块链的理解是这样的,我一直在等一个机会能够去影响社会或者做行业的应用,有时候不需要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几十年难逢的机会就足够了。

主持人罗贤:我听说很多传统VC都不看传统的项目,只看区块链的项目,是不是意味着VC也有这种财富效应的刺激,或者某种意义上自身有一些压力,在寻找新的增长点?

微信图片_20180411200237

青亭网 CEO 罗贤

赵伟:其实也不用掩饰,资本本身就是逐利的,哪个地方有机会,哪个地方有利润就会朝哪个方向去。这个我觉得大家看过《金钱永不眠》就知道,资本的这种属性就像水一样,哪个地方需要它去,它就流过去。

关于投资人对区块链的说法,我也有一个感受跟大家分享一下。前一段马云说,大数据是什么呢?大数据相当于是生产资料,最近很多研究者、思考者都在说对区块链进行定义。当时火币网的袁总刚刚从兴业证券出来问我怎么看区块链这个东西。我觉得应该把很多观念理清楚,才能真正知道区块链它到底是什么,它应该解决什么样的问题。比如说AI是什么、大数据是什么、物联网是什么、云计算是什么、边缘计算是什么。

大数据其实我们可以形象的比喻它是你的劳动对象,就像圈里的牛羊一样。AI是什么,你睡着觉,它在帮你干活,它就是劳动力。IOT、云计算这些东西它相当于你的劳动工具。把它们集合起来才是生产力,前一段有人说人工智能就是生产力,这是不对的,人工智能只能是劳动力,不是生产力。

微信图片_20180411200204

孚链科技创始人 赵伟

区块链是什么呢?区块链第一有几个技术特点:不可篡改、可回溯。不可篡改、多方共识,就能够确认一些产权,这相当于你的所有制,同时可以组织、可以协调,可以反向分配,就是生产关系。所以说区块链是生产关系,因此在社会上带来的震动,无论是政府、投资人还是商业机构带来的震动就会非常大,这一块投资人向生产关系去迈进去尝试着改变这种商业主体,我觉得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它背后引起这么大的关注,我觉得跟它的本质属性有关系。

主持人罗贤:梁荣总,您怎么看?在回答之前我先问您一个问题,你在过去投了十几二十个项目,我们比较关心投资回报怎么样?又有哪个类型的项目呢?

梁荣:我们公司目前为止还没投一个区块链的项目,全是我个人参与。为什么?因为我们作为早期机构,首先风险机构就应该具备去探索的精神,所以我就会额外关注去投一些,但是为什么用公司的名义做呢?从长期来讲,区块链是很好的技术。我觉得很多人对区块链没有理解,包括我自己我认为也理解不够深,区块链不是说颠覆性的技术,我认为从人类到现在,也不可能某个颠覆类的技术一下子就被颠覆了,区块链是好多技术的整合。

我参与的比较早,去年4、5月份就开始入场,所以投资回报还不错。

这个市场乱到什么程度?我经常收到各种BP,他改了名字叫什么杰克-梁,我说你到底是谁啊。以前还有我认识,转成做区块链后名字全改了。上面写了一些大咖站台,我就问一个大咖我说你参与了这个项目吗?他说没有啊,这哥们怎么这么写。所以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有些太不负责任的人。即便是我参与投资,也有被割韭菜的,而且参与的都是圈里很有名气的人,他照样帮一些不靠谱的项目去站台,造成像我这样的照样被割韭菜,所以你想想。

我认为老百姓、普通人只有投资区块链才有同感,包括刚才讲了很多名词,各种专业名词,你自己玩了一遍就知道很简单。区块链是很好投资的一个模式,我之前玩股票的,现在不玩股票了只玩数字货币。为什么?太便捷了,我直接投进去,立马可以出来,股票不可能,对投资来讲是这样。但对没有研究的普通群众来讲,你只能是被人宰割,股票也一样,讲究28法则,区块链数字我认为2%对98%,可能98%是被人宰割的,所以你要想清楚你是属于这2%的吗?像我身边也有做期货的高手,期货也是2%对98%,他就说梁总我就是这2%,他赚了很多钱从来不张扬,为什么?我不好意思啊,我的钱全是割韭菜的,所以大家对区块链不要太执迷。

俄罗斯也有一家公司,做货币的,非常方便。我外汇平时到欧洲需要至少一两个星期,而且手续费很贵,用了这家公司提供的服务,一下子节约了成本二十分之一,而且速度变成了20分钟,这个就是区块链技术带来的一个便捷性。

主持人罗贤:像蓝港资本作为一个传统的娱乐领域的上市公司,现在又布局做区块链的媒体,又有做数字货币的基金,同时我还知道咱们做了一款游戏,这是不是意味着在进行调整,或者说是一个变化的信号?就是我们看到的很多大公司,不仅仅是BAT,都在拥抱区块链,所以蓝港为什么会进行这样的布局?

