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越来越火了,尴尬的是可能会被少数企业控制

134894955_副本

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被人们称为“VR之父”,他是VR领域的先驱。现在VR技术大红大紫,拉尼尔是不是很高兴?事实上,拉尼尔很担心。他担心VR会让少数本来很强势的企业更强势,担心现有VR技术会限制未来的技术发展。在最近的采访中,拉尼尔具体解释了自己的担忧。下面是全文:

大家可能会认为,杰伦·拉尼尔现在应该很高兴。

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2010年被《时代》周刊评选为100位最具影响力的人。49岁的拉尼尔具有多种角色——计算机科学家(虚拟现实之父)、艺术家(作曲与表演)、哲学家。30多年来,他一直是VR领域的先驱,现在VR终于快要走进千家万户了。许多大企业都在向VR投资,一些备受关注的产品开始上架销售,各种开发者都在创造VR体验。

与其说是兴奋,不如说拉尼尔更多的是担忧。

伦理挑战

拉尼尔既对VR市场担心,又对技术的发展担忧。有一点最让他忧心,少数企业已经很强大,VR技术可能会让它们更强大。

“我们无法继续假装这不是一个大问题。”拉尼尔上周在电话中表示,“我们获得的能力大于我们承受力。”

上周,我打电话给拉尼尔,想听听他对Daydream的看法,Daydream是谷歌为智能手机VR确定的标准。拉尼尔不愿意讨论这一话题,他认为会造成无限的利益冲突。拉尼尔为微软工作,而微软是谷歌的竞争对手。谷歌购买了技术,技术曾经被拉尼尔的公司拥有。拉尼尔了解谷歌VR项目的员工,与他们是朋友,还包括其它企业的员工。

“我不是一个非常中立的人。”拉尼尔称。

尽管拉尼尔不愿意评价任何公司的VR项目,但他愿意讨论一下目前技术发展所存在的威胁。他说:“这些技术,尤其是AI技术,未来几年将会面临很大的伦理挑战。”

收集数据

VR体验可能会收集大量的数据,这是拉尼尔所担心的一个问题。拉尼尔称,要让VR的幻觉可以保持下去,系统需要不断追踪用户的行为,知道他们关注什么,知道他们是如何回应的。为了获得这种数据,系统(或者系统背后的企业)可能会对各种事情进行收集和推断,比如我们被什么所吸引。它们也许还可以诊断疾病,通过行为或者反应来诊断。

在拉尼尔看来,技术可能会被少数企业集中控制。就目前而言,处在VR前沿的是Facebook,它拥有Oculus;谷歌,它拥有Cardboard和Daydream;三星,它与Facebook和谷歌都建立了合作关系;索尼,HTC和Steam。你还可以将微软加进去,微软正在开发AR产品,还有报道说苹果也在开发VR、AR技术。

在这些企业中,许多已经收集了用户数据,VR将会增加更多的数据。

这一点相当重要。拉尼尔解释说,许多企业的业务以广告为中心,而广告与影响人的行为密切相关。社会科学研究人员早就知道,人的行为可以被接受的反馈所操纵。将用户放在虚拟世界中,他们相信世界是真的,沉浸其中,以新的方式向用户提供刺激性反馈,VR就可以为企业带来操纵用户的新方式——很可能用户根本就意识不到这种影响,或者不知道它的影响程度。

“在科技产业,任何人之所以愿意付钱给我们,就是因为可以影响人。”拉尼尔称,“在这些公司中,如果有哪家找到机会可以让人毛骨悚然,它就会这么做。”

拉尼尔称,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科技企业缺少道德,也不是因为替它工作的人太坏。事实上,据拉尼尔所知,在Facebook、谷歌、苹果和其它科技企业工作的一些人都很好,意图也很好,只有少数例外。

尽管如此,拉尼尔还是警告说,将如此大的权力集中在一个地方,这样做本身就是危险的,如果领导者启用一些不在乎伦理的人,后果更严重。拉尼尔称,不论什么时候,如果关系的一方拥有的信息远超过另一方,就会有滥用的可能。

“我们必须让权力朝着符合伦理的方向流动,否则就会陷入麻烦。”

VR体验受到限制

权力不平衡,可能出现操纵人的现象,拉尼尔担心的不只这些。VR的真实潜力和功能可能会被现有技术所打断,这也是拉尼尔比较担心的。

有一个问题让拉尼尔特别关心:用户如何与自己即将探索的虚拟世界互动。大型VR系统依赖或者开发了类似定点设备、游戏控制器的东西,它们可以让用户操纵虚拟世界中的对象。在一些游戏或者仿真应用中,这种接口也许是适合的,但是拉尼尔警告称,它们可能会对用户的VR体验造成限制。

用户可能想雕刻虚拟粘土,当他们挤压时可以感觉到它的纹理。或者他们想养一只虚拟猫作为宠物,可以感受到它们柔软的毛发。他们可能想弹一弹虚拟吉它。一个简单的按钮式控制器不可能提供这种体验,拉尼尔认为,这种体验正是VR应该努力争取的。

VPL Research是最早的VR公司之一,它是拉尼尔1980年代建立的。VPL Research开发了一个手套,里面安装了可以追踪动作的传感器,还可以在虚拟世界导航。

尽管VR处在发展初期,今天我们在设计上做出的选择,将技术标准化,可能会约束未来几年的技术发展,人们体验VR的方式、设计师对VR运行的想象都会受到制约。

“这种事情在互联网上已经发生过。”拉尼尔称,“人们认为他们所知道的就是这样,事实上可能还有许多其它的东西。人们失去了想像力。”

拉尼尔补充说:“人们认为任何形式的对话都应该和Facebook一样,实际上它可能跟许多东西类似。人们认为在线商店应该像亚马逊一样,实际上它可能和许多东西相似。”

“我希望这种情况近期不要出现在VR产业。”

对于VR的现状,拉舍尔的担忧多于兴奋,看起来也许有些奇怪,事实上,他一直是科技产业的公共知识分子和批评家。拉尼尔写过两本书,一本是《谁拥有未来》(Who Owns the Future),还有一本是《汝非小玩意》(You Are Not a Gadget),两本书都担心个人会将技术的控制权交给企业。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