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艺术:挑战商业,向诡异方向飞奔


Kaleidoscope最近的展示会让我见识了通过VR(虚拟现实)技术展现的奇特马戏团。

当我看到一个被做成衣衫褴褛样子的家伙出现时,我几乎从座位上跳起来。我从未见过像这样的东西,它看起来完全是用苔藓、草和泥土做出来的。转过头,另一个小精灵突然出现在我视野里,然后另一个,又一个。当我的视线还在和十几个小精灵一起漫游时,突然听见了一声响亮的号角。从黑暗的舞台角落出现了一个看上去巨大的,上着发条的猴子头。一路伴着尖叫声和咯咯声消失得无影踪。

1

猴子撤退了,在场景的另一边,一扇门打开。另一种生物登台了–更大且比刚才我那些长满苔藓的小伙伴们更邪恶。这个东西是在我周围的小精灵的两倍大。它有凸起的头,驼着的背,和很小的眼睛。它张着巨大的嘴巴怒吼,当它接近我时,我能看到四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在它球型的的下巴下面摆动着,那显然指的是乳房。就在怪物马上要咬着我的时候,我们同时撞到了从我左边来的速度飞快的不明物,然后陷入黑暗。

我摘下了Oculus DK2(VR眼镜)。与此同时感到了不安,还有点恶心。欢迎来到陌生且美妙的虚拟现实艺术世界。

我刚才描述的体验名叫“疯狂的上帝”,名字貌似没有什么意义而且很奇怪。这大约十分钟的体验,却花费了它的创造者-特效大师Phil Tippett长达六个月的时间完成。Tippett最初的“疯狂的上帝”只是一个闹心的定格动画短片,它后来被Tippet和Michael Breymamn(Kaleidoscope的联合创始人) 改造成了一个的Oculus Rift上的虚拟现实体验。

Kaleidoscope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在展示样片“疯狂的上帝”的同时也在演示其他几十个虚拟现实体验,可不是简单的由Tilt Brush绘制出来的效果。这些作品诡异又充满实验精神。在这里你会看到一个小虚拟人把纸屑从屁股拉出来,会看到有立方体块做成的巨人在电子舞曲的节奏下踱着步。这是地方让你能充分感受什么是真正的虚拟现实中艺术。

Kaleidoscope是独立VR设计师们的社区和推动者。这个组织的联合创始人René Pinnell连同他的妻子Selena,以及这次活动的的创意总监–breymann,两年多不遗余力,为了一个简单的使命集结到一起,支持VR世界的艺术创造力。

“我们是为了给独立虚拟现实创造者做支持。我们想给给他们一个展示作品的平台,让更多人知道那些才华横溢却默默无闻的人。”Pinnell说。

Pinnell给我详细介绍了其中一些人,也让我一睹了他们下一步的工作计划:

Daniel Ernst:虚拟现实立体模型的创作者如“封锁”。Pinnell表示他的新工作–“亲爱的鸽子人”目前正在开发中。

Tyler Hurd:“烟头”的创造者,一段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梦幻体验。他的最新作品,名叫“老朋友”的一段迷幻动画舞蹈将在Vive上放映。

Mike Tucker:比起前两位,Tucker更不为人所知。Tucker正在制作一部名叫“塔纳波尔瓦”的故事。Pinnell表示该片将与来自Radiohead的Jonny Greenwood合作。

Arjan van meerten:van meerten 创作了虚拟现实音乐视频“爱潮”,其特色是立方体制作的行进中的巨人。Pinnell透露,Kaleidoscope正在与van meerten研究他的下一个片子,“先端”。这段故事有望在未来2-3个月面世。

Pinnell希望他的节目中挤满类似这些的创造者们;他们不断开拓虚拟现实体验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谁在做这些事情以及这些作品背后的含义,”他说。“我们主要留意寻找有独特观点的项目。”

Kaleidoscope不仅提供VR创新人才展示的机会。也致力于为创作者寻找资金。Pinnell估计要花至少约50000美元创造他在节目中播放的这种短格式的VR内容。他说Kaleidoscope目前为止运作的四个筹资项目以及现在做的另外六个将很快公布更多细节。Kaleidoscope目前有五个人,依靠赞助和门票来支撑其活动经费。

这次在谷歌总部举办人展出,现场配备有50副Gear VR、4副Oculus DK2s以及4副HTC Vives头显,400位出席嘉宾都近不及待地体验这虚拟现实艺术带来的奇妙感受。但这只能说是一次“带妆彩排”,他们很快将把展出带到全世界。他们与有线杂志合作,由Wevr、诺基亚及G技术赞助。

VR艺术是诡异的,具有挑战性的,同时也可能是商业的噩梦。不过在像Pinnell这样的口味的设计者看来,艺术就是这样的。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