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打开脑洞,我们会如何观看VR电影?

青亭网专栏作者?威锐影业创始人 董瑷珲

引子:之前的文章我们有探讨目前VR影视内容的创作仍然存在一系列的“坑”,这些“坑”不仅仅涉及技术层面,更多的是思维理念体系层面的缺失。紧接着,在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我们被问到了一直以来试图探讨和研究的问题,那就是VR电影的终端是什么?通俗地讲,观众如何观看VR电影?

当大家被问到类似问题肯定会不约而同的回答,VR内容可以通过HMD头显或眼镜观看,这难道也值得讨论?然而我们却有更多的想法。

定义VR电影是什么?

VR电影内容可以统称为VR Cinematic content,即1虚拟现实 2 电影技术,标准和形式 3 内容(叙事)。 按照这三个特点来定义VR电影内容的话,我们就可以很轻易的判断什么属于VR电影范畴。 而理解这三个基本定义,我们也有了思考前面提出问题的逻辑。我们之后也会持续的从理论和实践角度梳理VR电影究竟是什么

传统电影的终端和播放形式

卢米埃兄弟是精明的商人,他们不仅利用早期摄影机拍摄了一系列电影短片,更因付费放映影片而载入史册。请注意,他们于1895年底在巴黎某咖啡厅地下室举行公开放映,收费为1法郎。卢米埃兄弟的创举并不是发明电影而被铭记。身为电影行业祖师爷,卢米埃兄弟最大贡献是为后世展现了电影的终端和商业模式,也奠定了未来100年人类观看电影的两个基础:1付费(商业模式)2必须在固定(统一标准)且公共的场所(终端)。

传统电影之所以成为“文化消费品”,从根本上来说在其发展最原始阶段就解决了终端和商业模式,所以使得电影成为二十一世纪最具有传播性的“商品”。而在这之前书籍用了近千年,戏剧用了数百年,电影从公开放映的第一天就解决了其作为“商品”所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试想一下,如果电影没有统一的终端,那么今天观众看电影就会非常麻烦,那也就谈不上商业模式。我们再来仔细分析下电影的终端是什么?

电影的终端- A 电影院,电影院最早并不是出现在法国,虽然卢米埃兄弟最先选择了公共地点,但是它并不具备可复制性。目前关于最早的电影院出现在哪里争论颇多,我们从电影史学研究更倾向于1905年洛杉矶出现的电影院。电影院提供了统一的地点,就像餐馆,监狱,学校,医院等这些具有“政治”特性的场所。但是电影院的雏形并不是完全原创的,其实它的样式是人们数千年来潜移默化“认可”的,就是其具有极强的社交属性,无论是心灵上还是空间上。对,也许你会想到,那就是宗教场所(最早可能是祭祀地,慢慢变成教堂,寺庙等宗教场所)。这样的场所,让人感到庄严肃穆,且具有极强感知力,当然也需要参与者具有想象力。这一点恰恰是电影本身的特性,如果观众不能通过画面产生联想,就不可能理解其叙事的内在逻辑。

图片2_meitu_2

图片3_meitu_3

(电影院和教堂的对比)

B 放映介质和标准,我们都知道,电影院百年来都是统一的放映设备,胶片放映机。当然今天我们已经实现数字放映。在过去的100年,无论哪一家放映的电影院,都必须用统一介质,胶片。这种统一的介质使得其“产品化”并可无限复制。到了数字时代,电影的放映又被逐步统一成DCP,而编码格式是JPEG2000,其复制传播速度更快。

当我们承认这两点后,不难看出电影院之所以快速的连锁起来,其可复制性是完全符合现代社会商业发展的。除此之外,我们要强调一点,也是目前电影作为商业模式被深度挖掘的,就是观众为什么会去电影院看电影?

电影观看形式的改变

第一阶段:电影院 (Studio,联美等)

第二阶段:电视?? (广播和传媒,全球化)

第三阶段:DVD? (个人娱乐)

第四阶段:VOD (互联网)

图片4

从以上四个阶段可以看出一种规律,就是电影从公共观看逐渐变成家庭娱乐产物,再到个人娱乐产物,而目前则又变成“可流通”的状态。无论是传统影院观看,到家庭观看,再到目前的“流通”观看形式,其实都具备了“社交”属性,而到了今天全球化,信息化高度发达的地步,“社交”属性尤为重要。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们个人化电子和信息交流设备如此发达,大家却还是更愿意选择去影院看电影的原因。

