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三:资本追逐下的VR内容,何时爆发?

5月9日,“2016虚拟现实技术创新及产业发展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以下为第三个论坛,资本追逐下的VR内容,何时爆发?

主持人:

巫云峰:金融界总编辑

嘉宾:

戴琼海: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教授、博导,宽带网数字媒体实验室主任

梁霄:乾元资本执行事务合伙人

张海浪:互动视界CEO

张庆浩:VR热播CEO

祁少华:华荣道传媒创始人

李屹楠:大麦幻境总经理

刘宁:超多维副总裁

以下为全文实录:

720217517945682011_meitu_13

VR内容的形态

主持人:今天因为我们聊的是VR的内容,我想请戴老师您讲一讲您眼中的VR内容应该是什么样的?

戴琼海:工程和文化的结合体,这是图形学和视觉方向的结合体,图形学给人展示出比较好的相当于VR的前沿,视觉的代表性VR展现的好不好怎么呈现它,VR内容的生成包括VR有几块,第一它的发展源于计算光学,由于计算光学的发展才能推动我们拍摄内容制作等各方面的发展。现在大家知道相机的存在会发生很多的变化,由于计算能力的提高和光学的有机结合能够产生更高效的工作,比如桑新柱老师讲的显示也是计算和光学的结合。第二个方面就是视觉,查红彬老师讲的三维重建如果没有很好的三维重建技术,想把计算光学拍到的东西呈现出身临其境感觉的话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第三个方面就是图形表达,就是图形学方面的内容,森林把它表达出来,表达一种意境,比如在游戏当中的表达和影视当中的表达和广告、新闻当中的表达都不一样,怎么样把它表达好需要进行模型的建立,它是一种新的概念,图形学的发展也是VR技术发展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第四方面就是交互,我觉得只有交互方面做的好,内容才能得到真正的体现,才能得到个性化的发展。大家知道我们广播电视个性化比较弱,互联网视频个性化比较强,未来是现在互联网媒体的发展交互是人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但是有个时间段,以后VR的发展我感觉这种交互是随时随地,立刻的交互,而不是说一个影片看一段时间再进行交互,因此我觉得交互技术是未来VR内容里面非常重要的一块。

所以我想,总结起来VR总共包括计算光学、三维重建、图形表达、交互。所以在这方面我想我们的内容要做的好必须从这四个方面统一去理解它,当然现在大家知道内容制作是非常难的事要花很多钱,目前发展还在技术积累和个性化制作阶段。谢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戴老师再次从非常专业的角度跟我们阐释了VR内容,我听到戴老师提到游戏和影视,可能这两个方向是现在VR内容涉足比较多的方向,请问互动视界的张总您是基于VR的上市公司,您怎么理解VR内容?

张海浪: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简单把互动视界和大家做个介绍,就是四个数字9321,9是互动视界有9年的交互数字多媒体虚拟现实场景化服务的经验的公司,也服务过超过几十家世界500强的企业,在长达9年的业务运作过程当中也产生了非常多的优秀案例,头盔出现之前我们就用虚拟现实给我们的客户提供服务。这是9。3是其实公司在9年发展过程当中经过了三次比较大的转型,第一次是我们收缩我们客户的客户方向,会只选其中几类客户进行服务,第二是我们服务范围会从原先很多项缩减到几项。第三次我们引入了高端的技术和创业的人才提高我们的竞争力,这三个转型都是让我们能够做的更加精、更加转。2是,我们公司其实在融资之后有两个方向,一个还是坚持高品质的为B端客户进行VR场景化的商业应用。另外一点我们会基于自身,自己打造开发一些VR内容的IP,也生产自己的内容,2B和2C是公司的两个方向。最后1是公司坚持的一个原则,我们要做一个VR内容的生产和运营商。

所谓的VR视频其实最重要的两个方面一个是它的沉浸感,第二是它的交互性能。沉浸感因为有了360度这样一个视角所以能产生沉浸感,互动示教5、6年以前就开始做全景视频尝试,我们从业这么多年全景视频不等于交互视频,真正的VR视频应该是双眼有视差的,通过沉浸式的360度视角能感受到真的世界,这是VR视频的特点。第二个特点是交互性,如果我们戴上头盔游览几十分钟的影片没有任何交互这其实是相当枯燥的,所以我个人观点还是交互性和沉浸感应该是缺一不可,恰恰这两个方面也是互动视界这么多年当中最擅长的两个方面。

