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人难,硬件缺,管理混乱…撕逼大战爆了Magic Leap多少料?

Screen-Shot-2016-10-24-at-1.29.09-PM

Magic Leap在最近消息不断。而且似乎都是好消息。诸如招收新员工暗示产品大规模生产啦,终于要向开发者提供产品啦,眼镜支持Unity和虚幻这些亲民引擎啦……今天早上,一份专利还曝光了Magic Leap可能的产品外形。(扩展阅读:Magic Leap产品外形终曝光?大规模生产或近在咫尺

然而这一切,隐藏不了Magic Leap背后的负面信息——早在六月份,青亭网就报道过Magic Leap一纸诉讼把两位前副总Adrian Kaehler和Gary Bradski告上法庭的消息。(扩展阅读:产品未动律师先行!Magic Leap和前员工展开“撕逼大战”

如今,随着本周五和解会议的即将召开,这段声势浩大的撕逼大战似乎终于告一段落了,然而,庭内吵得欢,庭外看热闹的观众也不嫌事儿大,都等着看这场官司能爆出什么料来,特别是这件案子和Magic Leap有关。

为啥是Magic Leap?

估值45亿的Magic Leap,研发团队到底有多大?

因为这家公司实在是太神秘了,即便是不在科技圈的人,也或多或少记得那只惊艳全场的鲸鱼,或者听说过它们从谷歌、高通、阿里巴巴等等大佬手中圈了14亿美金,而这家公司甚至还没有产品面世,哪怕是想体验原型设备的人,还必须签一份法律文件,保障出去之后“不会满世界嚷嚷去”。

甚至在法庭上,公司前副总Adrian Kaehler还展示了笔记本,称Magic Leap内部都是用密码来记录技术开发的。

a3286138328_10

在今年2月份,Magic Leap成功估值45亿美金。

而这么一家一贯被外人冠以“高大上”“神秘”的公司站在法庭上的时候,观众不免失望:原来传说中的高科技公司打起官司来也不过如此,照样是刀枪棍棒,照样是斧钺钩叉,甚至可能还带着扬沙子、使绊子这些为人不齿的招数。

鸡同鸭讲的撕逼大战是怎么开场的?

Magic Leap体验报告:秒杀一切现有产品,砸钱砸的值!

在法庭上,两拨人的态度根本是鸡同鸭讲的感觉:

Magic Leap首先放话,指责之前的两个副总Adrian Kaehler和Gary Bradski,想把自家的技术和人才都挖走,去开设自己的机器人工学公司。

而Kaehler和Bradski没接茬,只说Magic Leap很不公平地夺走了自己的股份,违反了雇佣合约。

Magic Leap则说你们俩违反了保密条例blablablabla……

那么这场好戏是怎么开场的呢?

maxresdefault-3

在今年早些时候,曾经一手创办了Magic Leap硅谷(位于美国西海岸)办公室的Bradski跟Magic Leap的CEO Rony Abovitz说, 兄弟我想和朋友组建一家做机器人的公司,对,就是和咱们公司的Kaehler。你也认识是吧?然后还说打算从Magic Leap西海岸的办公室招几个人。没想到五月份,这两位仁兄发现自己已经被剔除出Magic Leap团队,连顾问都不算了,内部邮箱也被切断。

虽然目前来说,随着周五调解会的展开,本案似乎即将告一段落,然而Magic Leap在诉讼之中,还是暴露出了隐藏在神秘外壳下的种种问题。

两位副总不是好人,讽刺公司CEO比不上乔布斯?

magic-leap-raises-7935-million-in-funding-round-led-by-alibaba

Magic Leap CEO Rony Abovitz

就先从Magic Leap对两位老员工的评价说起吧:

Magic Leap称他们之前是负责软件开发的,但“早有反水之心”,甚至把人家Bradski在2015年8月 发给Kaehler的一封工作邮件都发出来了,那么他说了什么呢?

“R就像乔布斯一样,拥有‘现实扭曲力场(译注:来自于百度百科——指结合骇人的眼神、专注的神情,口若悬河的表述、过人的意志力、扭曲事实以达到目标的迫切愿望,及所形成的视听混淆能力。说白了就是会忽悠……)’,而跟乔布斯不一样的地方在于,R的力场更多是糟糕的自嗨,让你感觉身心疲惫,清晨头疼,而缺乏创造力。”

screen shot 2016-10-24 at 8.50.19 am

‘R’指代的当然极有可能是Magic Leap的CEO Rony Abovitz,而Bradski把他比作苹果前CEO史蒂夫乔布斯,后者同样以难合作闻名。不过从邮件来看,这不过是一个员工对老板的调侃而已,把这玩意都拿出来当证据是不是low了些?

而Abovitz指出,这俩人在离开前一年就已经筹备着搞新公司了,而他自己则成了被欺骗的一方,完全蒙在鼓里:“Bradski根本没告诉我未来的打算,只是让我相信他在Magic Leap很兴奋。”

Steve_Jobs_Headshot_2010-CROP

你被他“忽悠”过吗?

在Magic Leap的律师David Lundmark口中,Bradski则被暗示成一个处心积虑、心怀不轨且处处向钱看的家伙,特别关心自己的收入,而且还想独揽大权——“即便山景城和森尼维尔的办公室选址都是由他负责的。”

“Bradski博士不止一次地表示对领导Magic Leap缺乏信心,于是提出一些补偿性的措施,如股票二次发行和奖金计划,都要求及时上马”。

而当Kaehler获得了奖金和二次发行的股票时,却在显示器上贴了张条写着“离开两周”——拿着钱去大保健了?

