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屠夫”到“天使”,这位以色列军人都创造了哪些VR医疗奇迹?

a044ad345982b2b736ec857431adcbef76099b0b

想象一下,如果有一天突然有人通知你,你的脑子里长了一个肿瘤,你会不会瞬间感觉天旋地转?

等你咬牙支付了高昂的医疗费,撑过了入院、检查、打针吃药,终于确定了手术方案后,医生突然在手术的当天早上吧啦吧啦得和你说手术方案临时必须要更改,你会不会想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Drdk2

然而,我们今天要讲述的这位病人——Marcus Barnes却对此毫不在意,他完全理解医生的缘由,也对自己大脑的毛病一清二楚,这让手术愉快而顺利地完成了。

这一切并非由于Marcus本身是什么医疗专家或者医生和他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PY交易,这都源于VR技术在神经外科领域的应用,而这项用来救人的技术,竟然起源于一名前以色列军人。

戴上头盔,神经外科医生可以“飞”进病人的大脑

QQ图片20160829172329

Robert Louis来自美国奥兰治城的霍格纪念医院,也是本文开头的病人——Marcus Barnes的主治大夫。他从2015年10月开始使用Surgical Theater公司的SNAP系统。

利用这一系统,病人的大脑可以被3D建模技术绘制,从而让戴上VR头盔的神经外科医生可以“飞”进病人的大脑,什么肿瘤、神经、血管和相关组织都可以在手术前一览无余。

vr-brain-1000x543

霍格医院目前正在使用的正是Oculus DK2,Surgical Theater的COO  Jim Breidenstein表示,美国药监局FDA最近也对Oculus Rift开了绿灯,在所有医疗设施里都可以使用它。

扔掉以前的大脑切片,不再需要脑补病人的大脑建模!

QQ图片20160829172242

黑白、2D的脑部切片图

FDA的“放行”无疑给Louis和他的同事们带来了巨大的便利——在这种技术引进前,他必须要先参考大脑的黑白色2D“切片”,利用他20年的手术经验,在自己的脑内“脑补”出病人大脑的大致形象。

而随着SNAP系统的到来,仪器可以利用病人脑部的3D建模来对医生的手术进行“GPS导航”,医生能够实时地追踪自己的仪器:

“不再需要2D模型,我现在能够在3D Surgical Theater的系统屏幕看到仪器的提示,并拿它和我通过产生器看到的实物进行比对。”

医患关系的飞跃:从单纯的“我信任”进步到“我理解”

o-DOCTOR-PATIENT-facebook

这一技术已经应用到了包括霍格医院在内的十间医院,有超过100名患者从中受益:“成功进行完整肿瘤移除的概率有了提升,同时神经系统并发症的几率也降低了,”Louis宣布。

作为医生,Louis本人是无创手术的信奉者。所以在设计一名脑肿瘤患者的手术时,他原本想要从眉毛处的小切口动刀,但在Oculus头盔里观察过病人的大脑模型后,Louis发现病人的视神经会对手术线路造成阻碍,于是临时改变了手术方案。这名病人正是本文开头提到的Marcus Barnes。

doc3

“我们更改了手术方案,在发际线做了切口,在接触病人本身之前就决定了这个改动,最后成功移除了整个肿瘤。”

除了手术方案外,SNAP系统在这个手术案例中,还极大地安抚了病人的心情。在Louis准备手术的时候,Barnes通过头盔就能清楚地明白医生为什么改变了原定的手术计划。

“几乎所有的病人,在看到自己患病的大脑以彩色、3D的形式呈现在自己面前,都感到惊奇又欣喜,”Robert Louis说,“这让医患之间的关系从单纯的‘我信任’进步到了‘我理解’,病人理解到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研究表明,一旦病人对治疗有更好的交互和理解,往往手术都会比较成功。”这也就导致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VR、AR,一个都不能少?

fraunhofer-mevis-ipad-app

除了VR技术,Surgical Theater还有AR技术。

这种技术会从九月开始应用到手术室,在手术进行的时候,医生可以在观看显微镜或内窥镜的时候,看到利用病人头部的3D建模,投射出来的实时而精准的20-30%阴影视图。

skin_dot_tumor

Louis称,“我能在视野里看到一部分肿瘤,所以手术的时候我就知道准确方向了。虽然AR应该无法代替VR里的手术前训练,但这对医疗精确度领域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进步。”

更好的精确度意味着,对正常组织更小的破坏和对肿瘤更为直接的切除,这能减少神经并发症发作的概率和失血量。

20年的经验,通过VR 20分钟就能明白?

160225-patientvr

“像Louis这种医生拥有的20年的经验,可能学生们在20分钟内就能明白了,这可以大幅地缩短未来外科医生的学习曲线。”

这是VR在医学领域的另一大应用——对实习医生的训练。学生们可以从教学视点观看到对脑部的解剖,这一过程可以在线完成,医生和学生甚至不需要身处在同一个国家。

Surgical Theater的COO  Jim Breidenstein称,迄今已经有超过2000名病人受益于他们公司的产品:“我们在2017年将会根据收集到的临床数据来扩展这一技术。我们的目标是让SNAP系统进入外科手术领域的所有关键环节。”

从屠夫到天使,一个以色列军人的转变

srp-team

右一为Alon Geri

在从事医疗行业之前,Alon Geri干的是和治病救人的医生完全相反的营生——在以色列当空军飞行员,开得还是大名鼎鼎的黑鹰战机。

VR飞行模拟器是他花了几年的心血投入的一个项目,在这期间,一名外科医生偶然间问他能否也开发一个医疗领域的版本,于是顺理成章地促成了他从“屠夫”到“天使”的转变。

maxresdefault

最终他成为了Surgical Theater的联合创始人兼副总。他表示SNAP系统将会随着技术的成熟而不断进化,这一系统已经可以在Oculus和HTC Vive上运行,包括很多AR设备。未来更会支持“市场上任何的头盔”。

“外科医生们体验之后,就会发现它是颠覆性的,”Geri兴奋地说,“这让他们可以准备复杂的手术,直击显微镜之下。”

Louis回味SNAP系统,也不无诙谐地说,使用它简直就像使用一台“傻瓜相机”。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1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1. #1
    给力
    tu08-29 回复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