张庆浩:我是张庆浩,也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公司,我们公司主要两块业务,一个是VR视频制作,这个制作方向基本是以影视为主,泛娱乐的视频为主,我们之前拍了很多VR剧还有电影,包括跟知名IP方联合制作。另外我们和其他内容公司不太一样的是,其实在我们公司有一半人都属于技术人才,我们不仅是做内容,而且我们做研发。包括自己研发播放器、自己研发播控平台,因为有很多VR的视频方向的技术,包括刚才张总提到的交互,其实是要基于一定的播放器技术进行开发的,因此我们一直做这方面的工作。在这周二、三的时候,上海CES展上会展出我们第一部带交互的VR 3D电影,大家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刚才说到这个话题,主持人提到一部电影《阿凡达》实际上我们一直觉得我们做VR内容的更像是《盗梦空间》里面有个职业叫筑梦师,筑梦师工作是把梦境整个构筑起来,我今天在群里说,我们U3D工程师加导演加后期,三者加起来特别像筑梦师工作就是把整个技术搭建起来,上次参加活动有人跟我说,VR视频跟全景视频最大区别是你们有没有工程师,还好我们有。我不想争论两者的区别,但是我们一直想把更好的用VR表达的方式呈现给用户,因此在我们客户端所有这些功能都支持,而且目前自发量非常大。谢谢。

主持人:接下来请祁少华讲一讲,您原来是纪录片的导演,您现在转型到VR这个方向上,不知道您是做了怎么样的思考?

祁少华:大家好,我也简单做个自我介绍我本身原先在中央电视台做纪录片,做了有15年的纪录片经验。在传统影视里面纪录片领域以前拿过各种纪录片的奖项都拿过,但在VR领域算是新人,当然就我以前工作经历我还是谈一谈,我们要做的一些事情就是VR+记录,VR是一种新的技术,其实任何一种新的技术包括艺术形式出来的时候,大家所知道的,很多第一它的功能就是用于记录,比如我们现在了解过去的一些东西,更多通过语言、文字记录下来,绘画的状况,了解过去的通过老照片、胶片、史诗、绘画作用。

VR出来了这种新的技术出来了,跟进入同样世界不是一源的,如果传统的是影像记录,VR就是一种时空的记录,一个国家如果没有纪录片就好比一个家庭没有相册,记录的意义在哪里呢?就是整个时代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你一切、你的人生发生变化,国家也在发生着变化,小的纪录片的意义就是把一切记录下来,这可能是当下你体会不到它的意义,过五年十年变化,你再回到这个时空里来,VR提供了重返一个时空,那个时候,全身心回到那个氛围里感受状态。去年有个电影比较火叫做《夏洛特烦恼》,夏洛特因为一个梦进到高中时代,进到课堂里,把老师、同学的音容笑貌,十年之后再回到那个时间里重新拾起那种感动、情怀,现在仅仅看到当年的日记、文字,会体会不到那个时空只是单维平面的东西,随着VR越来越热、技术越来越先进,它可以不仅仅记录一个声音、一个画面,可以记录当事人的各种感觉,比如眼耳鼻舌意,重新记录下来再回到那个时空就是一种穿越的感觉,这时候记录的意义才体现出来。

我现在做的一件事情包括跟互动视界的张总做的事情我们要做VR的一个国家档案,尽量把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从家庭的、社会的所有马上要逝去的一切都记录下来,比如按年份未来建立一个档案馆,将来有人看这个时代的时候借助VR技术穿越到这个时空里来,感受历史和氛围。比如在唐玄宗的时候唐让李白写诗,李白让高力士倒酒,如果有VR技术把当时的声音、气息全都记录下来,过若干年以后你看到这个唐诗是这么做下来的,这是VR新技术给予记录、给予时代带来的一种很有异议的价值。当然我现在成立了公司,除了做记录主打之外,现在也做剧情类的,前两天在爱奇艺发布了恐怖剧都市怪谈包括跟乐视合作的科幻剧都在进行中。

主持人:历史代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底蕴,从祁导的表述里能感受到他对纪录片对于历史深深的感情,我们也期待祁VR的纪录片早点问世,下面大麦的李总。

