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glasses苏波深度解读5G时代XR的挑战与机遇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图片1

一、0glassesAR眼镜三大研发理念与产品逻辑

图片2

创业5年,我们做了四代5款AR眼镜,从我们14年10月份开始研发第一款,15年做出样机拿到投资,到现在已经将近5年的时间了。研发第一代眼镜的时候,我们就把索尼的0.39吋的Micro-OLED用在了我们的AR眼镜上,当时第一款眼镜做出来有168g左右的重量,比较重。但是我们从创业开始就有定位,到现在也一直在坚持的AR眼镜的3个研发理念,也是我们的产品逻辑,第一个就是要轻。因为AR眼镜只要一重,做的再好都失去了应用的价值。用9个字来总结,就是要“戴的稳,戴的久,看的清”。可以说现在90%的AR眼镜多戴一会就必须要用手扶着,除非是头箍式的设计,或者是头盔式的。

第二个就是要做双目的。因为我们14年10月份创业的时候,正是微软的Google Glass如日中天的时候,很多公司研发的眼镜都是单目的。但我们那时就坚持,必须要做双目的眼镜,因为单目的眼镜,是反人性的一个设计,同时也是AR眼镜的一个过渡性的形态,是基于当时的光学等各方面的技术,不得已而为之的一个形态,因为只有单目的才能做轻,这就回到了我们的第一个理念。而我们要在双目的上面做轻,因为你可以想象一下你一只眼睛长期的来看里面的内容,一年看几百上千个小时,那一定会影响你的视力和健康,所以我们只做双目的眼镜。

第三,在眼镜的结构上,我们只做墨镜式的,也就是太阳镜式的。我们不会去做像微软HoloLens那种头箍式的,也不会去做像以前Daqri那种摩托车头盔式的,因为只有墨镜式的才是最自然的AR眼镜的一个形态。抛开对健康和视力的影响不谈,头箍式的AR眼镜,哪怕你能戴的久戴的稳看得清,你愿意戴着他去逛街吗?它不是一个很自然的眼镜的形态。只有我们现在戴的太阳镜式的,或者我们戴的近视眼镜式的,我们会愿意戴着它,长久的戴着它,但是要基于前两点,要轻便。所以我们到第二代的时候就做了分体式的设计,重量从160多克降到了90克左右,但是还是很重。

图片3

到第三代的时候,我们把整机重量降到了70克。今年5月28号我们发布了第四代MR眼镜RealX Pro,第一次把ToF摄像头装在了AR眼镜上面,同时还有两颗鱼眼摄像头,可以实现SLAM定位,但是是以牺牲重量为代价的。它的重量比第三代的RealX Air增加了15克,从70克增加到了85克。我认为 AR眼镜可能会有两个重量,也是我们的一个极限,要么就是做到100克以内的一个重量,要么就做到50克以内的重量。如果你做不到50克以内,那么你做到70~100克,真正能够实现AR功能的眼镜应该都是在70在100克之间,现在低于70克的已经不具备AR功能了,可能只是具备显示功能和语音功能。所以我们的4代的眼镜的研发理念就是三点,第一要做轻,第二要做双目,第三要做太阳镜式的,到现在我们也一直在坚持这样一个理念。

二、AR巨头的战略布局

图片4

国外科技巨头当中苹果、谷歌、微软应该是在AR行业发力最大的。苹果虽然到现在没有任何产品出来,但也已经收购了十几家的公司,从光学的到算法的全都有,一直在积蓄力量。因为AR眼镜是被现在的科技大咖公认的第三代计算平台,最终是要取代现在的手机的。那么从苹果收购第一家AR相关的技术公司开始,到现在可能至少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几乎没有出产品,除了ARKit之外没有任何作为,为什么?

