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视频,未来要这么拍?

4月21日,“VR虫洞”第二期沙龙活动在法制晚报社举行。北京电影学院数字媒体学院院长助理叶枫博士、互动视界全景视觉CTO金虎贤、光影无限联合创始人刘轶、VRTouch北京区负责人陈林、法制晚报首席VR新闻摄影师付丁现身论坛,与大家分享VR全景视频拍摄的技巧和误区。

3

在论坛上,几位嘉宾分享了“实战”的经验,虽然也有不同的声音表示,VR视频能否像电影一样一直吸引新鲜的血液、保持长久的吸引力,需要打一个问号。然而无论持哪种观点,几位嘉宾分享和沟通彼此的经验,在沙龙中为VR视频中的同行创造了了一个交流学习的机会。

光影无限联合创始人 刘轶

算法很重要,计算图形学在未来会改变进入这个行业的格局。

刘毅1

光影无限接触VR拍摄时间很早,2010年时,该公司就遇到过各类技术问题。经过摸索,光影无限认为,现在解决问题的本质就是计算图形学。

“我们都知道,拍摄的视频,缝合处会有畸变,另外还涉及到视频密度分配的问题。这其实可以用一个算法来控制,我们对于每一个镜头的FOV做一个优化,我们会取中间密度最均的位置,利用算法自动缝合。这就考验了一个算法合不合理、好不好的问题。”

VR视频在行业应用中有很多种可能,目前人们比较熟悉的就是房地产和旅游等,刘轶也举了一个大楼拍摄的例子:假如拍摄一个大楼,在初始阶段,结构工程师会想一个结构,然后进行结构的复合,实际上在建筑的材料、工艺等影响下,都会有应力集中点,这就是在过结构运算时,第一时间需要找到的并解决的。在初始阶段,这个时间比较长,因为结构越来越复杂,但是在建筑中非常必要和重要。

所以在刘轶看来,计算图形学在行业发展中,应该逐渐摆脱寄生属性,同时会逐步改变进入行业的格局的。

北京电影学院数字媒体学院院长助理 叶枫博士

VR摄影需要参考传统电影的手段、技巧和语法

叶枫1

叶枫所擅长的是三维动画以及为场馆展览和车展提供解决方案,在他的观念中,实拍的不应该算作虚拟现实,它和VR还不是一个对等的关系,叶枫一直在思考,虚拟现实和实拍的关系。

他认为,虚拟现实和实拍是两条路子,在虚拟的时候,VR是没有限制的,而且更容易讲故事,国外影响力比较大的片子,都是虚拟的,这是一个基因。但是实拍是很难选择位置和视角的,虽然有360°,但还是被摄像机的位置所固定,拍摄者可以使用环形的布局去表演一个场景,但是演员的调度如何实现?

传统电影中值得参考的一点就是人员的调动,但在VR中,摄像机如何摆放呢?摆几个摄像机?即使是全景,也要考虑多机位的问题,以及画面和镜头切换问题。

“我一直强调,VR电影也好,虚拟现实也好,全景实拍也好,最重要的是一个‘场’的概念,在‘场’里面怎么经营?几百年历史的传统电影的语法可以参考。”

有没有考虑设计一个VR的摄影棚?“如果设计到叙事、讲故事、转场的话,摄影棚是有必要的,但摄影棚里灯光、机位的设置如何?观众放在哪?怎么安排调度?这需要很多尝试。现在国内的全景视频刚刚发展起来,从业人数少,设备也是问题,变现也是问题,有多少人愿意进来,可能投资人火了,媒体火了,但有多少新鲜的血液愿意进如VR,我们并不知道。”叶枫说。

VRTouch北京区负责人 陈林

VR视频引导观众费尽“心机”。

陈琳1

大概一个月前,VRtough的导演陈林拍摄了一部VR恐怖片《同床》,作为一部真正意义上的VR视频,该片的导演陈林选择了恐怖题材作为VR技术的试验之作。

熟悉VR拍摄的人都知道,全景拍摄存在的问题很多,比如灯光、导演和演员的安排,根据陈林的经验,实际上观众在接受大量视频信息时,能够集中注意力的也只有眼前60°左右的视角,即正前方的信息,所以导演会有意识地抓住或放掉一部分内容,比如镜头跟着女主角,通过人物来引导观众视线。

