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hew Ball:为什么说AR/VR元宇宙是Meta和苹果的下一个战场?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什么是元宇宙?相信这两年有不少人曾提出这个问题。它是AR/VR?还是数字孪生?是已经普及的技术还是还不存在的概念?为了解答这一问题,投资人、分析师Matthew Ball(此前还曾担任亚马逊工作室的全球战略主管)近期出版了一本名为《元宇宙:以及它将如何彻底改变一切》的新书。此外,在近期接受TheVerge采访时,Ball进一步解释了他对于元宇宙的看法,包括其定义和形态、行业竞争者、未来趋势、面临的挑战等话题。他表示:元宇宙是互联网的下一阶段,是一个互动性更强的互联网体验,VR是其中的一个入口。

、

接下来是本次采访的部分整理,其中涉及的重点包括:

1)数字孪生本身并不是元宇宙,而更像是互联网中局域网;

2)Oculus作为主机设备足够开放,但未来发展缓慢,Meta抢占元宇宙时间紧迫;

3)苹果参与竞争,才能确保AR/VR硬件市场的成功;

4)元宇宙不一定在AR/VR中发生,只是AR/VR作为新兴平台,可为Meta带来更大的未来机遇;

5)尽管HoloLens不够成功,微软作为元宇宙软件的横向供应商具有优势。

Matthew Ball

以下是更加详细的整理:

TheVerge:你认为元宇宙的定义是什么?

Ball:它是一个由实时渲染的3D虚拟虚拟世界组成的大规模、可互操作的互联网,支持无限的用户同步、持续体验,每个用户都可以在元宇宙上找到存在感(Presence)。元宇宙具有跨越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的技术、能力和标准。对于普通人来讲,元宇宙的诞生意味着我们的时间、劳动、休闲、财富、娱乐等活动都将存在于虚拟空间中。

元宇宙的关键是实时渲染,意味着内容可共享,且清晰易读、可实时更改,并以图形计算的形式出现。元宇宙不一定是游戏,游戏只是一种表现形式。

当然,元宇宙真正在描述一种统一、持久的体验,而不是单一的表达方式。如果只是互联网上某个应用(比如Roblox、堡垒之夜、AOL等),并不能算作是元宇宙。

简单来讲,如果互联网是在网络之间建立联系,那么元宇宙就像是在多个3D世界之间建立联系。

另外,如果将元宇宙作为新的计算平台来讨论,那么我认为3D是创新、提升用户体验的必要条件,尤其是在医疗、教育等领域。另外,元宇宙只是一种称呼之一,你也可以将这个平台称作超数字现实、3D互联网等等。

62d9b643d0011000190fe30b

TheVerge:开放的元宇宙,对于科技公司自身发展是否有好处?

Ball:互联、互操作性必然会推动科技公司在软件和服务等横向业务上的发展。就拿微软来讲,即使其计算设备、硬件或操作系统的市场份额没有以前高,但其横向业务却比以往更有价值。

为了解决构建元宇宙面临的挑战,高通、Epic、Meta等28家公司加入了科纳斯组织牵头的元宇宙标准联盟。只有企业之间建立合作,才能更容易构建元宇宙。不过,构建元宇宙是一个试错的过程,可能需要一边开发一边从反馈中吸取经验。一开始也许可以从3D和社交来切入,然后延伸至其他的领域。

对于科技公司来讲,如果消费者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广泛使用3D内容、体验持久性的历史,那么这个生态将有望像世界经济那样通过贸易来增长。

TheVerge:元宇宙是反乌托邦吗?它的实际应用是怎样的?

Ball:反乌托邦只是小说中的情节设定,当你仔细观察过去一些与元宇宙类似的共享体验(比如第二人生、Roblox、堡垒之夜),会发现这种线上虚拟内容反而促进了创造、探索、认同与合作等积极的行为。这些也是元宇宙重要的品质。

值得注意的是,我并不认为稀缺性对于元宇宙有多重要,也不理解虚拟土地,尽管很多人认为区块链是元宇宙重要的一部分。现在的互联网,为我们带来了网络效应和零边际成本,那么作为下一代互联网,元宇宙并不需要引入稀缺性物资,也不需要完全模拟现实世界。

NVIDIA创始人黄仁勋认为,虚拟世界经济在未来将超过现实世界的经济规模。这意味着,二者的差距可能在每年50万亿美元规模。不过,未来虚拟世界经济不一定依赖于稀缺的虚拟商品,而更主要是实时3D模拟体验、3D广告,目的是推动实物销售。

