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纽约时报唯一的VR编辑都做什么?

青亭网3月16日,据纽约时报刊登了一条新闻,它是关于纽约时报第一个全职虚拟现实编辑的人,以下为全文内容:

“我是业界第一个全职虚拟现实编辑,所以,没人知道那是怎样一份工作。”Jenna Pirog笑道。Pirog现在为纽约时报杂志工作,她把自己的职位称为VR编辑。

VR编辑Jenna-Pirog

Pirog在图片技术领域工作了很多年,8个月前跳槽到了纽约时报,成为媒体行业进军VR的先锋。她主要负责为纽约时报的文章制作VR视频。

纽约时报去年10月推出了其首部VR电影“流离失所(The Displaced)”,关注儿童难民问题。之后,又相继拍了6部VR电影,而最近的一部是杂志为西南偏南音乐节打造的音乐主题电影。

Pirog目前是纽约时报唯一一位全职VR编辑,她与新闻中心、视频部、市场部、图片部等多个部门的30多个同事合作,为纽约时报杂志制作VR视频。Pirog参与杂志的选题会,以便挖掘哪些内容适合制作VR视频。

纽约时报对这个作为起步阶段的实验性项目态度开放,“我们还处于探索阶段,并不确定哪些故事更适合用VR来展现,不过,我们在不断地尝试新题材。”Pirog说。

纽约时报VR21

在上周末开始的“西南偏南”音乐节上,纽约时报租下了奥斯汀一家餐厅,并临时将其命名为“纽约时报VR总部”,打造成VR展示区,Pirog要在那里忙活一阵子了,在此之前我们采访了她,并记录了她一天的工作。

7:00 a.m.: 醒来之后在床上再迷迷糊糊地躺上30分钟,想想一天的工作安排。本周先是有一部英语和西班牙双语的VR电影要发布,而后,到周四还有两部与杂志音乐部门合作的电影要发布,这一定又是疯狂忙碌的一周。

7:30 a.m.: 我可不像有些电影人喜欢拖拖拉拉,我对工作有着严格地时间控制。昨天晚上我和同事一起对VR纪录片“The Internet”进行修片工作。纪录片讲述关于洛杉基一个乐队的故事。

我们多天跟拍这个乐队,他们准备进行一次环球旅行,影片纪录了音乐日常生活点滴。我们上午两个小时的时间都在为这部7分钟的影片忙活。然后我开始处理邮件,还有大量的VR视频需要审看。我从不在平面电脑上看VR视频,那是件另人难受的事,你需要在你的头脑中把眼前的画面卷起来,就像看一张平面的世界地图。于是我把视频下载到我的头显中开始审看,我喜欢这项工作!

9:30 a.m.: 纽约时报杂志在大厦6层,我把随身携带的大包(里面装着两部手机,一副隔音耳机,谷歌Cardboard,另一款VR头显,充电器等等)放在桌上,来到14楼来杯咖啡配面包圈,和收银员闲聊一会,打趣他昨晚的约会。

10 a.m.: 每周二,杂志都要开一个创意碰头会,这个会很棒!在这个世界顶尖的杂志中,一个个头脑聪明的编辑、记者和作者们坐在一起,每个人提出自己的选题,这真是最棒的头脑风暴。

这个会议是我们做VR视频内容的源泉,不过,并不是每个故事都适合用VR展现。把观众带到他们轻易不会涉足的地方,或纪录他们未知的领域,VR需要的是这样的故事。本周的选题中我最青睐的是“最高机密”。

11 a.m.:该用谷歌Cardboard测试一下新的音乐电影了,大多数读者都是用这款设备观看我们的VR电影的。我的一大部分时间都是戴着两款头显设备度过的,我的同事路过我的办公桌时看到我这副模样都会觉得很怪异。我清楚地知道,很多人甚至还都没听说过虚拟现实,所以我们的每一次发布会都像首次发布VR视频一样。

中午:与本楼层最忙的人,视觉部总编Jake Silverstein做个简短地会面。他热爱VR,他想看看我们为“西南偏南”准备的音乐电影的最终剪辑版。他在VR的世界沉浸了7分钟,摘下头显时满脸是笑。没错,他喜欢这个片子!这让我很心慰。他对拷贝和字幕提了一些意见,我回到办公桌,给编辑打了电话通知他进行修改。

VR的后期制作非常重要。我们还要进行一些细微处的修改,我们用四周的时间完成了画面的衔接,色彩修正以及360度声音环绕的创建。

1 p.m.: 开会讨论在“西南偏南”音乐节上的活动计划。我周四将乘机飞到音乐节的举办地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纽约时报在那里租用了一家餐厅,用来展示我们的VR内容。每位客人都会得到一副谷歌 Cardboard头显,可以坐在舒服的转椅里观看VR.

这时,该活动公关组的人邀请我去喝下午茶。哦,不!一般下午茶的时间我只和朋友见见面,喝点东西,聊聊开个周末舞会的事情。“好吧,等我一下”,看来我今天的时间都要花在工作上了,于是我和他们去喝下午茶,商讨“西南楄南”的活动。

1:15 p.m.: 因为我是纽约时报唯一一名专注于VR业务的人,所以我每天都要抽出时间关注VR业界动态。我听说国家地理杂志制作了一个关于活火山的360度视频,于是找来看了一下,果然不同凡响!

1:30 p.m.: 把我们的VR故事登上纽约时报网主页,让更多人的能看到,我会和首页编辑团队进行沟通视频在首页上的位置。他们不仅把视频放到首页上,同时还会向订阅客户推送我们最新的VR电影。不过,有时我的视频登上首页的计划经常会与突发新闻发生冲突。

2 p.m.: 一个新的VR故事报道下周将开始实施,有很多调查工作要去做。

3 p.m.: VR作为新媒体还没有相关的行业准则,所以,我需要向标准审核编辑递交电影样片,以确保影片条例时报的报道准则。他针对影片中描述嗑药的部分提了几个问题,因为这是一部真正的虚拟现实体验电影,所以他可能会对这一部分内容有点担心,不过,最终他还是通过了审查。

4 p.m.: 与一家VR公司的人会面,他们的VR摄像机拥有专利,他们用自己的摄像机拍摄影片。我看了一些他们制作的内容,分析他们的拍摄风格。

4:30 p.m.: 我感到今天看了太多的VR视频,我躺在地板上放空大脑。大脑经历了太多虚拟世界的信息,让自己产生了晕船感。我想未来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个问题肯定会得到解决。不过,现阶段你观看VR视频还是要小心眩晕感。我在公司本来就被视作热衷未来技术的怪人,所以我这个举动别人看在眼里,也就见怪不怪了。

6 p.m.:我见了视频部副总监,商讨我们下一步准备制作的新影片。这又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反复推敲主题,在拍摄时精雕细琢。开始一项新的工作充满未知,这是令人兴奋的。

8 p.m.: 关掉电脑,背上我的VR 随身装备(这身装备肯定会让我的朋友吃惊),然后穿过8条街来到一个普通的小酒吧,和记者们把酒言欢。

记者们冲锋陷阵,我作为编辑要做好调查和逻辑整理工作,对事情做决断,这样记者们才能专心报道。身处迅速崛起的新媒体,没有一定之规,我们有的是经验之谈、失败之痛以及成功之惊喜。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zenghui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