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影视与VR的融合——探班《都市怪谈》VR 惊悚剧

“有人说,在VR影视中,传统的由镜头剪辑、拼接组成的蒙太奇手法已经死了。但事实上,所有的电影语言都是存在的,消失的可能只是镜头的特写和景别的变化。”《都市怪谈之三同》系列电视剧的总制片人赵琳琳在剧组午休的档口对我们说道,“现在很多的VR影视都是一个长镜头拍到底,这样其实不利于观众的观看。镜头的分切可以减少观众的视觉疲劳,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前不久,青亭网探班了在北京延庆山区中拍摄VR恐怖剧《三同》系列的剧组。在前往剧组的路上,总制片人赵玲玲和我们分享了一些片场的剧照和演员的花絮。

02

《三同》的拍摄地选择在一个山村,剧组的美术把这个幽静的山村布置成了四十年前的文革风——然而村民们多少不太买账。村里本来要开发成高端旅游地产,他们担心这里会被打上鬼片“圣地”的标签。不过经验丰富的外联制片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在他的“劝说下”,最终村委会还是为拍摄开了绿灯。

11

恐怖片的拍摄自然也少不了演员的特效妆,在剧中饰演女鬼的演员调皮的与赵琳琳打了个招呼,却着实把我们吓了一跳。虽然剧中处处都营造了恐怖的氛围,但赵琳琳认为最恐怖的部分还是第二部《同床》里那个藏尸的房间,一个色彩单调的房间中放着一个艳红的行李箱。

07

杀掉同性恋人的女子,把恋人生前订的快递盒子散乱的丢在房边。看着这个场景,一股安静的压抑感深深的压迫着观者的心脏,藏着尸体的红箱子又是那么的令人毛骨悚然。

03

就连拍戏的演员也被这个屋子“不详”的气息吓得不轻,拍完戏后,这些道具一个不留的被剧组丢掉。“拍普通的戏道具都会被保存起来,都是美术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赵琳琳摇摇头说,“没办法,太不吉利了只能扔掉。但确实很心疼,这可都是钱啊!”

二、

车子在山路上蜿蜒行驶了两个小时,伴随着一路的颠簸,我们终于抵达了拍摄现场。在现场剧务的带领下,我们沿着石子路步往今天第一幕的拍摄地。路上经过一片洼地,赵琳琳突然感慨到:“就在今年年初剧组挑选拍摄场地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农田,而现在为了弄旅游地产,村民们就把田地填了。人类真是太可怕了,传统的味道就这么没了。”

说话间就到了第一场的拍摄地,村外一个长满杂草的半山腰。抵达的时候摄像正在调整着机位,而另一个剧务正在挥舞着镰刀从杂草丛中清出一条路来。我们半开玩笑的说道:“别人家的剧务都是搬桌子搬板凳,《三同》的剧务却是扛镰刀砍路。”

就在剧组准备的空当,我们和《三同》的导演祁少华,聊了聊这台让他们又爱又恨的全景相机Upano Xnone。与过去使用的全景相机相比,这台相机可以在机内完成粗拼并传输画面,导演可以躲在相机照不到的地方监拍,确实解决了剧组很大的困扰。

但是拍摄过程中传输的数据量实在太大,每分钟五六个G,现有的无线传输根本没法满足,只能用有线的方式。但使用有线的前提是要有地方能藏住电缆,这样画面才不会穿帮。

今天比较幸运的是两个场景一个在杂草很多的山路,一个在水潭里,都可以藏住线。而上午这场戏,摄像机和演员在山腰的山路中,我们则在山下杂草从挡住的地方,和祁导以及摄像一起监拍。

14

而这台机器恨人的地方,则在于工业设计上诸多的问题:经常莫名其妙的罢工、储存卡接口经常吞卡……不过从刚开始机器出问题的时候手忙脚乱,到后来剧组已经习以为常,甚至有剧组成员练成了靠手感插卡的“绝活”。

