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解析!VR电影中的那些新难题

45

青亭网6月6日讯 1895年,当观众第一次在早期电影《火车进站》中看到火车向他们徐徐开来的时候,人们顿时感到震惊恐惧,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新媒体。

面对VR电影,制作人们就如同处在19世纪晚期的电影工业一样的情景下。技术是新的,观众的期待也是新的。没人知道什么类型的内容是最好的,几年后又可能出现什么类型的内容。

“我们还处在虚拟现实领域的初级阶段”,前著名动画工作室Pixar资深专家Mark Walsh说。现在他领导着一家名为Motional Entertainment的互动VR工作室。“现在还不是说我们需要一种不同的电影类型或摄像机,而是我们需要更多的艺术家来从事这项媒体。”

VR电影早期的效果是令人兴奋的。它能让人亲密接触影片中的人和地方,这吸引了好莱坞、动画厂商和游戏行业里的资深从业人员加入这个行列。

让观众亲密接触角色

现在还不清楚VR电影是否应该被叫做电影。传统电影需要观众坐在椅子上看前面的一块屏幕;游戏需要观众的重度参与。而VR电影则处在这两者中间,这取决于你需要何种体验和你的期望。

《太空入侵》(Invasion!)是一部很萌的早期VR动画电影,讲述了一个兔子与来自外星球的两个外星人发生的故事,总片长约6分钟。它运用了VR最有趣的机制之一:眼神交流。该电影由一家名为Baobab的电影工作室拍摄,能把你植入到一只兔子中去。

你并不需要互动就能和片中其他角色建立移情关系。比如在一个广阔的冰面上,你遇到了另一只兔子,它直视你的双眼,对你甜蜜地微笑。这个姿势把你带入到故事中去,成为一名主角。

49

尽管使用一把虚拟斧头砍杀一个僵尸能让用户很兴奋,但只是简单地靠近一个关心的角色同样让人有强烈的沉浸感。如同其他媒体,讲述故事一直是我们人类热衷的。现在我们就有机会在每个故事中亲密接触影片中的角色。

VR电影制作者面临着一些身份危机。当人们观看一场电影的时候,是希望放松一下,他们不想要紧张参与进去。如果他们希望的话,观众就会感觉像是玩了一场游戏。你并不需要互动来建立移情。

进入一个故事还增加了另一个有趣的真相:当一名观众成为其中一部分时,他们获得一种责任感。

“在自我和移情之间会产生持续的思想斗争,” Baobab电影工作室的 CEO Maureen Fan说道,“你的大脑想的是你自己和其他角色。你不会抛开自己在影片中的角色去考虑其他人物。”

在Oculus的Story Studio电影工作室拍摄的动画片《刺猬亨利》(“Henry”)中,一只孤独的刺猬为自己办了一个生日聚会。这部电影主打温情牌,讲的是一只刺猬交朋友的故事,主创人员称这是“VR 电影史”上第一个“值得拥抱”的角色。

该工作室意识到Henry不能与观众有眼神接触,因为那将意味着他不是一个人。相反,观众成为这只刺猬痛苦孤独的旁观者。这种近距离接触角色却显得关系很远的张力让人揪心。

尽管把观众放到故事里显得很新颖,这种方式却并不总有意义。如果一名观众应该同情一名叙利亚难民,那么让他们在电影中疑虑怎样帮助这些难民就会令人分心。

打造观众与电影的新关系

一旦你踏入一个虚拟世界,很自然你会想伸手去触摸一个角色。但大多数电影不会让你这么做。一名观众可能不知道他们是否进入了一个游戏或电影中。在早期阶段,导演要学习给观众提示的重要性。

“你不会想在别人面前放一块可口的蛋糕,却又不让他们吃。”Walsh说。“如果你把东西放在观众能够得着的范围内,他们会期望能够到。”

50

当一名观众戴上VR眼镜,他们就能控制镜头。观众就变成了导演。如果一名制片人忘了这一点,他们就有在关键时刻失去观众注意力的风险。

“我们一时只能追踪两件半事情,” Oculus Story Studio创意导演Saschka Unseld说,“一旦你在一种体验中不仅能环顾四周,还能四处走动,这就需要追踪两种注意力。你还要留半个注意力给画外音。”

基本上,不要把影片做得太复杂。专注于根据观众内心期望发展的故事。制作人能通过建议和视觉线索控制他们的电影。声音是最强的选择之一,比如在电影里制造一个噪音,人们肯定会去找它的来源。

