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取代智能手机?醒醒吧,Meta工程师十分钟打破“光场”泡沫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在AR眼镜领域,除了HoloLens和Magic Leap之外,另一个备受瞩目的要数Meta了,这三家公司的产品常常被拿来比较。Meta诞生于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它比Magic Leap晚成立一年,也未做太多宣传,自2014年推出第一代Meta开发者套件后,2016年底推出Meta 2开始发货。

metas-new-enterprise-user-video-shows-signs-life-cash-strapped-augmented-reality-headset-maker.1280x600

Meta 2

Meta 2与HoloLens虽然都是针对企业级市场推出的AR头显,但Meta 2是一款PC AR,因此在价格和重量上比HoloLens更有优势。据悉,Meta 2的售价为949美元,不到另外两款头显价格的一半。当然,Meta光学相对并不算突出,但视场角可达90°,三款产品优劣势都十分明显。

命运多舛的Meta

此前,Meta总共完成4轮融资,总额近一亿美元。李嘉诚创办的维港投资曾两次参与,腾讯、联想、高榕资本也在在最近一次B轮融资中参与。

据青亭网了解,该公司的最近一次融资发生在2016年6月,而距离Meta 2发货也已经过去近2年,在这段时间里它都做了些什么?

除了在想办法量产Meta 2外,该公司似乎也在积极研发脱离AR一体机新产品以及进军中国市场。

不过因为种种局限,Meta 2的销量似乎并未达到预期,2018年1月时,它还与PC厂商戴尔合作,将AR头显与PC打包销售。

ar_meta_2_holofonie

Meta的3D视频聊天Demo

Meta AR头显的很大一个缺陷就是缺少内容,因此他们也在开发帮助企业提高效率的应用。在AWE 2016上,该公司曾展示过一款3D视频聊天Demo,这并不是一款完整的应用,而且与Magic Leap过度渲染的Demo不同,他们直接用眼镜拍摄,对色彩和画质的缺陷并无保留。当时,Meta的销售部门副总裁Ryan Pamplin曾表示,他们计划在2020年推出新设计,可能是一款直接贴在视网膜上的智能隐形眼镜。

今年7月,Meta终于推出Meta Viewer测试版多人协作应用,结合头显的手势识别,它可以支持捏合、拖拽、抓取和释放、调整大小、旋转等操作,此外它还支持一系列用于远程协作和设计的功能。

有了产品和内容,Meta似乎又在着手新的一轮融资,不过恰逢中美贸易紧张时期。今年9月,青亭网曾报道,一家中国私募股权公司重新考虑对Meta的投资,差点就到手的2000万美元却因此“飞了”。

WX20181227-190542

Meta在Twitter最后发帖是在8月9日

WX20181227-190423

CrunchBase显示Meta已暂停运营

这场“意外”导致Meta暂时停职三分之二员工,在那之后Meta就更加安静了。据创业公司数据库CrunchBase信息显示,该公司已于2018年10月15日暂停营业,从中可以看出它在运作上存在问题,以至于现金流跟不上。

放弃AR?不可能

尽管如此,Meta似乎不甘心放弃AR,前不久,其高级系统管理员Amar Abdelli发布了一段关于Meta 2用户反馈的视频,似乎想再次宣传他们的产品和技术。视频中,4名企业级客户描述了Meta Viewer应用和Meta 2头显给他们的工作带来的便利和积极改变。

上周,Meta前首席光学工程师Barmak Heshmat(领英资料显示他已经在今年8月离职,随后自己创立了BRELYON公司,公司具体业务未知)在TED Talk上发表了11分钟的演讲,讲述了自己对AR现状的看法,还破解了所谓“光场技术”的噱头。

metas-optical-expert-delivers-ar-reality-check-via-ted-talk-takes-few-veiled-swipes-magic-leap.1280x600

Barmak Heshmat

WX20181227-190616

领英资料显示Heshmat已于8月离开Meta

他表示,AR眼镜的画质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发展,短期内无法和智能手机、电脑屏幕媲美。

WX20181227-115157

AR/VR头显的三大变革阶段

在演讲开头,Heshmat表示VR/AR头显在未来会经历三大变革阶段,从主打游戏逐渐变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到了2030年,与智能手机搭配的智能眼镜才会逐渐成型。他说,VR/AR有很大潜力,但是在画质方面还存在太多像素不精准、模糊的问题,以至于工程师们都开始缺乏对技术常识的掌控了。

因此,他打算做一个辟谣者,给大家科普一下AR到底是什么。

WX20181227-170314

Heshmat说这才是全息

首先,《星球大战》中的“全息”并不是真的全息,这项技术的定义应该是利用干涉和衍射原理来记录并再现物体真实的三维图像的技术。他拿出一张类似于感光底片的东西,说这才是全息。这种技术常见的应用是全息防伪标示,又称激光全息防伪,很多国家的护照就使用这种技术防伪。

他说,《星战》中的“全息”其实是立体显示技术,而头显能提供的只是类似于IMAX 3D的立体图像,因此说AR将全息图叠加在真实环境中是不正确的。

接着,Heshmat开始破解“光场技术”,这时他开始抱怨“某些企业”宣称这是某种神奇的神经量子物理学技术,而他其实用30秒就能给解释的明明白白。

虽然他并未点名道姓Magic Leap,但是了解这个行业的人肯定很快就意识到,神经量子物理学技术值得就是Magic Leap一直在宣(CHUI)传(XU)的“光子光场芯片技术”。

metas-optical-expert-delivers-ar-reality-check-via-ted-talk-takes-few-veiled-swipes-magic-leap.w1456 (1)

