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CEO安蒙:AR眼镜将像手机一样重要,社交、教育是潜在杀手级应用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高通公司总裁Cristiano Amon(克里斯蒂亚诺·安蒙),在去年7月份正式出任CEO。之后,他将工作重心放在推动5G发展上,包括:寻找5G应用场景,探索5G时代硬件形态等等。据悉,安蒙在1995年作为工程师加入高通,此前也曾在NEC、爱立信、Velocom等电信公司工作,在无线技术领域有丰富的经验。

为了解高通的未来规划,外媒The Verge对安蒙​进行深度采访,本次采访涉及的话题包括5G、AR/VR,以及微软、苹果等科技巨头。此外,安蒙还发表了智能手机之后硬件技术的一些趋势。

Cristiano Amon Cristiano Amon-Portrait-04_DSC01801f1

以下为青亭网整理的部分采访内容:

The Verge:地球上几乎每个人都有一部手机,并且计划在两年内购买新的手机,因此手机是我能想到最大的科技市场。那么长期来看,高通认为还会出现类似规模的技术吗?比如AR/VR,还是别的?

安蒙:高通的业务不只是手机,我们还将眼光放在汽车、PC、AR/VR设备上,我们希望通过移动技术,改变人们居家办公的方式,提升企业办公的灵活性。

高通在本财年末的非手机收入超过100亿美元,占总收入38%,未来还有望继续大规模增长。我们正在押注的一些方向,可能会具有和手机一样大的市场前景。

比如,随着AR应用越来越普及,人们很有可能会购买一副AR眼镜。初期,AR眼镜可能会作为手机的伴侣,经过长时间发展后,AR眼镜将独立运行,前提是它的重量、外观和体验感足够好。此外,AR眼镜还将配备摄像头、支持3D渲染。

回顾过去的技术发展,iPad、安卓平板电脑也是在突然之间,快速来到消费者手中。iPad、平板电脑的屏幕比手机更大,经过一段时间后,人们找到了适合这些设备的丰富应用场景。同样,AR眼镜也可以作为一种全新的屏幕,相比于手机、iPad,AR眼镜可以将信息显示在你眼前,为你带来全新的应用场景。

我认为,AR眼镜有望像手机一样重要,短期内的形态是手机伴侣。目前,高通正在与索尼、三星合作开发AR图像传感器,并将它们放在参考设计中。4到5年内,市面上将出现消费级AR眼镜和杀手级AR应用场景。

高通推出骁龙XR1 AR智能眼镜参考设计

The Verge:AR眼镜有一个明显的杀手级应用,就是帮助我根据周围的人脸匹配姓名等信息,这对于不擅长记人名的人来说非常有用,肯定有很多人需要这样的产品。那么,如何实现这个功能,而不去建造完整的人脸识别数据库呢?

安蒙:除了这个应用场景,AR眼镜还有更多杀手级应用。当然,开发这样的人脸识别AR应用是可能的,有多种不同的实现方式。比如:AR眼镜的摄像头在识别人脸后,可以和LinkedIn、Facebook、Instagram上公开的照片进行对比,如此一来人们可以选择公开自己的面部数据(发布照片),也可以不公开。或者,也可以在AR眼镜中搜索人名,确认你和这个人之间是否存在联系。

另外一个潜在的杀手级应用,可以是AR教育。比如用AR帮助学生们查看沉浸式的历史事件,或是提供虚拟教室场景。实际上,从2G时代开始,移动技术就一直在寻找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方式,从拨打电话到电子邮件,再到短信、视频通话。经过这届疫情,越来越多的人进行视频通话,与语音通话不同的是,人们在视频的时候会把手机放在眼前,这改变了人们通话的行为习惯,你甚至可以一边视频一边发短信。

而如果用AR眼镜来通话,那么对方的形象可以AR的形式显示在你眼前,不仅解放双手,也不耽误你进行其他的日常活动,而且相比于有边框的手机视频,AR视频通话更具沉浸感和临场感。通过面部传感器,AR视频可以追踪并体现出通话者的表情,使得通话效果足够生动。我认为这也可能是AR的一种杀手级应用。

The Verge:对于未来技术的投资,高通的时间规划是什么?随着5G布局进入中期,你曾认为6G会在2030年到来,那么在6G来临之前,高通提前布局了多少?

安蒙:高通通常会提前投资/布局下一个十年。比如,在AR/VR等技术还没流行的时候,高通就已经在投资相关硬件,旨在连接物理和数字世界。经过十多年投资,高通的技术驱动了Meta Quest、微软HoloLens等技术。而现在,人们开始了解数字孪生技术的潜力,甚至开始谈论元宇宙概念。

因此,5G技术完善后,高通就开始研发6G,研发是高通最大的支出之一。

The Verge:高通会根据对不同技术前景的预测结果,来分配资源吗?比如AR/VR可能比6G风险更大,或许你们会选择有限投资6G?

