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男人对我说,《极地》VR是一场梦

编者按:历时近半年调研和20天拍摄,微鲸VR与五星传奇联合制作的《极地》VR全景纪录片近日杀青。据悉,此片将制作四集,并于2016年10月陆续上线。以下是制作人刘扬与两位导演的对话。

对话嘉宾:

刘扬:微鲸科技、《极地》VR制片人

宿斌:《极地》VR导演

曾海若:《第三极》、《极地》总导演

不干预的方式去记录

刘扬:《极地》VR纪录片是中国人使用JAUNT ONE在国内拍摄和制作的第一部影像作品,创作本片的思路和特点是什么?和传统纪录片相比,不同点体现在哪里?

宿斌:JAUNT拍,立体加全方位、高质量的六讯道录音,声音质量高,会给用户带来一种非传统的视觉盛宴,带给观众很强的沉浸感。主要是沉浸感,沉浸感是第一位的。

传统纪录片是导演试图用干预地手段去呈现更好、更美观的真实画面,而我们VR是采用一种现场不干预的方式,还原事件的原生态面貌,单纯地记录所发生的一切。

全景360度的记录方式,特别适合在事件中体验,并不是观看某个导演根据自己的想法导演或创作出来的场面,在这当中,观众的身份也发生了变化,观众有了更多的自由选择角度的权力。

曾海若:因为纪录片发展了这么多年,它也积累很多的语言、讲述故事的方法、表现形式,这些大多数的表现形式在VR中都失效了。比如说,我们在做纪录片的时候,也会去用镜头的组接,用近景、特写、高速镜头等等,用很多种方法强化我们要强调的东西,这些在VR都是失效的。

剪辑语言的使用基本上在VR中是没有用的,剪辑点完全没有用,那么,也就是说,我们试图把一连串的内容剪在一块这个想法,其实是无法实现的。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VR也给传统的影视作品和传统纪录片一个启发:让它们回归到一个真实的状态。什么概念呢?其实纪录片发展到今天,我们看到的一切未必是真实的,尤其电影更是这样的,但是VR迫使你必须真实地面对,所以VR给了纪录片一个很好的机会,就是迫使你必须面对真正的生活场景,面对最最真实的那种生活质感。

用传统纪录片表现的时候,你可以只选择你认为有用的,但在VR中就不行,你必须全面地表现出来,所以观众在看VR的时候,他为什么会被吸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真实感,VR纪录片是真的,在这个地方,你的任何东西都被展示得一览无遗。

极地
《极地》纪录片拍摄中

VR的故事性如何表现?

刘扬:失去了传统的影视语言体系,VR的故事性可能会偏弱,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宿斌:VR的感受就是观众本身在亲历,看东西你本身不会用望远镜或变焦镜去看,这只是视觉语言的一种,大部分都是用“标准镜头”的眼睛去观察事物。如果你想了解一个老喇嘛,最好的办法是观察,给观众的亲临感,就是走进寺庙里,走到喇嘛身边,走进婚礼现场。

例如,在婚礼现场,观众可能就会在新郎新娘身边坐下来观察,感受这个婚礼,而我们就是提供了这样一个观察位置,这样比传统用更多地镜头去表现,显得更为直接,干预更少,VR这个设备,其实就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它的视角也就是参与者的视角。

刘扬:现在拍摄了那么多场景,哪一个场景是你最满意的?

宿斌:首先是望果节,它气氛很热烈,有舞蹈,有内容的场面,场景色彩也好,它记录了扎囊县老百姓为庆祝丰收而进行的祭祀活动,特别具有地方特色,让人回味无穷。除了望果节,当然,打阿嘎也很棒,那么多人一起打阿嘎,壮烈的场面,节奏感很强的打阿嘎声与人们打阿嘎时唱的歌曲相得益彰,带入感特别特别的强。

《极地》VR图4(扎囊县折木村望果节现场)

《极地》VR图4(扎囊县折木村望节现场)

(扎囊县折木村望果节现场) 

就是一个造梦过程

刘扬:VR目前主要是基于互联网途径传播,而互联网用户以90后为主体。对比传统纪录片的受众,你如何看待这种用户群的变化?

宿斌:我不太想称这个片子为纪录片,因为它更多地是侧重与体验,去体验另一种生活和另一种文化,因为现在对于VR来说,没有明显的分类,毕竟VR也就刚刚起步。它既有纪录片的一些特征,又有社会学和人文学的样本切片特征,同时又有一些真实的体验。

曾海若:实际上,我做《第三极》的时候,我最大的希望是年轻人喜欢看,事实证明,《第三极》最大的受众就是大学生。纪录片永远都应该冲在最前面,纪录片本来就应该承担影像实验的这种功能,就像最早的电影是纪录片一样,纪录片记录的是现实生活,拍摄的是真实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无所谓新或老,对于年轻人来说,他们都需要看到这些东西,不要用老套的方式去告诉他,不要觉得纪录片就是很严肃地来告诉一个真相。

我觉得现在的90后,他们最在乎的是你别骗他们,不要有虚伪的、假的东西,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纪录片和VR的搭配还是蛮适合的。

刘扬:和微鲸VR这次合作,有没有什么比较特别的感受?或者说什么片段让你对VR有了新的认识?

曾海若:我觉得跟微鲸最大的好处就是:微鲸不骄傲,虽然微鲸拿到的是世界上最好的设备。我觉得这种谦逊的态度很重要,因为在现阶段谁都不是VR的老大,大家都在探索中。跟微鲸合作最舒服的一点就是,他能够跟你一起去探索,能给你提供一个他已经达到的层级平台,然后告诉你他的经验,然后一起去寻找一个答案、一个方式。因为现阶段最重要的是,使用最先进的设备、最先进的理念去探索VR的可能性,要去站到那个高点,我们现在都在探索,然后不会止步于已有的这些经验。

宿斌:最重要的是,我们要造一个梦,就是你要把我们做的梦记录下来,那么,我认为这个梦就是VR。它是否一定要具备强逻辑,我觉得未必,我们更多的是探索一种可能。

《极地》VR图5(剧组杀青合影)

(剧组杀青合影)

(作者系微鲸科技、《极地》VR制片人,微鲸科技实习生金鼎硕、符如成亦对本文有所贡献)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Catherine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