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d之父Tony Fadell:去他妈的元宇宙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iPod之父Tony Fadell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谈及了很多iPod当时设计细节,而现在他作为投资人的身份也被问到“元宇宙”相关的看法,他表示:要理性看待元宇宙。

Tony Fadell

以下是原文翻译(机翻):

问:现在你是一名投资者,有很多人在指导你或决定什么时候花钱。你是如何做出这些决定的?

答:同样,这是直觉、理性和情感决定的混合体。我喜欢这个团队吗?我喜欢这个人吗?他们是透明的吗?他们是值得信任的吗?他们有能力摧毁城墙吗?因为你将会有大量的城墙?你正在做一些重要的事情吗?

对我来说,“重要”意味着“存在”。你在做什么来帮助社会、地球或健康吗?我不想听关于元宇宙的事。我真的不喜欢。他妈的Metaverse。我理解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在某些领域的应用,比如在设计领域,但我不想在元世界里遇到人。我想看着别人的眼睛。我想看到、感觉到、看到他们的灵魂,然后建立关系。极速比电话强多了,但元宇宙?饶了我吧。

我想把时间花在有意义的事情上。我有了孩子,这改变了我的想法。我想确保我们有一个星球给我的孩子,我的孙子,和他们抚养的后代。当你到了人生的这一阶段,你必须谈论存在主义问题。地球上的资源非常有限。作为人类,我们的时间非常有限。地球在我们死后还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但我们需要掌控。

是的,问题可能不是我们造成的——也许是我们的父母或祖父母或其他什么人造成的——但我们正与它共存。你猜怎么着?我们的父母现在又不会来修理它。不,他们要么退休了,要么不在这里了。要靠我们来解决。我们的资源有限:聪明的头脑、金钱和时间。我们最多有20到30年的时间。妈的,我们得马上开工!

这就是我每天想做的事情,我想和企业家们一起做这件事。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作为一个社区,我们需要了解我们如何一起生活,无论是个人生活还是职业生活,让这个星球变得更美好。我很抱歉,但我们现在在这个星球上都是病态肥胖。我们需要集体节食。

问:我想我理解你对元宇宙的批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愿意整天戴着耳机。你的很多书都是关于克服障碍,障碍和反对者的。有很多人在从事这些项目,他们认为AR眼镜是世界下一个伟大的技术飞跃。在某些情况下我可能会买;我能看到他们所看到的,我能听到他们的音调。有很多人积极地试图建立这种愿景——那真的只是一种愿景——并专注于他们认为是下一代技术的东西。你怎么能说"去他妈的元宇宙"呢?

答:听着,我不反对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或XR。我从1989年开始做VR。在密歇根大学,我在SGI或Unix工作站上制作手套、灯和3D显示器。我不反对。我所反对的是投入如此多的金钱和时间让人们变得如此专注、更加孤立,停止建立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我们投资了一家名为Gravity Sketch的公司,该公司在VR和AR领域进行了令人惊叹的协同设计。我非常支持3D设计和AR眼镜,以“看到我看到的”。您可以让一位专家看到您正在进行的工作——例如医疗应用程序——并开始指导您并帮助您完成任务。

我完全赞成这些东西,但当你说我们要建立人际关系,在元宇宙里开会——当我们要坐在那里,在元宇宙里一起跳舞——这就像,“给我他妈的休息一下。严重吗?让我们做些实际的事情。让我们解决我们的问题。”

我想解决我们已经存在的问题和痛点,而不是制造和解决我们还没有的问题。这让我想起了魔法将军。我们生产iPhone早了15年;我们只是想在这个大沙箱里给旁边的工程师留下深刻印象。

是的,15年后,iPhone问世了——当然,你必须要有通用魔法才能实现它——但我们当时使用的技术还没有成熟。我刚刚看到Meta,或者Facebook,或者随便他们怎么称呼自己,已经在Metaverse上花费了大约300亿美元。300亿美元?真的吗?这是一种有效的资金使用吗?我们还在哪里?我们只是有更好的游戏。我们在元宇宙见面没有手,没有身体,没有躯干。我们甚至不能直视对方的眼睛。300亿美元?

问:Facebook有10万人,其中1.7万人在Metaverse工作。这太疯狂了。这些公司都变得庞大起来。我认为市场上应该有更多的竞争,我认为在这方面你可以采取一些监管措施。有一种强烈的观点认为,这些公司太大、太笨重,它们将会自己崩溃。如果你被扔在一个10万人的Meta公司中间——你和1.7万名工程师押了300亿美元的赌注——你会如何构建和调整这家公司,让它真正执行?

答:嗯,我对Facebook,或者Meta,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不太了解。我来告诉你。我在飞利浦电子工作时,公司只有27.5万或37.5万人。在1995年,它是一家大公司。当时大约有25万人,现在有2.5万人。比这低10倍。它现在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公司。就像罗马帝国;因为你没有正确的沟通,所有这些都会分解。你没有正确的能力让每个单位去做他们需要做的事情。它们开始相互碰撞,相互竞争,然后就形成了竖井。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索尼身上。我认为在一个公司的生命中有一个正常的弧线。我想我会试着坐在这里,弄清楚如何拆分公司,弄清楚哪个组织需要什么。我不想说这个,因为你已经知道了——你在书中读到过Alphabet——但你必须想办法建立单独的运营单位。看看沃伦•巴菲特是怎么做的。他收购完全运营的公司,并将它们置于财务管理结构之下,但每一家都是独立运营的。

Alphabet的初衷是对的,但用错了业务部门。它选择了最新生的业务部门,然后说,“我们要把它们分拆出来。”那些是婴儿,你需要溺爱和保护他们。你想要那些完全成熟的狗到野外去,变得更有弹性。你要让他们成为独立的上市公司,让他们靠自己生存,而不是让广告公司资助一切,让他们赔钱。他们必须活下去。

这有点像你40岁了还和父母住在一起。“哦,爸爸妈妈会继续为一切买单的。我要坐在这里,玩得开心点。”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不得不被踢出去,自己生活,知道如何自己赚钱,建立自己的存在,独立于母体。我认为很多这样的公司将不得不开始考虑这些类型的部门,让他们独立生活,只是不要在他们还是婴儿的时候。

来源:The Verge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hi188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