因为苹果公司已经牢牢占据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硬件、手机、iPad、软件操作系统的市场,所以苹果是不可能这么快抹自己的脖子的。比如说波音公司在60年代就已经发明了喷气式发动机,可以用来做出喷气式飞机了。但到了十几二十年后,才把喷气式发动机的技术应用起来,因为他也不想革自己的命。柯达公司也是一样,数码照相技术是柯达最先发明的,但他节奏没有掌握好,结果被索尼这样的公司捷足先登,成了现在很小的一个胶卷公司。所以苹果也是一样,苹果现在也不想割舍自己的利益,所以不会那么快发布他的AR眼镜。

谷歌在2011年收购了摩托罗拉,做的产品没有成功,在前年又收购了HTC的手机团队,到现在在硬件上也没有作为。但是因为安卓操作系统是谷歌的,他至少在操作系统上占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半壁江山,所以谷歌这个公司在未来的AR时代,他的节奏是不紧不慢的。谷歌最早在12年底发布了Google Glass,但在15年又停产了,然后在17年又把它复活成一个主打医疗,教育培训和工业维修这三个场景的企业级产品,谷歌的节奏应该说是有条不紊的。

图片5

微软因为已经失去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软硬件的入口,所以在AR研发方面他是最激进的,特别是在AR的硬件产品上,包括SLAM的算法上走的都是比较快的。微软以前收购诺基亚是失败的,没做出任何产品,手机产品也没有什么市场份额。其实微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上,走的是最早的,在一二十年前他就发布了他的Windows CE的操作系统,那个时候最早是用在 HTC的手机上面。05年左右的时候,Windows CE又变成了Windows Mobile,后来Windows Mobile又变成了Windows10,直到2018年微软宣布停止对Windows 10移动操作系统的软件更新和相关设备的技术支持,意味着他完全放弃了第二代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计算终端硬件和操作系统入口。微软它在AR这一块比起苹果和谷歌都要走的更激进更快,所以它连续发布了两代HoloLens,然后SLAM的算法,一直在AR研发这一块做加法。

为什么微软要做加法?把最好的技术从算法到光学,到各种传感技术,都要堆到HoloLens上去,是因为它跟创业公司的产品逻辑,特别是我们这种创业公司的产品逻辑完全是两种逻辑。他的逻辑就是两个,第一就是秀肌肉,秀好未来的发展的肌肉;第二,卡位5年后10年后的市场。但是我们作为创业公司,没有这么多钱来秀肌肉,微软或者HoloLens光团队工程师就有好几百人,工资一年就是几亿美金。这是我们作为创业公司,不可能做到的。

其次我们也不可能去卡位5年后10年后的市场,因为我们做出一款产品两年内不落地,可能就没有现金流了,所以你做出一款产品最好一两年之内就能快速的实现自我造血,至少有现金流出现,投资人才能信任你,你才能得到市场的验证。所以创业公司跟巨头的产品逻辑完全是两类的产品逻辑。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5年的产品研发上一直坚持那三个理念和产品逻辑,第一要做轻,第二要做双目的,第三要做墨镜式的。轻是放在第一位的,因为只要一重,其他的技术做的再好,都失去了落地的价值,也就是说你不可能短期内落地。但这不是说创业公司不要去看5年后10年后的趋势和市场,目前你至少要能够快速的把产品落地,实现自我造血。

三、AR眼镜何时能成为消费品

图片6

AR眼镜什么时候才能够成为个体消费品?从时间上我们是可以预测的,至少能预测的差不多,这个路会非常的长,5年之内成为个人消费品的几率,我觉得几乎为0。到2025年To C市场初步的开始,有应用有爆发,我觉得至少要等5年的时间。这5年的时间从大的方向上来说,第一,生态要构建好。没有生态,不可能有消费级的产品,其他的做得再好,没有生态的构建,没有应用,也不可能,但没有5年的时间,我觉得AR的生态在To C的市场是很难构建起来的。

第二,供应链的成熟。供应链现在非常不成熟,如果要用LCOS的这种显示引擎,就不可能把眼镜做轻。哪怕是用了波导加LCOS,再加上结构件,双目的,光一个模组的重量,至少都在35克以上,你再把它做成整个眼镜,哪怕是分体机,它的重量也不会低于100克,所以供应链要成熟。现在的光学,影像源,芯片都已经不是大问题了,因为5G来了以后,理论上每一个移动终端都可以享有无限的算力,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边缘计算的终端,主要是负责数据的采集和AR的数据的呈现。

