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高管:正进军中国 将专门进行中国应用开发

1120

继年初阿里巴巴领投Magic Leap近8亿美元的融资后,6月中旬,腾讯和联想出现在了硅谷创业公司Meta的5000万美元B轮融资投资者名单上。

这一轮来自中国的投资不但将支持META与现有AR头戴市场竞争,更使得这一全球领先的颠覆性技术将其重心转向中国。

“选择中国投资者完全是出于战略上的考虑。我们的新股东联想、腾讯和宁波GQY视讯都是META在中国的重要合作伙伴,而具体的合作项目已经在稳步实施。”本周,META高级副总裁瑞安·潘普林(Ryan Pamplin)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这也是META在B轮融资后首次对媒体谈到其在中国的具体规划。

Meta被认为是目前在AR(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技术)创业公司里,最有潜力成为微软HoloLens和Magic Leap竞争对手的公司。李嘉诚旗下的维港投资、高榕资本和康卡斯特旗下投资基金Comcast Ventures也参与了这轮融资。

Meta公司首席执行官梅伦·格里贝茨(Meron Gribetz)称,资金将用于支持新款设备的研发,公司的新款头戴AR设备将可以脱离PC机实现独立运行。同时,梅伦·格里贝茨认为,AR头戴设备或许可在未来五年中开始取代个人电脑和智能手机等计算平台。

今年2月份的TED大会上,该公司曾发布了基于神经科学原理研制的自然式机器Meta 2。据了解,该产品形态类似于微软HoloLens,将视频画面投射到半透明的眼罩前,得以让人与人之间的工作、娱乐、通讯和交往行为发生改变。

Meta公司2012年成立,从创业至今的几笔融资经历看,可谓中国资本的宠儿。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初,Meta完成2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领投方为维港投资,同时跟投的还有京东方旗下的BOEO。京东方发布的相关公告信息显示,实际投资Meta的金额为500万美元。

国内另一家创业板上市公司宁波GQY视讯1月发布的公告显示,也参与投资了Meta,“公司拟以超募资金与自有资金共计1000万美元投资美国公司Meta Company。增资完成后,GQY视讯持有标的公司17.86万股优先股,占标的公司完全稀释基础上3.617%的股权。”

多家投资机构和技术专家的分析普遍认为,AR的市场应用前景远大于VR,只是技术尚不成熟,市场化周期更长。Digi-Capital研究报告指出,到2020年,VR加上AR总体的收益可以达到1200亿美元。其中,VR占比300亿美元,AR占比900亿美元。

从目前的估值看,Meta还未真正成为VR/AR领域的独角兽公司。Digi-Capital统计显示,目前VR/AR领域已经出现四家独角兽企业,分别是Magic Leap(估值45亿美元)、Oculus(估值20亿美元)、Blippar(估值15亿美元)以及Mindmaze(估值10亿美元)。

即便量级不够独角兽,瑞安·潘普林坦言,此轮融资已经为“META打开几扇门”,更使其看到了中国市场可能带来的希望。作为市场总负责人的他今年以来已经多次到访中国,并与中国教育部等部委及私人机构进行会面。

“毫无疑问,从数量上看,以后META在中国的持有量将超过美国。”瑞安·潘普林说。

中国故事

《21世纪》:META的首次大范围亮相可能要算今年2月的TED演讲了。能不能讲讲这些投资机构是什么时候与META进行接洽的?

瑞安·潘普林:这个过程事实上比想象中快。2015年的第一次融资,我们就与多家中国机构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而这次在中国金融资本之外,这几家主要的公司事实上已经在美国和国际AR/VR市场有过业绩,可以说是非常熟悉,甚至推动了美国的行业发展。因此,这几家投资的决定事实上非常快,从接洽到签约,只用了几周到几个月的时间。

《21世纪》:如果我们分开投资者看,先看联想。首先它成为第一个出品谷歌设计的最先进的AR手机系统Google Tango手机的厂商,自己也成为了一家硬件公司。此外,联想已经和谷歌的Tango部门团队进行了对接,版权专利问题方面的谈判也已经基本完成,目前游戏的开发已经开始,预计很快就会上线,还会利用联想旗下的乐逗游戏率先进行渠道分发。META与联想的合作与自身的AR尝试是否相矛盾?

瑞安·潘普林:完全不矛盾,我们非常乐于看到这笔股权投资的最主要原因是联想强大的硬件生产能力,从最早的笔记本到现在的手机。我们非常认同其在中国的硬件生产能力,并希望能在未来进行充分合作。

《21世纪》:对腾讯的合作预想是怎样的?

瑞安·潘普林:我们对腾讯最看重的是其广泛的社交网络,其微信、QQ以及各方面配套的软件措施。目前我们已经有团队的工程师在一起工作,共同设计适应于中国市场的一系列软件。

《21世纪》:引入宁波GQY视讯是一个怎样的考虑?此前很少听说过这家公司。

瑞安·潘普林:宁波GQY视讯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鉴于其此前在军工、教育、视讯等方面与中国政府合作的经验,我们已经就此与中国一些政府机构进行了会面。可以说,他们对META在政府系统、教育系统内的应用非常感兴趣,并透露出将创立工作室,专门派出人才研究和开发META体系在中国的应用。事实上,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国家如此重视推动AR的发展,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迹象。

AR眼镜的未来发展

《21世纪》:目前META2发展到哪一步了?我们能看到怎样的性能?

瑞安·潘普林: META2目前研制状况与2月份TED大会上展示的一样,其手部操作识别、直接与3D物品互动的细节是任何厂商目前都没有的。我们即将在未来几个月陆续寄出META 2的样本。尽管已经是比较成熟的一个体系,但由于生态系统、内容不够健全,可以说META 2主要还是供给程序员来进行研发的。

《21世纪》:META与Magic Leap和HoloLens的区别在哪里?

瑞安·潘普林:我想我们与Magic Leap的一个很重大的区别就是我们想要打造一个马上可以接近消费者的一款产品。目前我们已经在研发很多新的细节和功能,我们也将不断推出新的版本。当Magic Leap推出第一款产品的时候,我们可能已经到META 4的阶段了,我们将占领AR头戴市场的先机。

此外,我认为MagicLeap更加注重娱乐,HoloLens更重视窗效果。但总体来讲,我们三个公司正在共同打造初期的AR生态圈。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Catherine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