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不应让人与世隔绝,社交沟通也很重要

虚拟现实不应让人与世隔绝 社交沟通也很重要

据《连线》报道,我在几年前参加西南偏南音乐节时曾在奥斯汀市的大街上看到了令我莫名震惊的一幕:坐在一辆三轮车后座上的一名男子戴着一个像滑雪镜一样的东西在东张西望。显然,他看到的世界肯定不是真实的世界。他戴的那个像滑雪镜一样的设备是三星Gear VR。

我不清楚这名男子当时在看什么,但我知道我们看到的东西是不同的。当我看见绿树、蓝天和一群戴着徽章的与会者时,他看到的肯定是别的东西。或许我太敏感了,但是我确实觉得这种体验太突兀了。当然,虚拟现实技术在让人身临其境方面的潜力也是它最吸引人的特性。但是,当用户完全沉浸到虚拟现实之中的时候,他也就与周遭的世界隔绝开了,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戴头盔的这个人,还包括他周围的人。

西雅图设计商Artefact的设计师马库斯·威尔佐克(Markus Wierzoch)称:“包含和沉浸是有区别的。”他和他的团队认为,第一代虚拟现实头盔缺乏以人为本的重要功能,这些功能不仅关乎沉浸的体验,而且在必要的时候还承担着与外界沟通的作用。

也许你会认为脱离现实不正是虚拟现实的目的吗?没错,但是Artefact的设计师们认为未来的虚拟现实体验将由社会转变成独处,而且虚拟现实头盔的设计需要反映出这一点。威尔佐克称:“即便是最有沉浸感的体验,我们也认为需要有包容他人的空间。”为了更好地说明他们的意思,威尔佐克和他的团队制作出他们认为有可能在2020年成为现实的两款概念头盔。

在两个世界之间

他们将这两种概念头盔分别称作“光”和“影”,它们是分别为两种不同的体验而设计的。从外观上来看,“影”头盔就像一件带有内置面具的连帽衫,它是为了将沉浸体验最大化而设计,它配备了一个迷你可穿戴计算机,因此可以在无线状态下工作。

“影”头盔是为骨灰级玩家而设计的,只要拉起帽子,玩家们马上就能进入他们的虚拟世界,而是向外界表明他们不希望被打扰到。而且,Artefact还在“影”头盔中使用了很多其他的技术,可以帮助玩家与真实世界保持联系。“影”头盔配备了一颗向前的内置摄像头,它可以跟踪手势以及传输实时视频,从而让玩家们感觉到周围的人和事。面具外还有一个显示屏,可以让没有佩戴头盔的其他人看到玩家看到的东西。虚拟现实公司将这种显示屏称作“社交显示屏”或“辅助显示屏”,用户们可以利用它将虚拟现实体验分享给虚拟世界之外的其他人。Artefact还提出了另一种设想来加强玩家与其他人之间的沟通,它打算设计一套能在外部显示屏上闪烁的虚拟眼来表明玩家正处于何种模式之中。

另一方面,“光”头盔则是为普通用户而设计的。实际上,“光”头盔也应用了不少与“影”头盔一样的技术。它可以与计算机或游戏机无线对接,从外观上来看它更像是一副护目镜,因此用户可以迅速打开和关闭它。与“影”头盔一样,它也配备了动作追踪摄像头,这样佩戴者就能看到周围的事物。用户还可以通过“光”头盔配备的骨传导音频系统听到周围的声音,只要轻轻敲一下头盔上的触摸屏就可以将显示屏变成透明模式,从而让佩戴者与外部世界建立起更直接的联系。

总的来说,Artefact的这些想法是很有意义的。他们的目的是将虚拟世界内部的人与外部的人联系在一起,同时保证虚拟现实技术带来的沉浸体验不会受到削弱。负责索尼PlayStation VR头盔产品的高级研究员理查德·马克斯(Richard Marks)称,这很重要,但也很难做到。他说,每一家虚拟现实公司都想开发出能调节透明度的显示屏,但是这很难做到而且成本高昂。

