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圈的画饼与充饥

u=4227094432,2029752010&fm=21&gp=0_meitu_7

昨天凌晨,春雨创始人兼CEO张锐突发心梗去世了。他倒在了黎明到来的前夜。

2015年春雨医生线上问诊业务实际收入1.3亿元,盈利3000万。春雨医生已经完成12亿融资的Pre-IPO环节,准备分拆打包上市。

在张锐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两对突出的矛盾:资本的力量与创业者的理想之间的对抗;风口的高估值与模式变现能力之间的不匹配。

财新网记者的一篇回忆文章中有一个小细节。有一位春雨的投资人批评张锐“情绪化、意气用事、多变和不切实际”。而在一年多前,这位投资人眼中的张锐却是“有热情、有情怀,灵活果断,不急功近利”。

不能说投资人多变,这本来就是资本的特性。

早期,投资人当然喜欢有理想、有激情的创业者,但画饼之后就需要将这个饼真的做出来,而是否还是当初描绘的让普罗大众都能受益的那个饼,并不是投资人关心的重点。

而对于开创了“轻问诊”模式的春雨和张锐来说,改变医患关系,是他创业的初衷。之后,在各种盈利模式屡屡碰壁,被迫转到“帮药企做针对医生的线上会议“上,显然是他内心所不愿意的。

2014年,移动医疗投资的风口到来,春雨获得数千万美元的C轮融资,估值已达数亿美元。高估值的背后,是投资人抱以的巨大想象空间,但当这个风口的猪接上地气,发现并不能卖出凤凰的价格。

春雨始终未能形成商业闭环,长时间加班、不断改变的业务方向,让公司一些员工失去了忍耐和信心,有不少跳槽、离职创业。

张锐当然很焦虑,“烟也抽的越发厉害,咖啡喝猛了手都在抖,大口的嚼冰块”,最终耗尽了自己的心力。

对于很多VR创业者来说,可能目前也面临着类似的情况。怀抱着理想,一头扎进VR的大潮中,发现整个产业链都相对不成熟,从VR的硬件、软件到C端用户的启蒙与教育,变现渠道更是相当有限。

节前我在上海主持的一场VR视频的讨论中,不少专家都建议创业者不要接B端业务,认为会影响公司的创新。但现实是,融来的几百万只够烧小半年,只有B端可以带来现金流,如果不妥协,公司如何维持下去?

仅靠讲故事、烧钱、融资的VR创业模式在目前的阶段已经不太行得通。

变现与创新,形成竞争壁垒与如何活下去……这些都是VR行业创业者不断面对的选择。

前不久,与光和数字联合创始人李思的聊天中,我发现他有一个特点,就是能够很自如的在理想与商业之间快速切换角色。

数百万天使轮投资,三个月时间,他们团队停下原本赚钱的CG业务,从零开始切入VR领域,做的第一个接近20分钟的航空题材VR影片就受到了HTC、索尼等大公司的关注。投资人、各种顶级厂商纷至踏来。

学艺术出身的他,天性中就不太喜欢和政府、地产商等打交道。但在水晶石近十年的工作经历,让他很清楚的知道商业化的重要性。

公司将未来的VR业务分为短期,中长期等不同的类型。中长期、希望有标志性意义的产品可能会计划一年左右的时间,但他也不放弃短期可以带来现金流业务。

”不要过度排斥B端客户。“李思说,但要有选择性。类似像国际品牌汽车厂商的单子,既能进行一些业务的创新与探索,又能赚钱,还能快速复制到行业里持续赚钱,为什么不做呢?

当然,我也看到有一些小的VR创业团队,有很多新的想法与创意,但苦于深陷B端业务之中,完全抽不出人力来实施,计划只能一拖再拖。

画饼与充饥,两个都很重要。但要平衡好两者之间的关系,掌握好分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Catherine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