第三就是我要说的4个方面,有4座大山我们一定要翻越。第一轻量化,我一直在强调重量要做轻,那么显然5年之内要想把重量做到我们戴的哪怕是最重的墨镜,50克的墨镜的重量,几乎都很难。第二,网络的基础设施,现在这座大山它已经登顶了。目前主要是基站的一个部署,之前有新闻提到过,基站晚上9点开始关闭,第二天早晨9:00才会把基站重新开启,耗电量太大,运营商承担不起。所以网络基础设施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没有网络基础设施的支撑,其他的供应链生态也不可能做起来。第三是很多人都会忽视的AR交互技术。AR的交互技术到底是什么?我们现在有很多的创业公司在做眼动、语音和手势的交互,很多人认为这个可能就是AR未来的交互技术了。但你可以想象一下,当使用AR眼镜像使用现在的手机的时间一样长的时候,这三种交互技术,眼控、语音、手势会对你有什么影响?第一效率低,第二干扰别人,第三不能够很好的保护你的隐私。

图片7

既然这三种交互技术有这么大的问题,未来是什么呢?未来我的判断就是脑波交互。脑波交互,稍加训练,效率高,很好的保护你的隐私,同时又不会干扰别人。但脑波交互现在刚刚开始,去年马斯克发布了植入式脑波交互技术,今年又做了升级出了芯片;同时在去年9月份的时候,扎克伯格又发布了非植入式脑波交互技术,所以脑波交互技术现在已经开始起步了,但没有5年左右的时间是很难用在AR终端上的,因为脑波交互的前提是打通脑机接口。

现在的语音、手势和眼控这样的交互技术,甚至鼠标键盘都是过渡性的交互技术,就像键盘在智能手机的时代也是一个过渡性的交互技术,键盘在智能手机时代也就存活了5年的时间,效率还很低。但是乔布斯07年把Touch用在苹果手机上,指数级的提升交互效果,所以交互技术很关键。

图片8

第四就是我要说的交互技术的革命一定会引发操作系统的革命。我们可以看一下我们的前两代的计算终端,我们跟操作系统的关系是什么?DOS操作系统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代操作系统,上个世纪70年代末出现,但是基于键盘的交互。后来鼠标的发明的广泛应用,出现了图文界面的操作系统,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用键盘来操作图文界面的操作系统,你的效率有多低?到手机时代也是一样的,手机时代并没有用键盘过渡几年,而鼠标是不可能用在手机上的,所以Touch的发明,指数级的提升了交互效果。

那么到了AR时代,它的操作系统是什么?当未来用脑波交互的时候,它的操作系统是什么?所以现在对于创业公司我觉得操作系统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今年Facebook也正式宣布要进行AR/VR的操作系统的研发。我相信这是一个独立架构的操作系统,一定不是现在安卓的延续,也不是Windows的延续,所以一定会有独立架构的操作系统,因为交互技术发生了转变,交互技术与革命操作系统又被革命,那么在未来基于脑波交互的操作系统,可能就没有超级APP这个概念了。现在微信就是我们手机里的超级APP,你80%的时间可能就用在微信上,但未来如果用脑波交互的操作系统,AR/VR的出现,超级APP的概念就没了。所以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

那么AR要成为个人消费品,第一要轻量化,第二要有网络的基础设施,第三要有独立的架构的操作系统,第四要有真正意义上的能够和AR的这个特点结合的交互技术出现,而不是现在的语音眼控、手势这样的交互技术,它仅仅只是一个过渡性的交互技术。所以虽然说现在我们有这么多的困难要去克服,但我们在座的各位其实都在参与AR未来的进程当中,然后从各个方面来解决。未来AR能够成为个人消费品,能够像现在手机一样走进我们的生活,我们都在朝着这方向努力。

以上就是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三个内容,谢谢大家。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sunny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