李屹楠:按照惯例我简单介绍一下大麦幻境,大麦大家比较了解,成立了近15年了,专注于现场演出这块,它的票务市场在全国占到80%的市场份额以上处于应该说绝对垄断的地位,在全国40多个城市有分公司,但是大麦完全脱离了票务层面我们已经往上游做,做大量演出演唱会投资、电影投资、二次元方向的都是,

大麦是比较低调的公司,大麦VR这块是第二次出来跟大家沟通和交流,大麦之所以做VR这样的东西是因为主持人和张总都提到过,VR最大的特点第一是进入式第二是互动,这两个特点跟现场娱乐是极为符合的,我们大家想一下对于一场现场演出明明从电视上可以看到一场演唱会,明明从电视上可以看到国安的比赛为什么还要去现场?就是为了体验现场的刺激感、临场感,体验疯狂的感觉,对于VR来说正好有这样的特点,纯进入感,粉丝坐在家里戴上眼镜仿佛来到了欧巴的现场。这是他内心对VR的认同感觉。第二是互动感,现场有明星在唱歌,整个交互是可以表现出来的。

因此VR跟现场娱乐这块是有着非常天然的基因,有这样一个基因在里边,所以大麦VR其实是从去年就开始做了,只是大麦一直没有对外说,目前大麦应该做过全球20几个国家超过100亿元的VR视频,大家都不太了解,其中包含了鹿晗、李宇春,还包括话剧层面的,英国老牌原版莎士比亚话剧《暴风雨》我们都爱笑等等大量的内容都是我们做的,之所以一直没有对外沟通,因为我们觉得目前这个行业有点浮躁,好多人可能拍过一两部片子就说我怎么样,开始讲故事、开始融资,但是其实一场简单演唱会并不是一根棍就可以拍了,需要大量技术储备。五一之前我刚从美国回来,第一次把我们的VR设备放到了林垦中心舞台上,我们团队专门飞到那边跟美国工会人进行PK,否则他不会让你摆到上面去的,我们把我们研究的东西一摆老外服了,最后让我们去放了。其实这个行业我个人认为是有点浮躁的,所以我们一直没有对外说,今天是第二次说这个事情。这大概是简单的感官,接下来的环节我们再分享更多的。

主持人:最后一位是超多维的刘总,我刚才看了您的简介,超多维目前应该更多是基于VR硬件方面的相关的工作,不知道我的理解对不对?作为硬件的一个方向上的公司,如何看待VR的内容?

刘宁: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最早是做裸眼3D的,硬件这块或者叫技术这块一直是我们耕耘的领域,最近我们除了现在的技术和产品之外,也在向互联网平台和泛娱乐方面做,因为我们觉得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其实已经到了一个消费产业升级的阶段,未来泛娱乐化将是非常重要的领域,借助VR这样一个手段和这样一个实现方式或者这样一些技术,可以让大家体验到不一样的不管叫游戏也好、视频也好或者未来更多其他的我们目前叫不上名字的娱乐方式,因为新的交互手段、新的体验方式之后可能有新的领域和新的手段出现,所以我们会借助互联网技术、借助于光学技术、通讯端技术这些方面的方式提供这样一些互联网的平台,所以我们提目前做的很多事情也是朝软件和互联网方面做,提到VR的内容刚才我也多多少少讲了一点。

VR内容为什么今天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很重要的其中一点是说,像早期的或者没有VR之前这样一些视频内容或者影视内容其实是导演的思路,也就是说以导演的视角呈现给观众内容和表现方式,比如武侠小说,为什么大家都爱看?是因为看武侠小说过程当中你自己就是一个导演,作者只是帮你设定了一个场景和故事的梗概,你去还原场景每个人的表情、表现以及场景当时热烈的程度都是你还原的。在影视作品当中其实是导演帮你还原场景,VR技术出现是帮助用户第一次给了用户自己在别人的场景设定之下还可以自己找故事、自己发现故事的这样一个机会。比如还是刚才李总提到的演唱会,我们看演唱会除了看台前的明星表演之外我可能还想看旁边的先生是不是玩手机?上面几台那么远怎么看到表演呢?其实看不到。当有720度场景的时候看到的是周围的情况可能并不关注明星,可以看到其他的东西。这样一种技术体验带来的变化给我们整个行业带来极大的改变。

 

资本对VR内容的推动力

主持人:梁总您代表的是资本方,我们可以看到在远一点的二级市场上,其实VR已经是有一个充分的表现了,从去年的暴风科技一飞冲天到今年甚至于像(中宇园林)这样的涉及VR的股票也能涨停,这样的情况下代表我们资本力量的梁总,您希望VR的内容是什么样的?

