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滤镜创作不仅赚钱,还有望成为新的网红职业?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近年来,AR滤镜创作开始成为一种“网红”职业,创作者们在Snapchat的Lens Studio中甚至还能获得几十万粉丝关注,浏览量可达数百亿次。专门的AR滤镜设计师单价甚至可达到1000美元到3万美元不等。

keep_off.0

随着Lens Studio、Spark AR功能越来越简化,降低了初学者的使用门槛,越来越多各行业(设计师、动画师、艺术家、爱好者等)的人也加入AR滤镜创作行业。

而Spark AR向Instagram开放后,创作AR滤镜的人也会越来越多。目前Spark AR创作者的Facebook群组中,已经约有7.4万成员,常常有创作者和粉丝在其中分享和讨论各种AR滤镜的新点子。

​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就是一个因为接触到Spark AR,而爱上这项技术,并打算改变专业方向的女孩,Ommy Akhe。

关于Ommy Akhe

1575117401004

据了解,Akhe是伦敦的一名学生,她主修信息安全,本计划成为一名网络安全专家。然而在大学毕业后的夏天,Spark AR改变了她的方向。Akhe表示:本来大学毕业后我会去念研究生,但现在决定推迟这一计划去追求AR这个行业,而且我发现这个行业发展得相当快。

Akhe本身对时尚与设计行业非常感兴趣,而大学所学到的计算机科学知识也帮助她更好地发挥艺术创作。尤其是在制作AR滤镜过程中,她发现自己在学校中学到的许多知识得到了实践,比如机器人模块软件与Spark AR的界面很像,因此她很快就能上手,对之后的进一步学习和探索也起到了帮助。

为了深入了解Spark AR平台,Akhe不得不去阅读它的API文档,而这也大大提高她创作的速度和效率。

据悉,Akhe发布的第一款AR滤镜名为“Confidential”,据她回忆,这个滤镜很简单,其实就是一个将背景像素化的特效,但是当完成后首次在自己手机上体验的时候,她很激动地说:这真的太酷了!

ezgif-6-afafda3fee15

后来,她还创作过多款风格独特、时尚酷炫的Instagram AR滤镜,比如:丰唇滤镜、塔罗牌滤镜、跳舞的玩具熊、Off-white和宜家联名地毯AR滤镜、已读回执AR滤镜、敏感内容滤镜等。

随着创作发布的AR滤镜越来越多,Akhe开始越来越多地关注用户和粉丝们的反馈,这一点与视频Up主,自媒体等网红职业一样,一个作品好不好,和点赞量、浏览量有很大关系。目前,Akhe最受欢迎的AR滤镜之一名为“Supersede”,是一个可以将镜头中部分内容替换成镭射彩虹色的个性滤镜。她表示:粉丝们将Supersede变出很多花样,很多人将它与艺术书法相结合,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

关于AR滤镜创作职业

ezgif-6-38bede3bdda3

通过创作AR滤镜,Akhe也会得到许多自由接单的机会,她曾经为艺术展览或品牌创作过滤镜,并将AR用于多种不同的场景。

像Akhe这样的AR滤镜创作者并不在少数,在Spark AR群组中,有一群活跃的创作者,每个人之间可以互相学习、分享和交流想法。她表示:这是一个很棒的群体,大家愿意热心帮忙。

ezgif-6-73f04e846193

从一个现象可以看出这个AR滤镜创作群体在不断增长,Akhe透露,在自己刚开始创作的时候,在Spark AR上发布AR滤镜最快只需要2、3个小时就能完成审核,而现在最长甚至可以达到一个月。因为越来越多人在使用这个平台,审核也越来越慢,但也给了她更多时间去优化滤镜。

除了Instagram,Akhe也在Snapchat平台进行创作。她表示:相比之下,Instagram的用户基数很大,而且AR滤镜也受到欢迎。以前大家喜欢在上面发布精心修饰的照片,而现在有了AR滤镜,也减少了他们拍照的压力,让Instagram的体验感也变得更有趣。

与Instagram相比,AR滤镜一直是Snapchat很大一块业务,Snap首席财务官Derek Anderson近期透露,Snapchat的1300万日活用户中,有700到900万是因为AR滤镜才被Snapchat吸引。

为了吸引更多AR创作者,Snapchat甚至宣布将在2020年提供75万美元奖励,虽然并不算很多,但是已经比今年的奖金提高三倍。

如今Instagram也支持AR滤镜,想必会给Snapchat造成一定压力,拥有多年AR经验的Snap和社交巨头Facebook(Instagram母公司)谁能更胜一筹,还需要一段时间观察。

AR改变职业方向

ezgif-6-0e5f7dcb3f1b

在过去,Akhe的Instagram主页上主要以穿搭展示为主,而现在更多的是AR滤镜、特效,随着关注她的人越来越多(目前有7.9万),她似乎也开始成为一个创作AR滤镜的“网红”。对此,她表示:创作AR滤镜并不是期望变红,更主要的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创作,接下来也将一直继续下去。

但确实,AR滤镜这件事对Akhe的职业方向产生了很大影响,她表示:我并不清楚从事信息安全的未来会如何,但是通过AR滤镜创作进入艺术行业,让我收益颇丰,我没有将它视为工作,因为本身就很有趣。如果未来继续深造,可能会考虑将专业改成机器学习、AI或创意计算机专业。

以上就是Akhe通过AR滤镜创作改变职业方向的故事,尽管我们并不知道这个职业到底赚不赚钱,但是可以从中看出,Lens Studio、Spark AR这类AR开发平台为普通人提供了一个表达艺术灵感的方式,也为年轻创作者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向。本文系青亭网翻译自:The Verge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小新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