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论坛四:VR新时代,变革大公司

5月9日,“2016虚拟现实技术创新及产业发展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以下为第四个论坛,VR新时代,变革大公司。

主持人:

何伊凡:《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嘉宾:

查红彬: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博士生导师

王涛:爱奇艺首席科学家

程骉: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创新孵化总监

李岱:乐视虚拟现实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负责人

张锦莉:创业公社副总裁

安静:泰岳梧桐资本合伙人安静

李婧:京西资本总裁

以下为全文实录:

233472114822782999_meitu_12

大公司入场VR的影响

主持人:我们这场论坛的主题是讲大公司投资VR,我们知道现在VR变成了大公司的游戏,国外脸书、三星、苹果、微软都在这个领域有非常大的动作,国内像刚刚说的乐视、暴风影音很多公司都在转入,大公司加入这种游戏会带来什么行业的变革,这是我们这场讨论的主题,首先我提第一个问题,大公司入场意味着什么?

查红彬:我简单说一点,大公司在目前情况之下加入到投资行业中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今天很多专家已经介绍过了,现在VR这方面的发展势头是很好的,但是有些关键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限制了在市场上没有真正用起来,关键是比如像三维显示还有其他的移动设备的定位,这些关键技术可能并不是创业公司能够在短时间内解决的,可能需要大的公司着手做这些事情,这个局面有点像PC机刚出来的时候,PC机刚出来的时候其实很多技术有了,但是大家不知道PC机怎么用,而且关键芯片问题当时不知道怎么解决,这时候一些大公司出手从长远角度看会带来基本型的伦理性的转变,这个当然跟其他创业公司一起往前走的。

王涛:大家好我是王涛,来自爱奇艺任首席科学家,我平时主要做一些VR技术方面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做了很多计算机视觉、识别方面的工作,我们公司在5月5号召开了爱奇艺世界大会,其中一个论坛是全球虚拟大会,在大会上爱奇艺公司作为国内第一大视频分享平台发布了我们在VR领域的战略。

目前我们爱奇艺大概总用户6.3亿人左右,观看时长在PC和移动客户端都是国内视频网站中名列前茅的,我们推动VR技术的发展,其实我们比较看好VR的技术,因为它可能我们认为是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是我们在PC、电视、手机之后又一个新的屏幕。

我们看到视频,大家看视频包括打游戏追求的是什么?追求的第一个就是,我之前跟电影学院的老师们做过套他们说电影有几个重要的特性,第一要有真实感真实的把事情记录下来,第二要有很好的临场感,有皇帝的视角,第三有艺术感,我们的VR恰恰具备了这三点,超越了在传统的技术设备的观感,这完完全全是一个崭新的技术,在这里我们爱奇艺加入了这个潮流里,我们认为它其实是一个颠覆性的革命性的技术,牵扯到互联网+,牵扯到很多行业,包括摄像机拍摄技术的制作、后期全景制作软件、互联网带宽高速传输全景视频包括4K解码,分享高清流畅播放器,还有手柄、手套、头盔这些交互式的设备,所有这些都是需要整个生态链中每一环都有很好的技术的革新,真正能达到用户满意的体验的时候这个VR才能真正走入我们的生活中,走入我们每个人的家庭,日常生活使用中。

在这里我认为大公司加入主要是可以更好的起到推动作用,一方面可以凭借自己的技术实力,像谷哥、三星、HTC、索尼包括腾讯、爱奇艺这些,这些企业的推动可以更好的让这些产品能够在工业产品上更加成熟,而且他们有很好的用户的基础,可以更好的把内容作为一个很好的平台带给广大的用户。

主持人:在座哪些创业型的公司会和爱奇艺VR合作?

