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涅磐,150年老铺诺基亚的“再创业”奇迹是如何炼成的?

20160819142305680

2016年8月18日,一个古怪的圆球出现在无数中国科技媒体的首页上,它有着科幻电影中常见的“不明觉厉”的造型:带点邪气的灰色、浑身漫布的摄像头……只有它那熟悉的标志,才让中国人恍然大悟——这,竟是那个诺基亚的产品。

是的,就是那个诺基亚。那个也许在你记忆中和6300、N81、塞班等等名词划等号的手机霸主;也正是那个随着触屏手机大潮而被苹果、谷歌抬出场外的失败者。如今,他带着自己的VR摄像机Ozo王者归来。

20160322_b270ec4699dad7d24d1dTlKK2nlYoqhO

几年的沉浮,对于电光石火的互联网产业,也许就如几世纪那般漫长。有太多的企业一夜之间登上巅峰,又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而类似诺基亚这样曾经一度跌至谷底,又能奇迹般地靠着成功转型而卷土重来,实在是凤毛麟角。

今天,就让我们再次走近这家北欧的企业,了解它这几年沉浮、崛起的背后故事。

150年老铺再创业,救命稻草叫“诺基亚科技”

ramzi-haidamusnokia-technologies-2014-1-6381

2013年,诺基亚曾经引以为豪、也是它让广大中国消费者熟悉的手机业务终于全面溃败——实际上自从iPhone上市后,公司的利润就已经缩水缩水再缩水。拿着一款古怪触摸屏幕的乔布斯,几乎是在一夜之间粉碎了诺基亚苦心经营多年的手机帝国。

以72亿美元的价格把手机业务卖给微软后,诺基亚的业务大幅缩水,年收入不及过去的一半。诺基亚内部也作出了人事上的变动——任命Rajeev Suri为集团主席和CEO,并声明公司业务定位在网络服务、测绘和产权授权三大领域上,但这在很多人眼里,不过是垂死挣扎。

55cc613b02cef

Suri在上台后动作连连:他先在2015年以170亿美元收购法国Alcatel,这扩展了诺基亚的网络业务,也让它得以进入物联网领域;随后他将公司的HERE测绘业务以30亿美元卖给了一家汽车制造商。这一连串的举措仍然被不少人称为“无奈之举”。

就在诺基亚唱衰者一片哀鸿之际,硅谷的森尼韦尔市悄悄成立了一家新公司,这间公司的名字叫做“诺基亚科技”(Nokia Technologies),它作为诺基亚内部的一个“创业公司”出现,拥有30000个以上的、年度创收8亿美元的诺基亚专利,随着专利一起的,还有大约800名工程师。

诺基亚把公司崛起的希望押在了这间年轻的“诺基亚科技”上,它肩负着让这家150年的老铺东山再起的使命,而他的领导人,就是本文的主角——Ramzi Haidamus。

黎巴嫩人在芬兰的奇遇——冰火两重天?

Nokia_Ramzi-600x338-e1448978911269

Ramzi Haidamus,即便只是稍微了解欧美国家命名习惯的人,也能马上看出这并非一个出身于该地区的人名,的确如此,这位仁兄诞生于黎巴嫩,这是一个常年气候温热的国家。谁也想象不到,他的名字在日后会与冰天雪地之中诞生的诺基亚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充当了后者的救世主。

长达十七年的时间,Ramzi Haidamus都扑在了世界著名音响公司——杜比实验室上,在他的一手带领下,杜比成功从一家营收7200万美元的私人业务公司,一跃成为收入将近10亿美金的大公司。而这个时候,他接到了诺基亚抛来的橄榄枝——这个offer正是邀请他加入诺基亚科技。

dolbylaboratories__111205182403

在2014年,所有人听到诺基亚,想到的都是诺基亚的倒掉,然而Haidamus已经看到了这之后蕴藏的机会,他决心利用好各方面的资源,去给这个150岁的老铺带来崭新的未来,于是他欣然前往,摇身一变成为了诺基亚科技的主席。