安蒙:高通拥有一个技术路线图,这其中包含了各种各样有前景的趋势。通过提前分析关键的行业趋势,我们也会制定优先级,逐步进行投资。

目前,高通看好的趋势包括:大规模的数字孪生和元宇宙、移动设备和PC的全面转换(PC也将变成通信设备)、AI、云技术等等。

The Verge:全球芯片短缺对高通有何影响?这种情况还将持续多久?

安蒙:全球芯片短缺是高通遇到的最大供应链危机之一,同时这也说明了芯片的重要性。不仅如此,随着芯片应用场景丰富,市场对于芯片的需求也在增长。正因如此,企业开始与芯片、半导体公司建立合作,这对于高通来说是一个机会。依靠强大的工程能力和团队规模,高通可以在短时间内为所有场景设计产品,供应量也明显增长。

2022年开始后,高通将逐步执行产能扩张计划。虽然芯片短缺依然存在,但对于高通的影响正在好转,预计在今年夏天有望达到供需平衡。

The Verge:高通主要负责芯片设计,还是也兼顾制造?

安蒙:高通是最大的无晶圆半导体厂商之一,我们仅负责芯片的设计、研发、应用和销售,而将晶圆制造外包给专业的半导体代工厂来制造,这是高通长期以来的模式。高通的合作伙伴包括台积电、三星、格罗方德(Global Foundries)、中芯国际、联华电子(UMC)等等。

我们唯一的制造业务,就是5G无线信号的滤波器等材料科学技术,生产基地在慕尼黑和奥地利。

The Verge:的确,制造能力需要赶上增长的需求,才能真正结束芯片短缺。高通是否在投资芯片制造?现在在和哪些厂商合作?进展如何?

安蒙:我们并不是直接投资,而是与合作的代工厂合作,持续长期投资,而这些投资在供应链危机期间也得到了效果,为高通在2022年确保了大量产能。

The Verge:半导体厂商对于在美国建厂很感兴趣,台积电也在美国建厂,这与高通有直接关系吗?

安蒙:是的。在2022年,我会担任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的轮值主席,在这期间我和SIA将致力于两个优先事项:1)获得美国CHIPS(为半导体生产创造有用激励)法案的资助;2)推动FABS法案,为半导体投资减免25%税收。

此外,在美国建厂可帮助厂商实现地域多元化和弹性的供应链,有助于经济增长。芯片对于发展经济非常重要,人们身边的很多产品都使用芯片,包括汽车也开始搭载芯片。

除了台积电、三星等合作伙伴外,高通也在与Intel合作,Intel在去年宣布进入晶圆代工领域,并在美国建厂。我认为,通过多家公司在多个地区建厂,在未来几十年内我们将得到更加弹性的供应链,满足市场对半导体的需求。

The Verge:成为高通CEO对你来讲有什么变化?

安蒙:之前作为高通总裁,我主要负责半导体业务。作为CEO,我开始将战略与执行结合,以推动公司的多元化。我在不同的终端市场中发现了技术的机遇,比如将移动技术应用于不同的领域和场景。目前,高通技术已经适用于多种终端,接下来将为各种边缘技术提供动力。

高通预测,我们的市值将在未来十年内增长七倍,达到7000亿美元。整体的策略没有改变,在现有愿景基础上我将推动高通快速增长,并加速技术投资。

因此,成为CEO没多久我就帮助高通收购了ADAS(高级驾驶员辅助系统)公司Arriver,以及晶圆设计公司NUVIA,这是市面上最好的CPU团队,其创始人此前曾参与苹果高性能CPU核心研发。

The Verge:目前高通有多少员工?主要分布在哪里?结构是什么样的?

安蒙:5万人。大部分团队位于美国,此外在印度有1万多名员工,在中国、韩国、日本和欧洲拥有数千名员工。我们研发的技术也足够多样化,包括调制解调器、无线、高性能计算、低功耗设备等等。

因为高通是少数从事基础研发的公司之一,所以团队中绝大多数为工程师,我们也拥有很多专利。不仅如此,高通还致力于底层技术的应用,我们研发的骁龙处理器可以用在手机中,也可以用于火星直升机。

目前,高通工程团队专注于两大领域,其中之一就是无线通讯,为蜂窝、WiFi、蓝牙等电池供电设备提供高性能计算和数据传输。因此,近年来高通开始分别投资CPU、DSP、处理AI的GPU等领域。结构方面,高通工程团队划分为移动业务、汽车业务、射频业务、IOT。

The Verge:高通此前是否放弃过一些项目,比如3D电视?