任铮:蓝港没有发链也没有发币,只不过蓝港全面拥抱区块链,用区块链的技术包括区块链的一些思维来做我们的业务,包括我们的主营游戏的业务。同时,包括像W基金也好,是蓝港一个独立的运作机构。在这个层面上我们看到的趋势发展还是比较明显的,包括我之前也是做传统VC,其实在座的很多朋友都认识,很多投资人都逐步转型往区块链这个方向在做。

因为我们主要看一级的比较多一点,更多看区块链的项目,主要在它的开始阶段或者孵化阶段去判断它。角度选取主要看几个大的方向:一个是基础类,像基础设施类的公有链,以及整个区块链环节中的一些重要的节点。另外一个就是寻找在垂直行业中一些比较强、流量各强影响力的一些创业项目。

微信图片_20180411200216

Wfund 总经理 任铮

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其实有时候能够参与一些传统的投资者峰会的时候,会感觉有点穿越,我们觉得两个平行的世界在跑。实际上,当我们逐步对区块链这个技术有更多的认知和判断的时候,当我们真的去买过币,然后在市场上去交易过货币,交易过数字货币,然后包括我们也看到过一个链从无到有整个经历的时候,我们也在看到一些企业在没有引用区块链技术,或者没有引入通证经济到引入通证经济之后的变化,我们觉得对这个行业还是有信心的。

主持人罗贤:现在我们看到BAT其实已经大量进场,对于我们在座的很多创业者,无论是转型,还是想从事区块链的创业,跟BAT相比他们竞争的优势会在哪里?或者在哪些领域里面还有机会?

任铮:做一些比较轻型的或者是微创新的创业几乎是非常难的,不管是线上也好线下也好,你可能打不过BAT,打不过各种各样大的创业公司。区块链实际上也在逐步改变这个形态,所以可以看现在并不是以BAT为首在引领整个区块链的发展,也不是像我们看到的这种大的公有链,尤其中国的公有链,像量子、小蚁等,这些都没有BAT的背景,所以这往往带来一些比较好的新兴的一些机会。

而同时,很多动作更快的,或者是思路转化的更明显的。所以,我们现在定义的还是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现在可能还是漫漫长河的前三分钟,这个阶段实际上很多的变革、创新和机会还在边缘发生,这个远远到不了巨头去垄断的层面,这是我的看法。

梁荣:区块链这个行业的机会一定是看这个技术的原点,它技术原点比如说在金融行业已经开始应用了,可能未来只要跟信用相关的,像是保险、征信、确权相关都有可能。从国际市场来看可能在房地产行业,但目前在中国不太可能,因为它不是一个技术能解决的,因为房地产首先你就要解决税基、税源,税基就是你这个房子的定价,税源是房子是谁的,现在对我们来讲太好解决了,为什么现在没有解决?是因为社会形态的问题,所以这个行业未来机会特别大,但不是现在。

所以如果大家往这方面找机会的话,一定看自己做的事情,区块链技术对你能不能解决问题。从公有链的应用层面,一般创业者可能做不到,它需要大量的钱,它需要大量的牛人才能够做,类似于像以太坊,大概这个思路。

赵伟:我说三个观点:

第一,企业的DNA,远古时代的这种生物不一定能够跃迁到新的时代里面来。

第二,以前获取流量,BAT通过互联网,极具中心化的流量获取方式在今天这个时代没有了。

第三,为首以金融支撑的环境大公司将被央行数字货币打的灰飞烟灭。

主持人罗贤:你预测一下,微信什么时候被区块链颠覆?

赵伟:其实现在有人已经在做基于区块链点对点的,今天不做广告了。其实不是说流量产生的方式不一样了,是在区块链这个时代,流量不重要了。区块链时代是价值互联网,有价值的信息才是价值,

微信这个,咱们也不做过多的预测,现在已经有人在做这样的事情了。现在区块链正处在相当于互联网的1996、1997年的样子,我觉得后面发展会更快。那些SSN、BAT、TMD也就是十几年的事,我们应该都能看得到。

主持人罗贤:我们刚才讲区块链里面创业和投资的机会,三位作为投资人,今天在做很多来自龙头产业,在你们观察和思考当中,什么样的行业应用+区块链能够最早的落地,或者说更看好的,能举一到两个案例吗?

赵伟:第一个,比较简单,在公有链的金融,偏金融的地方最容易落地。在金融领域最宝贵的是什么?是资金端的资金,而不是你的技术。反而像刚才贺总讲的泛娱乐部分,跟普罗大众有关系的,泛娱乐、文化领域能够产生较大的生态,而且一旦生态建起来,我建议要想入手快。

主持人罗贤:我们明年看你那个数据报告的时候,会有更多的佐证。梁总?

