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证券赵晓光:投资如何与VR共舞

赵晓光

有人说VR是本时代最适合吹泡沫的概念了,内行人口中晦涩难懂的科学术语,创业者口中天马行空的未来生活场景,毕竟大多数人看不懂也说不明白。

市面上的VR眼镜千奇百怪,粗糙甚至简陋,但也让人禁不住想要一试究竟,那场面像极了30多年前人类第一次面对家用电脑时的场景。都说2016是VR元年,从资本到用户都为这一年分打足了底气,从两个月前美国CES展上火爆的VR展厅可见一斑。Sony、HTC等国际大厂纷纷推出自己VR产品,Facebook对Oculus的收购新闻更是让“VR”一词在Google的搜索指数大幅飙升。

本期专访嘉宾,是研究VR及电子行业投资的领军人物,他进入投行研究以来,包揽新财富电子行业最佳分析师的桂冠,他就是安信证券研究所所长赵晓光先生。

赵晓光断言:VR作为全新的技术和体验,能够改变人们的生活,市场容量广阔,可能产生类似苹果手机的颠覆式效果。当VR产业由硬件红利期步入内容红利期时,游戏、影视、娱乐、社交、媒体甚至教育等诸多领域可以开发出巨大的空间,当前就在向前发展的关键路径上。

沉浸感和互动性使得影视剧、游戏作品的体验发生革命性变化,每天下班都可以去海边和草原的生活方式你可以想象么?归根到底,VR代表了人类对于未来的想象和对现代科技的野心,毕竟PC、智能手机、平板电脑这些我们习以为常的科技产品,也曾是过去人眼中的美好未来。

TMT行业自然也有它的投资规律,“未来以产业链投资为王道”是他一贯的观点。从去年到现在,整个新能源汽车浪潮,其实股价表现最好的就是以天齐锂业、天赐材料为核心的材料产业。赵晓光在专访中提到目前有80%的企业是被高估的,现在投资者特别要关注公司的一季度业绩,一季度业绩好的公司,哪怕是50倍的估值,也有比较好的投资前景,但如果一季度没有看到商业模式的兑现,那它的估值要不断地下移。当问到创新推动的下一个周期时,他认为在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浪潮是:“大视频革命”,机会有三:第一就是视频行业,以虚拟现实为代表的视频行业;第二就是以大数据、人工智能、SAS为代表的数据处理行业;第三个就是以传感器为代表的,能够不断地挖掘新的数据的行业。

而关于人工智能会否替代人类从事金融工作?他诙谐地说:“恩格斯说过,长久地看,我们都会死去。”

以下为采访实录:

第一财经:你好,首先我们先谈一下TMT行业的估值问题,在您看来,现在TMT行业的估值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创业板是不是在半山腰,这方面您怎么看?

赵晓光:对,我觉得估值的问题是一个动态的问题,而且是要区分的,就是说我们过去几年整个成长股,TMT它核心是一个需求推动的逻辑,比如我讲互联网金融,讲互联网医疗,讲互联网教育,那么就把这个板块中所有相关的产业链都炒到100亿市值。一个新兴的行业,大家也是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样的商业模式,什么样的企业最终会胜出。但是我们可以看到TMT行业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它一个正反馈的特征,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最后这个行业起来了,可能只有一个赢家,或者一到两个赢家,因为它是正反馈的,比如我去做个平台,我做的越多,做的越早,我客户越多,客户越多,产品越好,产品越多之后,客户就更多。那么这样的话往往是赢家通吃。所以在一个产业发展的第一个阶段,往往是鱼龙混杂,每一个相关的企业都会被炒,但是当这个产业真正开始兑现,开始到拐点之后,要看业绩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往往只有一到两个赢家。所以我觉得对于目前TMT行业的估值,不能一竿子打死,有这种平台特征,有正反馈的,有互联网合伙人精神,有这种持续的稀缺性和竞争力的企业,它未来会成为赢家,那么目前看可能100亿的市值,它是被低估的。但是我们同时看到二八法则,有80%的企业是被高估的,那么这是我的一个看法。那么在目前的时点上我们要看一个比较正的节点,就是一季度业绩,一季度业绩好的公司,它的业绩开始加快的公司,哪怕它是50倍的估值,但是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一季度,过去两年这么多估值,业绩还是没有看到,没有看到用户数,没有看到商业模式的兑现,那我觉得它的估值要不断地下移。

第一财经:现在来看,如果说五年一个周期的话,下一个周期的亮点在哪里?我们应该在投资上把握什么?如果说电子行业的周期,它不是产生于供需方面来推动的话,它是以一个创新的趋势来推动,您觉得下一个周期什么时候会出现?