15

没多久,拍摄现场准备完毕。祁导把这部戏的演员们叫过来开始排戏,指导演员的走位。我们则和一边负责录音的混音师聊了起来。比较巧的是,这位混音师是第一次参与VR影视的制作,他甚至不太清楚VR到底是什么东西。

而他坦言,这次的工作让他非常“不安”:一般的影视录制现场都是使用挑杆和话筒录音,而在拍摄现场却只能在演员的衣服里藏无线麦录音。而使用无线麦,一方面他会担心传输出问题,另一方面当演员衣服摩擦的时候会出现非常严重的杂音,让整段录音没法使用。

17

此外,无线麦录环境音的效果很差,但是对于营造恐怖氛围来说环境音非常重要。所以他只能工作的间歇到处走走录录周边环境的声音,用于后期的合成。而作为传统的音频工作者,他其实不太喜欢这种方式,在他看来天然与环境结合的声音效果要比后期合成的更好。不过在VR拍摄的现场,他也是个“新人”,需要学习和适应很多东西。

另外一边,演员排练完走位,这个镜头正式开拍,这一段戏是四个演员前后走过一段山路,在经过镜头的时候男女主角会为小女孩“秀秀”戴上一个花冠,总共是一两分钟的一个长镜头。因为没有特写,导演让演员们背上了背包,增加各种各样的表演来丰富这个镜头。拍摄的中途,不太满意演员的表现,祁导甚至亲自上阵在镜头前演示。

00

此外这段拍摄中还体现出了另一个VR影视与传统的不同,在拍摄中,演员要时不时的与镜头互动,尤其镜头的最后演村妇王桂枝的演员要靠近镜头做表情。而在传统拍摄中,往往要求演员拍戏时不能盯着镜头,保持自然态。

这个镜头前前后后拍了五六段,而这在《三同》的拍摄中是家常便饭。我们在和饰演王桂枝的演员闲聊中得知,昨天晚上拍墓地那场戏的时候,“王桂枝”要佝偻着腰拍出走路僵硬感,前前后后NG了好多次,到最后她全身都僵硬了,不用演技就走的步履蹒跚。VR影视拍摄中演员的辛苦可见一斑。

三、

拍完这一段已经快1点了,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们探班组先行一步,而剧组成员在我们吃完了以后,才收拾完回到村口剧组车队所在的后勤处准备吃饭。

祁导几乎是最后一个到场的,趁着吃饭的空档,我们抓紧时间和祁导聊了聊。我们先聊了一下这部剧最大的“亮点”,扮演女主角瓜子的大胸美女张天天。

22222

对于这个美艳的女主,祁导其实有点无奈,在他看来这样的女主很容易分散观众的注意力,把观众的视线吸引到女主身上,而这其实不利于恐怖片营造氛围。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女主对目前VR影视的主要消费者——年轻的男性群体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斯皮尔伯格在年中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认为VR电影中对制作人来说是一个“危险的媒介”,因为VR的360度会让导演的掌控力降低,镜头语言变得不再重要。

但是祁导并不认同这样的观点,真正的摸索并拍摄VR电影之后,祁导认为镜头语言在VR电影中依然存在,导演对整个电影的掌控丝毫没有降低,只是掌控电影的难度更高。导演考虑整个360度的全景画面,把握每一个演员在整个作品中的表演。

但是VR影视确实也与传统有了很大的改变,比如一部电影中的分镜大大的减少,单个分镜的长度也比传统影视更长,电影中常用的特写手法也在VR拍摄中消失。

289050194490369627

但其实更多的东西没变,虽然灯光的工作、录音的工作、美术的工作、后期的工作,每一个与传统拍摄相比都有了一些变化,但剧组成员做的事情本身没变,只是像美术和后期可能工作任务更重、像拍摄的任务从掌控摄像机变成用电脑远程遥控、像灯光可能需要更注意不在镜头里穿帮……而导演的工作,依然是指挥着所有成员,把不同部门的成果融合在一起,用电影向观众讲述一段故事。