王涛:我们全产业链开放,提出了三个计划三个产品,第一个要IP,要有十个顶级IP拍摄视频内容,100个顶级IP制作游戏,300家企业、公司进行合作,我们希望能够发展一千万个VR的头盔用户,我想这是非常大的市场。

程骉:大家好我是程骉,是微软亚太负责创新孵化这块的,主要是把微软好的技术、研究把它在中国如何落地,进行创新孵化。回到主持人问的问题,我觉得大公司当然应该是带着革命性的变化才对,微软的切入点跟其他的一般VR不太一样,我们做的实际上是AR,就是通过增强现实,比如大家知道的Hololens,大家知道当PC时代人机交互方式通过键盘、鼠标或者不是特别成熟的语音这种交互,当然微软是希望H这样的AR技术来达到一个非常新的交互方式。

主持人:我记得微软有一款新做的头盔卖的很贵三千美元?

程骉:对,三千美元,就叫做全息眼镜,目前是可以订购的三千美元。

李岱:我们非常高兴与同行一起做VR生态,我觉得第一点,大公司在VR这个非常新,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做的领域里面,有足够的耐心、足够的资源出第一个爆款产品。如果当整个资本和创新企业受很多限制,有很多限制因素考虑要做很多不理想的事情,导致VR不太好的时候,大公司可以由足够耐心花时间花精力让用户感兴趣的产品做出来。

第二个从乐视角度讲,我们打造真正意义上的开放生态,当然我们开放生态不光应用产品不光应用,更主要是把头盔和上面的内容应用结合起来,通过线上线下渠道传递到民众手里,这一系列都资源开放,开放的标准是只要我们找到第一个行业内的杀手级用户,我们会把经验和开发者一起分享,把更多的杀手级应用做出来,与其做一万或者一千或者更多内容开放不如做第一个愤怒的小鸟,让用户对杀手级应用爱不释手,这是大公司有能力做的事情。

主持人:王总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王涛:比较同意我们看智能手机为什么一下子非常火爆?以前大家看到触屏机器,当时大家买ipad就是一款愤怒的小鸟游戏,对于VR要突破让很多人接受确实需要一个突破性的视频或者突破性的游戏。需要一个爆款。

张锦莉:大家好我叫张锦莉来自创业公社,创业公司是一个非常有实力的国家级孵化器,目前我们已经服务了1200家,现在创业公社作为国家资本在里头做大型的孵化器是资源聚合体,我们不仅有面向不同行业的孵化器,其实做VR这个行业也是我们垂直的,这次我们一起参与的青亭网大会,青亭网也是我们的子孵化器。

大公司进入VR行业最大的意义是,给予所有的目标消费者跟所有消费人群能有更好的生活上的最极致的体验,因为无论从阿里还是乐视还是腾讯,他们最终服务的都是终端消费人群,如果是从阿里来讲,他们跟VR合作未来可能是跟互联网所有大公司做零售业务的时候有可穿戴设备或者体验,可以引起零售业的一场变革。对于娱乐业来讲当消费者能够体验到所有站在空间体验到作为歌手不同的时候,给消费者的体验是不同的。

安静:大家好我是安静,我们更关注的是中小型初创企业,主要在内容方向上,回到何老师的问题,对于大公司我也听了乐视、爱奇艺这种平台型需求来说,我们从内容入手相当希望能给平台型大企业、大公司输送一款真正引起爆款的小鸟。

李婧:大家好我是首钢基金旗下的李婧,首钢资本是产业并购的平台,资本是投连带的基金,主持人问的问题跟我们的契合度非常强,我从金融角度说大公司进入VR领域的前景。因为这次大公司进入VR领域跟前面的进入方式是不一样的,第一个会产生资本与创业公司的化学反应更加激烈,因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是天使投资和VC投资,先进入中早期项目的投资,在VR领域是大公司VC更早的进入了VR领域的投资,所以这个化学反应的催化剂的作用更强烈,行业发展因为大公司的进入会比移动互联网时代行业的发展更加迅速。第二点现在大公司进入VR产业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以前大公司要进入一个产业可能等到公司已经上市或者已经发展出成熟的商业模式才会进入,现在大公司进入VR领域可能先从内部孵化开始,早期内部参股开始,逐渐走向并购或资本市场收购,这导致整个产业发展格局发生不一样的变化。