此外,3D场景模拟也是元宇宙的关键应用之一,好处是可以通过软件来操控仿真的物理世界,可用来管理工厂生产流程、设施中人员流动等等。比如NVIDIA就曾用实时3D渲染预览全新的总部设计,在3D场景中,他们可以查看各种不同的搭配,不同灯光和天气对于内部外观的影响,以及温度对于建筑设施的影响。一些机场也使用3D模拟来规划机场布局,查看在不同情境中调整登机口位置带来的效果。

TheVerge:你说的是数字孪生的概念吗?假如人们可以从办公室的数字孪生来到机场的数字孪生,这是否就是元宇宙?在数字孪生中构建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商业,这个想法很强大。

Ball:首先,数字孪生不是元宇宙。如果互联网是连接起所有的网络,那么数字孪生就像是一个办公网络,或是局域网。

而当各种数字孪生、3D模拟之间建立联系、实现信息通用交换(用户身份、支付历史、Avatar),才共同组成元宇宙。但直到AR眼镜普及后(Ball预计2037年),消费者可能才会以正确的方式体验部分数字孪生。

另外,数字孪生目前是一种B端应用,它可以为企业场景带来价值,但并未真正进入消费级市场。这是因为它不适合与虚拟旅游结合,比如在3D数字孪生中体验其他城市的机场,没有太多实际价值。

62e19c1f536a23001911ee52

TheVerge:独立平台之间建立互操作性实际并不容易,需要双方在头像系统、虚拟商品、商业文化等标准上达成共识。

Ball:是的,如果未来元宇宙由多方构成,那么达成共同决定会更难。不过在游戏领域,实现武器、Avatar系统共享优势并不大,尤其没有额外功能的装饰品。相反,如果要让大量虚拟化身和服饰在多个游戏中通用,在技术上、创意设计和商业模式上都具有难度。

而在工业仿真场景,通用3D资源的实用性更高,而且相关的技术已经到位。比如NVIDIA,其本质并不是Roblox或是我的世界,而更像是一个中间件模拟的“非军事区”,可将两家公司的不同模拟内容建立互联。

当然,不同公司之间也可以通过互联来实现共赢,就像是《纽约时报》入驻Facebook来获得更多流量。或者,就像是独立开发者使用Unreal统一的头像和用户系统去开发游戏那样,未来元宇宙也会有大规模的统一开发标准、惯例、文件类型和引擎。

TheVerge:你的意思是,未来不止在虚拟化身、皮肤和虚拟物品上存在商机,而是还有一个大规模的B端元宇宙市场,比如在高保真3D模拟平台上,企业之间可实现合作、交易和互动,从而创造营收?

Ball:我的意思主要是说,不管在游戏领域还是在B端,通用的标准和互操作性已经在逐渐形成。

不过,目前Unreal等游戏引擎也在企业及仿真场景(比如医疗保健、军事、教育、汽车等)得到应用,尽管目前还处于早期尝试阶段,未来随着保真性、复杂性越来越好,游戏引擎也可以在企业级元宇宙市场创收。

TheVerge:那么除了3D仿真外,元宇宙还有短期内还有哪些应用场景,可以带来类似于网络效应的价值?

Ball:可能需要在一系列组合创新出现后,才能看到更多有价值的元宇宙应用场景。比如通用3D文件格式、系统和平台。

TheVerge:从Emoji上也可以看出,尽管这种表情符号有一个制定统一规范的联盟,但实际上它在苹果、安卓等不同的平台的外观却并不相同。后来,随着苹果的圆脸Emoji逐渐成为主流,谷歌也将自己的Emoji改为了圆脸。未来,这种趋势也会出现在3D头像系统中吗?由最普遍使用的系统推动头像、服装外观标准化?

Ball:很多人认为,实现消费级3D内容系统的互通没那么重要。对于开发者来讲,可重复利用的3D虚拟环境似乎更重要。

另外,3D内容比Emoji更难标准化,因为不同的软件、硬件平台在显示尺寸、像素密度等方面也各不相同。未来,也许可以通过机器学习技术(比如具有理解能力的软件系统)来为不同平台修改未标准化的3D内容。

TheVerge:3D内容标准化后,娱乐、汽车等领域使用的3D平台会更加开放吗?