另外,音乐和机位也是很好的引导方式,“鬼”出来的时候,观众可以通过音乐传出的方向判断即将发生的事情,比如“转头有惊喜”;在《同床》中导演有意使用俯视镜头、低镜头,给人一种偷窥的感觉,这样配合音乐,就会产生很大的视觉冲击。

陈林正在探索拍摄的各种可能,比如灯光的布置,《同床》中有一幕对衣柜的特写,柜子里面的灯是后期加进去的,远处的灯光则是从窗外打进去的,所以有些房间的场景比较暗,拍摄出来的效果躁点大,如果光线好,画面质量会更好。

互动视界全景视觉CTO 金虎贤

VR影片在提供了完整场景的同时,更丰富了所谓“镜头语言”的手段。

金虎贤1

灯光的问题,是几乎所有的VR视频拍摄中都会遇到的,由sightpano互动视界与著名纪录片导演祁少华联手打造的VR纪录片《盲界》,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互动视界全景视觉的CTO金虎贤透露,在西藏拍摄《盲界》时,现场的拍摄环境很不好,打光也受到了影响。

互动视界在VR拍摄方面做了很多探索,在沙龙中,金虎贤分享了几点拍摄的经验:增速率的问题,传统的视频使用25-30帧的比较多,但是ladybug中,我们用了16帧,就感觉画面一直在跳;如果使用了gopro方案,它时间有限,只能拍十分钟,因为机器发热严重会死机,所以长时间使用的话,还是用16帧到26帧的设备比较好;一般输出格式是MP4,但是现在很多人不是很懂VR视频,所以最后的播放格式没有把握好;以后可以考虑使用一体机拍摄,这样后期处理起来会比较方便。

金虎贤所在的团队,拍摄了一部全景视频《盲界》,这是西藏首部VR纪录片,也是对VR纪录片的一种有意义的尝试,实际上,这部VR视频不仅仅能够全面展现西藏盲童的生活场景,VR的形式还能够让人们与片中的主角更加贴近

法制晚报 首席VR摄影师付丁

VR新闻能够满足人的猎奇心态

付丁1

作为法制晚报社的摄影记者,付丁从自身拍摄VR视频的经验来解读目前的业内情况。他透露,目前市面上主流的全景相机都使用过,每个硬件都有问题,比如gopro方案的缺点是机器容易发热,拍摄持续时间短;双鱼眼的缺点是清晰度差,而且接缝问题难以解决。即便是前期拍得好,后期有好的平台保持原效果播放吗?

付丁由此提出了一个疑问:我们真的需要360°视频吗?我们习惯于坐着看视频,顶多左右摇头,很少会往后看,所以360°的意义不是很大,当然商业应用另说。而对于全景新闻,付丁认为这是最能引发观众猎奇心理的视频题材:“全景新闻有点像以前手抄书刚出来那会,大家都好奇,都希望看看里面是什么,现在VR眼镜价格也不贵,看VR新闻是很容易实现的。”

七嘴八舌

主持人:全景视频更适用于哪种题材?新闻、成人题材还是恐怖片?

叶枫:更适合新闻。

陈林:悬疑推理也不错,每个人看到的线索是不一样的,观后感也是不一样的。当然现在纪录片也好,恐怖片也好,各种不胡来的尝试都是有意义的。

主持人:一般认为多长时间的VR视频比较适宜。

金虎贤:8分钟吧,太长就晕了,如果有过山车等极限运动等内容,别超过90秒。

陈林:10分钟之内会比较多,现在都是尝试阶段。

付丁:全景视频3分钟一个坎,5分钟一个门,如果一个3分钟的片子能反复看三遍、一部视频能坚持看5分钟,就特别厉害了。目前来讲,包括我自己都没有拍出能让人看3分钟的视频。

主持人:拍摄后如何管理素材?

金虎贤:我们一般在现场就整理完,文件名、剪辑时间等都写清,这样能简化后期制作的过程。

陈林:在拍摄现场会拍多条场景,每一条的场景都要做记录,具体到拍摄时间,这样同一个场景拍了十条,若只需要第九条,就能直接调出来。目前很少有连续拍一个小时的情况, 30分钟-40分钟的全景视频,内存一般不超过500G,但如果拍摄2个小时的直播,导出来十几个小时,最后剪出来,就是一个很大的工作量。

主持人:现在VR拍摄有没有技术指标?

陈林:电影有标准,有级别,但是目前全景没有任何规则。

叶枫:不同设备输出的效果不一样,像全景照片,8个摄像头能拍,16个也能拍,但很少人会“纠结”细节。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