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会抗议新玩法 VR让你远离恐怖袭击

???????????????????????????????????????????????????

8月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恐怖主义让集会抗议过于冒险,随着科技的发展,用肉身去参加这类人员密集的集会已经不合时宜了。这里的人群是指真正的人群,那种几百人或者上千人聚集在一个地点狂欢或者抗议。但如果聚众的最后结果是一片狼藉甚至有生命危险,那么人们可能会考虑其它安全可靠的方式来满足他们的需要,而这一刻即将到来,这样的新式聚众或可以被称为分布式人群。

新兴的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将让一切变为可能——这与大屏幕电视和流媒体电影让我们无需进入电影院即可欣赏电影的方式并无太大差异。在全世界大多地区,死于战争的概率比较低,我们也不太可能要上战场,但我们很有可能将面临另一场战争,而聚众人群就是目标。恐怖主义——或者至少是随机大规模杀戮——无疑将增加聚众的风险和成本。法国尼斯上千人聚集观看法国国庆日烟火表演,一个疯子开着卡车穿过人群,杀死了84人。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一群人在夜店里跳舞,而另一个疯子带着自动武器开枪杀死49人。在伊斯坦布尔机场,三名恐怖分子杀死41人。

这种新闻听上去那么冷酷无情,恐怖主义的目标可能是任何地方,所以我们在聚众时不得不思考安全性,它的高调程度究竟到什么程度,相当于纽约时代广场新年夜?音乐会?体育盛事,还是小城镇的游行?有关当局强调通过设立安全缆绳、路障和金属探测器来增强安全性,但这也同时导致聚众既耗时间又困难,进而导致人们更不愿意参与。此外,巴西给聚众添加了一些其它元素,例如寨卡病毒(Zika Virus)和政治不稳定性,结果便是几千名奥林匹克粉丝最终放弃前往巴西观看奥运会。

如果这种趋势继续延续下去——目前没有任何理由认为它不会——更多人将开始避免聚众。很多人将开始寻找其它方式满足他们与其它人分享经历的需要,这便是科技发挥作用的地方。

10

仿佛不久之前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还是电影《星际迷航》里才有的东西,今年三月Oculus Rift就发布了第一款虚拟现实头盔,2014年Facebook 花费20亿美元收购了Oculus Rift。虚拟现实让你首次能够感觉身处异处,例如在冰冻苔原上或者登上一艘宇宙飞船。虽然戴上Oculus后经历的冒险仍感觉像是个视频游戏,但技术专家已经找到了通往更逼真的虚拟世界的通道。虚拟现实领域涌入了大量资金和人才。据统计,去年初创企业和例如Facebook, 微软, HTC和谷歌等大公司已经耗资20亿美元研发虚拟现实,且发展得非常迅速。“我曾认为需要花费十年时间的东西在一两年内就实现了,”Eugene Chung这样说道,他离开了Oculus并创立了虚拟现实初创企业Penrose Studios。

我曾与运动队老板谈过,他们认为这便是职业体育的未来。戴上一个头盔一场棒球比赛就呈现眼前。移动眼睛或者头部就可以看各个角落,虽然它可能与现实世界里有点不同。如果你可以这样看比赛,那为什么还去体育场,努力找停车位,坐在高高的看台上90度向下俯瞰一整天。

想象一下虚拟现实版本的音乐会,或者法国国庆日烟火,加上Facebook这样公司的加入,就混入了些社交元素。最终,虚拟现实里的你不会孤单一人。你可以环顾四周然后发现其他人并与他们交谈。你需要担心的不是人群中混着一个疯狂的持枪者,而是可能不小心踢飞了家里的猫。

有些人认为增强现实将产生更大的影响力,增强现实将虚拟图像和信息与现实世界相混合。Pokémon Go便是增强现实的一个最粗糙的例子,但它向几百万人介绍了这个概念。这个可以在智能手机上玩的游戏将Pokémon的人物放置在现实世界里,所以你在看手机屏幕时可能发现附近旅馆的池子里有一只杰尼龟。

最不可思议的增强现实可能来自Magic Leap这样的公司。它的科技能够让你坐在会议桌边,戴上一副增强现实眼镜,然后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被完美渲染的真人大小的虚拟同事开会,这些同事可能假装在认真听你发表意见,但在真实世界里或可能偷偷发着短信。

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可以改变抗议人群的本质。下一代人可能可以依赖增强现实,几百万人——无论是一起还是以小组形式——可以同时前往各自的市政广场,通过增强现实看见似乎也处于同一地点的人群并与之交互。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也可以选择与他们并肩作战。这样的人群聚集可能是庞大的,然而却很分散导致很难一次攻击就全面拿下。

这样虚拟分散的群体聚集是否也会有相同的情感和政治影响力呢?有些专家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人群聚集的关键并不是占据一个空间,而是凝聚激情和获得关注。而那所需要的,正如罗伯特· 卡普兰( Robert S. Kaplan)在全球事务中所写的,“是意识到在对抗令人厌恶的政权时你并非孤军奋战,而是有来自全世界的虚拟支持者。”这导致“道德的提升,同时提升的还有勇气和授权感。在人群里你被保护,你的热情传递给身边那个人,然后再传递给下一个人,所有的都汇集在一起。”你身边的人将可以与你心灵相通,就像在现实世界里一样,如果科技可以实现这点,那么抗议者们没有任何必要必须聚集在同一个地点。

当然,如果没有了聚集的人群,现实世界可能会面临一些挑战。如果球队在空旷的体育场里比赛,而球迷在虚拟观看,一切是否还一样了?城市里的人群如何维系感情?一直以来观看国庆节烟火是尼斯居民维系与社区和国家感情的一种方式,而这种维系感情是全世界各地城镇举办盛事的至关重要的目的。很难想象Testicle Festival的组织者将如何在虚拟现实里举行Undie 500汽车比赛 。如果他们能够实现,我很乐意参加。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Catherine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