也许每个去过电影院看电影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在电影院观看电影的观众多是结伴为主而来。很多人的第一次牵手或接吻也是发生在电影院。每当周末时刻,朋友聚会首先是吃饭(刚需),然后总有人会提出“我们去看电影吧!”。这种社交属性是其他文化产品具备但不强烈的。

VR电影的终端和观看形式探讨

那么我们按照之前谈论传统电影的逻辑尝试探讨一下VR电影的终端和观看形式。

播放设备- 目前为了达到虚拟现实的效果,所有行业的人普遍认同是“必须封闭观看者的视线”,这一点与传统电影截然不同,一个有框,一个没框。本质是没有区别的,因为播放设备的重要终端还是“屏幕”,只不过这块屏幕到底是给多人观看,还是个人观看。那么无论VR电影发展到什么阶段,是否以后我们还是佩戴如今笨重的头显或眼镜,这块播放屏幕应该是存在的,因为屏幕决定了观看者到底通过什么参照物获取视觉信息。那么有一个趋势我们可能要注意,就是裸眼成像,裸眼成像预示着“屏幕”可能会进化成并不固定的形式,那么观众观看的参照物可能会变成“虚无”的或发生在空间中的。为了更好的理解这个概念,我们姑且把目前的屏幕想象为一个固定尺寸的屏幕,而未来的趋势有可能屏幕是没有固定尺寸,且可以是我们看到的任何参照物本身为承载对象。

观看场所-传统电影发展到今天,其原始观看场所电影院并没有消亡,反倒发展越来越迅速,虽然其他的播放/观看形式在不断的捕获观众,而电影其社交属性决定了电影院在短时期内不会有重大变化。那么VR电影的观看场所在其发展的初期虽然已经被定义,需要通过头显观看,且可以在任何地方观看(当然PC端播放不能保证观看者轻易移动),可是目前很多从业者比较纠结的是VR电影能否像传统电影一样在固定场所观看?以达到传统电影一样的商业模式且具备社交属性。我们认为可能也不可能,两种发展方式会并存一段时间,但很快会统一。

图片5_meitu_5

(OCULUS的虚拟电影院)

为什么可能?这里主要的原因是个人播放终端目前成本过高,且观看体验效果不理想。这一点其实和电影发展遇到的问题一样,因为高昂的放映设备(介质)并不是开始为普通消费者个人使用而设计的。观众到电影院体验的是画面(尺寸),声音和神圣感(通灵-之前举例电影院的“政治性”,类比宗教场所)。所以为了借鉴传统电影商业模式,更昂贵且效果更好的体验需要提供一整套标准,且具有“临场感”,这里说的临场是在某个固定场所,而非所有情境下的虚拟现实场所。

为什么不可能?FACEBOOK收购OCULUS的本意是社交,也就是未来观看VR电影的社交属性有可能变成虚拟的。通过虚拟现实可以模拟出一个“虚拟”场所,这一点在目前的VR内容观看方式中是很普遍的,比如虚拟电影院。即便观看传统2D影片,观看者也不用担心屏幕不够大,因为在头显里大家可以看到一个虚拟的电影院。而缺失的观众未来会由一个个虚拟的化身填补,这就是FACEBOOK或大多数从业者理想中的“社交”。我们姑且不论这种发展趋势的商业模式是否会更有优势,起码现在看来这种模式是符合“互联网思维”。传统观看电影占用的是消费者整块时间,而当代人类碎片化时间更容易造就消费。

然而我们仍然会有很多忧虑,忧虑的并不是VR电影以私人化观看形式而发展统一,而是作为VR电影的第三点特性,叙事如何进行?当年的Second Life “第二人生”出现,火爆极了,可是最后却失去了吸引力。人类叙事的历史并不是建立在共同参与书写之上。未来VR电影叙事仍然有可能成为一个封闭讲述,而非完全开放众人谱写。也许GTA联网般的叙事模式并不适合VR电影的发展形态,这一点让我们坚信的是几千年来宗教的发展提供了一个研究参考范例。宗教的发展是人类叙事文化和叙事模式的集中体现,它并非所有人参与谱写。讲述者永远是固定的。很多VR从业人员“坚信”VR的出现是一个集体协作模式的诞生,这一点我们也深信不疑,可是能否成为所有人参与的叙事形态,我们持怀疑态度,这仍然需要大量的生产作品以及研究观众,制作者,参与者的反应才能得出更多的判断。

?(注:本文为青亭网独家专栏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stella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