赵晓光:对,从一个大的周期的角度,我们看科技行业,一个很好的分析方法就是看数据流,数据怎么产生的,数据怎么处理,数据怎么输出,以这个视角我们可以看到明确的几个机会,第一个,如何产生数据。如何产生数据呢?第一就是以智能手机为例,我运用更多的传感器来产生数据,所以像苹果的手机,它在产生支付数据、健康医疗数据,未来越来越多的物理和化学、生物的数据。同时可以看到另一个机会就是大量的终端智能化,比如我们看到汽车、电视、电脑、家电,大量终端的智能化来产生数据,这就是产生数据的方式。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最看好的第一就是手机上的传感器,其它的智能终端,我们最看好的第一就是汽车,我认为汽车机会应该是最大的。第二个就是处理数据,处理数据的话,我觉得就是三个步骤,第一个是云计算,第二个到大数据,第三个到人工智能,它一个比较清晰的脉络。我觉得在这个环节中,我觉得我们可以关注,以SAS这个行业为代表的云计算行业,未来会对中国的很多行业,无论是2C还是2B,产生一个深远的影响。我们看中国过去很多行业一个非常大的特征,就是大量的钱被中间的渠道赚取了,如果以SAS为核心,我就可以基础这个格局,会让这个产业新的供给侧改革。第三个就是输出数据,输出数据,我们就回到互联网的本质,互联网的本质就是人和人的连接,过去的连接方式是什么?是靠文字、靠语音,我们未来看到下一个大的机会就是视频技术的革命,所以我知道有一个全球的科技巨头,去年花了一年时间,他们做一个研究,说在智能手机之后下一个浪潮到底是什么,他们结论就是五个字,“大视频革命”。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到,最大的几个机会,第一就是视频行业,以虚拟现实为代表的视频行业;第二就是以大数据、人工智能、SAS为代表的数据处理行业;第三个就是以传感器为代表的,能够不断地挖掘新的数据的行业。而在这些领域,我们想说的是什么?第一,它们应该是一个工具型的产品,所谓工具型的产品是什么?它不是一个噱头,它是帮助传统行业不断进行自我的转型,自我的技术创新和升级的;第二,它不仅在2C端,在2B端,我们一样可以看到广泛的应用。

第一财经:也有一个观点就是投资产业链比投资个股要更加明智和有前途,如果说电池产业是智能汽车投资的重点的话,电池产业产业链要怎么样挖掘?或者说视频技术所推动的产业链,我们投资者应该怎么样把握?

赵晓光:对,如果讲电池产业链,根据我们的研究,它应该跟整个电子制造业没有太大的不同,最能够创造价值的应该是在上游的材料,而且就目前的电池技术,它的技术的路线是不足以支撑电池行业很大的革命的,所以未来的大机会,我相信是在材料这个行业,就在正极、负极、隔膜各种材料,而且中国在这方面的布局,我认为还是不错的。事实上证明,你看从去年到现在,整个新能源汽车浪潮,其实股价表现最好的就是以天齐锂业、天赐材料为核心的材料产业。而做电池模组的,它往往技术壁垒比较低,往往汽车行业起来了,可能供给的增加比需求增加更快,你最后也赚不到钱。虚拟现实这个行业,我觉得比较明确的几点,第一点就是我们可以看到全球的国际巨头都在布置这个行业,以FaceBook为代表,但是不仅是FaceBook,我们看诺基亚都在布局这个行业,就说明虚拟现实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噱头,而是一个工具型的产品,是重新定义人和人连接的一个视频技术的革命。第二点,我们可以看到什么?上周我把所有的市面上能买得到虚拟现实的VR设备全买了一遍,但你真去体验之后,包括我前段时间去调研了一批这样的行业,你会发现这个行业起来的速度,智能手机可能花五年时间起来的,我觉得在VR和虚拟现实这个行业,可能两到三年就可以很快地普及,因为智能手机已经打造了一个非常好的硬件产业链的基础,也打造了非常好的从内容到生态,到平台的一个基础。所以我觉得对虚拟现实这个行业,我个人最大的观点,最好的机会是什么?第一就是做行业内容的,做内容的企业是非常好,我前段时间去看酷景…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这些企业往往是从做硬件开始的,但是它如果有很好的发展前途,都是要做更好的内容,就从这个方面,您刚才提到的酷景有没有什么突出的亮点?

