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关于Quest Pro、Quest 2、元宇宙的最新诠释

青亭网( ID:qingtinwang )--链接科技前沿,服务商业创新

Meta正式发布了高端VR一体机Quest Pro,并与微软等公司建立深度合作,让我们看到了Meta进一步铺开的AR/VR战略布局。另一方面,Meta改名、业务重心转移已经有一年时间,这一年里该公司经历了广告业务受创、Reality Labs持续亏损、收入首次下滑、股价一度下跌60%,并且在近期停止了招聘,意图缩减公司规模。那么这些变化,又对Meta的AR/VR、元宇宙愿景产生哪些影响?这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

扎克伯格关于Quest Pro、Quest 2、元宇宙的最新诠释

近期,扎克伯格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回顾了过去一年的业务发展,并解释了为什么Meta坚持AR/VR和元宇宙,以及未来的长期发展策略和商业模式、为何与苹果产生竞争等等。本次采访干货满满,小扎发表了很多实在的观点,也许会让你更加了解Meta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接下来它将做些什么。

The Verge:Meta已经更名一年了,回顾这一年,你觉得品牌重塑达到你预期的效果了吗?

扎克伯格:这一年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首先,元宇宙是一个长期的投入,Quest Pro只是Meta首个办公VR设备,到2030年底我们计划迭代到第四代、第五代,届时这个产品线才会真正成熟。而对于业务转型、品牌重塑,前期公司内部的态度比较消极,有一些疑虑,比如未来的愿景是什么、发展方向是什么,但随着时间推移,Meta的元宇宙业务正在逐步展开。

尤其是,我看到了行业对Meta转型的反馈,我们改名后的前几个月,就看到有其他公司也加入进来,讨论如何在元宇宙中发展业务。元宇宙属于和愿景在行业内的流行速度超出了我的预期,这实际上为我们带来了不同的机遇和挑战。一方面,很多人期待建造元宇宙,但另一方面,如果在某一阶段经历挑战,可能会打破一些人的幻想,因为这是一个长期的愿景。就目前来讲,Meta已经投入大量资金,产出的Quest 2等VR头显表现良好,而且我们在AR/VR、神经接口等方面的研究,几乎是行业领先的。

尽管如此,AR/VR在两三年后可能还不能完全成熟,因为构建一个新的计算平台需要花费很长时间。

在经历市场变化后,很多企业在制定战略时容易更考虑资金,甚至可能减少在长期项目上的投入。因此我认为,如果今年宣布改名可能比去年更难,更不容易被接受。尽管今年大家对于元宇宙可能没那么期待,但我对目前Meta的进展非常乐观。

我在科技领域从业多年,很清楚长期战略的发展会时而顺利,时而具有挑战,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一个一个解决眼前的问题。

The Verge:我们来谈谈Quest Pro,这款VR头显和Quest 2等已有的产品线有两大区别,其一是面部追踪,其二则是混合现实。为什么Meta要在VR中实现MR功能?它对于Meta的VR战略有什么意义?

扎克伯格:AR眼镜是长期的目标,但将芯片、投影模组、全息显示波导、SLAM相机、扬声器、电池等元件集成在眼镜中并不容易。而MR,则是一种介于VR和光学AR之间的一个过渡。混合显示是一种基于摄像头透视的AR,使用者看到的每个像素都是由图形管道渲染的,而不是像光学AR眼镜那样可以透过真实世界的光线。

Meta Quest Pro

The Verge:我体验过Quest Pro的彩色透视模式,该模式显示的虚拟屏幕效果逼真,但透视出的物理键盘看起来还是有些模糊,按键看的不是特别清楚。

扎克伯格:未来,我们将继续提升键盘透视的效果,比如增强按键追踪和定位等等。此外,随着未来产品迭代,视频透视体验也将继续优化。尽管如此,我认为Quest Pro已经达到了目前最好的混合现实标准。

尽管Quest Pro还不够理想,但它足以展示一种混合显示的概念和未来发展方向,以启动相关的开发者生态,推动对混合显示应用场景(混合办公、生产力等等)的探索。

The Verge:Quest Pro的另一大特点是支持面部、眼球追踪,这些功能可以在办公、社交等场景得到合理应用。Meta在设计这些功能的过程中,是如何考虑隐私安全问题的?

扎克伯格:面部传感数据会加密并保留在Quest Pro头显中,我们不会将原始数据发送给VR应用,基本上数据在处理后就会被废弃。此外,用户需要授权才能开启眼球、面部表情追踪权限。另外,为了确保数据安全的可靠性,Meta还专门雇人来审核,而未来也将继续仔细完善。

在Quest Pro上实现混合现实很重要,这是连接VR和AR的桥梁,而在这款设备上实现面部追踪也很关键,因为这有望帮助我们在AR/VR/MR中实现存在感,目前还没有其他技术可以做到这一点。相比于Zoom等视频通话形式,在VR中交流更有临场感/沉浸感,更容易让你相信自己和远程的好友、同事共处同一空间,即使你们使用的Avatar看起来不如视频逼真。

Meta Quest Pro

The Verge:你认为AR/VR具有存在感就足以吸引人们采用吗?

