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亲身体验VR成人:想象自己是动作明星

image.php

如果你戴上VR头盔,然后选择一段真人出镜的色情小电影,你会有什么样的体验?Slate杂志的女撰稿人Amanda Hess最近撰文描述了美国一个内啥啥网站在刚刚结束的CES展上发布的一个产品体验,以及一些著名科技网站的记者们对这个产品的测试反馈。不得不说这对于目前业界普遍看好的VR技术在成人娱乐产业上的乐观想法标注了一个冷静的tips。以下是Amanda Hess的看法:沃纳·赫尔佐格(Werner Herzog,著名德国导演、演员与编剧家。 被认为是德国新浪潮的重要成员之一。维尔纳·赫尔佐格生涯最著名的作品包括《阿基尔,上帝的愤怒》与《陆上行舟》——编者注)认为,虚拟现实发展太快了。 “它看起来不错,但你很快就厌烦了。” 这是他在接受《纽约客》采访,对于如何看待VR电影时表达的观点。 “这里奇怪的事情是,纵观文化发展的历史……一般都是先有内容,然后在此基础上发展技术。但是目前VR行业的这种情况,是我们先有了技术,但并不知道如何用内容填充它。”赫尔佐格肯定没有看到《2 Chicks Same Time》(他老人家也不太会有时间看这种吧?不过IN2也并不知道这是啥)当传统电影人正在努力尝试把电影艺术与VR技术结合在一起时,色情产业却似乎等待这一技术好久了。自从John Stagliano(也被称为Buttman,美国企业家,前色情演员,制片人和导演,创立和拥有“邪恶天使”色情电影制片厂。——编者注)拿着一个手持摄录一体机,把一个女人的屁股和脸蛋扔给大家,然后就此定义了这种名为“gonzo”的色情拍摄流派之后,色情产业在技术上已经很多年没有什么新鲜玩意儿出现了。而John Stagliano的所谓镜头语言似乎已经成为从男性视角来看色情电影的标准模式。现在再看这些“3D色情小电影”就会发现那不过是一种过渡性的模拟虚拟现实的方式,还需要技术的不断完善。 “整个色情发展史都一直试图通过提供给某种技术自己的经验来得到这种技术的应用,而现在它(VR)就在这里。”

Naughty America(这网站你们自己理解)的CIO伊恩·保罗日前表示。球迷们也一直梦想着这一刻。 “现在是时候认真看待这事了(VR),特别是色情,”Jonnie Ross,2014 年VRLA(世界虚拟现实大会)协办者之一补充道,“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期待着能在虚拟的千年隼里来个‘野战’。”

类似Jonnie Ross这种个人的幻想可能会很快实现。而对于像Naughty America这种可持续性运营一个类似《2 Chicks Same Time》色情视频系列项目的网站来说,用全景相机拍摄即兴表演的现场直播,就意味着必须和所有目前应用市场的头显设备兼容,这包括从每个$25的谷歌纸板眼镜到$ 599的 OculusRift都能适配。

话说最近消费者对这类产品在应用市场形成的购买高峰也推动了色情产业新的创业热潮(不然买一个头盔难道只为了玩其实内容还很有限的游戏咩?)。VRSexperience,MetaverseXXX,VRTube,VirtualRealPorn,虚拟色情360,VRGirlz,SexLikeReal,这些都是VR色情电影的发布平台。

下个月即将上线的AliceX——该公司专门培训在VR拍摄中现场直播的真人模特——他们可以根据观看者的指令表演并且能与观众交谈互动。这些拍摄使用VR和绿幕技术。AliceX的创始人 Fabian Grey说,用户可以选择他们“参与”互动的背景模式:比如“一个墙壁有裂纹的城堡的壁炉前”或者“棕榈树在风中哗啦啦摇曳的海滩”,甚至“一艘在月球着陆的飞船”(还记得上文中VRLA协办者Jonnie Ross的梦想嘛)。

科技记者的测试反应“哇赛!”

