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系欧美VR游戏有何不同?听听日本游戏产业专家的解读

曾长期担任游戏与IT产业记者、后投入游戏开发者领域耕耘多年,现在亲自投入VR虚拟实境游戏开发的日本游戏产业专家新清士,应邀举办讲座,以“亚洲区特有的创意能在VR领域带来怎样的创新内容”为题,分享他多年观察与实际投入VR游戏开发的心得。
火狐截图_2016-07-05T02-21-06.276Z
新清士提到,其实日本与欧美在VR概念上的差异,可以用两部知名的科幻电影来说明。日本对 VR 的概念,就像是《攻壳机动队》初代电影版中的最后一幕,草薙素子在与傀儡师进行融合的时候,从幻觉中看到的是自光芒中降世的天使(神),代表日本人在虚拟世界中期望能目睹现实中不存在的东西,像是神明或是虚构的角色。而欧美对 VR 的终极概念则是《骇客任务》,虽然主角生活在母体虚构的世界,但所有的感受都跟真实世界无异,是VR技术追求的终极目标。

1970年生的新清士今年46岁,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的商学部与环境情报学部,后进入游戏研发公司并辗转成为日本经济新闻社旗下的 IT 与游戏领域专业作家。现任VR产品/服务孵化器计划“Tokyo VR Startups”董事以及VR游戏开发公司よむネコ 社长。目前正在开发 VR 逃脱游戏《Emigma Sphere~透明球之谜》。

新清士提到,他最初是在新加坡的游戏开发者活动中首度体验 VR 游戏,当时他体验的是一款概念近似《潜龙谍影》的潜入暗杀游戏,采用的是第一人称,不过激烈的动态画面让他没完两下就吐了,回到饭店还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才恢复。当初他打从心底觉得VR这玩意儿没什么前途,还把这段经历写在报导中,结果被VR游戏开发社群当成是敌对的唱衰者。

火狐截图_2016-07-05T02-23-35.473Z

不过之后当他体验过由日本知名 VR 游戏开发者近藤义仁所开发的《Miki Miku 握手》之后,整个观感就改变了。这款展示是将特殊的 FPS 控制器加以改造,在上面装上假手,透过这个模拟的假手与虚拟世界中的初音未来握手互动。体验者可以感受到栩栩如生的虚拟歌姬初音站在面前与自己对望与互动。他感慨的说「这真的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东西」,惹来现场一阵哄堂大笑。

而制作这段展示的近藤义仁可以说是日本VR游戏开发的灵魂人物,虽然当时大家都还在摸索VR游戏的开发,但他却能掌握几个关键重点,包括透过对摄影机视点下功夫来营造沉浸感,透过视线与握手互动来营造虚拟人物的实在感,而且是以固定位置呈现,所以完全不会有动态造成的晕眩问题。在投稿到 niconico之后获得很大回响,深深影响了日本VR社群的走向。

汇聚了这些要素大获成功的《Miki Miku 握手》,深深影响了后续专业开发人员在VR游戏开发的走向,像是BANDAI NAMCO Entertainment《铁拳》小组开发的《夏日课程》就继承了这个以角色为主题的走向,成为日本特有的“Communication VR(交流 VR)”要素。

新清士表示,日本原本就有悠久的美少女文化,可说是万物都能美少女拟人化,而且大家非常喜欢有魅力的角色登场,因此对在虚拟空间中出现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女性并与之互动这点有着极大的兴趣,而这个倾向在亚洲市场也很吃得开。不过相较之下欧美几乎没有这种以角色为中心的 VR 应用出现,主要是将VR视为一个新型态的装置,内容方面则是以重现真实世界为主。
火狐截图_2016-07-05T02-17-41.591Z
至于为什麽会有这样的差异呢?对此新清士提出了他的见解。他表示,日本虽然把“Virtual Reality”译作“假想现实”,但事实上 VR 的意思并不是假想现实。造成这个误解的源头,是来自1965年日本IBM在技术手册中将电脑的“Virtual Memory(虚拟记忆体)”译作“假想记忆体”,之后 Virtual这个词在日本就一直被解释成“假想”。

可是 Virtual 的英文原意其实是“实质上的、实际上的”,也就是说这个东西并非那个东西,但实质上却如同那个东西般作用。以虚拟记忆体为例,就是虽然并不是真的记忆体,但实际上可以当成记忆体来用的一种技术。以原始定义来说,Virtual Reality 就是“虽然不是现实,但是实际上感受起来就像是现实一样”的一种手法。

在这个对名词定义的误解下,日本多数人对 Virtual 的认知就变成“凭空虚构”,让这个词带有一种新鲜感、神秘感与奇特感。因此在开发 VR 内容时,日本创作者自然会倾向让虚构的角色现身这样的想法。而日本文化中的 “假想” 不外乎就是将现实中看不到神明请出来并与之互动,套用到现代的 ACG 次文化领域,自然就是那些平常只能在平面的纸本、萤幕上现身,现实中无缘得见的二次元女神了,例如V家粉丝崇拜的初音未来就是其中最出名的。
火狐截图_2016-07-05T02-27-59.940Z
当被问到日本与欧美不同的发展方向,是否会造成内容难以行销全球的问题时,新清士表示,的确会有这个状况发生,现在的手机游戏产业就已经是如此,日本与欧美畅销的手机游戏风格走向大不相同,他认为这样的状况会再一次发生在VR上。不过就像当年的智慧型手机,推出时没人能预测未来居然会发展到这个程度,VR未来究竟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其实大家也没个准儿。

对于如何看待 Oculus Rift、HTC Vive 等VR装置的竞争,新清士表示,其实他希望竞争能更激烈一点,这样才能促进价格下降与技术进步,如果只有一家独大的话就不会进步得这么快。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RhinoCC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