梁霄:我们是乾元资本,主要还是早期的天使基金,长期看好VR和泛娱乐领域。在现在这个创业时代里面,一方面我们最近看到文化领域相对很热,IP这些创意很热,另外就是技术很热,需要拥有一个相对专业的能力,去创新创业的时代到来了。

过去我们通过做网站APP模式上的创新,不是说不行,就是说现在更加突出的专业技术这些创新大家比较关注。从资本的角度,包括VR的技术,包括一些人工智能、机器人、高端装备技术。VR资本也是契合了技术跟文化创意领域是非常好的领域所以我们非常关注。另外从资本角度来看,刚才主持人提到二级市场很多上市公司的布局和一些表现,其实在我们投资的过程中一方面非常重视跟产业的结合,首先乾元在去年很幸运的,我们是互动视界早期的投资者之一。互动视界通过融资表现得非常好,通过跟海浪和业内很多创业公司的创业者的学习和交流,乾元摸索出了专门在VR和范娱乐领域投资的一条路。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其实很多拿到融资的VR领域创业的团队后面都有一些产业投资人的身影,尤其是今天讨论的主题就是内容方向制作,其实有很多上市公司都投资布局了内容方向,包括设备里面的一些团队。

我们在投资过程中也非常注意,一方面我们跟传统VC后面A轮B轮VC机构配合,当然我们更加重视跟产业中一些上市公司这方面有布局的上市公司合作,当然我们非常重视在投资过程中给我们已经投的这些项目,注入我们相关的产业,这种资源。这是从资本整个基金角度。

从今天的主题,何时内容可以爆发?简单的几点思考。内容简单分一下,今天大家主要讨论的是游戏和影视相关的内容,简单分,游戏有很多专业的投游戏的投资人都在场。我就不敢班门弄斧了,我们游戏里面分手机的游戏还有线下体验的游戏和一些头盔主机的游戏,我们现在一个相对的来讲,我们对手机的VR游戏可能会再看一看。因为所有内容方面一旦涉及到交互技术这方面其实最重要的是内容何时爆发,系统里面很重要的是硬件,硬件的发展。我们可以从天天投给的数据可以看出来,最近从天使投资期大部分拿钱最多排名第一的拿钱的团队基本上是内容方面的团队,一旦到了A轮之后目前统计来看是投设备VR的团队拿的钱更多一些,内容在A轮之后拿到钱的团队从总量上排到了第四名,这其实也印证资本一方面我们在早期布局一些内容,大家都知道内容是很重要的。同时我们也在等,看看硬件发展怎么样,包括硬件的出货量到什么程度,载体。另外交互在这上面来讲,你硬件的包括屏显,CPU、GPU是否能够跟上交互的效果,这都要再看一下。从影视这块的内容来看,祁导是很有发言权的,我个人很关注影视方面的东西,影视整个内容不是制作,制作分前中后期,内容也分前中后期,中期就是我们说的制作,在VR内容制作里面我觉得我们要投入的不但是要有非常好的制作能力、团队,其实更重要的是前期的IP的开发的能力、创意、这些方面都非常重要。整体再回到内容的什么时候能够爆发?除了硬件之外还是渠道,渠道也很重要。有很多很多因素,当然也包括前端的采集设备,现在前端的采集设备有些是成本比较高的,或者采集效果无法满足我们团队的要求,方方面面这些都很重要。基本上是这些考虑。

主持人:谢谢梁总,其实刚才梁总提到的干货挺多的,包括投资的方向,硬件在内的方向。咱们台上坐在这儿的几位老总们有做内容的也有做硬件的,有做影视游戏的也有像祁导这样在纪录片方向上我们会有一些专注的,梁总,在座的各位,您刚才也听了如果要投的话都投吗?还是要选谁?

