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红痴迷VR,HTC掌门陷入产业误区?

王雪红痴迷VR,HTC掌门陷入产业误区?

在日前结束的MWC2016上,继年初CES2016之后,VR再次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其中在智能手机产业步履艰难的HTC因其VR设备HTC Vive上市价格的发布,再次引发了业内对于其未来在VR市场前景及其与当下智能手机业务孰轻孰重的争论。不过从HTC掌门人王雪红近期的言论看,其有可能让HTC陷入新的产业误区。

首先我们看看王雪红近日都说了些什么?

HTC CEO王雪红在接受英国《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表示:“如今我们变得更加现实,HTC会将精力投入到更多的领域。智能手机虽然很重要,但现下其重要性已经无法和智能穿戴设备与VR设备相比了。”

当有媒体问王雪红,HTC VR业务和手机业务哪个更重要时,她的回答是,二者同等重要。而她去年12月18日也否认HTC战略放弃手机业务,而将HTC Vive形容为是对手机业务的延伸。

业内未经证实的内幕,当你跟王雪红汇报手机业务相关的工作时,她不愿意听,但你跟她谈VR、谈Vive头显,她则非常兴奋。

我们上面仅是摘录了部分媒体(包括国内和海外)王雪红对于VR业务的定调。至少将其放在与智能手机同等重要的位置。那么问题来了,VR市场真的如王雪红看到的那般美好或者说HTC在VR产业中有何至少是初期可以成功的因素吗?

从整体VR市场看,还处在初级阶段,即使未来几年它能迎来大爆发,需要说明的是,针对未来VR市场的规模,诸多统计机构给出了不同的数字,其中最保守的预计是2020年其市场规模也不过只有28亿美元,而最乐观的预计则是到2020年,VR市场价值将达到700亿美元(其中硬件设备市场达到200亿美元,软件市场达到500亿美元)。这里,我们不妨按照最乐观的预计数字与HTC步履艰难所处的智能手机产业做下比较,据统计,智能手机市场去年的市场规模为4000亿美元,至于今年,据研究机构IHS称,在今年手机行业收入只增长1.1%的情形下,整个市场规模仍会达到3731亿美元,也就是说智能手机产业即便是在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其市场空间比VR也要大得多,至少在未来若干年内是如此。难怪业内有分析评论认为,王雪红痴迷VR,对于HTC来说是“丢了西瓜捡芝麻”,更为重要的是,即便是王雪红执意要“丢西瓜捡芝麻”,这“芝麻”对于HTC来说也未必那么好捡。何以见得?

众所周知,在目前的VR市场中,与HTC VIVE齐名的推出的VR厂商主要有Facebook、三星、谷歌、索尼。而这些厂商与HTC相比均具备一定能够不同的优势。

例如在整个事关未来VR生态系统的开发者应用支持方面。据来自GDC 的官方统计针对2000名开发者的相关调查显示,他们中的大部分把Facebook的 Oculus VR 作为开发应用的首选平台,即Oculus 占比达到 19%,其次是三星 Gear VR 为8%、谷歌的Cardboard 为7%、HTC Vive 和索尼各占 6%。而在未来准备“尝试”的开发者中,选择Oculus Rift比例高达77%,然后依次是谷歌Cardboard 为46%;三星的Gear VR 为31%;索尼的PlayStation VR 为21%;HTC Vive 为19%。从上述的统计不难看出,在目前主流的5家VR厂商中,在生态系统发展初期最为关键的开发者支持上,HTC均处在垫底的位置。

除了生态系统之外,在初期的设备搭配上,HTC不具优势。例如目前索尼PS4的存量是3600万台,几乎是满足要求PC的3倍,且这个数字仍在迅速增长,这也是为何外界认为在VR发展初期,索尼的PlayStation VR可能会首先成功的主要原因。而三星鉴于其在智能手机市场庞大的用户基数,其主要面向手机VR体验的Gear VR设备的销量也不容小视,也就是说,与索尼和三星相比,尽管VR定位不同,HTC并不具备与之相配或者说可以借力的用户基数和设备保有量。

最后就是价格。继Facebook旗下的Oculus公布了其 Rift VR设备599美元的定价之后,HTC在日前结束的MWC2016上也公布了旗下虚拟现实头盔HTC Vive的价格为799美元,比遭受价格诟病的599美元起的Oculus Rift还要贵。虽然王雪红从体验和配置的角度解释了定价过高的原因,但业内都知道,要想实现王雪红或者充分发挥HTC Vice的最佳体验,与之相配套的PC必不可少,那么这类PC的价格应该是多少呢?