微信图片_20180411200209

领势投资 创始合伙人 梁荣

梁荣:第一,未来跟物联网结合的领域。第二个,房子,这是一个大的机会,房子可能目前对于商品房不太可能,但是那些像日本搞那种租赁的,可以在房产中介、租赁公寓等等这个区块链的应用还是有大机会的。

任铮:我先讲三个方向:

第一,区块链肯定跟游戏是完美结合的。做游戏第一解决娱乐系统,第二解决公正。

第二,跟版权相关。区块链跟版权也相对来说是一个完美的结合。版权肯定是利用了区块链不可篡改的机制,包括内容上链,能够保持原创性,包括版权交易的不可篡改性等。另外区块链的激励机制也能够鼓励原创、鼓励新鲜的内容能够得到更多的提升。

第三,数据相关的产业。跟数据以及数据交换价值产生出来的项目也可跟区块链完美结合。以前的数据会比较难以实现价值,在价值物联网时代,个人消费数据,设备的数据,还有各种各样的新产生的数据,往往都成为价值。所以这个可能也是跟区块链比较好的一个结合点。

主持人罗贤:我们讲完了机遇,我们谈一下风险。实际上从今年春节以来,整个在二级市场,很多的项目基本上面临50%的损失,包括有的项目可能都是80%-90%的。很多新的项目不断的破发,对于未来区块链的风险是来自于泡沫破裂的风险,还是来自于政策层面的风险?你们作为投资人是怎么看待有可能的风险出现在哪一块?怎么样去把控这个风险?

任铮:其实我觉得风险换个角度来说就是瓶颈。

第一个是政策带来的瓶颈,政策不是给你带来风险,而是政策的不透明、不平息,或者尚未出台,提到的一些比如说从严监管,或一些底线,但是底线又在不断变动让你灰色的地带不断调整,使大家无所适从。

第二个实际上本身区块链受众的瓶颈,整个全球以太坊的地址也就是几千万,中国也就几百万人,所以其实目前来说受众是非常小的,很小的受众给区块链的发展是带来的一个比较大的瓶颈。

第三个是数字货币与法币通道的平静,这个从全球来说,都没有太多的通道可以通道,可能日本、韩国有一点点。

这三个巨大的瓶颈,其实是影响我们区块链的发展,任何一个瓶颈跳出来产生的风险,也是对我们这个行业会起到比较大的影响。

梁荣:我觉得风险第一肯定是政策,因为现在市场太乱了,政府再不管的话,因为绝大部分人是没有尝试感可能被人一忽悠,感情一激动就参与了。全球估计也就几千万人,未来只要两三个亿人玩儿,数字货币肯定是非常牛的一个产业,只是在这个行业里面大量掏沙,绝大部分的都会被淘汰掉。我认为在座的可以拿一点点的闲钱去参与一下,才会知道整个产业链到底是怎样的,但前提是不要太过激,因为你不具备风险意识的话,有可能血本无归。

赵伟: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给大家讲一个笑话,我经常不止一次被问,赵老师你给我讲讲区块链技术这么火,但是国家还把ICO这个事情给禁止了,你给我说说比特币会不会涨?我说你这个问题,就好象我是一个厨子做好饭能不能当上将军一样,一口气换了三个概念。

ICO是什么?一种新型的募资方式,企业的募资方式,他说这个东西怎么样?也不是不敢评价,它很厉害,不能说伟大。但当前社会环境远远不能支撑ICO这种方式做运行。ICO千万不要碰,因为国家监管迟早会找过来,那些大的,政商关系怎么样,大家心里清楚,秋后算帐来的会很快,所以ICO千万不要碰,这是第一个观点。

第二,就是Token,Token要有应用场景你对应的到底是股权、债权还是权益、还是积分?它对应的到底是什么?白皮书上傻傻的股权、债权,这些权益都弄不清楚,就弄一个Token出来,连这么多大咖参与的以太币都出问题。所以说Token要讲场景的。

第三,区块链的技术,我在任何媒体上都没有听到说区块链技术不好的,所以我觉得区块链应该大搞特搞,大搞。

主持人罗贤:如果我们用一个时间轴来预测整个区块链的技术和它商业应用的一个发展,比如未来的五年,你们觉得区块链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技术?比如移动互联网这样一个很核心伟大的底层,还是说某些关键节点它会有爆发?

