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概念热炒,见效益最少还得两年

现在谈创业、谈投资、谈新科技,有两个字母,避无可避,那就是VR(Virtual Reality,即虚拟现实,简称VR)。2016年的VR,热得烫手。

VR概念热炒 见效益最少还得两年

一.VR元年开启

“虽然有很多企业号称做了十多年的虚拟现实,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一波虚拟现实热潮无论从技术上还是资本上,都是从Oculus开始的。过去推出的都是开发者产品,开发者版和消费者版有很大不同,开发者版不断迭代、修错、定价也是不确定的。而消费者版则代表着用户体验的相对完美。所以当Oculus真正把消费者版推入市场,才能算VR元年的开启”焰火工坊的CEO娄池这样解释将2016定为VR元年的原因。

娄池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VR的概念处在一个不断重构的过程。最早在游戏领域风靡的VR战警,在当时就被认为是VR,现在看来只是3D建模,零几年VR是指数字城市,当时第二人生的游戏也很火,号称要把实体的商店搬到网络上去。今天VR的概念其实更接近VR的本源,更有沉浸的感觉,每一代之间都有一点传承的关系,但是今天的VR和过去还是不大一样的,体验上的区别是十分明显的,过去的VR无论是哪种形式,他还只是停留在一种平面现实里,今天的VR确实是一个让你能在360的空间里去沉浸的一种体验方式。

所以真正的虚拟现实时代已经到来,我们无需担心它像九十年代一样,刚亮相,就死。

二.国内VR产业的技术壁垒

娄池认为VR的技术壁垒分软硬两部分。现在没有一条产业链是为VR靠拢的,整个VR产业链是建筑在手机之上的,也就是液晶屏和陀螺仪的廉价化,包括其他的小型的SOC,这些都是借助于手机产业链的,这就决定了硬件是没有为VR优化过的硬件,也就产生了如何用没有为VR优化过的硬件如何去搭一个VR平台的软件问题,同时ATW算法是软件方面最核心的门槛。

硬件的门槛则是资本的门槛,因为现在所有的东西都是建筑在手机产业链上的,现在让手机厂商为你单独开一块屏,除了Oculus之外其他的小公司是没有这样的能力的,不仅仅是屏幕,其他配件也存在一样的问题。Oculus可以按需来定,成本也低,这是小公司所无法做到的。VR硬件的整体都是有问题的,ATW算法是需要外置陀螺仪支持的,而目前中国市面上能支持的设备基本没有,这也是焰火工坊做极幕眼镜的初衷。

三.中国VR创业市场的乱象

现在市面上用户可以买到的VR产品很多,但大多是打着VR的幌子欺骗消费者的“伪”VR产品,这类产品的体验效果是极差的。对这种现象,娄池认为,推出体验好的产品才是对市场发展有利的,体验差的产品是在伤害整个VR的种子用户的,为与大的公司合作,有些公司急于推出类似cardboard的产品,不去考虑用户体验,只是一味的去实现全兼容,去达到一个量产的目的,来吸引投资。而现在的投资公司很多不是从体验出发,而仅仅只是从产品的出货量出发来考量一个公司的投资价值。去年年末gear vr才正式量产,然而在此之前中国却有无数款类VR的产品,大家还是缺乏一种对VR的敬畏之心。最近有些公司做一体机,把自己伪装成Gear vr,它们刷的系统是一样的,体验也是可以的。但是一种完全建立在Oculus生态体系下的硬件越狱模式。

而这种忽略知识产权的抄袭行为最终只会让这些公司陷入绝境。

四.二级市场催熟VR产业 弊大于利

VR热在二级市场上的体现是一大波VR概念股被炒得异常火热,但其实很多公司和VR行业并没有太大关系。娄池说:“二级市场里大家更多是从题材角度来考虑,这对VR行业来说其实是不好的,VR产业真正的能见效益,大概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现在二级市场热是在催熟这个产业。

很多公司临时性的把自己变成一个VR公司,这样会造成人才溢价。这么做它也挣不到钱,因为它最终是靠股市来套现。而对真正想布局VR,长久地做下去的VR创业公司来说,用人成本就会增大。
而且现在推概念太早,成品做成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这很容易造成受众的心理落差。A股冷和热并不能代表现实生活中的冷和热,它现在的泡沫是很明显的,但VR本身不是泡沫,中国二级市场里的VR概念是泡沫。”

关于未来VR产业的爆发点,娄池认为目前VR只是一个视听体验的升级,只能是视听体验比过去要好,杀手级应用出现的可能性有,但是究竟哪家能找到,谁的心里都是没数的,这是无法设计的。

总之,2016VR是真正的大热了起来,未来究竟是大公司主导整个产业,还是创业公司快速成长占据市场,现在看来谈这个都为时尚早,毕竟消费者还没把Oculus Rift 拿到手呢。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