在年初的CES大展上,惠普公司推出了HTC VIVE首款“官方认证虚拟现实专用”的游戏PC ENVY Phoenix,这款游戏PC内置2TB的硬盘,英特尔Core i7 K系列处理器(带惠普的超频功能),且用户能够根据自身需求来选择AMD或者NVIDIA显卡,用户能够最高选择NVIDIA GeForce GTX 980 Ti或者AMD Radeon R9 390x,起售价格1699.99美元。二者相加将达到2500美元左右。如果说之前业内所言的目前PC中仅有1%左右的配置符合诸如Oculus Rift和HTC Vive这类依靠PC设备(均价在得到VR体验所需的硬件要求,从而被业内认为整体价格是普及障碍的话,那么这种障碍在HTC Vive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即PC+VR设备的总体价格比同级别的Oculus Rift要高出400美元左右。

提到价格,我们这里不得不提及谷歌的Cardbaord,据称其目前的销量已经突破500万,而其最大的杀手锏就是价格。相对于市面上其他的虚拟现实设备,谷歌采用纸板的做法为其带来了极低的成本投入,它甚至可以便宜到让《纽约时报》向它的订阅者发送这款设备,并且它还能跟现已经存在、为用户所熟悉的软件很好地融合。尽管严格意义上说,Cardbaord还不能算是真正的VR设备,至少与HTC Vive相比有着不小的差距,但作为一个产业发展初期且并未被证明是市场和用户刚需的情况下,价格的作用就显得异常关键。

回望HTC从兴到衰,除了所谓的创新之外,对于营销的忽视或者说不当也是导致HTC在手机市场被营销高手三星反超,直至最终衰落的主要原因。到了新的VR产业,除了前述因素之外,HTC在智能手机产业中弱营销的短板依旧没有改变,这从VR初期的营销中已显端倪,尤其与老对手三星相比。

例如今年第88届奥斯卡颁奖典礼,赠送的礼包内就有一副Gear VR以及配套的三星智能手机,而这部手机预装WeVR制作的内容,包括虚拟现实热门影片《Waves》和《Hard World for Small Things》,同样,在日前结束的MWC2016上,三星在发布会现场通过虚拟现实(VR)技术发布了新款手机Galaxy S7,即为了让发布会现场的每个人都能亲身体会到VR效果,三星在每个座椅上都准备了一部自己的Gear VR眼镜,还请来Facebook公司CEO扎克伯格为其站台。相比之下,我们至今仍未看到王雪红痴迷的VR给业内和市场留下了什么具有深刻印象的营销事件。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王雪红此次痴迷VR再次陷入了一个新的产业误区,并导致其盲目和自信,而在这种盲目和自信中,智能手机依然是主营业务的HTC在去年累计营收为1216.84亿元新台币(约为240.7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35.2%。同年12月营收额为65.16亿元新台币(约为12.9亿元人民币),环比减少36.6%,同比减少57%,这使得HTC在2015年全年,毛利率、每股亏损2项财务数据均创上市以来最低。而在今年的1月份,HTC营收64.8亿元新台币(约为12.7亿人民币),同比下滑47.23%,环比减少0.2%,在缺乏主力机型的情况下,HTC 1月营收再创10年新低。这意味着在未来,HTC的智能手机业务将很难为HTC的转型(例如VR设备和生态)提供很好的支撑,相反倒是VR的投入会进一步加重HTC的压力,造成“西瓜和芝麻皆失”的后果。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