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匠“罗永浩之殇:VR负责人的出走与手机情怀的妥协

前言

锤子VR负责人罗子雄出走基本已成定局,锤子的保密工作做了整整三个月,总算撑到锤子M1发布会结束,2天之内新手机备货销售一空也算皆大欢喜。对于锤子VR和罗子雄离职的情况,青亭网采访了大量的事件相关当事人,力图用一个多方的视角还原事件的始末。

题图

一、

如果问陌陌CEO唐岩当年为什么要不遗余力的支持老罗,他一定会告诉你两个字:

情怀

是的,老罗的情怀、老罗主张的工匠精神为他带来了现在的一切:投资、名望、粉丝甚至IF设计金奖……但如果再问老罗除了情怀还有什么?恐怕没有人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所以老罗没能赢得做手机最重要的东西:

市场

做了整整四年的锤子手机,T1、T2、坚果,加起来一共卖了100万台。在三星、华为、小米、苹果每个产品线销量都是以千万计的时代,这点量实在太过可怜。

就在10月18日发售的M1,应该已经算是锤子有史以来销量最高的一款手机。有媒体爆料,锤子为这款手机备货50万,2天内在各大平台售罄,而50万已经是锤子过去四年销量总和的一半。

然而讽刺的是,这款手机“成功”的代价,是罗永浩对自己最重要的情怀、对自己的偏执狂妥协:外形上更接近iPhone,更接近市场主流;配置也在对标各路友商,甚至用上了原来最不屑的跑分软件;老罗对于一些细节也有了妥协,没那么多极致,比如Home键的质量、比如机器的手感……

当发布会结束,罗永浩说出“这个行业是不允许你小而美“的时候,不得不说,智能手机这个赛道太过残酷:只需要乔布斯一个匠人,而不需要罗永浩这第二个工匠。

二、

上天关上了一道门,往往给你打开了另一扇窗。

HMD(头戴式设备)就是上天给老罗的那扇窗户。这是一个全新的赛道,是手机之后的下一个通用计算平台,没有三星华为小米,没有所谓的大众审美,更没有遮住所有人光芒的史蒂夫乔布斯。

市场是空白的,用户是无知的,机会是敞开的,而老罗和他的锤子科技,也已不是当年只有满腔热血而全无经验的小白。

所以锤子科技来了,2015年7月14日,锤子设计总监罗子雄的一条招聘人才的微博,“不经意”的把锤子和VR绑在了一起。随着两天后老罗的确认,一时之间,VR这捆干柴点上了锤子这把烈火,瞬间引起无数粉丝的期待:人们希望锤子能把工匠精神带入HMD,希望老罗成为下一个老乔。

0541040854A9BB926A0A46045E17B2E4

在这里,另外一个名字不得不说,就是在文中多次提到的罗子雄,也是这篇文章的第二个主角。这个天才设计师的传奇故事已经太多:锤子创始团队的一员;16岁高中辍学,曾创办和视觉中国齐名的设计师社区V6DP;2008年武大读研期间,他已帮EA等知名游戏公司做CG外包。毕业后,创办了自己的服装公司,成为魔兽世界、DOTA、英雄联盟等游戏周边服装的代理商,更主导设计锤子T1最受好评的UI界面……

有人曾在知乎上发起一个问题,评价罗子雄(Pumel)这个人,最被赞同的回答是“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却要倔强的靠才华”。而他之前的同事,则认为他是一个偏执狂、完美主义者——从这层意义上很像老罗,也是老罗一个电话就把才华横溢的小罗变成了锤子15号员工最重要的因素。

三、

“工匠精神”的老罗督导,亲密无间的天才设计师小罗带队,再加上锤子已经整合的资源、外界无数的期待,锤子VR本应成为明星项目。

但一切的期待都在锤子10月的发布会后戛然而止。今年七月,随着锤子内部的变动,就有媒体曝出CTO钱晨、设计总监罗子雄离职,而随着钱晨宣布退休,罗子雄自己辟谣,事件看似告一段落。

然而在锤子M1发布会如此重要的场合,全程没有提到外界期待的锤子VR——全场唯一一张写着VR的PPT,竟然是在第二页出现的友商微鲸VR。罗子雄也只是坐在台下,甚至老罗自己都说今天的PPT不是由设计总监罗子雄亲自操刀……锤子VR的前景仿佛蒙上了一层阴影。

随着全国企业公示平台上,罗子雄为法人代表成立的北京所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被发现,股东中没有任何锤子科技以及老罗的痕迹,罗子雄离开锤子已经基本成为事实。