梁霄:在座企业已经发展的非常好了,我们早期的机构,我们荣幸的跟互动视界有最早期的合作,在座的各位都是发展的非常好的,如果大家带我玩的话可以深度合作和交流,我们觉得非常荣幸。

 

VR内容的爆发点

主持人:个人听下来,发现目前VR的内容主要还是聚集在游戏、影视、加上刚才大麦李总提到包括演唱会也是属于大文娱这样一个方向上,我想请教一下各位,咱们具体做VR方向上的老总们,咱们在一段时间内都会主攻这两个方向吗?游戏、影视?还是说会有其他的思考?我们先请张总。

张海浪:因为游戏本身互动视界可能离游戏稍微远一些,我们刚才其实讲到了在做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VR场景化的商业应用,这也是目前对公司业绩里面贡献最多的部分,另外一部分就是梁总讲到的VR内容其实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每个公司要有自己原生的一些IP,因为我们在平常的一些业务当中也能发现,某个VR电影让你拍VR版的宣传片、或者衍生片,这样本身剧本不是为VR写的,这样无论怎么拍剧情故事演进方式都不是很舒服,作为我们从C端发力一开始就从剧本写,从导演、演员走位各种各样的情节和设定都为VR服务的,所以说我认为VR的爆发首先是大家要对VR这种形式,不能把它当成附属品或者把它当成衍生品看待,应该把它当作真正独立的艺术形态。

张庆浩:我非常同意海浪兄的做法,我们在影视IP这块有很多资源,基本上从编辑端就介入,他们会给我们发剧本,我们在剧本当中把适合VR表现的留下,不适合的删掉再组织一个新的剧情写一个新的剧本,并且把我们觉得应该加入交互、可以切换剧情等等的东西加入进去,这样会形成一个新的剧本,才仅仅是做VR影视的第一步,这个流程我们有全部。自己IP大概9步,不是自己的大概需要12步。

我前段时间到硅谷专门看了硅谷的创意公司包括高大上的公司在做什么,到了什么进度,他们目前领先我们多少,一圈看下来之后非常欣喜的发现他们并没有领先我们多少,甚至某些方面还不如我们,我觉得这给我们公司包括我们从事的整个行业注入了非常大的强心剂。国内VR行业的发展其实一半功劳是应该归功到资本投入的,这样强大的资本投入使得我们在各个方面包括视频、游戏、硬件、拍摄设备、采制设备都没有跟国外有比较大的差距,所以我们可以放心大胆的继续跑,这是资本的力量。

另外再说说最近的,作为我们一边做内容,我们做影视现在我们有在拍NBA,使用大量交互实现的VR内容要用大量工程师,工程师很贵的,尤其VR技术上需要的工程师薪水非常高,所以这里也需要资本的支持。所以我的观点是,我觉得资本对于目前来讲刚刚好在目前国内VR阶段。但是就像刚才李总提到的这样有点过热了,不要再热了,这个行业还是需要一些冷静的思考、需要一些技术的推动,包括学院派我们教授们、博士们的支持才能让国内做的更好。

主持人:祁导谈谈您对于目前VR这块内容上这块的感想?

祁少华:我觉得谈谈自己,刚才也说到了,作为一个算新跨到VR行业的公司,基本对个人规划两条腿,一条腿结合市场的需要,市场需要的东西、观众爱看的东西,有些东西是我们不大想办的,比如头两天在爱奇艺全球VR大会上发布的VR剧集讲都市里的恐怖故事,最早跟爱奇艺合作拍一些纪录片,纪录片拿过去人家觉得很好但这是网民可能不太喜欢看,后来我们拍恐怖片,觉得大家绝对喜欢看。

所以从公司生存角度一方面要拍市场需要的东西,现在公司也是主打的,策划了目前两大系列,两种风格。这也是结合VR表现手段来讲《都市怪谈》是恐怖,我们试过拍剧情类的片子,拍其他的可能VR的视觉语言还不如传统的视觉语言丰富,而且不利于把一个故事讲的更精彩。但是恐怖片非常适合VR的表现,这种沉浸式氛围传统的恐怖片是没法比的。我们VR团队,传统的导演,拍恐怖片还是强调导演功力的。

另外做的就是科幻探险题材的,到古墓探险,探到一些带科幻色彩、灵异色彩的东西。《都市怪谈》有些东西科学无法解释,科幻的都要归到科学基础上,这个公司有意把后续产品做体验的产品。

从我个人自我的追求有十几年的纪录片从业经历,对纪录片非常喜欢,它更有价值更有意义,虽然它不像一般剧情那样可以很快套现,很快有资本追它。我想这个时代不仅仅是人家喜欢看就喂给他看,需要给他一些营养液,可能在现在的观众比较浮躁的心态,看不下这个东西,但时间久了,纪录片的意义一定会凸显出来,这种价值是靠时间考验的,纪录片里有个词时间的重量,时间的重量对于VR+记录这个概念更有异议。

主持人:其实祁导提到了有点无奈而为之的恐怖片。之前张总提到了技术对VR的意义,这时候我想回到戴老师这儿。其实您在一开始大家分享您对VR看法的时候提到了交互,说实话现在VR更多的是一种类似于3D的这样一种感受,但是真正从VR本身的概念引申出去,未来VR应该是能够让你的身体也能够真的身临其境,甚至于有相应的感受,在这一点上戴老师能从技术上给我们简单说一说这块的情况吗?

