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VR遇上艺术,三个创作者用VR述说了三段故事

VR电影是一个昂贵的事情。谷歌之前拍摄了一部VR影片《HELP》,短短10分钟的影片,耗费了上千万美元。有无聊的媒体计算,拍一部9个小时的VR电影,就足以让大家的思聪老公破产。

同时,VR电影又是一个艺术的事情。有那么一些团队,也想用VR讲述一些不一样的故事。他们没有价值数十万美元的拍摄设备,没有数十人的庞大团队,更没有成百上千万的拍摄预算……

为了寻找优秀的VR电影创意,在上海电影节上开启了一场VRlet虚拟现实影像大赛,并从上百个作品中决出了20强的作品。这其中,有三个小团队,他们没有太多的预算和很好的设备,在很多VR拍摄技巧上也存在着经验的不足,却依然用他们的创意赢得了评委的认同。

当VR遇上电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三个团队镜头下的闪光点。

《鱼梦泪》:几个年轻人的一场梦

《鱼梦泪》海报

在中传的咖啡厅里,《鱼梦泪》年轻的导演周杨烜激动地介绍着团队的成员,从导演、道具到摄像,这个团队的成员都是中国传媒大学大二大三的学生,他们对第一次接受媒体的采访感到十分的兴奋。

而他们的“青涩“,也表现在他们的作品当中。《鱼梦泪》刚开始,就是以男性视角在和女主吵架,从台词到情景,这段吵架的过程都处理的非常刻意,很难让观众产生代入感。

就在快要看的睡着的时候,突然一个非常逼真的镜头一下子就让我走入了他们的故事当中:吵架吵到激动的女主抓起枕头直接丢了过来,瞬间,我感觉自己仿佛被枕头砸中。

《鱼梦泪》截图吵架

对于这个镜头,周杨烜说这其实只是个意外。当初写剧本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甚至在全景观看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这个镜头有多好。但是在戴上头显,进入到电影的世界,这个镜头的魄力和真实感却十分惊人,也是影片前半部分最好的画面。

其实,当用VR观看的时候,很多镜头的效果与在电脑上用全景或者2D视频观看的效果完全不同。在拍摄之初,周杨烜和他的团队也想过一些其他的尝试,比如利用金鱼作为主视角进行拍摄,但是第一在与鱼缸中长时间拍摄不是很好处理,更关键的是试拍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发现观看的效果并不好。反而把视角定在男主上,可以全面展示“女主”的身体,效果还算不错。

而这部影片的另一个亮点,就是片中后半部分进入水中的一个场景。拍摄这一段最大的难点在于要在水下以男主的视角进行拍摄,为此他们做了很多的处理。

首先是为了用第一人称视角拍摄,他们把一个VR眼镜盒子的前挡板拆掉,把拍摄使用的eyesir相机固定在双眼的位置。然后让擅长游泳的男主角戴上这个“头戴式相机”入水拍摄,所以在观看的时候观众看起来就像是真的在水中游泳一样。

此外,为了防水,这些大胆的学生们也想出了一个只有他们才能想出的办法:他们把一个“套套”套在镜头上面,其他的部分用胶带绑紧,用“男人的雨伞”来为相机防水。

但是除了做法有点不太光彩,全景相机的鱼眼镜头也带来了一些麻烦。由于鱼眼镜头本身是凸出来的,镜头与机身接触的边缘部分,与“套套”无法完全贴紧,里面有一定的空气。进入水中之后水的压力会让他们贴紧,但在进水之前拍摄的部分会有一点模糊。此外,从水中出来的时候镜头会起雾。

《鱼梦泪》截图 (2)

虽然有一些小的问题,但总体来说,这段镜头营造的氛围确实很有魄力。观众看的时候,水里昏暗的环境、水的压力都让观众仿佛置身其中,VR沉浸式的观影方式也加强了这段的拍摄效果。

