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大潮下,好莱坞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革?

VR大潮下,好莱坞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革?

当一根草比情节更有趣,当你可以凑近一个演员感受到她的气息,当围绕房间走几步就令你头晕目眩,一个电影故事会变成什么样?

VR电影人正在艰难地解决这些挑战,因为他们摸索的不是电影——那个已经发展了一个世纪的古老媒介,而是一个美丽新世界。

我们之前是如何理解电影视觉语言的?快速剪接跳过时空,直达故事核心,广角镜头给予我们上帝视角,推进和特写自然地将我们的注意力带到特定重点上。近百年来,观众一直被训练把这些全部拼在一起,形成一个流畅的叙事。

现在把你自己代入表演中间。头显绑在你的眼睛和耳朵之上,有时候手里还有控制器,你完全沉浸于虚拟世界。事情可能就发生在你身后,你可以从不同角度探索人物和地点。

这是正在发生的历史。消费者期待已久的Oculus Rift在三月末发货,更多的头显也已排队入场,对VR电影制作人而言,这是他们能否获得叙事权的关键,还是整个VR热潮最终只是硬派玩家的另一个沙盒?

放手就好

这是Oculus故事工作室的首要经验之一。

VR大潮下,好莱坞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革?

创意导演Saschka Unseld表示,在Oculus短片《迷失》的早期版本中,观众看向枝叶或月亮时分了心,没有注意到一个庞大的隐形手臂才是故事主题,所以创作者留出40秒让观众找到方向,然后放手就好。

Unseld说:“一旦你激起观众兴趣,他们会自觉寻找剧情。不过你会失去对观众关注点的控制,这个问题得花点时间来克服。”

细微暗示推动剧情

在Oculus的另一部短片《Henry》中,你发现自己站在一只孤独的刺猬小木屋中。你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直到Henry出现在厨房门口,你的目光停在它身上。

VR大潮下,好莱坞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革?

那是一个触动的瞬间,你觉得你非常自然地发现了Henry。有些观众试着拥抱Henry,但是它不能回抱你,因为它是只刺猬。

让观众发现自我

总部位于蒙特利尔的Felix&Paul工作室,电影制作人让“我是谁”成为一个核心问题——有时甚至是个谜——对VR参与者而言,从而打破了电影和电影观众之间传统的隔绝感。

以短片《陌生人与Patrick Watson》为例,一个男人边弹钢琴边唱歌。坐在这位钢琴家凌乱的房间中,你能欣赏他的壁画和收藏品,甚至观察他的狗。

VR大潮下,好莱坞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革?

在Felix&Paul的《侏罗纪世界》中,开始你在一个森林之中,旁边是辆吉普车;一个咖啡杯和一台无线对讲机就躺在你一臂之内的距离。原来你是一个来看沉睡恐龙的公园护林员。这就帮助解释了为什么恐龙只是亲切地闻闻你,然后继续回去嚼树叶。

VR大潮下,好莱坞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革?

基于电影《涉足荒野》的短片则抵达了一个超现实的新高度。演员Reese Witherspoon的声音响起,她在爬山途中停下来休息,坐在你旁边的一块石头上。然后她的目光穿过你,突然,饰演Witherspoon逝去的母亲的LauraDern又坐在你右边。Dern穿过你和她的女儿对话,你仿佛是个鬼魂。后来,一只好奇的狐狸跑过来闻你,提醒你实际上存在——至少是虚拟地存在。

VR大潮下,好莱坞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革?

突然移动=恶心

Vrse是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虚拟现实工作室,曾经和纽约时报、Vice News和其他媒体合作过。Vrse拥有鲜明的纪录片风格——画外音和固定位置的相机。

但它在《百万人大游行》中解放了相机。这是一部八分钟的VR纪录片,拍摄了纽约街头人们抗议族裔偏见的场景,由Vrse和Vice News共同制作。创意导演ChrisMilk也承认手持相机和摇晃的动作让观众“有点恶心”。

VR大潮下,好莱坞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革?

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个问题。比起移动,加速和减速更容易让人不适。就像飞机在三万英尺高空平稳飞行,起飞和降落让人感觉糟得多。

许多VR电影制作人避开移动,因为它会引发恶心。但是Milk表示,添加一些动作是导演激发情感回应的新方式,“你在传统电影中做不到这一点。”

叙事到底是什么?

一个故事能探索一个空间吗?它只能是时间的片段吗?只能是理解情景语境的工具吗?

Mac Cauley通过《深夜咖啡馆》表达了对这些问题的思考。这是一个梵高印象派风格的场景。一块触控板允许你四处走动。你在转角处遇到梵高,他正在听钢琴演奏。未来版本中的角色可能会对你的举动和话语作出回应。

每个人都将拥有独属于自己的体验,这也使得互动媒介VR变得如此个人化。

VR大潮下,好莱坞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革?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