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象级应用带动AR/VR行业发展 谁是下一个PokemonGo

1_meitu_6

市场调研公司Digi-Capital的一组数据显示,到2020年,AR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200亿美元,远高于VR的300亿美元。

由任天堂、Pokemon公司和谷歌的NianticLabs公司联合制作开发的AR手游PokemonGo(口袋妖怪)一夜风靡全球,使得任天堂的市值三天增加621亿元,也让AR概念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更为广阔的市场前景

这也显现出AR的优势,即相较于VR而言,AR更易普及也更具市场潜力。市场调研公司Digi-Capital的一组数据显示,到2020年,AR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200亿美元,远高于VR的300亿美元。

“从台式机到将整个世界装在口袋里,AR技术一定会推动交互体验范式的转移,用户不会被屏幕的尺寸所限制。”Meta公司战略副总裁RyanPamplin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Meta是一家硅谷增强现实公司,已经完成B轮5000万美元融资,其中不乏腾讯、联想、高榕资本等中国投资者的身影。

从交互体验而言,VR让用户置身于一个想象出来或者复制的世界,用户在体验VR时需要戴上全封闭的头盔,不便于行走,这将该技术的体验限制在了客厅、办公室或者座位上。

与VR不同,AR是将计算机生成的虚拟世界嵌在现实世界上,即把数字想象世界加在真实世界之上。如果人们戴上一款轻便、通透性好的AR产品,就可以随意走动,这就像是移动游戏机与主机游戏之间的差距。

虚拟与现实的融合,实时交互的实现以及三维注册体验(“注册”可以理解为跟踪和定位的意思,将计算机产生的虚拟物体与真实环境进行一一对应,当用户在真实环境中运动时,也将继续维持正确的对准关系)都让AR技术拥有更为庞大的用户基数和更为广泛的实际应用价值。

场景成功不意味着技术成熟

事实上从严格意义而言,PokemonGo并非真正意义上的AR,而是一种类AR应用,这类应用在国内很早之前就已经出现,例如央数文化推出的小熊尼奥早教型卡片类AR游戏。

虽然实现了现实场景和虚拟影像的结合,但目前更多是借助手机摄像头加图像识别技术,而真正的AR要打造虚拟影像和现实的交互体验,对硬件以及计算机视觉、空间定位、运动追踪等有着更高的要求。

“现象级应用会一定程度带动AR/VR行业的发展,但是目前看来AR和VR的商用和普及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整个行业还在早期阶段。”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岳斌表示。

虽然AR具有更大的发展潜力,但目前来看,市场上的AR产品种类和数量都很少,价格比较昂贵,大部分还处于研发阶段,未进入量产,不具备销售的可能性。

智能手机是AR大众市场最具前景的平台,但AR应用在智能手机上的大规模部署仍然存在着重大障碍。已经有不少玩家反映PokemonGo这款游戏耗电量巨大,对网速要求较高,而且特别消耗流量。

首先,在相机质量与成像处理方面,智能手机的相机标准还达不到AR后期算法的要求。其次运行功能强大的AR应用会让电池迅速耗干,目前的手机电池还达不到相应的续航水平,同时手机屏幕的大小和交互机制也是AR落地实现所面临的重要挑战。

“在VR时代,移动终端这一属性的认知或许不会那么强烈,但到了AR时代,新型移动智能终端的形态必将会出现,它将是对当下手机形态的更迭。”北京行云时空科技有限公司CEO王洪亮告诉记者。

在其看来,实际上AR在手机上一直没有办法摆脱服务器也没有普及的原因,还在于芯片、传感器、宽带、陀螺仪以及屏幕的视角等。

中国的硬件研发者

在VR市场还未成熟之下,一批公司已经投入到匹配AR的新型移动智能终端的开发,王洪亮便是其中一员。2015年该团队已经做出VR头盔,但随后调整方向放弃VR转战AR市场,就在一周前其刚刚发布了旗下AR品牌“简观”,并推出了简观AR眼镜。

无独有偶,AR硬件公司影创也基本在同时期发布了四款VR/AR新品,其中一款混合现实概念头盔Halo可以实现AR和VR间的一键切换,赚足了大众的眼球。

在王洪亮看来,上一代平台是手机,交互上是触摸屏,再上一代是PC,是鼠标和视窗操作系统,而在VR/AR时代,尤其是AR,所有的应用是要基于交互的,交互方式的突破会是行业的拐点。

“交互是整个生态产业链里面的核心。所以交互方式是打通软件和硬件的核心,这点解决了,再去兼容硬件和软件、操控。”王洪亮解释道。

PokemonGo的成功并不是完全基于AR技术的发展,还受益于LBS技术、游戏行业本身的热度、社交产品形态的高接受度以及社交网络的普及等等。“口袋游戏并不是AR完整技术形态的呈现,它只是截取了AR技术中相对比较成熟的一个部分,结合了LBS技术呈现出的一个产品。”王洪亮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AR技术包含计算机图形学、计算机视觉、机器人技术和光学技术。在行云时空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王鹏杰看来,其中一项技术难点是基于视觉的SLAM方法的稳定性对场景特征的依赖较大,不得不在定位效率和定位精度之间取得平衡,很多时候需牺牲精度换得定位效率。

同时基于视觉的交互会存在注册跟踪的误差,这种误差会导致交互有错误及延迟,而当前渲染显示技术还很难营造逼真的虚实融合,从而降低了交互的效率。

RyanPamplin也表示公司将大量精力用于精确手势驱动跟踪功能的研发,即要设计出非常精确的传感器去追踪用户的手势驱动并不容易。

如何打造下一个AR爆款

硬件之外,PokemonGo能否为AR技术大规模商业化指一条明路,并带动国内大量AR游戏出现,而又如何打造下一个AR爆款?在昆仑万维CEO陈芳看来,PokemonGo应该会引发一批跟风和模仿者的短暂热潮,但很快会像“部落冲突”或“皇室战争”的跟风者一样,发现很难成功,然后热潮退却。

据了解目前国内从事AR应用开发的企业有200多家,相较于数万家游戏企业而言,这个量级仍比较小。蓝港互动副总裁王世颖表示,国内之前上线的AR游戏比较少,在其做发行看过的产品中,平均200~300款产品里有一款AR产品。而且这些AR游戏产品,也没有取得特别好的经济效益,基本上是上线就死了,或者根本没有看到上线。

“我其实不太认同这是AR游戏的火爆,而是PokemonGO的火爆。这包含了Pokemon的IP、LBS、AR几大元素,除了任天堂以外,也不要忽略Niantic以及社交网络的贡献。”陈芳直言。

新科技碰撞新玩法带来前所未有的游戏体验,可以预见在未来一段时间会有更多的大IP被引入AR游戏的开发中。游族网络COO陈礼标认为,从玩法上看,游戏与AR技术的结合,一是位置服务,二是图像识别,三是数据处理。从这三个方面看,“AR游戏可能的引爆点就是朝着完善情景交互体验的方向发展。”

不管是对于简观AR抑或其他AR公司而言,PokemonGo火爆都是一个积极信号,在面向大众的市场上面,“AR将会是一个不断出现颠覆性创新的市场,有无数个未知的产品形态会突然出现,从而加速大众对于AR的认识,最终缩短AR技术深入到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时间周期。”王洪亮说道。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