美中不足的是,这段镜头如果增加一些艺术的表现会更好。刚进入水中的时候不断的换气,虽然很真实,但看起来更像是溺水,观看效果并不好。

其实,回忆整部影片的拍摄。周杨烜觉得再拍一次的话很多的细节都能改进更多,比如这部片子里有些部分台词太多,剧情也有些拖沓,而实际观看的时候观众对台词的印象往往不是很深。此外,一些比较生硬的转场现在想来也可以使用更多更巧妙的手法。

但其实,最大的问题还是拍摄设备的限制。除了全景相机本身的问题,更多的是包括录音、灯光等等,都缺少适合VR电影的专业配套方案。

比如,他们之前的拍摄中发现用VR相机航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这种大的全景可以忽略掉一些接缝等等细节的问题,但目前没有专业的VR拍摄用的云台来防抖,都需要自己来做,在传统拍摄中的很多工具也都在VR拍摄中难以使用。

也许就像评委们给他们的评价,这是一部“轻魔幻主义在VR中做出的勇敢探索”。因为没有太多传统框架的束缚,他们在这部片子中做了很多很有意思的尝试。希望他们的一些经验能给其他的制作团队有一些启发,也更希望他们遇到的问题能成为设备厂商前进的源泉。

这就是《鱼梦泪》,几个年轻人用VR试图讲述的一段奇妙的超现实的故事。

《黄河的夏天》:全身都被摇滚疯狂地洗礼

《黄河的夏天》海报

看完《黄河的夏天》,有一种全身都被掏空的感觉。

影片的开头,四张彷如日本能面的脸,一个接一个的诉说着自己的故事。在这个黑白的世界中,我完全没有听清他们的述说,仿佛他们根本没有打算向谁诉说,只是在自己的世界自言自语。

VRlet的评委不太喜欢这个画面,他们在评语里写道,“画面最开始看到这个十字围圈的阵型,我在告诉自己,千万不要转,不过他还是转了,按说应该减分。”

但说实话,作为一个简单的观众,我真的没太关注这些。我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氛围很像我印象中的摇滚乐队:昏暗、疯狂、自我中心。

训练室的一段,把这种玩摇滚的情绪表现的淋漓尽致。几个年轻人在一个狭小额排练间中,昏暗的灯光下,乐队的成员们紧张的排练、开心的交谈,每个人都仿佛大汗淋漓。他们对音乐的认真,对摇滚的热爱,还有乐队成员之间相互的理解都完整的传递给我。

《黄河的夏天》截图 (2)

而《黄河的夏天》的制作者却表示,这个镜头其实很巧。从机位上能看出,相机是摆放在训练室的角落里,当时只是试拍他们练习的画面,几个成员像平常一样练习聊天,拍出来的画面也非常自然。

而这种画面在VR拍摄中其实非常难得,因为后期剪辑的限制,在VR拍摄中很难像传统人物纪录片中加入很多拍摄过程中惊喜的短镜头。大量长镜头的使用,这些非专业出身的“演员”也很难表现的非常自然,在片中也能看到很多乐队的成员在一些镜头中显得十分僵硬。而这,是VR拍摄人物纪录片的一大挑战。

练习室的镜头只是一个惊喜,这部片中最重头戏的部分还是乐队演唱会的场景。

拍摄这个场景的时候,机位非常的重要。摄像弄了三个机位,分别在台上、台下和舞台边的楼梯上仰视,每个机位都有各自的特色。

台上的视角让观众觉得仿佛在舞台的中间;台下的机位则是观众的视角,但是为了不被观众遮挡,摄像机的三脚架实际上支的高过观众的头部;但我个人的观看,其实比较喜欢他们放在楼梯处这个机位拍摄出的镜头,从一个边上的视角独自观看他们在台上的表演,有一种特别的新鲜感。

《黄河的夏天》剧照

除了机位,他们选择的摇滚这个题材也帮了大忙。他们拍摄使用的GoPro相机,感光性能并不好,在拍摄的时候他们也只能把ISO调到800左右。之前曾有VR影视的拍摄团队吐槽,说GoPro根本没法拍演唱会这种灯光昏暗的场景。