扎克伯格:在我看来,AR/VR具有传递存在感的能力,这也是它的主要价值。Meta的目标是以更好的方式帮助人们建立联系和沟通,我们已经尝试过网页端、PC和移动端,但这些平台都无法提供AR/VR所具备的存在感,因此很难实现终极的社交体验。因此Meta投入大量资金、招聘大量人才来研发,以加速AR/VR平台开发,并希望通过这项技术构建更加理想的社交体验。

存在感是定义Quest Pro的关键特征之一,而为了营造这种存在感,我们需要通过准确模拟面部表情和眼神交流来实现逼真的表达。不过,在VR中加入多传感器也牺牲了其他性能,包括消耗CPU大量算力。相比之下,尽管索尼PS VR2也支持眼球追踪,但逼真的Avatar似乎并非他们的重点。

The Verge:相比于Quest Pro,Quest 2的价格更加亲民,此前Meta希望通过补贴硬件,来吸引更多人使用VR。据估计,Quest 2的销量似乎已经超过1000万台,这准确吗?

扎克伯格:现在还不能公布销量,我们想要等到VR规模更大的时候,再公布销量数据。

The Verge:Meta距离拥有十亿VR用户可能还很远,目前来讲,Quest 2吸引了健身爱好者、游戏玩家,那么价位更高的Quest Pro目标用户是谁?

扎克伯格:Quest Pro的受众有两类,一种是追求顶级VR体验的人,另外一种则是通过VR来提高生产力的人。目前来看,VR市场可根据价位分成两个层级,一种售价300-500美元的VR设备(Xbox、PlayStaion的价格区间,价格容易被人们接受),其应用场景以娱乐为主,包括游戏、社交、探索、健身等等。而另外一种,则是专业、高端的VR设备,可用来替代PC工作站等计算机,用户通常愿意支付1500-2000美元来购买。

整体来讲,生产力将成为未来Pro系列VR产品的关键定位,真正感兴趣的人会逐渐将VR作为主要工作方式,我看好这方面的市场潜力。

除了探索专业市场外,Meta推出Quest Pro的另一个原因则是验证新技术,抢先构建相关的开发者生态和内容生态,这将是一个很大的优势。而后期,我们会将Quest Pro系列的功能下放到Quest 3、Quest 4等消费级产品中。这意味着,开发Quest Pro可以帮助我们更快、更好的升级消费级Quest产品,就像是Quest 1对Quest 2产生的作用。

今年虽然我们不会发布Quest 3,但我们的确在研发更多消费级VR设备。

Meta Quest Pro

The Verge:Meta Quest 2不靠硬件赚钱,那么Quest Pro定价更高,它算是一个盈利的硬件设备吗?

扎克伯格:这很难计算,如果只是计算设备的材料成本,Quest Pro也许有一些利润。但如果将产品背后的研发成本考虑在内,那显然Quest Pro硬件并不赚钱。

Meta的总体战略不是靠硬件赚钱,而是通过研发VR头显来推动生态发展,让更多人使用VR。长期来看,Meta在VR上的商业模式将基于软件和服务,这一直是我们的策略,没有改变。

此外,还希望围绕VR建立开放的生态系统,与微软等公司建立合作关系。

The Verge:谈谈Meta与微软的合作关系,在Quest VR平台引入Teams、Azure、Windows等微软服务,对Meta、微软分别有哪些好处?两家大公司建立大规模合作,这并不常见。

扎克伯格:这确实是一次重大合作,微软和Meta都在为下一代计算平台构建关键技术,两家公司合作将进一步加速探索。微软的企业级服务可以和Quest Pro有很好的结合,比如微软365可允许Quest Pro在云端串流Windows电脑,相比于传统电脑界面,在VR中可以同时开启三个虚拟的电脑桌面。

另外,Intune、Azure Active Directory等服务可以保护信息安全,帮助Quest Pro更好的满足企业需求。在构建企业服务方面,微软已经有几十年经验,因此微软的服务将为Quest Pro的办公应用带来一个好的开端。除了企业客户外,这款设备也面向专业人士或个人工作者。

值得注意的是,微软作为合作伙伴,可以通过与解决方案集成,来助推Quest Pro的销量。

Meta Connect 2022 Quest Pro (8)

The Verge:也就是说,微软可能为Quest Pro带来客户,而随着Quest生态发展,微软Azure生态也会随之增长,对吗?

