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或VR 中国市场最先抓住哪一个机遇?

市场_meitu_4

根据日本人气动漫改变的AR(增强现实)手游《口袋妖怪GO》(PokemonGo,以下简称PG)引发全球热捧。知道它就有多火吗?仅仅在北美上线两天,它已经占据了美国5.16%的安卓设备,100个美国人中就有3个是活跃用户,下载量甚至超过facebook、Snapchat等社交软件。而 在澳大利亚、新西兰作为第一批上线地区,从上线第一天起就稳居畅销榜、收入榜第一。“这可能是第一个引起社会现象的智能手机游戏,”研究人士这样评价,它可能改变未来游戏迷们的生活方式。

从7月7日PG正式发布至今,这款游戏的开发商任天堂的股价已经上涨50%至300亿美元。

尽 管还未在国内上线,但PG已经在国内名声大噪。上线第一天,因为中国网友跨区登录游戏,最终导致测试服务器崩溃,从而被迫封锁了大陆的GPS定位。本周一,该游戏短暂开放了一小时,服务器又再度崩溃……时至今日,这款现象级游戏在中国内地市场的上线日程仍是未知数。

事实上,这并不是第一款A R游戏,也不是迄今做的最精致的AR应用,但为何PG一夜爆红,并猝不及防地成了全球游戏迷的一种新“生活方式”?不能否认,VR(虚拟现实)目前的主流应用场景才是游戏,但已经商用多年的AR也是这样吗?

效应差异关键还是IP差异?

“PG 本身是一个强IP,全球有足够的粉丝,同时其萌点也辐射足够多的轻度用户。”AR开发者壹苍生告诉南都记者,其实从AR角度来说,其使用的基站(道 场)以及地图等功能都沿袭了去年它开发的《ingress》,两个游戏造成的效应差异这么大,关键还是IP。

作为任天堂1996年 第一代黑白机gameboy的第一款游戏,口袋精灵可以说是目前全球游戏开发能力最强的IP,仅任天堂在20年间自主研发的就有14个主机版本,每个版本销量都是千万级水平。“口袋怪物游戏最核心玩法:宠物收集、养成、交换以及追加是无论如何不能改变的。”已故的任天堂CEO岩田聪曾如是表示。这次PG的大火,也是基于其核心玩法的沿袭。

而AR成像更是让用户对这种核心玩法更具代入感。“最重要是基于LBS(基于位置的服 务)的地图,口袋粉谁不想看到自己的家里变成口袋画风,谁不想自己熟知的景点变成经典的道场。”一位游戏人士说,目前的休闲手游严重同质化,无外乎塔防、 跑酷、消除等七大类,“AR作为一个新噱头很容易让轻度用户为之疯狂。”

不过壹苍生则认为,PG只是应用了AR成像技术,并不是多深度的应用。“目前AR成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基于video的,用摄像头将外部场景摄入,然后将虚拟影像进行叠加,这种好处在于可以叠加得很准;一种是直接叠加,即显示屏处于眼镜和真实场景中央,直接绘画出虚拟物体使其叠加在眼镜

真正看到的场景上。”壹苍生说,PG用的只是 第一种,但诸如微软的hololens以及谷歌的magicleap等新硬件都是采用第二种。“第二种的主要难题在于空间叠加不准,将导致出现位置感问题,但它是真正基于现实环境,走动也不会有违和感,而第一种屏幕边缘与肉眼看到的环境是有偏差的。”

“如果说PG在AR上的进步,就是它不基于标志物就能站立。去年还主要都是依靠二维码或者是图片。”壹苍生如是表示。

AR游戏的痛点在哪里?