 

VR创业公司与大公司的竞争

主持人:感谢几位嘉宾精彩的回答,判断一个产业有没有前景要看这里面有没有巨人在玩,因为现在VR比较完整的创业生态,里面有很多创业型的公司,大公司进来之后对创业公司的影响是什么?这就是我们这一轮讨论的话题,大公司来了之后对创业公司意味着什么?我先从不好的方面对大家做个引导,有个说法说大公司进来之后对创业型的公司很多是毁灭性的,你别玩了早晚给别人打工。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大公司参与游戏主要为了提升股价为了讲故事,两种说法都有,不知道在座几位怎么看?

李婧:我们从一二级市场的联动来看,VC的投资或者一级市场投资需要跟二级市场股价联动起来的,这样才能吸引更多资金、更多资本进入这个领域,当然抬了这个股价也许大家会觉得好象是会产生泡沫,但是对于投资人来讲其实是吸收了更多资金进入这个行业,所以就我的观点认为,没有什么坏处。主持人还提到有什么好处对吗?还是说好处等会儿再说?

其实好处中间也隐含着坏处,好处在于我们先期大公司进入之后已经把生态架构搭好了,创业公司进入的时候好处来讲有这个生态架构在背后了,我们可以得到更多的支持,也更清楚前方的路在哪里。坏处在于也许赛道前期已经被规划好了,你进入这个行业可能意味着先开始要进入大公司选好的赛道,或者赛道被确定好了你可发挥得空间也许并不是特别充分,这是我的观点。

安静:我理解大公司的概念第一钱多,资金量非常丰富,股民的钱也挺多的。第二一般都是平台型公司,简单点说就是人多,钱多人多自然下手的点、着力的点基本上对于VR行业来说要么是硬件,要么是入口,硬件也是为了入口,基本是从这个思路下手的,对于刚才何老师提的问题从我自身角度来讲我们就会寻找整个产业链条上稍微能够寻找差异化的路径,例如我们非常熟悉的内容领域,内容是一个相对来说需要创新、需要去,可以这么讲不太好被垄断的行业,这个基本上和大公司是可以非常紧密合作的关系,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点。

张锦莉:从我的角度来看如果大公司进入其实对整个行业来说是一件,加速它成熟的事情,大量的资金涌入,还有大量技术人才的涌入可以催生行业快速发展。对于小企业来讲,在欠缺资本、欠缺人的情况下和大公司竞争是弱势的,唯一的竞争的差异化就是如果找到细分市场其实也可以从大公司中间分一杯羹的。还有一种方式相当于一种共生的模式,就是小的企业可以是跟大企业互相依存的,因为毕竟是大公司,它的整个运营机制和它的模式相对来成本高于小微企业,小微企业在整个市场运作、技术开当中更灵活、成本更低,所以是共生协同的形式,对我来看我觉得未来是会有更好的发展态势。

李岱:第一点是大公司来了小公司没有活路了,第二点是大公司来了讲故事的小公司没有活路。从我们来讲,我们都是很专注的实实在在做这件事情,整个行业其实每个公司不论大小都在专注于产品,其实一样的,无论大公司小公司,只要这个公司团队在认真专注于某个产品,只要是专注内容,不是在资本那儿讲故事吹牛,我相信这个行业都会起来的,不存在大公司挤压小公司环境的问题,大公司到来只会让讲故事吹水的小公司没有活路。

程骉:我基本同意前面几位讲的,更多是合作共赢,微软本身是平台公司从PC时代操作系统以及到后面的云更多是平台,在研究领域包括计算机视觉、手势等很多研究的基础上研发出微软的全新眼镜Hololens,大家从媒体上的报道有些应用。