扎克伯格:假设一家企业向微软寻求一种利用元宇宙技术来提升员工效率的方案,微软便可以结合自身服务套件和Quest Pro,为企业提供容易使用的整体解决方案,这对于微软和Meta来讲都有吸引力。

除了微软外,我们还与Adobe、Autodesk、埃森哲建立了合作。尤其是埃森哲,这家公司有大量整合业务,服务于多个行业,比如为企业提供培训方案、帮助企业排除故障等等。除了VR外,MR也可以很好的满足这些企业服务的需求,尤其是在石油钻井等一线工作场景。

通过这些合作,Meta接下来10年的整体理念得以体现,即打造更开放的生态,与其他公司一起构建下一代计算平台。

另一方面,相比于iOS这种封闭系统,Windows、安卓生态更加开放,支持其他供应商的芯片、PC、软件和应用商店。这是未来Quest的发展方向,即围绕AR/VR建立开放的次世代计算生态。

当然,这倒不是断言哪种生态一定成功。在PC时代早期,Windows是主要的生态系统,而在移动计算时代,不得不说苹果生态比安卓更赚钱。在下一个计算时代,这一趋势可能又会再次改变。Meta的目标,是通过与其他公司合作,确保开放的生态在次世代计算领域再次占主导。

The Verge:可是Meta也在定制芯片、开发硬件、构建软件和服务。

扎克伯格:Meta还处于开放生态的早期阶段,因此不得不先建立部分生态。实际上,Quest 2可能是首款让VR进入主流市场的VR设备,在此之前,大多数公司可能并没有认真看待过这项技术。随着时间推移,人们对VR的接受度更高,合作点也更多,而通过合作我们才能进一步扩大AR/VR生态。举个例子,我期待未来三星也开发VR,在恰当的时间点,Meta也愿意和三星合作。

The Verge:我认为,如果苹果公布AR/VR头显项目,Meta一直在推动的AR/VR趋势才会更加清晰。考虑到传闻中苹果AR/VR头显的发布时间,你觉得苹果推出新的隐私功能与还在筹备的AR/VR硬件策略有关吗?苹果的隐私功能影响了很多移动广告商,Meta甚至因此亏损了100亿美元。

扎克伯格:这我不知道,我不在苹果工作,自然不了解其内部战略,也无法控制苹果的行为。但如果苹果真的为了跟Meta在AR/VR领域竞争,而提前阻碍我们,也不是完全不合理。不过有一点很清楚,苹果推出新隐私功能的动机并不像公开声称的那样没有私心,的确这项功能对苹果用户有好处,但它与苹果战略非常吻合,有点巧合了。

The Verge:没错,如果未来苹果AR/VR头显采用封闭生态,甚至也许不兼容Meta VR应用。那么对于Meta来讲,构建AR/VR是不是为了摆脱在移动平台上受其他公司控制的局势?

扎克伯格:这是一个考虑因素,但并不是主要原因。实际上在创办Facebook之前,我就已经相信元宇宙这个概念,构建沉浸的3D社交平台是我长期的愿望,因为这将改变现有的线上沟通模式,解锁更接近面对面的社交体验。

目前,VR社交已经展现出部分潜力,但很遗憾,2D视频很难传达VR的实际体验,因此用录屏来宣传的效果不够理想。这也是为什么本次采访并没有在VR中进行,但这不是不可能,在未来几年VR的图像清晰度和逼真度也会更接近视频。

The Verge:从你对AR/VR的描述来看,可以明显看出你的热情和深刻的信念。你觉不觉得外界的一些声音在质疑你的元宇宙战略,不相信这项技术会增长至你预期的规模?实际上,还有很多人并不理解元宇宙的含义,或是不理解为什么要尝试AR/VR。对此你怎么看?AR/VR、元宇宙是不是一个缓慢、渐进的方向,随着时间推移,才会形成网络效应?

扎克伯格:AR/VR起步很慢,但后期会发展的越来越快。实际上,建立一个数十亿人规模的平台,本身就是一个长期的投入。就拿Facebook来讲,这款软件建立在已经存在的硬件平台上,显然比从头构建平台要更容易,但我们也花了8年时间才拥有十亿用户。

而对于外界的质疑,我实际上是享受的,如果太多人认可、支持我做的事情,我反而会不舒服。其实,外界质疑可以分为建设性的意见和单纯的仇恨发言,而经营一家公司的难点,就是将这两种质疑区分开,而不是完全忽视批评。

很多人提出质疑,却并没有意图帮助我们。而我则希望从质疑中,寻找有价值的信号,来提升和优化产品。参考:TheVerge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亭网微信号(ID:qingtinwang),或者来微博@青亭网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青亭网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

青亭网

青亭 | 前沿科技交流群01

责任编辑:hi188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