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Q2财报:营收首次下滑,Metaverse将与苹果竞争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根据Meta 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本季度营收288.2亿美元,同比下降1%,是公司历史上首次营收同比下滑。

Q2的净利润66.87亿美元,同比下滑36%,已经是连续第三个季度净利润下滑。Meta预计总收入260到285亿美元之间,并指出营收增长放缓可能来源于广告需求持续下降,以及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

​Reality Labs的营收比去年持续增长,Q2达到4.52亿美元,同比增长48%。但是,净亏损则达到28.06亿美元。

iShot_2022-07-28_10.25.10

Meta 2022 Q2财报

Reality Labs历史盈亏:

  • 2021年Q1营收5.34亿美元,净亏损18.27亿美元;
  • 2021年Q2营收3.05亿美元,净亏损24.32亿美元;
  • 2021年Q3营收5.58亿美元,净亏损26.31亿美元;
  • 2021年Q4营收8.77亿美元,净亏损33.04亿美元;
  • 2022年Q1营收6.95亿美元,净亏损29.6亿美元;
  • 2022年Q2营收4.52亿美元,净亏损28.06亿美元。

看到今天这份财报,也解释了为什么Meta CEO马克·扎克伯格会警告公司下半年营收预计放缓,同时将收缩招聘计划,甚至Reality Labs的业务也将精简,部分项目延期。而日前,Meta内部也爆出在计划大规模裁员,并强化运营。

有趣的是,本财季数据显示,Meta员工人数达83553人(截止2022年6月30日),同比增长32%。意味着更多岗位的收缩,下文中将有扎克伯格的解释。

此外,昨天宣布Quest 2涨价100美元后,今天的财报再次提到Reality Labs部门Q3的营收将低于Q2,提前打下预防针。可见影响够大,涨价会导致部分销量,但整体营收还在降低也能进一步表明Quest 2的销量处于持续的下滑过程中。

meta _ _xdRyDgtf_-w37M5eLdR7Q

与此同时,除了短期营收目标压力外,Meta也同时面临着来自字节跳动(TikTok、Pico等)的竞争,而苹果的iOS隐私设置也打击了Meta广告业务,仅一年就造成100亿美元损失(相当于Meta在Reality Labs的投入规模),另外苹果随时有入局VR的可能性。面对这些情况,Meta内部将如何面对、如何做出调整呢?

TheVerge近期获得了一份Meta内部谈话的记录,这段记录的大部分时间里扎克伯格的心情都似乎有点烦躁。在内部的问答活动中,扎克伯格亲自回答了员工有关公司未来发展的一些问题。并指出:Meta将与苹果在元宇宙领域产生深度竞争,两家公司的理念和想法并不相同,苹果更倾向于软硬件系统整合,而Meta倾向于开放的生态,二者竞争的结果也将奠定互联网未来的发展方向。

除了坚定公司决心外,扎克伯格在本次谈话中也给员工施加了一定压力,指出未来管理将更加严格,以应对未来营收增长放缓,以及抢占元宇宙市场先机。

Meta压力山大

TheVerge近期获得了一份Meta内部谈话的记录,这段记录的大部分时间里扎克伯格的心情都似乎有点烦躁。

与众多硅谷大厂一样,Meta给员工提供的福利相当丰富,近两年不仅鼓励居家办公,还给员工额外的假期和1000美元现金奖励。然而当一位员工询问:这个额外假期(Meta Days)还会在明年继续吗?

据说扎克伯格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反而看起来似乎有些沮丧,开始强调经济正在走向“近期历史上最严重的的衰退之一”,这也是为什么Meta冻结了多项招聘。与此同时,面对TikTok的强势竞争,Meta预计还需要一年半时间才能看到超越它的希望。

在员工再次追问下,扎克伯格才表示:Meta Days明年会取消,这是可以预见的结果。相比于员工福利,Meta更紧迫的目标是度过眼前的艰难时刻,而调整公司的办公文化则是实现该目标的关键措施之一。对比年初制定的新价值观:“长期目标为重,舍短期功利”,Meta现在不止要对元宇宙有长期信念,还要实现提高效率、节省成本等更实际的诉求。

很明显,经历了经济下行、改名和业务转型,Meta现在的处境和往日不同了,似乎变得更脆弱、更敏感。

缩减员工规模

此时此刻,Meta内部亟待改变。扎克伯格表示:实际上,现有的一些员工并不再适合Meta。因此接下来,将为员工设定更高的期望、更积极的目标,以加速决策进程。扎克伯格希望通过这种“加压”,让部分员工意识到这里不适合自己,并主动选择离开。

meta 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这种发言尽管非常委婉,但态度已经十分明显,至少给员工们敲醒了一个警钟,Meta接下来将更严格抓效率、抓进度。但这似乎并不容易,由于Meta计划暂停实习生转正,未来该公司可能会缺少年轻的新鲜血液带来的人员竞争,因此更难刺激老员工努力。

据悉,从2019年底至今,Meta曾一度扩大招聘规模,全职员工增加了62%,多达7.78万人。然而Meta的人员管理却没有跟上,初衷是为了给员工更多灵活和便利,结果反而耽误了效率,这将难以适应未来经济大环境的压力。

除了缩减人员规模外,接下来Meta计划将资源重点放在优先级高的项目上,部分低优先级项目可能会被砍掉。因此为了避免被优化,Meta员工可能倾向于转到AR/VR、Instagram Reel(短视频)等关键的业务部门。

员工的态度

这场谈话为Meta公司内部士气带来相当大打击,同时也不认同、不理解“不适合Meta的人”这种说法。甚至有人质疑,如果说不适合Meta,那当初为什么招进来?也有人制作了恶搞海报,印上了“你应该在这吗”等明显的大字标语,似乎以一种幽默的方式在做无声的抗议。

Meta Quest家长控制 (5)

另外,Meta前几次股价大跌,都为拥有公司股票的员工带来了不小的损失。甚至部分员工还希望Meta就股价下跌对其进行补偿。对此,扎克伯格回应:与其担心股价,我更希望团队将精力放在产品和即将交付的技术上。

一份内部调查结果显示,39%Meta员工对公司的未来持乐观态度,42%对领导层有信心,这两个数据比往年都要更低。当然,也有77%仍会推荐其他人在Meta工作。

整体来看,员工对于Meta的发展方向感到焦虑,而经济形势不乐观更是加剧了这种焦虑。员工对于Meta的愿景有一定程度的确定,但同时也担忧股价波动,以及业务优先级和招聘的变化之快。

尽管近年来科技公司陆续开始裁员,但加强人员管理、缩减招聘规模本身并不是一个好兆头。尤其是对于刚刚转型,正在加码元宇宙、AR/VR的Meta来讲,未来两年本该出现业务调整的转折点,现在看来这种预期可能会放缓。

扎克伯格表示:在接下来的18到24个月或更长的时间,我们可能都会处于一个相当紧张的时期。我们如果不减少对未来产品的资金投入,就可能因为盈利能力下降而承受更大痛苦。但从本质上讲,在长期愿景上放慢脚步,比短期的艰难更让我痛苦。听起来,扎克伯格似乎陷入了一种短期无法解决的矛盾。

尽管如此,扎克伯格坚持依然看好元宇宙、AR/VR等业务的长期收益,认为其规模有望在十年内和广告业务一样大。但在公司内部,员工似乎并不完全认同。不管是重建公司文化,还是重建业务,都将为Meta带来历史上最大的挑战。参考:TheVergeMeta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hi188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