的确,在《黄河的夏天》中可以看到,整个场景拍得非常昏暗,很多细节的东西也不太清晰,但是这种场面营造出来的氛围,却非常适合颇具压迫力的摇滚演唱会,能感觉到现场声嘶力竭的魄力。

但比较遗憾的是,这部影片的音乐没有跟上,在演唱会的场景中,关键的摇滚的音乐并不明显。拍摄中的录音器材是放在乐队成员的身上,最后的音效里合成了一部分的现场音。

但事实上这样的效果并不好,在乐队成员位置的和音与观众位置的和音并不相同,听起来摇滚的现场感不好。此外,乐团的风格是后摇滚,相比民谣更雅一些,给人的感觉并不是非常强烈,而在VR影视中更强烈的音乐其实更容易调动气氛。

虽然就像评委的评价一样,这部音乐题材的纪录片在某些拍摄技法上存在着一些问题,但拍摄者在氛围营造上着实下了一番功夫,尤其是在拍摄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表现乐队的情感,是这部短片最大的亮点

《无用》:一个人对抗世界的独白

《无用》海报

MV会是VR内容一个非常好的方向,用沉浸式的画面可以最大限度的烘托一首歌曲的情感,让观众和歌者的情感同步。

《无用》的导演沈瑶告诉我,他的团队拍摄这部MV,就是想把VR渲染氛围的优势最大化。在他们看来,VR影视目前没有找到太好的叙事方式,注重氛围的题材更容易制作,效果也更好。

《无用》沈瑶导演

所以在聊这部MV之前,要先了解《无用》这首歌曲,以及演唱者陈小虎的内心世界。

陈小虎是西安本地的民谣歌手,《无用》这首歌是由他自己作词、作曲和演唱,也是他个人情绪的一种宣泄。《无用》的主题非常简单,就是对别人的负面评价、外界的声音的一种不服,表现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艺术家的情感。

而为了表现这种情感,沈瑶他们并没有用普通人第一时间会想到的第一视角,而是很巧妙的用一个第三视角,观众仿佛站在路人的位置冷眼旁观陈小虎和他的世界。

这部短片中,夜晚公交车上的一段让人印象非常深刻,这个场景的机位是在车窗边上,观众的视角分成了两个部分:车内是静态的、明亮的,而回头看,车窗外却是喧嚣的夜的世界。歌者这种世人纷纷攘攘而我内心不为所动的情感,表现的淋漓尽致。而像这样,在一个镜头中呈现两种强烈的对比,也只有VR拍摄中可以实现。

评委对这部作品的评价很高:“整个拍摄过程运用了不少小技巧,比如视频的黑白运用、动静结合、以及移动时车灯曝光时采用的黑白效果等。”而这种黑白的对比、大量的噪点很好的塑造了这部作品的沧桑感。

但这其实更多的是拍摄团队用艺术的手法,来补现有拍摄设备条件的不足。他们在拍摄中使用的是Insta360的相机,这款相机的优点是安全距离比较近,50cm以外的画面基本不容易穿帮。但是缺点就是感光实在太差,拍摄的过程中,设备的ISO只能手动调到160左右,拍出来的画面本身噪点就很多,畸变也很严重。

除了大量动静结合的表现手法,在这部MV的结尾,他们还利用VR全景的特性,做了一个小花招一样的场景。

他们把机位放在场景的中央,从不同的方向拍了两段主角从镜头边走过的画面,叠加在一起,仿佛主角从观者的身边擦肩而过。作为结尾,我看到这的时候,像是歌者对我无言的诉说:

“不要对我说这说那,没用!你不懂我的艺术。“

 

后记:

以现代电影的视角来看,即使以最宽容的态度,这三部作品的完成度都很难称之为“电影”。但在文中,我依然以把他们的作品冠以VR电影之名,是因为在我看来,在探索用VR创作电影的道路上,任何小的尝试都是一次宝贵的经验,都推动着这个行业的发展。今天,用笔记录下这三段故事,希望在VR影视发展的里程上,能有更多美好的瞬间被人们记住。

当VR遇上电影,科技丰富人类的艺术。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