赵晓光:对,到这个公司,我们可以看到像阅兵,春晚的全景视频都是它做的,首先它在硬件技术上积累了非常好的,从拍摄到整个展示的设备,同时它一个非常强大的后台的内容制作能力,所以我觉得像这类企业,我们其实看一个产业链,无非是硬件、内容到平台,平台到底是什么构成的?平台从本质上是由内容产生的,所以这种内容的企业会自动地成为平台性的企业。所以我觉得从虚拟现实整个产业链的角度,我认为最好的机会就在于内容产业,能够产生内容的,否则你现在买一个VR,你什么都没有,那么是你最大的痛苦。第二个机会在于什么?我认为就在这种2B端,做行业应用的,我同时前段时间也去调研一个企业,它大概在去年是200万利润,今年到3月份拿下的订单已经有5000万的利润,几十倍的增长,它是做什么呢?它是做电力行业虚拟现实应用的。我觉得这种行业结合的,我们想一个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教育,如果每一个学生都可以通过VR,可以看到老师的教学,以前一个好的老师教学的半径是100个学生,那么未来如果每个学生都可以带VR,最好的老师就可以同时让全国一千万学生接受他的教育,这就是一个社会效率的大幅提高。对于老师来说,他的价值也会大幅度提高。所以我觉得现在所谓的做教育的信息化,或者教育互联网的公司,谁能利用好VR,谁就能进入下一波的浪潮。所以我觉得这种面向各个行业应用的模式是一个比较大的机会。那么在硬件这一块的话,我觉得我们可以看目前VR一个很大的痛点,特别大,它需要一个5寸的显示屏,未来要把它做小,做成眼镜这么大,一定是虚拟显示的,所以我觉得能够做虚拟显示的技术创新的企业,我觉得非常有机会。我们去年在以色列看到一个公司叫RealView,也是去年全球十大创新企业之一,它做的事情就是全晰投影,就是把我们的心脏、把我们的各种各样的产品投到空中,我觉得这是一个技术的变革。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像徐小平,他就特别注重教育产业与VR这方面的结合,他认为在这方面火烧得还不够旺,可能只开发了1%的资源,就您来看,在短期之内,VR和教育结合,有没有什么样大家能够关注到的一些很好的发展前景?还是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些虚火,我们也需要警惕?

第一财经:您前面谈到了教育,我们看到了教育和VR结合,很多专家都认为现在只开发了1%左右,那么在未来,我们可以看到这方面有没有什么样的产业能够助它更好地在这方面有一个很好的结合?包括很多创投在这方面都有很多关注,就创投方面,您觉得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如何进行相互作用?

赵晓光:我觉得相比于医疗来说,我觉得教育应该是在虚拟现实最典型的应用场景,它真的是能够实现,一个好的老师同时可以打破时间、空间的限制,同时在全球所有的学生可以讲课,所以我觉得如果说它有问题的话,我觉得第一,要伴随着整个教育体制改革的推动,把好的老师的价值挖掘出来。但是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的发展往往是农村包围城市的路径,我先不在K12,在校外的教育,在考试的教育上,竞赛的教育上先展开,逐步地去渗透进来。中国在过去两年,教育的信息化是如火如荼地发展,但是它过去没有实现教育的互联化,比如说我在四川的一个学生,不能接受北京的老师非常好的教育,所以我觉得通过VR是可以非常好地实现。我对教育整个的应用,相对来说我还是比较乐观的。

第一财经:我们看到AlphaGO和李世石的对决引起了广泛的热议,人机大战到现在这个阶段,您觉得是不是已经可以显示互联网时代终结,人工智能崛起,因为我们看到像德勤也采取了用机器人来进行审计报告、签署合同这方面,是不是意味着计算机如果胜了的话,我们要改变现在的经济学,我们的金融投资也要发生一定的变化,会不会金融从业人员被机器人所取代?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赵晓光:我觉得从一个长远的角度,我记得大概在两年前,当时我一个朋友在谷歌做很多年的战略,他跟我说过一句话,他说中国的企业未来会面临一个危机,叫什么?叫中层管理危机,因为过去中国的优秀企业主要依赖的就是这些优秀的中层管理人员,比如HR、市场、技术、研发、工程师,但是这些以技术为核心的工作,未来一定是被大数据再到人工智能所替代的。所以我觉得未来以逻辑思维为核心的行业,它面临的挑战就会比较大。我觉得人工智能第一会结合大数据,其实我们看到AlphaGO为什么能赢?因为它掌握了足够多的数据,它掌握了人类过去下围棋的所有的历史上的案例,做一个从概率上的总结。所以我觉得人工智能,当它掌握的数据足够多的时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觉得人工智能的发展,它是以互联网的发展,产生大量的数据为前提的。所以未来人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第一就是创造性的思想的能力,而这种创造性的思想,它更多的就是以发散性思维为核心,而不是以逻辑性思维,因为逻辑性思维是机器可以实现的。

第一财经:但现在AlphaGO,我们看到它不仅有归纳总结的能力,它还有学习模仿和进化的能力,它也会创新了,这样的话,是不是说对于我们人类的挑战又更进了一个层次?