之前在医学院里让医学院的学生戴着全息眼镜他们可以非常方便的看到人体是怎么样组成的,骨肉可以分离他们可以看到器官是怎样运行的,非常生动。彻底改变医学教学领域。还有一个例子,火星上,人不用到火星上去,但是可以在火星上行走也是通过全息眼镜的技术能做到。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应用包括最近大家可能了解到有一个叫做全息传送、全息瞬移,也有人说叫全息穿越。什么意思呢?人在两地,比如在北京或者旧金山,两个人开会非常容易,像面对面一样,演示当中讲的是一个员工出差跟家里人互动,通过这个技术做到能跟他对话,当然它的工作原理在有三维实时成像能够把信息传到另外一个人的眼镜上去,能够看到也能够跟它对话,像真的在眼前一样。所以觉得有很多机会让VR内容的产生跟我们合作,我们希望在中国找到合作伙伴产生这个愤怒的小鸟。

王涛:我认为创新公司和大公司是互补合作的关系,因为VR是颠覆性技术,因为这个技术变化太大了,甚至我们不知道未来这个技术是什么样的,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形态,我们看到历史上颠覆性的技术,包括微软颠覆了个人操作系统、苹果颠覆了智能手机,所有一系列的技术创新其实最初的时候都来自一些小的公司,因为只有小的创新公司做事非常专注,能够有一些基因,能够想出独特之处来,这也是为什么有了脸谱,正因如此大公司跟小公司合作过程中,小公司突破颠覆性的技术,大公司把技术做的更加精致、更加大规模,这种甚至小公司有可能在竞争浪潮中异军突起成为顶级的大公司都是有可能的。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国际的形势包括美国、三星、韩国、日本、中国都在VR领域发力,中国的VR领域创新企业一点不输给国际上顶尖的企业,包括我们做摄像头的完美幻境的EYESIR产品已经出来了,只有手掌大小可以把全景视频拍下来而且实时拼接好输出,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头盔领域比如暴风魔镜还有小鸟看看,他们设计非常有创意,把处理器不是放在PC上也不是放在手机里,是放在游戏手柄里,正好是需要操作游戏控制,这个处理器一些硬件设备放到手柄里,很好的减轻了头盔的重量,佩戴更加属实,不会像HTCVIVE那样是很笨重的,我感觉中国企业完全能力在这一轮虚拟现实的竞争中能够走到国际舞台前沿,很有可能会诞生几个伟大的公司。

查红彬:我很同意王涛刚才所讲的观点,但是我没有他那么高的高度,我想说的是,其实大公司有它很强的地方,但是可能有些地方只有创业公司能发挥作用,从这个观点来看两者是不可缺少的,为什么这么讲?VR产品将来要在消费市场占据地位的话必须要是个性化的,就是每个家庭每个人都可能会用它,像PC机、手机一样这样才可能走向消费的成熟。

这里面核心的是要有一种文化,这种文化是大家都对它着迷特别是年人、小孩对它着迷像当年美国硅谷一样,60年代、70年代仿文化的热潮是大学生自己在家装电脑,这个慢慢渗透到整个社会中去,今天我们也进入到这个时代以后,我们看到小孩一边上课一边玩手机,已经有自己想用自己喜欢用的东西,要有这些功能提供给这些人的话大公司是很难做到的,可能需要有一些创业公司能够创造这样一些最基本性能的材料让这些年轻人用,这样才可能使它形成一个走进社会、走进家庭的最终的趋势。

 

VR领域的那些“坑”

主持人:我们最后一个环节,我们知道大公司有钱有资源有技术,对大公司来说参与进这个新的产业当中最容易遇到的瓶颈是什么?最后一轮我们搞个小游戏,请三位来自公司的朋友,每一位说完之后,说完您遇到的瓶颈和坑请另一位做个点评。查红彬教授您也别闲着,等他们几位点评完了之后您对这个环节来个总结。三位男嘉宾关系到你们在女嘉宾心目中的形象。

王涛:我说坑,个人感觉头盔有多种形态,一体机做到头盔上,还有手机架还有连接PC的,我感觉坑就是大公司的坑就是方向性错误,比如做PC、一体机手机架选错了,像诺基亚做塞班系统它觉得很好但是没有采用主流的系统,导致了它的失败。我觉得产品方向选型上是很大的坑。

主持人:重复一下方向性的错误是选型方面。你们三位哪位愿意点评一下?