Ball:3D内容标准化的优势是,只需要开发一次就可以在多个平台随时随地使用,从而减少3D开发的成本。比如,迪士尼创作星球大战电影时制作的3D特效,也许可以和相同IP的健身游戏共享。

或者,也可以在虚拟的场景中模拟运行汽车等商品,将车载激光雷达捕捉的空间地图用于虚拟试驾等等,实现一种3D资源重复利用。

TheVerge:目前,行业为了炒作热点,开始讲Web3、元宇宙等多个概念混在一起,但这些概念不一定相互联系。不过,在元宇宙中交易稀缺的数字商品,似乎是Web3的一个应用场景。你怎么认为?

Ball:Web3和元宇宙都可能造就下一代互联网,因此将二者相提并论不无道理。另外,不管是从哲学理念还是从技术角度来看,区块链对于元宇宙都相当重要,可用于保护知识产权的商业模式。

无论区块链是否投机,它在元宇宙领域显然都有附加的优势。不过,未来是否采用它将取决于用户和平台是否广泛支持和采用这项技术。

而支撑大规模3D内容共享和区块链所需的计算能力,可能会通过数据压缩、云计算、量子计算等方式得到加强。此外,未来也许可以在区块链上建立去中心化/分布式计算模型,人们可以将闲置的GPU算力远程出租给其他人,不过前提是要解决带宽在不同地区的平均分配问题。

Meta-vr-header

TheVerge:Meta可以看做是VR头显市场的领导者,尽管Quest 2还不是一个开放的生态,但Meta在元宇宙领域的探索是领先的。对此你怎么看,可否预计一下Meta的下一步发展?

Ball:我认为Oculus平台实际上相当开放,除了官方应用外,它还支持本地下载安装/侧载,并且不需要中央身份系统,应用购买支付也可以在第三方平台进行。值得注意的是,Oculus几乎是唯一使用开放标准渲染集合(WebGL、OpenGL、WebXR)的主流游戏主机。这很重要,因为几乎没有其他品牌这样做。即使是索尼,也仅在PS3上做到对开放标准的支持。

不过,相比于Roblox、堡垒之夜、我的世界等大规模虚拟平台,Oculus的用户基础、收入、开发者支持、开发者营收、文化影响远不够高,未来发展并不容易。

尤其是面对当前的经济形势,以及苹果隐私功能调整(约损失100亿美元现金流),Meta在AR/VR领域的投资也将受影响。Meta面临的最大一个挑战,就是摆脱苹果和谷歌约束、抢滩新市场这件事需要的时间远超出预期,这一点可能被马克·扎克伯格低估了。

从2015年到现在,扎克伯格对于AR/VR的预期一直在调整,几乎推迟了三次。接下来,可能要等到2025、2026年才能看到消费级AR硬件。扎克伯格称,将超级计算设备放入轻量级可穿戴AR中,是这个时代最艰巨的技术挑战。

如果说,AR/VR硬件和操作系统集成的虚拟平台是Meta接下来最大的机会,那么我认为这家公司已经在这个方向上落后,同时其核心业务也在经历短期衰退,接下来Meta时间紧迫。

TheVerge:如果说AR是最难的技术挑战,那么你认为Meta在解决AR难题(电池续航、显示、算力、相机等等)的路上已经有进展了吗?

Ball:打造AR眼镜需要实现一系列技术堆栈,而这将为Meta带来多项困难挑战。而在技术设计上,AR需要从多方面进行取舍和平衡,散热和外观重量因素也很重要。这些问题很复杂,解决起来也非常困难。传闻苹果开发的AR头显可能配备12-14个摄像头,比Oculus头显的摄像头数量多得多。

TheVerge:相比于Meta,苹果更擅长开发硬件产品,并在包括研发高性能芯片、延长续航等、用户体验和UI设计上拥有很多经验。

然而相比于Meta,苹果的缺点是更注重集成、封闭的生态系统,互操作性方面比较糟糕,而且不利于创新、竞争和行业标准化。对此你怎么看?

