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在美遭遇两大反垄断诉讼,或剥离部分业务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12月10日,当地时间周三,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来自48个州和地区的总检察长联盟分别对Facebook提起了两起反垄断诉讼。这些诉讼针对的是Facebook的两大收购目标Instagram和WhatsApp,该公司最终可能被迫剥离这两款应用。截至周三收盘,Facebook股价下跌近2%。

司法部在10月起诉谷歌滥用其在在线搜索和广告领域的主导地位。这是自20年前对微软提起历史性诉讼以来,政府为遏制竞争所做的最重要尝试。亚马逊和苹果也一直在国会和联邦当局的调查,涉嫌反竞争行为。

Facebook的法律总顾问詹妮弗·纽斯特德(Jennifer Newstead)在声明中说:

“反垄断法的存在是为了保护消费者和促进创新,而不是为了惩罚成功的企业。Instagram和WhatsApp之所以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功,主要是因为Facebook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资金,以及持续多年的创新努力和专业知识,为数十亿用户开发新功能和更好的体验。最重要的事实是,监管机构在多年前就批准了这些收购,现在却想要重新审查,相当于向美国企业发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警告,即任何出售都不是最终章节。人们和小企业选择使用Facebook的免费服务和广告,并不是因为他们必须这样做,而是因为我们的应用和服务提供了最大的价值。我们将全力捍卫人们继续做出这些选择的能力。”

f8-facebook-mark-zuckerberg-community-family-of-apps-whatsapp-messenger-instagram-0191

FTC诉讼

FTC声称,Facebook制定了一项系统性战略,以消除对其垄断地位的威胁,包括2012年和2014年分别斥资10亿美元和19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和WhatsApp,FTC此前批准了这两项收购。起诉书指控Facebook在美国个人社交网络市场拥有垄断权。该机构表示,作为诉讼的一部分,FTC将寻求永久禁令,这可能导致Facebook剥离Instagram和WhatsApp。此外,FTC将寻求禁止Facebook对第三方软件开发商施加反竞争条件。

FTC在诉讼中表示:“自从击败早期的竞争对手Myspace并获得垄断力量以来,Facebook已经转向通过反竞争手段进行防御。在确认了Instagram和WhatsApp这两个对其主导地位构成重大竞争威胁后,Facebook通过收购这两家公司来消除这些威胁。这反映了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2008年电子邮件中表达的观点,即收购比竞争更好。”

FTC的诉讼还指出,Facebook试图收购竞争对手Twitter和Snapchat,但以失败告终。起诉书称:“在Twitter拒绝了Facebook于2008年11月提出的收购要约时,扎克伯格写道:‘我期待着有更多的时间来让我们的产品脱颖而出,而不必担心竞争对手的增长。’”

FTC在诉讼中称,Facebook的主应用已经失去了用户,而Instagram的参与度却在增加。起诉书中写道:“通过控制Instagram,Facebook试图阻止Instagram‘蚕食’Facebook用户,这证实了独立的Instagram将对Facebook的个人社交网络垄断构成重大威胁。与此同时,Facebook始终将WhatsApp限制在提供移动通讯服务上,而不是让其成为与之竞争的个人社交网络提供商,并且限制了WhatsApp在美国的推广。”

各州诉讼

虽然各州和FTC在调查Facebook的过程中进行了合作,但以纽约州总检察长利蒂夏·詹姆斯(Letitia James)为首的各州总检察长联盟选择单独提起诉讼。詹姆斯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虽然各州“与FTC保持着实质上的一致”,但在诉讼中可能会存在差异。她明确表示,各州是“法律的独立执行者”。

起诉Facebook的各州总检察长联盟比最初加入司法部起诉谷歌的联盟要广泛得多。11名共和党州总检察长加入了司法部的诉讼,其他州正在继续调查谷歌,可能会提出自己的指控,并有可能加入司法部的诉讼行列。而起诉Facebook的州更多,既有民主党籍总检察长,也有共和党籍总检察长,还包括Facebook总部所在的加州。

美国各州的起诉书称,Facebook在美国个人社交网络市场拥有垄断权,类似于FTC的诉讼。FTC声称,Facebook通过“采取不买即埋的策略,阻碍竞争,损害用户和广告商的利益”,非法维持了这一垄断地位。诉讼表明,促使Facebook垄断的驱动因素之一是担心该公司在重要的新领域落后,新兴公司正在建设与Facebook竞争的网络,可能会对公司的主导地位造成严重破坏。

美国各州声称,Facebook让Instagram和WhatsApp作为独立品牌运行,“是为了填补空白,这样它们就不会被其他有可能侵蚀Facebook主导地位的应用程序所取代”。此外,Facebook在收购战略之上使用排他性策略来识别竞争威胁,这种方式“阻碍了创新、投资以及所在运营市场的竞争,而且它还在继续这样做”。

起诉书称,早在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之前,Facebook就开始进行其他收购,目的是打压竞争、剥夺竞争对手宝贵的服务。比如为了应对Twitter的威胁,Facebook收购了Octazen,此前Facebook高管表示,此举将使竞争对手无法使用其联系人导入服务,而这种服务可能有助于该社交网络的增长。