李婧:其实我特别同意,这是科学家级别说的话。从我们做金融角度来讲这个叫做一种路径依赖,大公司可能会比较容易犯路径依赖的错误,会用原来的所固有的产业发展的思路、固有的资源走路径依赖的那条老路,从各个产业发展中讲都有很多大公司因为路径依赖的错误导致走向了这个坑。另外我再补充一点,这个坑有可能会出现在因为路径依赖而产生的闭环上面,因为大公司都讲生态都讲闭环,如果闭环过于封闭也会导致过于封闭的系统走向衰落。

程骉:坑的话,我觉得我们是做出一个全息眼镜出来了,但这上面能不能有好的应用,能不能真正的让消费者真正感受去用起来,这有时候不一定,尤其在价格不是特别亲民的情况下,可能还是有些挑战的,所以这一块我觉得微软还是在边做边摸索,具体路上有什么样的坑也很难讲。当然我们现在做出一些应用,包括车展能够全新体验的车的模式都是很好的, 应用模式但这些应用是不是大家都喜欢的,或者有没有更好的应用出来,这个路还要继续走下去才知道。

安静:我非常认可,我觉得VR现在的发展模式现在看更像主机模式,其实在主机模式之下最能带动主机的是好的游戏或者叫好的应用,所以说可能因为一个好的游戏,就是刚才我们去类比了手机时代,当然手机和VR目前的生态有点不太一样,比如一个好的手机游戏大家都熟知的愤怒的小鸟能够带动整个智能手机新一轮的发展,可能这个真正好的VR的应用也好、游戏也好它能带动VR下一批的革新,这应该不叫坑是一个相互迭代的发展,硬件和内容相互迭代的发展过程。

李岱:我觉得大公司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够专注,这个不够专注有很多方面,一方面说大公司本身有很多既有的战略、既有的资源,导致我在做这件事情当中有很多所谓的羁绊,有很多流程。创业公司刚才讲的关于讲故事,创业公司最好的一点是整个团队调薪就可以没日没夜做这件事情,但是大公司有所为流程的问题等等,一系列都可能成为大公司本身反应慢、决策慢的问题,这一点可能是创业公司小公司和大公司相比,大公司最容易犯的坑。当然乐视这方面还比较好。

张锦莉:他讲的点蛮对的,无非是选择,大公司做的是你的广度和你大的规模性的业务,小的创业型公司更多做的是专业化、细分市场和垂直,更专注、更为聚焦,所以两者是非常互补的,所以我们相信这种共生的模式未来是很好的方式和方法。同时大公司也是生态型的企业,现在所有的企业包括品牌也在做生态型的品牌,无非是要做资源的聚合和积聚,如果做成生态型品牌大家共享和共生的话我相信大家都会获益很多。

主持人:最后请查教授进行一分钟总结。

查红彬:我想讲一点,今天一整天我听了各种各样的报告,我们做研究也做了很多年,现在确实是个VR的高潮,形势看起来很好但是千万大家不能太过热了,该冷静的时候要冷静。其中我想讲一点就是,VR技术跟以前很多IT技术是不一样的,VR里面很重要的节点是人,必须人感受它,必须人完全沉浸到当中去,一旦牵扯到人这个整个技术环节跟以前不一样了,所以我们要冷静。

青亭网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青亭网载登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文是全系列中第4 / 4篇: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