戴琼海:我刚才讲了四个方面,对VR发展,VR的发展一定不是现在传统这种摄像、显示这种东西的叠加,一定是新技术出现的推动。我想讲几件事。为什么我刚才说计算光学呢?现在相机的拍摄是光照、焦距包括它的飞行时间都是固定的,动态范围都是有限的,可以跟大家说一个比较好的,比如飞秒成像,以前拍子弹飞行可能要千万级,现在飞秒成像可以达到10的15次方。一定是这样的技术能够最终推动VR真实的发展而不是现有技术的叠加。现有技术的叠加只是VR的前身,一个前期,我是这样认为的,从计算光学理解这件事。未来的VR肯定不是这么简单的,应该有味道、听、感觉都达到,达到这个境界应该是十年左右。我们在往上走,我们现在看一个东西看到的背影是看不到的,如果图像呈现的足够快,整个背影都能看得到,那个时候的VR是可以到来的,那时候完全是新技术推动的作用和文化发展的产业发展的作用,包括资本的融合。谢谢大家!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刘总,刚才戴老师说十到二十年可能能够达到比较理想的状态,其实刚才利到感官上的,我想更多的会在一定程度上借助于硬件来实现,所以刘总您觉得时间是这样吗?

刘宁:其实估计这个时间确实是,霍金先生坐在这儿也很难猜得出来,我想起来一句话,好像是比尔盖茨说的,他说我们总是会高估未来两年的科技发展,但是却低估未来十年的科技发展,今天我们就以移动互联的发展速度来讲,或者看PC从硬件来讲,从PC到手机再到智能手机是非常加速发展的过程,而且尤其是现在科学技术的发展,明显是个指出性的增长,比如上到高中学了6年的时间可能已经达到了当年科学家的40%的水准了,但是今天如果我们上了高中可能就是戴老师徒弟的徒弟的百分之零点几的水平,所以从技术发展我们很难预估技术发展的程度。

但是从VR未来领域来讲我觉得人总是会想得出办法的,我愿意把VR内容分为2C、2B,2C角度讲其实2C门槛是很高的,也就是说让所有消费者们需要考虑的是成本,需要考虑的是感受度、成本指的是硬件成本还有时间成本,比如随时随地能够看,在地铁上能够看一个电视剧,但是在地铁上戴一个VR设备话还是有一定挑战性的,所以C端入门成本是很高的,但是B端却恰恰相反,B端有强烈的需求但是B端接受的入门成本却比较低,从内容角度来讲如果今天不管是医疗、心理、教育、互动娱乐等等这些内容其实它对临场感或者交互或者一对一的感觉可能更强,它站在B端角度讲有需求,可以容忍C端不能容忍的东西。

这个角度讲C端可以有等待,等待更好的技术、更好的内容,随着资本的推动我相信会有飞速发展的过程,尤其去SVVR看到的,美国跟我们差不太多,我们第一次跟美国平起平坐了,这样的时代,我们拓宽思路从B端、C端都可以入手我是很看好未来内容的发展的。

主持人:我想和大麦李总再做交流,李总刚才聊的时候你提到有些过热,实际上个人在我自己的学业上有这样的研究结果,整个中国现在的资本都偏浮躁,为什么这不是说咱们在这儿说,我也不是攻击梁总,因为研究发现咱们产业资本在介入相关产业,可能不管是什么样的产业的时候,咱们中国内基本上时间是3-5年,国外基本上是8-10年,所以从进去到退出,我们从时间上看出了国内资本的急不可待的希望能够增值然后退出,这块李总一开始提出来他觉得过热这样的思路,有这样冷静的思考是特别好的,想请李总讲一讲大麦幻境在这样热的环境里面做冷的思考里面做了什么事情?