赵伟:互联网的发展,在中国也就20年的时间,区块链在中国的发展大胆预测。

主持人罗贤:但是大胆预测,小心求证。

赵伟:我预测十年会达到一个互联网现在发展的一个状态,会翻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现在区块链在分行业,垂直细分行业不断的落地。这是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各行业相互发生作用,Token发生交互,能够交互这当然是国家层面有不允许的情况,如果各链的Token或者价值能够转换,完成了,这是第二个阶段。

第三个阶段,当这些链完成长在一起的时候,就相当于现在互联网完全连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时候会产生很多非常奇妙的东西,这种东西,我想在座的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预见到,它会是什么样子,我是蛮期待的,我觉得应该用十年的时间可以看得到。

梁荣:因为区块链的技术肯定会比互联网要快,什么理由呢?因为它人才,互联网刚起来的时候,全球人才很少,其实区块链也是互联网的一部分,所以我认为这个时间轴会快一些。但是从细分领域的应用,包括公链扽等,我认为至少得认为15年以后。

任铮:我觉得他们可能比我更有区块链的信仰,但是回答时间的时候,其实他们比我更有耐心,一个说的10年,一个说的15年,我个人判断大概6-8年。首先它是一个大逻辑,大逻辑是根据比特币的周期来判断,我们四年一周期,现在也有说四年一牛市,四年一牛熊的转换,目前我们在两年跨界的阶段。在这个时候,两年再加4年,可能说6到8年之内,由于几个牛熊的变化,其实会影响整个数字货币的繁荣昌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6-8年我们经历了几个周期。这是一个大的逻辑。

第二个从整个大的生态来讲,其实这是一个全球在竞争的一个产业链,实际上我们除了在做实体经济的这个金融中心的竞争之外,其实在全球来说在数字货币的金融也有一种竞争的生态在出现,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其实我们不管看到,不管是美国的链也好,还是中国的链也好,美国的交易所也好,很多都是在角逐整个数字货币中间的话语权。

主持人罗贤:任总的信心更多的是来自于上链的速度越来越快,以及二级市场的变化。我不知道这种来自二级市场的变化,因为我们从整个金融危机以来,实际上经历了在股票市场很多牛熊的转换,但是好像对我们整个实业的推动,或者对于一些产业的发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不知道梁总你是否同意任总的观点?

梁荣:区块链它是算法,讲规则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你在实际商业落地的时候,有很多政策不可能避免,跟很多政策是冲突,所以这个需要时间,我认为技术不是问题,技术绝对对区块链来讲,技术的更新迭代太快了,可能更多的是在实际落地,你要去跟政策。毕竟全球的所有政府都是中心化的,你说我突然搞一个去中心化,中国政府不答应,其他政府,目前全球几百个国家,也就那么几个国家说我要搞一个去中心化的,所以这个路我认为还是比较长的。

主持人罗贤:好,我们给台下的朋友留一个问题,谁有问题可以问我们三位嘉宾。

观众提问:我们是做传统能源行业的,我们公司研究区块链这个技术也有一年多的时间。现在大家看到公链的项目,包括刚才各位嘉宾提到的小蚁、量子,还有现在最近很多公链团队做社群等。我的问题是这些公链如何真正的跑出来一个,有中国的等比肩以太坊或者EOS这样的项目?

梁荣:我觉得这个跟创业一样,滴滴,刚开始几百个公司都在搞共享,最后就剩下一家。这个问题非常好,因为区块链很多人都在吭哧吭哧干活,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特别技术人员,现在区块链太多了,已经成千上万种币了,这个币后面有多少个团队在做这个事情,这个对社会是一种资源浪费,未来自然而然就淘汰了,有可能是资本,有可能是资源,只能说让市场来决定。

任铮:区块链技术虽然很多名词,但并不是那么的神秘。其实更多的全球区块链技术人员还没有入场而已。所以你说到底有多少个程序员,一个团队当中是不是十个程序员都需要那么牛?可能也不需要,可能有一些比较好的带队,这样的团队其实就已经可以完成相当多的工作了。所以我觉得更多的是能够有一两个领袖性的人物,牛人带领这个团队往前走,整个区块链技术没有那么难给我感觉。

赵伟:中国公链有没有能够做出跟国外比肩的公链技术。其实早期的公链肯定是比特币,程序相对比较简单,只是在后来不断完善,做一些简单的应用。后来又到了以太坊,所谓的2.0,但是以太坊这个公链也不太能够完成行业落地应用的东西,跑一个猫级别就能够把它跑瘫痪了,所以我觉得它的技术可能也不成熟。刚才我为什么说十年,其实我说十年有点保守了,为什么?因为中国人,第一人口基数大,人才多,最主要的不是要这玩意,别人一天工作8个小时,我们工作16个小时,这个它会加快这种行业的应用。当然受政策的影响,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这是第一个问题。

我的建议是,在公链还没有特别完善的时候,大家可以尝试用联盟链去解决一些当下的问题,先解决后期的,再迁徙。先拿能够用的去用,公链上做应用我觉得相对来说还有点早,确实不足以支撑很多行业应用的落地。

主持人罗贤:谢谢三位嘉宾的精彩分享,本场圆桌对话结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叫月亮的星星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