在动画片《太空入侵》中,Baobab的动画制作人使用山顶这样的自然画面来指导观众的注意力。他们在影片中制作一些更亮或更暗的地方在冰湖上创建自然的停留点。

更明显的是,观众能跟随兔子的眼睛。感兴趣时她的耳朵就竖起来,害怕的时候就耷拉下来。这能把观众的眼睛吸引到外星人飞船的到来。

该电影团队发现每隔几秒观众就开始环顾四周,担心是否错过了什么行动。这就意味着当外星人飞船再出现的时候他们可能不会看到正确的地方。

电影的效果最终要回到人物上。没有好奇和乐趣,观众会失去兴趣去看其他的东西。Motional的Mark Walsh曾领导Pixar的动画片如《料理鼠王》和《海底总动员》,他亲自设计了Gary这个角色。尽管《海鸥加里》还显得有点粗糙,但里面的人物都很有特色。

“诀窍是创建一个人们认同或被娱乐的角色,它有缺陷但却让它看起来可爱或亲切。”

Gary的特点是他是一个骗子。在传统电影中,打造这个角色需要刻画一个欺骗其他角色的海鸥。但在VR中,他需要自己证明这一点。他需要通过欺骗观众来打造自己的性格。这有点困难,但却能打造出人物的更真实的联系。

如何解决拍摄VR电影中的新难题

前Jaunt VR CEO Jens Christensen表示,VR欺骗我们的大脑让我们相信我们所看到的就是真实世界,这产生了一些有趣的细节。在影片中演员必须演得不像演员而是像实际生活中的人,否则就会让观众分神。在GDC大会上,有些VR开发者认为VR体验根本就不需要音乐,而应代之以现实中的环境噪音。

最大的一个挑战是克服技术本身。如果一名制作人在拍摄动画,那么观众有能力决定镜头方位意味着影片的每一帧必须快速被渲染。VR影片只在高清画面时看起来才好,因此拍到满意的镜头需要一些取舍。比如很少有VR电影会允许观众四处走动,因为这将使得画面渲染变得非常困难。

在电影《刺猬亨利》中,制作人决定把画面质感只应用在最重要的片段。该团队花大量时间让刺猬的刺和皮毛看起来逼真。但由于观众只能看到它的前面,所以它的身体后面就只是空白。它只有简化的形状和四肢。它窝里的很多特征也都被阴影遮住了,或只有很少细节,因为这些都不重要。

拍摄真人实景VR影片时很明显的挑战是要隐藏拍摄的证据。导演和剧组人员不能在镜头里,麦克风和其他设备也不能被拍进去。有些影片就在小房间里拍,这样工作人员就能很快撤出,或者在每个场景重新布置的时候能飞快隐藏起来。这些就连演员都要重新适应。

“你必须记住在VR电影拍摄中,无论你在哪,你都在镜头中。”Christensen说,“演员身处角色中的时间要比过去长得多。”

灯光和其他专业设备必须被巧妙整合进场景中。导演可以依靠自然光或现有资源比如街灯或篝火。

传统的电影拍摄技术需要改变。在VR电影中停拍和摇镜拍摄会产生问题,一旦做错就会让观众在观看时头晕。

46

新的制作工具让拍摄VR电影更容易

几年前拍摄一部VR电影需要把GoPro或单反相机整合成一个球体,再费力把所有的片段拼接到一起才能制作出一部全景影片。现在有了更多选择,消费级360度相机正在上市,还有像Jaunt这样的专业级摄像机,一些编辑软件也已经上市。

动画片制作人偏向使用游戏开发者软件,其更适合互动,也是一个能让多团队同时协同工作的平台。但现在也有了让动画片制作人直接处理VR的新工具。最近Oculus推出了Quill软件,它能为工作者提供一个绘制的3D空间。业内专家认为该软件能更紧密地表达艺术家的意图。它的特点不在于体现照片真实感,而是真正的3D绘画。

电影制作可能成为进入虚拟世界的入口

目前最有趣的新兴技术之一是立体VR,它能创建一个模仿人们眼睛观看的有限深度场景。这将比大多数普通类型VR电影显得更真实,因为后者会聚焦视野中的所有物体。

Lytro公司正在研制一款此种风格的摄像机,而NextVR公司已经演示了立体视觉电影。这种技术能让人在戴上VR眼镜是模仿真实的眼睛,让电影能根据你的实际观看再次聚焦。

电影制作人也一直希望在未来几年内能看到更轻的VR眼镜。现在的VR电影最多播放10分钟左右。部分是因为制作这样一部电影很费劲,也是因为观众能忍受的时间也就这么长。

在目前的VR电影中,打造吓人场景来吸引观众是一大亮点。观众会期待在观看时被僵尸或鲨鱼攻击吓到,他们感受到的这些情感真实而生猛。再没有一面屏幕会把你和虚拟世界分开。你就在那里。

但一些制作大师也想让观众超越只是尖叫和吓出汗的体验。他们正在运用长期电影和游戏的经验来创建一个全新的混搭体验。因为尽管有些观众是游戏玩家,但大多数观众是冲着电影本身去的。这就意味着电影制作可能是进入VR世界的入口。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