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VR界的华为”如何打造V观世界?|线下体验店策划特辑

一股VR线下体验店的热潮正在席卷全国。从购物中心、网吧、超市,到机场、公园,只要是人流多的地方都成为开店的热门场所。

从VR头盔等硬件厂商,VR游戏等内容制作商,VR空间定位等技术提供商,再到传统的家电渠道商、房地产商……都被席卷进这股新技术趋势与商业的狂欢。

VR线下体验店既可以带来稳定的现金流,又能积累线下的CP资源,再转而形成线上VR内容分发的平台优势。这是所有正在“跑马圈地”的玩家们共同的想法。

2016年年底前开500家、1000家、5000家……在这样一个个的开店运动背后,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才能赚到钱?

我们采访了近十家准备在VR线下体验店大展拳脚的公司,看看他们的竞争策略和赚钱之道是什么?

VR线下体验

 

     在圣威特的会议室里,贴着一圈海报,总经理杨涛特意指着一张战车海报对我们说,“那张目前处于保密阶段,不能拍照”。这正是圣威特与华谊兄弟联合,使用《集结号》IP打造的世界首例沉浸式虚拟骑乘(VR Ride)的场景,占地面积达到4500平米,它也是双方在苏州阳澄湖边搭建的主题乐园中的一大特色项目,该乐园预计将于2017年正式对外运营。

“这将是VR与重型设备的完美结合,能使体验者真正感觉到在战场上乘车飞驰,被炮弹震飞的感觉。”圣威特总经理杨涛先生告诉我们,这种VR娱乐重度体验,与市面上一般的VR娱乐项目将有显著不同。圣威特已经启动了新的品牌“V观世界”,打造这种VR娱乐重度体验:结合国内最先进的虚拟现实、5D互动、光电科技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打造兼备视觉、听觉、触觉等多种体感的超刺激沉浸式游戏体验。

十几年前,杨涛还在北京理工大学读书的时候,他就在实验室里进行各种前沿虚拟现实技术的研究;2014年,圣威特成立,定位在“光电艺术与主题娱乐”领域,为B端企业客户提供主题乐园解决方案;2015年,华谊兄弟宣布投资圣威特。

在这次合作中,圣威特除了获得A轮的巨额投资,还获得了华谊的娱乐资源与各种电影IP;2016年7月底,V观世界主题公园在北京王府井试营业,面积近千平米;VR技术、主题乐园、电影IP……圣威特将用这些所有的元素与积累,希望打造一个怎样的V观世界呢?从V观世界的网站上,我们看到他们用的英文名称为“Universal VR”,和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非常相近,从这个细节,也许可以一窥他们背后的野心

VR 界的“华为”?
wxid_fjawgdtzswq811_1471521245299_25

在国内VR线下体验场所的各种玩家中,圣威特是为数不多的技术背景出身的公司。总经理杨涛曾师从北京理工大学信息与电子学部主任王涌天教授。

杨涛说,早在理工大实验室的时候,当时戴的VR头盔就已经有较强的沉浸感,不光能看到自己的手,还能看到手的弯曲度。但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头盔太大。

不论是硬件,还是手势识别、位置追踪、眼部追踪……这些都曾经是杨涛曾经研究过的VR技术。所以,当看到Oculus被20亿美元收购的消息,他们也曾经想要不要也做一个VR头盔产品,后来觉得技术含量与门槛不高就放弃了。

接触VR技术超过十年,在杨涛看来,VR的技术比较复杂,在现阶段遇到很多问题需要攻克,包括显示分辨率问题,如何达到4K-8K;设备轻便问题、屏幕怎样才能足够轻薄;怎样达到声音、触觉的身临其境;身体与设备如何交互等。

“最好的交互方式是不需要设备的。”杨涛相信,就像当年因为苹果从根本上解决了触摸技术,推动了智能手机的大发展;未来,VR也需要一些重大技术的突破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

在杨涛的理想中,如果有一天出现一款极轻的视听设备,让用户交互体验接近无感水平,VR就可以真正进入到每个人的生活中了。这样的理想背后需要横跨不同领域的技术,像光学系统、显示器件、运算能力、联网技术等。

圣威特一位员工告诉我们,在公司内部,管理层经常会提到华为,要像华为一样大量的投入资本、精力、人员在科研方面。事实上,圣威特与北京理工大学就有一个联合实验室,就在研究各种前沿的VR技术,北京理工大学的虚拟现实科学家翁冬冬副教授就是该实验室的负责人。

但当我们问杨涛,圣威特是不是要做“VR界的华为”,他很谨慎的表示,“只是看起来基础比较像,算是匠人心态,先用心打磨产品。“因为在他看来,产品本身更重要。

V观世界的野心
00301061206_61e6ff74

由于杨涛理工背景出身,对于技术有着天然的迷恋。但他内心知道,圣威特要走的是科技+娱乐+商业的路线。

“我们不是一家纯VR公司,而是定位在泛娱乐科技。”杨涛说。

国内主题乐园经历了三代:从单纯的机械类,如过山车,到像欢乐谷那样的主题化,再到后来的科技化,“所有的项目就是类似的三、四十个,只是不同的乐园加上不同的名字”。

圣威特最早进入主题乐园,就是为了用虚拟现实的技术进行创新,改变这种同质化的现象。

那时候,他们运用声光电技术,将虚拟娱乐实景化。典型的游乐设施像雪山矿山车、时空穿梭基地、密室逃脱、猎魔勇士、幻境幽灵虚拟鬼屋等等。设计的这些游玩项目,更加注重交互性和游客的体验。

现在,国内VR线下体验场所异常火爆,但依然存在从VR硬件到游戏内容大量同质化的现象。

今年7月底,“V观世界”主题公园在北京王府井银泰低调试营业。这家近千平米的VR主题公园,对圣威特来说是一次重要的试水。

“说实话,国内不管开了多少VR线下体验场所,这毕竟是新业态,还是需要精雕细琢。”对于VR线下体验这样的场景,应该是怎样的模式,杨涛认为还需要一个摸索阶段。

另一方面,杨涛又坚定的提出,“V观世界”就是要来制定这个业态标准的。

等两三年后,VR硬件设备已经在家庭普及,这些VR线下体验场所还有生存的空间吗?这是许多人的一个疑问。

杨涛希望V观世界打造的是未来在家庭不可能体验到的VR重沉浸感。“VR娱乐重度体验”,就是V观世界给自己贴上的标签。

V观世界试营业第一天,华谊兄弟创始人王中磊就来到现场。与华谊合作,实现“IP资源最大化使用”,这是圣威特手中的一张大牌。

杨涛也很清楚,除了VR技术与IP,“谁的商业模式更先进,谁的融资能力强,谁占有市场速度更快,这就是他的核心竞争力”。

过去十多年的技术积累,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过程。现在,到了圣威特需要加速的时候了。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Catherine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