这起诉讼将注意力集中在Facebook收集数据在维护其垄断地位方面所发挥的作用。起诉书描述了Facebook所谓的垄断权如何让它在制定条款方面拥有“广泛的自由度”,以便它可以收集和使用用户的信息。美国各州声称,Facebook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理用户的数据,以服务于自己的商业利益,因为用户“别无选择,即使他们更喜欢其他公司的做法”。

诉讼称,Facebook的数据收集也让它创造了一种体验,让用户不会切换到其他竞争服务上。由于Facebook拥有如此详细的用户数据,它能够打造出其他平台根本无法做到的高度定制化个性体验。最重要的是,用户最初在创建个人资料上投入的沉没成本(sunk cost),以及Facebook庞大的用户群带来的巨大网络效应,阻止了用户寻找替代方案。

起诉书称,Facebook的做法损害了消费者、广告商和竞争对手的利益。以广告商为例,他们从Facebook广告中获得的价值透明度有限,“Facebook服务上的攻击性内容”也对其品牌造成了损害。此外,Facebook最初通过开放应用编程接口(API)来吸引开发者使用其服务平台,但后来当这些开发者成为竞争威胁时,Facebook关闭了API。

各州总检察长要求法院采取各种补救措施,包括阻止Facebook在没有事先通知原告州的情况下进行价值超过1000万美元的收购,认定其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购违反了《克莱顿法案》(Clayton Act),以及施加其他条件以防止未来的违规行为,其中可能包括剥离Instagram和WhatsApp。

詹姆斯表示,该州的诉讼发出了一个信息,即“任何扼杀竞争、伤害小企业利益、损害创新和创造力、削减隐私保护的行为,都将受到我们的全力打击。”

相关阅读:

据外媒报道,最新曝光的闭门会议记录显示,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2018年与英国负责数字事务的大臣私下会面时,曾威胁要结束该公司在英国的投资。

这次会面在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数据丑闻爆发之后,此前扎克伯格曾多次要求会面时任英国数字、文化、传媒和体育大臣马特·汉考克(Matt Hancock,现任卫生大臣),但均遭拒绝。此外,扎克伯格在2018年多次拒绝前往英国议会下属数字、文化、媒体和运动员委员会(DCMS)作证,回答有关网络虚假信息和Facebook的广告定位工具在英国脱欧公投中的影响的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扎克伯格在2018年5月下旬巴黎VivaTech大会的间隙与汉考克私下会面。会议记录显示,扎克伯格在会面时指责英国有个“反科技”的政府,并开玩笑说,他不会再访问的两个国家之一就是英国。 他还威胁要将Facebook的投资撤出英国。他说,虽然英国是他们在欧洲投资的最佳选择,但他们现在正“考虑将目光投向别处”。

Facebook目前在其伦敦总部雇佣了数千名员工,那里是该公司的主要工程中心。今年年初,Facebook宣布将再增加1000个工作岗位,这样其在伦敦的员工总数将达到4000多人。该公司正准备在伦敦国王十字车站新建总部,以整合其现有的多家伦敦办事处。该总部最多总共可容纳6000名员工。

根据会议记录,汉考克对扎克伯格的回应是,愿意为政府与社交媒体平台之间重建关系提供帮助,并提出将其做法从“威胁加强监管”转变为“鼓励合作”,以确保立法有利于创新。据说他还寻求与扎克伯格“加强对话”,以表示“他的提议得到Facebook最高层支持”。

据报道,扎克伯格还表达了对英国出台新政策及其监管互联网意图的支持,但他表示对相关政策中的强硬措辞感到担忧。

在就上述信息被要求置评时,Facebook发言人在声明中说:“Facebook长期以来一直表示,我们需要新的法规来为整个互联网设定更高的标准。事实上,扎克伯格去年就曾呼吁各国政府围绕有害内容、隐私、数据可携带性和选举诚信建立新的规则。英国是我们在美国以外最大的工程中心,就在今年,我们在那里创造了1000个新职位。”

Facebook的批评者、DCMS委员会前主席达米安·柯林斯(Damian Collins)表示:“扎克伯格2018年与汉考克会面时,也就是剑桥分析公司丑闻曝光两个月之时,他拒绝了我们要求讨论此事的请求。这次会议记录清楚地表明,扎克伯格害怕DCMS委员会对虚假信息和假新闻的调查,并努力避免被我们询问相关问题。”

与剑桥分析公司丑闻相关的问题包括,扎克伯格本人在多大程度上以及何时知道这起丑闻。此前有消息称,Facebook员工早在2015年9月就对剑桥分析公司的活动发出了内部警告,但该公司直到2018年才被逐出Facebook广告平台。

英国信息专员办公室(ICO)还没有就这起丑闻发布最终调查报告。但在10月份致DCMS委员会的信中,ICO证实,Facebook用户数据已被转移到剑桥分析公司,并被并入预先存在的数据库,该数据库包含“美国人的选民档案、人口统计和消费者数据”,目的是预测党派之争,通过政治信息瞄准美国选民。

在虚假信息调查的最终报告中,DCMS以存在竞争和数据保护方面的担忧为由,呼吁对Facebook的业务进行调查。上个月,英国政府宣布了新计划,将为大型科技公司设立“促进竞争”的监管机构。该机构致力于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行为准则,适用于具有重要市场影响力的平台,并出台支持竞争的措施以及加强并购审查。

来源:网易科技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hi188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