Rony Abovitz宣传光场技术为神经光学物质

在2015年《连线》杂志的采访中,Magic Leap CEO Rony Abovitz曾表示,他们的技术使用了动态数字光场信号,能够与眼脑系统交互,可逼真复制真实的视觉,但他不愿对此技术过多解释。

WX20181227-173531

用这个姿势感受光场原理

Heshmat用一个小例子,解开了我们长久以来的困惑:闭上一只眼睛,将左右手食指摆在眼前,如果眼睛聚焦在前面的手指上,后面的手指就模糊了,如果聚焦在后面,前面就模糊了。传统3D显示技术使用的光源来自于屏幕本身,而光场技术的意思是光源来自于不同物体的原始光学深度,就这么简单。

WX20181227-174626

人眼感受到的深度随年龄减少

他说,光场技术与传统3D显示相比,优势在于不容易让人眼产生疲劳。接下来几年中,行业会持续研发新技术来提高图像质量,但是技术很快就会饱和,因为人眼对深度的感知其实并不那么敏感,随着年龄增长,每只眼能够识别的深度(年轻时候可识别24种深度,到了50岁降到3~5种)会剧烈减少。

WX20181227-174945

人眼视场角

他要“揭露”的第三项技术是视场角(FOV),他说通常人的双目视场角为114°,头显FOV超过这个数字就多余了,不过也因人而异,鼻梁比较扁的人,最多可多出40°FOV。

随后,Heshmat说,很少有人会去讨论AR眼镜的图像精准度。不管投入多少钱,AR的画质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大幅提高的,原因是高透明度的AR显示屏的对比度和像素精准度永远比不上普通屏幕,而且真正的AR眼镜无法变得和普通眼镜一样轻巧,也无法和眼镜一样透明。他说,这就像是微型投影机,发展了十几年,但永远无法取代手机。

Heshmat表示,他提到画质不是为了扫兴,只是希望提高工程师和投资者在这方面的意识,更好地研发下一代AR眼镜技术。

metas-optical-expert-delivers-ar-reality-check-via-ted-talk-takes-few-veiled-swipes-magic-leap.w1456

电脑级眼镜和手机级眼镜

关于未来,他认为下一代实用的智能眼镜将分为电脑级和手机级两大类:前者体积与护目镜相似,FOV可达100°以上,双目分辨率达8K,可在VR/AR之间切换,在5-10年内就会出现;而后者大小更像眼镜,FOV和像素达不到电脑级,但是更便携,可能会成为手机的外设,苹果、三星等手机巨头会在这上面投入很多精力研发顶级的产品。

最后,Heshmat对消费者、开发者给出了一些建议,他说在购买头显之前最好先试戴,另外希望硬件厂商不要好高骛远,以实际有效的技术为主,新型科技为辅。另外,开发者之间最好在行业内设立基准,通过竞争来促进发展,而软件方面,他建议尽量想办法减少渲染的计算成本。

关于消费级层面,他说“杀手级应用”是必不可少的,要找到一种只有AR能实现的应用(参考《精灵宝可梦Go》等基于地理位置的AR应用),将AR将现实与虚拟结合的优势变成价值。另外,这款应用一定要尽可能降低使用的门槛,才能让更多人接受。

Heshmat并不认同AR会取代智能手机这一说法,因为智能手机的技术已经足够成熟,足以满足移动通讯的需求。这里他又一次嘲笑了“某企业”,他说:“在客厅里玩沉浸式游戏,别搞笑了(疯狂暗示),不要太快期待什么沉浸感。”

他将AR眼镜与3D电视相比,说大家不需要3D电视,也不需要在沉浸式环境中看新闻、读邮件,而且72英寸的4K电视价格只有AR眼镜的一半,放客厅玩游戏足够了。

Spatial 1

AR跨平台应用《Spatial》

他认为未来的AR技术应该是能够大幅简化工作流程、提高效率,增强记忆力和创造力,这才是开发者们应该考虑的、有价值的方向,而“激光投射到我眼睛里,显示窗户外面的景象,没啥用。”

最后的最后,他再次强调,希望大家面对现实,共同协作,解决技术上的问题,而过度炒作只会降低公众对AR的信任,延缓市场发展。

AR的现状

Heshmat说的这些话很实在,从中可以看出他对AR现状的一些无奈。的确,他可能曾经也希望Meta能够按计划一步步研发下一代AR技术,找到实际应用场景。但是事与愿违,AR行业不少人认为资金大部分都流入了大肆宣传的Magic Leap,但他们的产品并不够出色。

比如Magic Leap One游戏《Dr. Grordbort's Invaders》,不少体验者对它赞赏有加,但是从实际测评视频来看,与宣传视频的画质还相差甚远。不得不承认,这款游戏的美术设计很棒,很有创意,但是在头显中看机器人,还是存在色彩不够鲜艳,过于透明的缺陷。

不过,Heshmat显然并未放弃对AR的希望,考虑到前不久“隐身”许久的Meta通过视频再次回到公众视野,现在对于Meta来说可能是一段潜伏期,希望他们在合适的时机能带着全新的技术回来,而Heshmat新创立的公司也值得我们期待。本文系青亭网翻译自:TED Talk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小新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