就在这个月刚结束的拉斯维加斯CES展会上,Naughty America网站在丽都酒店租了个房,给各大科技网站的记者们整了一个鸡尾酒会,还邀请他们在拍摄现场“转了一圈”。给这些记者兄弟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瞧人家科技记者这福利)。mashable.com评论编辑Raymond Wong紧张兮兮地描述他身临其境的这个体验:“我变身成了一个色情明星,” 他告诉大家 “我成了一个男色情明星,在摆弄我的丁丁。”

过了一会儿Raymond Wong慢慢适应了这个场景,开始描述自己所处的环境:“随着越来越多的色情女郎用咪咪对着我的脸,搔首弄姿。我内心就越来越相信自己真的是一个VR色情电影男星。我觉得我的脸变得通红,当她们冲着我表演的时候” 他后来这样写道 :“我得说这种感觉非常奇怪。”

而Digital Trends 的记者Will Fulton在对这个体验的点评时使用了诸如“不和谐”、“动物性”和“肮脏”这类词汇,但是他同时也承认这体验是“非常有说服力的。” 在测试现场,CNET的编辑Brian Tong在拥挤的众人面前当众测试了Naughty America的Demo,当他歪头注视一个妞儿的胸部时不禁喊出来:“哇塞!”

难道虚拟性体验真会有逼真的感觉吗?我真心不觉的——Amanda Hesss的体验:

这周我用Gear VR试了一下上面所说的Naughty America的体验,感觉是用John Malkovich(必须安利一下小编的偶像:美国演员、监制、导演。在过去的25年内,出现在超过70部动作片中,并获得艾美奖和两次被提名奥斯卡金像奖。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危险关系》、《Red》、《铁面人》、《致命慌言》和《阅后即焚》等)的视角在看色情特写镜头。Naughty America的这个测试体验的视角场只有180度,无论上下左右如果你的头转动幅度过大,视线里就会一片黑暗。

vrporn

VR成人电影的漂亮女主角

视野受限还并不是主要问题。我并没有获得那种双向互动的感受——我的“游戏小伙伴”——一位漂亮女性在这一过程中该有体验,虽然我可以看到自己这边的“现场”,但是“对面”的漂亮小妞儿却说,她一点感觉也没有。 (这并不是因为我是个女人。Naughty America还提供了从女性的角度拍摄的Demo,但在这一感受上也同样没啥效果。)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VR电影制片人都比较在乎,在距离观众虚拟“人物”几英寸的距离拍摄的原因:在一个类似侏罗纪世界的虚拟现实场景中,你坐在树桩上,周围是防御恐龙的护栏。或者变身勒布朗·詹姆斯去打一场比赛,你可以像“小皇帝”一样上篮得分。

但在Naughty America的测试片段中,色情明星对用户搔首弄姿的任何“诱惑”动作都因为他们实际上仍然在真实的场景中表演,而用户的设备是无法模拟的。这就是为什么试用者感觉会怪怪的。

从色情行业的角度来看,VR不过是一个它们所需要的新奇卖点。一位Naughty America 的职员在跟我沟通的邮件中表示,目前还没法说VR内容是否会比其他色情内容更难盗版,不过她相信这款头盔的出现对目前所有网站的既有商业模式都是一种威胁。比如广告,那些卖性肤护品的弹出广告,用户们在VR头盔里看到会比它们在自己电脑上出现更令人不爽。因此据推测,用户在VR版本上会更愿意付费观看无广告版。

鉴于上述理由,我很难理解VR色情电影的用户究竟都是谁?目前色情网站的用户已经养成了自己的使用习惯——从网页视频到更“增强现实”的体验——他们靠自己“手动”实现。很明显,在这个模式下,他们可以非常方便地快进选择自己最喜欢的片段,反复循环播放,满足那些有奇怪念头和需求的用户,包括所有的女性。就像VR技术在其他领域碰到的问题一样,在色情产业里,也必须期待一个杀手级的应用。

VR色情电影的卖点在于提升用户的体验,但操控上来说却离真实的肢体动作更远:你得戴上头盔,你可以仰视色情明星的胸部或俯视你自己的“新家伙”,但你只能在Naughty America提供的“环境”里这么做,假如你尝试看向左边或右边,点击一个新的链接,那眼前一切都就立刻幻灭了。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zenghui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