李屹楠:我顺着资本程度讲,我们返过去大概一年时间,全球投在VC的钱大概17亿美金?你说多吗?我觉得并不是很多,我觉得还是产业自身驱动型的,资本角度还没有到那么热的时候。这几个亿的钱还不如HTC或者GearVR他们自己投的钱比这个都多了,我觉得自身还是产业驱动型行业,。

所以说这个行业有点热是因为我第一次出来跟大家交流的时候,我说因为我做互联网十几年了,见证了中国互联网的很多疯狂,远了不说,往近几年说,目前VR尤其内容这块跟某些行业特别类似的,比如当时的团购行业,比如前几年的O2O各种洗车各种到家服务来说,有很大的类比性。第一它的入手门槛非常低,对于团购网站搭建这样一个网站成本非常低,它的整套程序淘宝都有卖的,几百元就能买到谈几个商家有了优惠出去说,包括O2O也一样。对于VR内容来讲其实入手们很低的,现在有很多人在网上买个也可以进入这个东西了,但是你看O2O也好、团购也好经过万团大战还剩下谁?其实它对于后期运营反而是最关键的,盈利点、资源哪个方向是最关键的,内容也一样,入手这么简单,拍几个片子接下来怎么办?最简单的是能不能实现你的盈利?

对于大麦来讲我们盈利模式是很简单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去看Bigbang票的时候,几千张票瞬间没了,这种情况下有非常大的商机,这些人都是非常喜欢bigbang的人,有55万人没有抢到票,这时候我告诉你,不在现场没有关系,你坐在家里就能看到权志龙,这种情况下非常精准的流量导入是能够帮助VR快速成长的。大麦另一个做的就是专注这个行业的研究,像导演一样专注一个行业在做研究,大麦也是在做这样的研究,拍演唱会或者话剧并不是一根棍就拍了,可能接下来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包括现场灯光等等各方面的挑战,所以有很多这些方面的研究,包括其实很多专业器材还没有完全匹配VR拍摄的器材,可能这些方面很多设备包括我们自己摄像的设备、架子都是我们自己在研发和拼出来的。像张总说的,我们没有落后于美国,我们拿到美国去,美国人也围上来看你们怎么弄的,我们还得跟他们说这是知识产权不让他们看,我们也走在了行业前面,我想这个行业需要真正塌下心来做的,并不是拍了两个片子就说我已经做VR了。当然另一方面大麦也做泛娱乐,除了现场演出之外也做综艺包括现在也在做电影,这个方向也是在做。

当然我们现在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心态做这个行业。我们跟一些企业在合作,包括上下午的嘉宾的公司有合作,我觉得一方面资源比较多,一家确实做不完。我们是敞开资源做的,如果大家有需要可以和我们合作的。当然接下来可能我们在10月份的时候也会把我们自己大麦投的音乐节会做成VR概念音乐节,大概在今年9月底10月份的时候,去年音乐节被评为全上海最牛X的节,今年会更加深化在这个方面,一场音乐节很多在炒作概念,说有VR直播就是VR音乐节了,这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在今年9月份、10月份就会把我们自己的音乐节打造成VR方面的音乐节,做个小广告,如果大家愿意一起做我们愿意跟大家一起做这样一个算是中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VR音乐节。

主持人:感谢李总,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不得不结束我们的这场圆桌。在最后我想请每位台上嘉宾针对VR方向用一句话表达一下自己对于未来的期望。

戴琼海:前景光明道路曲折大家加油,共同合作!

梁霄:作为一个专业细分的早期基金,我们以沉浸式的方式投资于VR领域。

张海浪:我觉得VR内容的欣赏是一种不可逆的状态,就是当我从低端到高端的时候它又回不去了,我建议所有同行都要做高品质的那个。

张庆浩:因为VR这个市场蛋糕不大,大到所有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一起吃也只不过是蚂蚁而已,所以行业之间互相合作尤为重要。

祁少华:我希望VR+记录给我们后世子孙留一个穿越时空再见的机会。

李屹楠:多干实事,少讲故事。VR不易,且行且珍惜。

刘宁:我希望目前VR领域其实是投资和产业驱动型,我希望更多公司大家只要在VR这个领域就能多多合作携手共赢把它尽早转化为消费驱动型产业。

主持人:在互联网方向上,我们其实一直是跟在别人的后面。但是今天通过台上各位嘉宾的描述我们现在在VR这个方向上是有机会领先于世界的,我们期待这一天尽早到来。谢谢大家!

青亭网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青亭网载登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