“很多人还对诺基亚这一品牌充满着爱,我们的任务是告诉大家,诺基亚还在坚持,并且会是一个全新的诺基亚,”Haidamus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大龄创业青年“诺基亚科技”与VR的相亲会

silicon-valley-sign-lg

硅谷,是美国无数科技创新企业的源头。数不清的大公司在这里扎根,无数的开发者来这里朝圣……而这其中,也包括了大龄创业青年“诺基亚科技”。

秉承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原则,诺基亚科技在这里安了家:“搬家到硅谷,也就是意味着把我们的研究带到所有高科技创新的中心去,”Haidamus称,“硅谷是一个精益求精的中心地带,我们可以在这其中学习、合作。”

-1x-1

不过地点只能算是初步的决策,Haidamus面临着更为艰难的核心任务:找出诺基亚目前的资源能够做出什么,并且如何利用它们来让诺基亚重回消费者市场。没有产品战略方案、没有既定的方向,有的只是对自己的信任,信任自己的品牌会在全球的消费者中间产生强烈回响。

Haidamus本人是信心十足的:“我们拥有让诺基亚重回消费者市场得所有关键要素,接下来的问题只是:我们以何种面目回去。”

这个“面目”自然指的就是诺基亚新一代的核心产品,Haidamus利用自己的经验,开始寻找那些在短期内能够有成效的项目:“时机对于产品来说,永远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如果选对了时机,就可以持续迭代。而我们通过观察VR领域,发现一些颠覆性的东西正在产生,这些就为一个成熟的业务奠定了基础。”

ramzihaida

很快,在Haidamus的主导下,诺基亚科技内部建立了一个名为数码媒体业务的部门,而首个产品正是Ozo——本文开始提到的那个“怪球”。

正是这个怪球,让诺基亚重新回到了消费者的市场中。而诺基亚和迪士尼的合作,也让Ozo和诺基亚进一步为世人所瞩目。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专注、专注、再专注”

AH-Nokia-Withings-logo_1

2016年4月,诺基亚1亿9200万美元收购法国健康公司Withings。

2016年5月,诺基亚授权HMD,以诺基亚的品牌制造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

诺基亚的行动快得让人有点眼花缭乱,这一切的背后都是Haidamus的多线推动。收购Withings,是看到了数字健康产业的未来;而授权HMD,则是“标志着诺基亚品牌在行业新篇章的开始。”——Haidamus在声明中说:“诺基亚没有亲自回到手机领域,而HMD负责生产手机和平板电脑,可以让诺基亚的品牌价值在全球市场得到增长。”

464140-nokia2-reuters

这些堪称疯狂的举措宛如过山车一般,让Haidamus和诺基亚科技忙得不可开交了。在短期内,Haidamus称没有拓展其他业务领域的计划。

“现在一切都是专注,”他随后重要的事情强调了三遍:“专注、专注、再专注。我们现在有1000名员工和四大业务(包括品牌和专利授权在内),目前还没有考虑第五大业务。”

永恒的传奇——不断上演凤凰涅磐的诺基亚

NOSD

诺基亚科技已经站稳了脚跟,目前它拥有足够的资源和野心,手握多项专利和品牌,可以向任何领域发起进攻。就像Withings创始人Cedric Hutchings说的那样:“诺基亚科技可能是硅谷‘最可怕的公司’之一。”

如果回顾诺基亚的历史,就会发现这家公司总是能够在关键时刻起死回生:20世纪90年代中期,诺基亚也一度濒临破产,而当时诺基亚孤注一掷,选择出售其他所有产业,只保留电子部门,才有了日后不可一世的手机霸主。
OB-VO177_nokia1_P_20121204063259

时间快进20年来到今天,诺基亚再次靠着果断地放弃手机业、选择VR领域实现了东山再起。这家颇具传奇色彩的公司,从1865年成立至今,拥有着其他IT厂商看来神话般的150岁超高龄,并且总是在危机时刻敢于打破窠臼、拥抱创新,一次次奇迹般地死里逃生、凤凰涅磐。

也许,在诺基亚的骨血里流淌的,仍然是千百年来在冰天雪地中摸爬滚打的北欧人民,一代代传承下来的那股不向命运低头、誓死不服输的劲头吧?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1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1. #1
    涅槃重生
    快乐星期五08-23 回复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