西海岸VS东海岸——为啥别的科技企业都在硅谷,而唯独Magic Leap在弗罗里达呢?

M4UcguHU

被老东家描述成标准反面人物的Bradski,到底是个啥样的人呢?

其实他在加入Magic Leap以前就已经声名鹊起了,他成立了一家开源的计算机视觉库OpenCV,可以面向大众使用;还成立过机器人技术创企,后来成功被谷歌收购。2013年他于美国西海岸设立Magic Leap办公室,把它发展至超过100名员工。

可以说,Bradski的业务能力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是Magic Leap的招人行动在他看来,还是困难重重。

maxresdefault

首先就是Magic Leap总部的位置——弗罗里达,这里除了是公司CEO Rony Abovitz从小玩到大的地方之外,几乎再无可谈之处:大多数科技企业都会集中在硅谷、纽约或者类似波士顿、西雅图、奥斯丁、德克萨斯这样的中心。

而弗罗里达这个位置显然是大家都不想去的,软件、尤其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都不愿意来。Bradski甚至说,他必须向员工许诺“不会搬到弗罗里达”。

“深度网络领域的人才是非常难招的,因为大家都希望住在纽约或者硅谷啊。就因为Magic Leap本部是在佛罗里达,很多我之前认为会成为关键部门领导的员工没能招来。”据法庭文档线是,有一名员工最终加入了谷歌的人工智能研究团队谷歌Brain。

ingroup-outgroup

其实,就算是招来了人,硅谷办公室和本部之间的沟通也“非常成问题”。

Keahler表示:“弗罗里达高层总是想远程遥控加州的人员,而且在行事方法上存在着一种深深的‘非我族类’的思想,这让很多人表示了失望,我花了很多时间来安抚他们。”这一点非常让人理解,笔者曾经任职于某拥有北京和深圳两地办公室的国内科技公司,基本上两拨人就是这样互相看不过眼。

而即便是如此,在他看来,“以我对公司工程领域研究的了解,大部分最出色的工作都是在西海岸办公室完成的。”

o-welcome-to-florida-facebook

同样的事情似乎也发生在Bradski身上,他曾经把公司二次发行的股票作为“糖衣炮弹”,想说服那些不满的员工留下,但是“该死,很多人还是走了。”

有消息指出,Abovitz的注意力,的确集中在弗罗里达的运营上。那么,为什么Magic Leap不选择在硅谷,而选择是在弗罗里达呢?难道类似项羽“衣锦还乡”的腐化堕落思想在作怪?

对此Kaehler的观点是:“我的感觉,包括很多下面的人也说,东海岸的方针是因为那些高层希望住在免收税的州里。”

不仅你们见不到产品,Magic Leap自己员工都见不到

screen shot 2015-08-05 at 10.18.46 am

之前我们提过,要想接触到Magic Leap的原型产品那是难上加难,必须签署法律文件,保证不在公开场合谈论、不泄密blabla,否则眼睛瞎掉妻离子散种种毒誓之后才能得见庐山真面目。

其实这种情况甚至对Magic Leap在加州的内部员工也一样,诉讼中表示Magic Leap没有足够的原型产品给他们来开展工作。“从2014年夏天开始,Magic Leap在弗罗里达总部的硬件团队好像在内部的AR眼镜提供方面遇到了问题。”包括他个人的项目也一度因为没有硬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Magic Leap交互设计负责人:AR也许将会取代智能手机和电脑

“直到我离开那天,Magic Leap西部办公室都一直处于‘硬件荒’的情况之中”。搞得他不得不曾经要求佛罗里达办公室“再来30-50台眼镜”,以便“大规模应用”。然而据他所说,硬件“至今也没有到达”。

可是在另一封法庭案卷中,Abovitz声称,Magic Leap已经完成了生产工厂的建设。

Magic Leap的秘密开发团队——根本没有足够的人干活?

去年秋天,Magic Leap把Bradski指派到了新的秘密开发团队中。这个团队还包括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官Brian Schowengerdt,以及著名科幻小学作家、首席未来学家Neal Stephenson。

青亭网之前曾经报道过 ,Stephenson和Schowengerdt实际上也不在公司的弗罗里达总部,而是在西雅图的办公室。(扩展阅读:这个拿着剑的哥们,是Magic Leap新内容团队负责人

这个拿着剑的哥们,是Magic Leap新内容团队负责人

那么这个被称为“N+1”的项目到底是要干啥?Abovitz表示这是用于“创造未来,使用Magic Leap的技术开发未来应用”的。

这种云山雾罩的理念下,这一团队实际上的使命是提交专利、打造原型和发表一些科学性论著上。

虽然听上去很高大上,但Bradski觉得这次任命简直就是一次“降职”,在法庭上他抱怨说,根本没有足够的员工给他来做专门的项目。而他在Magic Leap的领域是组建深度学习技术团队,研发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内嵌式硬件。

Magic Leap的游戏长啥样?“首席游戏巫师”带你领略

不过随着周五调解会的进行,这场旷日持久的科技圈撕逼大戏也该落幕了。

其实,比起庭外庭内的爆料,大家更关心的,还是Magic Leap自己吹出来的牛能否实现?是否Magic Leap一出来就能把微软的HoloLens之流秒的渣都不剩?那只鲸鱼能否真的在实际产品中活灵活现地跳来跳去?一切都是虚的,最终留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只有靠产品说话。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