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电影夏季达沃斯被热捧 观影竟然要等三天

1467158020727_副本

独坐在浩瀚的星空下,听着画外音的讲解,一转眼,我就坐在了一辆皮卡车后车厢上行驶在荒漠中,疾驰的车轮卷起昏黄的尘土。过一会儿,我又仿佛身处上帝视角,飘浮在半空俯视澳大利亚西部遥远的沙漠的一隅。我看到土著部落的长老Nyarri Morgan在荒漠的沙石上面对夕阳低声吟唱,也体验了原子弹爆炸后片片灰烬在四周飘落——在现代文明与传统生活产生“碰撞”后,Nyarri Morgan所在的Martu部落以及他所生活的那片土地在几十年间变得面目全非。

排了三天队,等了共计45分钟之后,这部在世界经济论坛2016年新领军者年会上展出的VR电影《碰撞》(Collision)果然惊艳,由Jaunt VR与圣丹斯研究所(Sundance Institute,一家主要资助独立电影人和戏剧人的非营利机构)联合出品。

全片共有15分钟,通过360度全方位历历在目的沉浸式体验,我仿佛也成为了Martu部落的一员。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观赏VR电影,所以最惊讶的部分还不是技术体验,而是导演和演员为什么想拍这样一部电影,他们想表达什么?VR技术又会如何影响电影中的叙述手法呢?

“由于主题不同,每一部电影都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导演你不会把重点放在大家的反应上,重要的是运用你的技巧来尽可能地讲述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根本上来说,讲故事是一个交流的过程,所以你会看重哪些可以打开人们的心扉,我的目标就是,拍出一部让人尊重的作品。”

异于传统

“人们第一次沉浸在对VR的体验里,会给他们一个特别强烈的印象。” Wallworth说。她第一次了解Nyarri的故事是在4年前,是在和朋友在西部沙漠里一次打猎的时候听说的,直到那时才知道这里是英国测试原子弹的地点,在获得了圣丹斯研究所和世界经济论坛的支持后,她决心以她认为最合适的方式——虚拟现实技术,来拍摄这部电影。

与传统的拍摄不一样的是,导演不能够简单地走在镜头后面避免入境,一声“开拍”过后,和她的工作人员就要迅速地藏在草丛中以免入镜,有时甚至不得不坐在车里开出拍摄范围。

为了避免全景相机定点拍摄所带来的单一画面感,镜头被放在了移动的物体上来丰富画面的层次,比如行驶的卡车,还启用了无人机进行航拍。相比于传统电影的拍摄有画面框,VR电影完全变成了一个现场场景,能够引导观众的只有声音,比如解说者会告诉你人就站在门旁,来引导你,同时会有开门的声音方便观众去寻找和定位。

“这意味着VR影片要给观众留出四处寻找的时间,这很有趣。和很多媒体不同之处在于,其他的信息要求快速传递,而VR需要把节奏放缓。”Infinite Field的工作人员,同时也是《碰撞》的制片人Nicole Newnham这样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这样的拍摄会充斥着很多不可控的因素。几条狗会在摄像设备附近窜来窜去,画面中的路人瞪大眼睛好奇地打量你——尽管他更可能只是对设备好奇。

此外,技术也展现了自身的发展难题。“由于后期处理还在发展中,每到下一步,你会发现都是和之前没怎么做过这些事的人合作,科技还没有发展得那么快,有些事情可能不会那么完美,但是因为随着一步换景,你所看到的东西会有所不同,这就改变了剪辑的方式。” Wallworth说。

“我很喜欢这里体验时提供了转椅。我会先看一个方向,转一圈再去找有趣的画面。比如片中的人物在看视频,我早就看过了,那么我听到声音就知道放的是什么,这时会更好奇影片中人物的反应,这就是一种选择,一种观众的做法。”在北京工作的美籍喜剧演员艾杰希(Jesse Appell)在观看后这样与《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交流了感受。

艾杰希说自己出于个人兴趣和职业需要对VR保持关注。作为一个喜剧人,热播VR就在录他的表演,他对影片中的声音、拍摄手法等都非常感兴趣。不过如果不是为了再次揣摩细节的拍摄,他可能要过很久才会愿意观看同一部VR电影。

题材或受形式所限

这部电影获得了广泛的好评。很多观众认为这非常激动人心,因为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让主流社会人群设身处地感受偏远地区的荒凉和文化的碰撞,为了解偏远社区搭建了桥梁。

“我不确定VR电影是否适合科幻,但是这种现场感特别强的科技有利于纪录片拍摄,可以让观众与人更近,与环境更加贴合。” Wallworth说。

比如原子弹真在身边爆炸的感觉,就是科技才能实现的体验,而那种心理变化或许也只有在体验VR时才能最真切地感受到。

Wallworth表示这部影片将会成为她规划的一个系列的开始。相较于一般时长较长的纪录片,VR电影的好处就在于可以用较短的时间呈现一种场景,同时达到了具有震撼力的近距离观察和身临其境的体验,“这是新科技的迷人之处”。

而艾杰希则更加关注喜剧在VR电影上的应用空间。“喜剧和其他不一样,现场的效果最好,能感受到气氛。如果通过VR可以做更好的线上录制可能会比其他的科技更加有效,不过现在还是停留在概念阶段,并没有特别能验证这一想法的成品。”

这种营造一个更加私密的环境,消除距离感的观赏体验可以穿越时空和距离,留下难忘的经历,但是时间上恐怕仍难与传统的较长时间的观赏相匹敌。

Newnham表示,受限于手机的容量和人们所能承受的眩晕感,10~15分钟是人们对VR电影的最长观赏时间,否则人们会觉得不舒服。“我们所能呈现的是简短的、寓言式的作品,因此如果是几小时可能不合适。”

“《碰撞》已经是目前时间比较长的片子了,考虑到如今社交媒体把人们的时间碎片化,大家的注意力也就是十分钟。”电影制作人,同时也是故事原型的叙述者Curtis Taylor这样说。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