Ball:有趣的是,在Epic Games起诉苹果六天前,该公司创始人兼CEO Tim Sweeney在Twitter上表示,苹果已经取缔了元宇宙、云游戏。

如果AR/VR有望成功,苹果将至少是其中一个竞争者,并很可能提供市面上性能最好、外观设计最成熟、重量最轻的AR/VR产品。相比于初创公司,苹果的优势在于规模大、成本低。

不过,元宇宙不是一定非要在AR/VR平台发生,它可以有多种表达方式。Meta研发AR/VR头显,不仅是为了与苹果竞争,更重要的是摆脱苹果、谷歌的限制。尤其是在未来元宇宙领域,如果Meta不抢滩AR/VR,那么在移动端、PC端打造元宇宙的优势将落后苹果、谷歌。

当然,Meta也可以尝试云游戏市场,利用云端串流来帮助其社交业务摆脱苹果硬件限制,用户通过浏览器就能运行。不过这种方式的缺点是,云服务目前还不够稳定,而且非app应用难以向用户推送通知。

如果是采用WebGL方案在浏览器端渲染,也可能受到苹果限制,无法完成复杂的渲染。苹果将内容生态的封闭性做到极致,即使你试图通过Chrome浏览器来运行WebGL应用,iOS端Chrome浏览器也不过是基于Safari引擎的一个包装器,并不是真正的Chrome。与此同时,由于苹果商店禁止本地安装下载,你只能安装苹果官方版本的Chrome。

与此同时,谷歌作为全球第二大移动平台供应商,多年来也在尝试AR/VR业务,不过不管是在游戏还是硬件方面,都并未得到长足发展。其内部孵化的项目如Niantic,也大多被分拆、剥离。直到去年底,谷歌才开始重组实验室业务,发力研发AR/VR设备。

TheVerge:那么亚马逊是否有在投资AR/VR?

Ball:我猜测亚马逊主要研发虚拟助手,可在移动端等多个平台运行。此外,未来亚马逊也有望向元宇宙平台提供计算和数据中心业务。而在云游戏领域,亚马逊的Luna服务似乎影响力比Google Stadia更小。

从招聘启事来看,亚马逊更改了一些互动业务的职位描述,目的是更专注于所谓的元宇宙方向。不过,亚马逊目前主要是支持基于Unreal的生态系统,推动某些元宇宙标准,似乎并没有实际的产品,更多是愿景和猜想。

microsoft_mesh_holo_bild-860x484

TheVerge:那么微软呢?从近期的动作来看,这家公司开始为游戏业务收购(动视暴雪工作室),但除了2D硬件外,它似乎还没有出色的XR硬件。HoloLens并不算巨大成功,就连其负责人Alex Kipman也离职了,项目的未来未知。你认为微软将如何进入元宇宙市场?是通过硬件还是作为横向软件供应商?

Ball:当微软CEO Satya Nadella接手这家公司时,游戏业务整备要求撤资。后来,Nadella不仅收购了我的世界,还将这款游戏对全平台提供支持。在Nadella领导下,微软通过横向发展,摆脱了对战需求,实现了丰富的垂直整合,这也是微软业务的一大特点。

即使目前微软的元宇宙战略并不明确,但其拥有的横向技术,可以快速为元宇宙愿景进行整合,这也是为什么微软决定投资750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以构建元宇宙基础。

实际上,微软的《模拟飞行》就已经展示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持续、实时数字孪生/元宇宙体验,远超市面上类似的技术。

TheVerge:你认为政府在元宇宙中的作用是什么?未来元宇宙会受到私人公司控制,还是依然有政府监管机构?

Ball:互联网本身是一个政府推动建设的项目,政府的角色主要是构建强大的自我监管机构,然后在监管基础上将更多自由交给用户。未来,元宇宙可能也会出现类似的趋势,欧盟、韩国政府机构已经开始入局元宇宙构建。

在全球范围,美国政府对于元宇宙的关注度,可能要落后于东南亚、欧盟、中国。

TheVerge:如果说元宇宙会随着时间推移,开始慢慢出现在日常生活中。那么元宇宙可能实现的迹象是什么?是否已经在现实生活中崭露头角?

Ball:可以关注早期的人口行为变化,比如对于Roblox等游戏的接受度和使用率。另一方面,元宇宙技术在工业领域的应用,也反映出这项技术的发展。目前,AR/VR、元宇宙方案在工业领域的交付时间较长,说服企业采用这些新技术也需要时间。当企业看到了新技术对于工作效率、信息共享的优势,不得不部署元宇宙相关的技术,并与其他合作伙伴分享时,将有望看到元宇宙在工业领域的高速发展。参考:Theverge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hi188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