锤子VR罗子雄离职

事件的细节也一点点被抽丝剥茧的理出:罗子雄的新公司成立于8月15日,时间上与钱晨等高管的离职潮吻合;公司的股东中还包括锤子资深软件工程师官酩杰,UI设计师弭宁康,锤子内部人士表示二者都是之前锤子VR项目的重要成员。

青亭网更是从多个渠道了解到,所思科技已经有数十人的团队,甚至获得了Oculus早期投资人经纬创投的天使投资,更有锤子离职员工称,经纬给他们的团队投了1个亿……

钱晨走了、罗子雄走了,虽然迎来了前华为荣耀的高管吴德周,但罗永浩却不是当年的那个老罗了。

四、

也许是出于保密,也许是为了锤子M1不要折戟沉沙。不论大小罗都选择了沉默,现在难以知道当事人内心的想法,但是两人分道扬镳的原因,还是能够从一些细节中窥得一二。

第一,也是最重要的原因,锤子VR项目进展不顺。前文提到,公开资料里,锤子VR项目是去年7月份展开,而根据锤子内部员工的说法,锤子项目已经做了将近两年,前后投入了将近1亿,而到现在只做出了一个launcher——就是打开VR app时的启动界面。

没有硬件,没有内容。怪不得不论大小罗在此前的公开场合,都表示锤子VR项目的进度保密。

第二,恐怕就是理念上的不同了。罗永浩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是一个绝对的偏执狂。而目前VR行业,从HMD到UI、内容,供应链上上下下成千上万个环节都不成熟,以老罗的性格想必没一项能合他的心意。估计这也是团队做了这么久,成型的却只有相对封闭的UI产品的原因。

而老罗则更打算在VR上打持久战,老罗在采访中表示:“距离(HMD)产品化至少还有八到十年,这是多数人的判断,也是符合常识的一个判断。”而他同样认为当下的环境太过浮躁,“目前(锤子)整个VR团队20多人。其实也做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但离商品化很远。整个行业都是。虚火了一阵,现在凉下来了,我很高兴。因为虚火的时候,我们内部有些孩子可能浮躁,比如隔三差五听到两个不靠谱的同学做VR,融了两千多万,这些传闻不利于他们沉下心来做好东西。”

而罗子雄虽然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年轻的天才总是会渴望建功立业。而老罗说的,要做十年八年HMD产业才会成熟,时间跨度实在有点太长了。

第三,则是老罗的妥协。老罗和小罗的第一次接触,就源于老罗在西门子门口砸了人家的冰箱。这种完美主义、不妥协的态度是老罗走到今天的根本,但是就像开头提到的,手机这个行业的残酷性让老罗被迫向市场靠拢、被迫妥协。

而老罗的妥协对锤子到底有多大的影响?不在内部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是7月份大量的锤子员工离职,据36kr报道,吴德周来了之后,带来了30多份offer,把锤子的硬件团队从50多人拉大到120人——但是在14年的报道中,锤子就有500人的团队(具体在今年七月以前锤子有多少硬件员工并不清晰),而熟悉锤子科技的媒体都知道,最近锤子的PR也换掉了很多人。

041392a51b7d4002aba3d33e191683de_th

想起今年六月,老罗晒出一张曲面显示器的图片,并在微博上写道:“在办公室的桌面电脑上用了一段时间的曲面显示器,结果回家用平面的显示器,感觉是中间是凸起的······人真是不可靠啊,如果这样都做不好VR,我们还有什么借口呢?”

不禁唏嘘。

五、

20160913114816458

“我们相信,HMD是人类最后的一块屏幕。”

这是罗子雄在今年九月HIT深圳狂欢节上的话,而他对虚拟现实的梦想还在继续。

QQ截图20161023104709

从拉勾网上的公开信息来看,罗子雄的所思科技(Source)依然会专注在VR/AR领域。只是与锤子那时,大家纷纷猜测的HMD硬件设备不同,所思科技的业务范围主要集中在软件领域。

这也与一位VR从业者的叙述相同,他的一个朋友现在正在和罗子雄一起创业,相比较锤子VR研发HMD,他的朋友表示现在所思科技的“切入点更小”。

而老罗相信也不会就此放弃VR,在M1发布会的群访上,当老罗被问到目前VR项目的进展时,老罗表示:“VR商业化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我们内部搞的团队不会很快推商业化产品。”

老罗解释锤子做VR的原因:“做VR行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坚信计算平台的演进,在未来八到十年会替代现在手持滑动的设备。但是这个点如果八到十年以后到,我们产品不会很快商品化。

不论是想要长期发展VR的老罗,还是想要快速切入VR行业的小罗,他们的未来的道路也不会是两条平行线。在VR的发展史上,锤子的匠心又能带来出怎样的故事?未来,看大小罗在各自的领域为我们一一演绎。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