安蒙:是的,投资错误在科技行业足够常见。对于电视,我们认为它将与移动设备融合,现有的智能电视已经可以播放流媒体,就像是大型的平板电脑。我们发现,投资传统电视技术并不是好的方向,于是便退出了电视市场。

另外一点,我们很早就开始研发基于ARM技术的数据中心,过于超前。后来,我们将数据中心的资源用来开发边缘技术,因此提升了数据中心的计算性能。与此同时,我们将重心从数据中心转移,更专注于设备的边缘计算。

The Verge:高通已经在开发第三代PC芯片,此前微软发布的一些设备已经可以在高通处理器上运行Windows系统。与此同时,苹果也在自研基于ARM的电脑芯片,并取得成功。考虑到苹果持续引领移动设备的技术,其在PC领域也领先于Intel,那么高通的竞争优势是什么?

安蒙:高通更早就开始研发PC芯片,经过了多次迭代。在高通看来,下一代PC技术将像手机一样开箱即用,可以快速连接网络,并在云端储存内容。因此,在与微软的合作中,高通需要将现有PC软件生态系统基于的x86架构改成ARM架构,这将需要大规模更改和多次迭代。好在随着苹果的推动,Adobe等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开始率先支持ARM生态。

此外,疫情期间游戏得到长足发展,游戏串流技术也在逐渐成熟,从PC架构向移动架构的转移将成为PC生态的趋势,而且PC将支持5G网络。这意味着移动办公更加方便,只要随身携带联网的笔记本电脑,即可运行Teams、Zoom等协作工具,还可以通过OneDrive共享数据,甚至串流游戏。

The Verge:苹果的创新之处在于,其用户端增长迅速,那么高通能否超过苹果这项优势,提升手机和台式机的速度?

安蒙:这个问题有两个答案。首先,高通与微软打造的移动Windows生态相当于iPad的定位,即在移动设备上实现台式机的性能。高通收购Nuvia就是为了获得计算性能的优势,接下来我们将在明年发布首个样品,并在2023年商业化。

其次,硬件计算方式正在发生巨大变化,比如将CPU与AI结合,带来更智能的系统(人脸识别、注视点追踪),以及优化的渲染功能(拆分渲染等)。

The Verge:此前,高通发布了骁龙888等芯片,而最新的芯片却命名为骁龙8 Gen 1,为什么改变命名规律?

安蒙:高通希望把骁龙打造成一个代表优质安卓体验的品牌,因此突出骁龙品牌,并简化命名方式。在中国,市场对于骁龙品牌的认知度达到了80%。接下来,我们还会将高通骁龙直接简化为骁龙,还将推出骁龙8 Gen 2,以此类推。

高通骁龙8 Gen18b9a85f6d28c433e816dbc0c5f7fd71c

The Verge:在图形渲染方面,高通是否有和NVIDIA、AMD等公司竞争的路线图?

安蒙:在GPU领域,此前高通一直设计手机领域,而接下来进入汽车、PC领域,并不断扩大规模和市场。相比于其他GPU公司,高通的出货量更多,因为手机的受众广泛。

The Verge:高通似乎是唯一一家在美国推出5G无线技术的公司,虽然苹果收购了英特尔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但目前还没有推出相关产品。那么,高通是如何在美国5G市场占领主导地位的?您如何看待高通5G发展速度?进行到了哪一阶段?目前,很多5G承诺的应用似乎还没有真正实现。

安蒙:5G需要一些时间去建设信号塔等基础设施(构建新的信号塔需要获得许可证),因此在商用初期,人们对于5G的应用场景并不明确。直到大家手里都有5G设备后,便能很快体会到5G的价值。

高通5G开始采用毫米波等新频率,这将为5G设备带来千兆位速度。此前在夏威夷举行的峰会上,我们展示了世界上首个以3.5Gb/s速度运行的上行链路,这种高速的上行链路将改变社交方式,优化直播体验。此外,还将提升云计算资源共享、线上文档协作等场景,与此同时用户们的行为已经在发生变化。未来,WiFi将无处不在,为人们提供无限的数据、高速的上行链路和丰富的内容生态。

The Verge:高通在美国调制解调器市场的最大竞争来自哪里?

安蒙:我们有各种各样的竞争对手,比如苹果,不过即使苹果推出自研5G技术,也需要一年多才会上架相关的商业软件和硬件。对于高通来讲,我们会专注于自己擅长的芯片工程和设计,通过不断创新和迭代来面对竞争。

The Verge:高通开发了一款名为骁龙Insider的智能手机,为什么要造手机呢?

安蒙:我们不造手机,Insider是华硕设计的特殊规格限量手机,主要目的是突出高通处理器的性能。该产品仅面向Insider社群发布,这个社群在短时间内已经积累拥有近400万用户。

在Insider手机上,我们做出了各种尝试,包括支持每一个频段,允许它接入任何运营商。实际上,高通会为每一款新的芯片制造一部手机,我们又称之为移动任务平台(MTP)。通常,我们将MTP发给客户,允许客户在开发硬件的同时也可以开发软件。除了MTP外,高通还会开发体积更小的QRD参考设计,并在全球进行测试,验证技术性能。因此,Insider就相当于是通过社群,帮我们在全球测试新技术。参考:The Verge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hi188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