随便扒了几口饭,祁导和我们聊完就站起身,去往下一个片场。

在祁导走后,赵琳琳私下和我们说,这次拍摄祁导的压力真的很大,很多年前就在央视影视制作组担任导演,祁导有着自己的骄傲,他不能允许自己导的片子是个“半成品”。而这次拍摄过程中,出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也给他很大的压力。

000

但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导演更是这部片子顺利拍摄完成的根本保证。从最现实的角度来说,这部片子的预算严重不足,而三部18集180分钟的VR电视剧,本来从制作的角度再压缩也需要20天才可能完成。而祁导用他丰富的经验,有条不紊的掌控着拍摄进度,生生用15天完成了拍摄,大大的减少了拍摄的开支。

但是这也增加了祁导的压力,他在拍摄期间几乎没怎么好好吃饭,剧务只能想办法为他“加餐”,比如在每场戏监拍的电脑旁,放上导演专供的“零食”。

VR影视中导演的角色真的弱化了吗?也许现场导演的工作方式变了,但是导演在一部戏中的掌控,导演在一部戏中的辛劳其实一点没变。

 

四、

在拍最后一场戏之前,我们找到了躺在村里小卖部门前竹椅上的首席灯光师,聊了一下关于VR拍摄中灯光师的工作。

289050194490369627

其实,VR影视拍摄中灯光师的地位多少有些尴尬。由于使用全景的镜头,灯光师与光源很容易出现在镜头里,造成拍摄的穿帮。而全景拍摄设备对光线的要求一般还很高,藏好灯光师的同时还要把光打到演员身上,难度非常大。

但当我们和他聊到VR影视对灯光师造成的影响有多大时,他却表示,虽然工作形式有一些变化,但工作的本质其实没变,还是和摄像师配合创作电影的“光影效果”。甚至,在他看来,VR拍摄的照明更像是过去拍胶片电影时代的照明,让他怀念起过去胶片电影的美好。

和灯光师聊完,我们走到拍摄现场,剧组已经架设好场地内的设备。看了一下今天的通告,下午在水边这个场景一共有两个镜头,第一个镜头是拍岸边的男女主角,他们来到岸边看到水里浮现的人脸落荒而逃。第二个镜头是拍小女孩秀秀从水中浮现的镜头,是由替身拍摄。

拍摄第一个镜头的时候,由于要拍全景的画面,为了防止穿帮。剧务拉起了警戒线,把游客和村民挡在镜头外面,我们则和导演躲在山坡后面的草丛里监看拍摄画面。

拍完这个镜头,我们在剧组准备下一场戏的时候,和男主角稍微聊了一下。

001

问到这次拍摄的挑战,这位中戏的高材生看来,确实要比普通的电影电视剧拍摄难度更高,但他们在中戏学习的时候,都是用舞台剧学习,已经很擅长用富有张力的表演来吸引观众,而这正是VR影视拍摄最需要的素质。

说话间,第二个镜头已经准备开拍。由于只需要一定角度的画面,拍起来的感觉更像是在拍传统影视,剧组成员和看热闹的群众都站在镜头的后方,导演现场指导着演员演戏。这个镜头是小女孩秀秀(替身)从水中出来的镜头,水里很凉,一开始替身演员下面穿着泳衣保暖。但是泳衣的浮力太大,试着拍了几次都达不到祁导要求的从水中缓缓出现的效果。

100

为了追求拍摄的效果,演员只好脱掉泳衣,只穿着外衣进入到水中,在初秋的凉意之中,这个镜头最终达到了最好的效果。

到这儿,《三同》剧组的探班之旅基本高于段落。回去的路上,我们和赵琳琳聊了更多关于VR电影的事情。在她看来,VR只是拍摄的技术,而电影终究是一门艺术。过去VR影视的探索团队大多是技术驱动型,而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更多的传统影视艺术家会进入这个领域,他们会把更多的传统影视元素融入到VR拍摄之中,也会用更艺术的方式用VR诠释电影。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Catherine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