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制作人如何用VR讲好一个故事

青亭网5月6日 近日,VR电影工作室Penrose携其第二部VR动画电影Allumette亮相2016翠贝卡电影节,该片讲述了一段为女儿做出牺牲的母爱故事。第一部是2月圣丹斯电影节上展映的《玫瑰与我》(Rose and I)。在这两部电影之前主创Eugene Chung(尤金·钟)还创作过Oculus第一部影片《迷失》(Lost)在接受采访时称“实际很多人并不懂通过VR传达的故事”。


作为一门打磨百年的艺术,电影制作人可以算得上在电影院中还原情节、情感的手艺人。现在设想这样一幅画面,你仍然是在制作电影,只不过需要将观众也加入到你的故事情节中,这将产生不可思议的魔力。有了这种沉浸的参与感,观众将彻底进入到另一个世界,但毫无疑问,传统电影院无法实现这一模式的转变。那么如何在工具进步之后,构思你的艺术作品?

Penrose工作室不仅解决了这个问题,而且成功赢得资本青睐。今年3月,Penrose获投资850万美元。Penrose是Oculus Story Studio的联合创始人尤金·钟所创办的VR电影公司。

尤金·钟说,舞台剧有别于电影,很多舞台剧导演试图转换成电影导演的身份,但大部分失之交臂,因为他们只是直接将摄影机放在舞台前方而已。今天的很多优秀电影无法在Oculus或HTC这样的头显设备上进行观看。就算宣称是VR技术的电影,也只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真正的VR电影观感和普通电影截然不同,原本由导演独裁的摄影机转而掌控在观众手中。整个故事剧情并没有固定走向,导演和技术人只是给出开头然后根据观众选择任由剧情发展。

尤金·钟认为,VR的渲染效果比起电影院有过之而无不及,VR能将时空融为一体,提供影院无法取代的观感体验。也正因为此,VR比普通电影更费时。比如你只能等到某个人穿过房间之后才能行走。而当Ta穿过房间时,你不得不被切换到另一个场景。

动画片Allumette中,观众将以在云端的上帝视角俯瞰每一帧场景。就像今天其他的VR设备,观众可以一边环视四周一边移动摄像机。但同样也可以通过走近而改变场景设定和角色。

同样携作品 《Perspective Ch. 2: The Misdemeanor》出席今年翠贝卡电影节的导演Rose Troche也认为,将电影制作成VR效果并非是从方形视角切换到球面视角那么简单。要做到二者的切换,剧本不是改写即可,而是必须重写。

不同于温情的Allumette,导演Troche的电影从警察、嫌疑人、旁观者三种视角出发,探索了三者交织的矛盾漩涡。观众可以从各个角色观看电影,或扣动扳机的警察,或瘫坐在地上的15岁少年。如果是后者,则不得不以坐地姿势观看以实现少年角色转换。

VR电影需要克服的一大难点是观众的斯威兹效应(Swayze Effect)——观众对无法与虚拟角色互动的失望,比如在VR电影的观众招呼场景里的小狗时,小狗却无动于衷,观众便会觉得自己像是《人鬼情未了》(Ghost)的主演帕特里克·斯威兹(Patrick Swayze)——像上帝视角一样对剧情悉数尽知,却无力改变。

尤金·钟认为在VR电影The Misdemeanor中仍然存在斯威兹效应,简而言之就是缺乏互动性。VR动画Allumette也同样没能解决互动的难题。但是,这两部作品已经成功将观众带到了另外一种观影视角,至少可以离开固定地点而不用戴着笨重的头戴设备呆坐在房间里。

谷歌旗下的全景视频app——Google Spotlight Stories最近推出的一部VR动画短片《珍珠》(Pearl)也没能解决互动缺失的问题,但是谷歌及短片导演Patrick Osborne正成功尝试逐步增加观众对剧情的控制力。短片讲述了一个父亲陪伴女儿成长的故事,背景设定在一辆私家车内。有些片段是可根据观众的观看方式和角度来决定剧情走向,而有些则是由剧组设定将观众“乾坤大挪移”,因此整个观影过程会出现各种可能发生且逻辑自洽的惊喜。该片也已加入翠贝卡电影节展映单元。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