Oculus Rift头盔终于在上周一公开销售了。HTC、索尼和想在虚拟现实这个新领域分一杯羹的其他厂商也将陆续推出各自的虚拟现实产品。我们将在未来的几个月里开始认识到虚拟现实技术应用于现实生活后是一种什么样子。每一款虚拟现实头盔都将以自己的方式来展现“沉浸体验”的魅力。

HTC Vive的“Chaperone”功能可以利用一个前置摄像头让佩戴者感觉到自己在房间中的具体位置,PlayStation VR在面具和佩戴者脸部之间留了一段空隙。马克斯说,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让人们感觉舒适一点,这样他们就不至于被完全隔离。

PlayStation VR配备了一组能够接收声音的麦克风,这样玩家周围的人不用与玩家进行身体接触也能与他们进行沟通。而且,玩家只要按下某个按钮,面具就会从脸部升起来。几乎每一款非便携式虚拟现实头盔都可以将显示屏上的内容显示到外部显示屏上,这项功能可以让没有佩戴虚拟现实头盔的人也能看到佩戴头盔的玩家看到的东西。PlayStation甚至设计了一项社交屏幕功能来让不同虚拟现实中的玩家甚至玩家和虚拟现实之外的玩家进行非对称游戏,他们可以从不同的视角去同时玩同一款游戏。有些游戏开发商已经开始开发支持这种功能的游戏了。这种同步游戏功能提出了一个设想:在可预见的将来,只要房间里有一个人戴上虚拟现实头盔,那么其他所有人都能进入同一个虚拟现实世界。

齐聚一堂

但是别忘了,虚拟现实是一种社交体验,这可不仅仅是工业设计方面的问题。威尔佐克说:“这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实际上,虚拟现实中发生的大多数“包容”都将在虚拟世界里发生,玩家们可以在一个比以往更深的层次上彼此联系。专注于打造开源虚拟现实平台的High Fidelity公司正在研究如何通过跟踪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来创建超现实的化身。Artefact的“影”头盔概念也试图实现类似的目标。它设想过振动如何提供触觉上的反馈,或者眼球追踪软件和智能面料如何评估玩家的情绪状态,然后将这种状态发送到玩家的化身之中。这种设计的目标是让我们的虚拟现实体验更加贴近现实生活,然后让我们能够从一个更深的层次去联系虚拟现实中的好友。

斯坦福大学虚拟人互动试验室的杰瑞米·百楞森(Jeremy Bailenson)表示:“虚拟现实就是让社交媒体恢复‘社交性’,让人们可以眼神交汇,情绪互通以及真正产生一种类似于面对面交流的联系。”这种设想很明确:面具不应该将用户与其他人隔离开来,情绪可以并且应该通过像素来传递。

有人或许会说,随着增强现实技术的兴起,社会化和移情的目标将变得更加可能实现。将虚拟现实覆盖到真实世界之上可以让原本无法沟通的两种域界建立联系。实际上Artefact的一些创意和概念暗示着,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有朝一日可以在同一个头盔中实现。有朝一日,用户将能调整头盔的沉浸程度。

与手机的发展道路类似,虚拟现实的设计也将根据可能的应用而不断发生变化。反过来,这又会推动人机互动新方法的研发。坐在地下室的阴影里玩游戏与在办公室里带着虚拟现实头盔玩游戏的体验将完全不同。

我们可能还要再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拥有这种能够反映出不同使用情况的虚拟现实设备。现在,虚拟现实仍在沉浸一切的阵营之中,应用范围很小但却在不断扩大。与大多数设备一样,硬件(和软件)将指引我们去学会使用它并下意识地让我们扎根于周围的社会环境中。让虚拟现实更包容或根据社会性只会改善它周围的社会礼仪。马克斯说:“那时候我们的办公室里就有章可循了,如果沉浸在虚拟世界中的人撞到了其他人,那要怪没有进入虚拟世界里的人,他们必须道歉。”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