相比较来说,目前VR游戏的主要门槛还在于硬件。“比如说眩晕感,这个问题依然没有完全克服。”天舍文化创始人张帆告诉南都记者,从这个角度说,目前解密类的中轻度游戏可能更先发展。

同时还有标准不一的问题。目前,三星主要是加载手机的头盔,HTC则是基于PC开发,而索尼则是在自己的主机上研发,开发者们担心自己重金投入的产品只是一个“过渡式”,更多选择了观望。

但AR不同。“AR对硬件要求会比VR小,因为VR需要360度的全环境内容制作,而A R的背景是实体的,主要难点在于美工,内容人物的精细度还 原,成本会低很多。”乐上科技CE O吴宏说,目前的AR还是小型DEMO(样板)为主,手机摄像头拍摄、手机成像显示。“游戏类型卡牌类与对战类为主,真正爆发还得等硬件起来,起码三五年后。”

壹苍生则认为,AR目前的芯片与基础软件技术都不太成熟。“现在的AR是基于高达模型,识别二维码标志物之类的,去年高通SDK4.0可以实现实际物体建模,但是识别率不高,也就是不够酷炫,导致其无法商用。”

而《PokemonGo》走红对AR产业的影响,游戏茶馆CEO王佳伦表示,目前AR游戏标准并不统一,一款热门的AR游戏必然会带动模仿,但以后还会出现其他类型的应用。

“AR跟VR的体验壁垒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强调虚拟与现实的交互,后者则是沉浸感,”强晓聃说,从这个角度说,AR类游戏更适合社交游戏或者与体育相关,而VR则更适合ARPG类游戏。

“PG这种‘lbs+AR’创新模式以及全球营销能力确实是很大亮点,但本质来说,PG关键的成功因素还在于宠物小精灵这个超级IP,”三七互娱投资副总裁强晓聃同样认为,“其实目前我们没有看到真正的AR游戏,PG也只是AR式玩法的手游而已。”

AR商用不只是游戏领域

Digi-Capital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AR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200亿美元,远高于VR的300亿,相比于VR,AR更多的不只是在游戏的应用。

其实基于标识物的AR识别在教育营销领域早有案例。早在2014年,苏菲品牌就推出过“爱玩苏菲兔”APP,运用AR技术让用户与虚拟形象进行互动。“教育也是重要场景,”乐上科技CEO吴宏告诉记者,比如AR涂涂乐,对一张卡片或者画册,用手机进行图像识别。

“硬件上,其实爱普生的BT2000已经商用很久了,主要是一台处理器与眼镜构成。但是其处理参数也就是中端手机的水平,像素一般,主要是实用性,倾向于制造业,机器图纸与机器操作。”壹苍生说,目前的AR主要还是软件应用为主,爱普生这台BT2000并不向消费者销售。“一台上万元成本,对于游戏开发者根本无力承受。”

目前VR硬件已经跑出了HTC、三星、索尼、oculus几家领先企业,其各自引领一套标准开疆拓土,而AR则以微软、google、英特尔为主,而PG还带火了内容方任天堂。英特尔在今年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与IDF(英特尔信息技 术峰会)上均重点展示其深度摄像头在无人机与家用机器人的应用,重要性远高于其传统芯片产业。某种程度上,AR也是这几个老牌厂商卷土重来的机会。

“AR使命会比VR更高,甚至可能会颠覆智能手机产品。”强晓聃告诉南都记者,“不过PG的成功也印证了一件事情,不管VR、AR,内容可能会比硬件先成熟。

链接

中国的超级IP游戏公司在哪儿?

《PokémonGo》 的走红也让投资者在类似的IP中寻找投资机遇。浙商证券在研报中指出,口袋妖怪IP得天独厚,按照类IP特性找相同的可进行互动、搜集性强、具有开放性的 内容架构,重点关注卡牌类游戏、养成类、模拟类游戏等,推荐美盛文化、昆仑万维、新文化、奥飞娱乐。而长江证券则建议重点关注拥有海外发行能力,坚持精品 制作,布局VR游戏开发并拥有超级IP资源的企业,如恺英网络、三七互娱、游族网络。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