赵晓光:所以凯恩斯说长久地看,我们都会死去,如果看100年或200年,很有可能最后人类就是不断地被弱化了。如果看5到10年的未来,觉得人工智能应该在很多领域会非常好地为我们进行服务,比如说在工业生产,在医疗,我觉得这都是非常典型的应用。

第一财经:是不是也要像规范克隆人一样,对于研究人工智能的人和机构,我们也要进行道德规范,就是他处理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就这方面是不是要进行一些防范?

赵晓光:对,这点是非常确定的。

第一财经:我们最后一个问题,现在我们看到这两天一行三会在两会上面的一些表示,您认为释放了什么新的信号?对于我们资本市场有没有什么可以关注的点?包括像注册制,我们现在说是在研究,还是要继续推注册制,您怎么样来看待?

赵晓光:对,我觉得首先注册制,如果把它以一个非常好的方式推动起来,我觉得它会帮助中国未来更多的创业者,更好地利用资本这个舞台,做大做强,它一个非常好的事情。那么中国未来发展的逻辑,从过去资源的红利、劳动力的红利,到工程师的红利,未来最大的逻辑第一就是资本的红利,第二就是创业者的红利。我们如何把创业者的红利跟资本的红利结合在一起?我觉得注册制肯定是一个非常好的工具,但是我相信我们刘主席的观点,他要稳步地去推动,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东西,他要不断地去试错,不断地去试验。我觉得两会中可以看到几点,第一,确实去产能化的供给侧改革,我觉得确实是大家比较关注的焦点。我们从产业分析的角度去看很多行业,可以看到这种效果可以展现出来了,确实在一些行业中,特别以民营行业为核心的行业中,你发现开始出现了产品的价格稳定地往上走的一个趋势,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另外我就觉得两会还是对新兴的行业是非常关注的,因为这是一个国家发展的未来。我觉得在这个角度上,我觉得可能比较关注的,第一就是信息安全这个行业,第二就是能源安全,所以你会看到量子通信、能源安全,主要看新能源汽车,第三就是国家安全,我们可以看到深海空间站,最终体系改革也会持续展开,这些领域我觉得会非常重要的。

第一财经:相对于投资房地产,VR行业有什么样我们可以把握的机会?做一个最后的展望。

赵晓光:我觉得VR就是刚才讲的,第一,长期看是可以持续的,就是内容这个产业,智能手机发展的一些逻辑,现在看,我觉得完全可以拷贝到VR上,内容是最核心的。第二,我觉得VR应该是一个工具型的产品,它未来会跟各行各业有广泛的应用,比如说最近很多人不理解,以前做展示的企业,以前做园林的企业都去做VR了,但是其实我觉得他们会利用这些工具型的产品,与传统的行业进行非常好的结合,所以我觉得这些企业往往它的黏性会足够强,它的生命力会更加持久,我觉得是更为看好的。纯做消费级的这种行业,最终它应该还是为他人做嫁衣,硬件每个人都普及了,最后产生的就是一些非常好的内容的企业,同时产生几个少数的,像BAT这样平台性的企业。

第一财经:也就是说现在VR行业不存在讲故事和画饼这样的一些现象吗?还是说长期投资可以看好?

赵晓光:我们看这个问题,比如说我们如果回到2009年,我们讲智能手机的时候,那时候我们知道智能手机是非常…那时候叫SmartPhone,是非常有前途的,但是那时候让你去想,你觉得智能手机无非就是拿着个手机去玩玩游戏,玩游戏可能是当时最大一个用处,比如说2009年苹果的iPhone3的时候,但是实际上你后来发现它本质上是互联网,通过手机把所有人连接在一起。所以我觉得我们如果站在社交的角度去理解VR,我觉得它一定是非常广泛的一个未来产业的基础和用户的基础,如果只是简单地玩游戏、看电影,我觉得VR是一个不错的产品,但是你很难说它是一个非常革命性的产品。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