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色情行业是怎么挖走《使命召唤》原型师的

Daniel Dilallo的简历上有诸如吉他英雄和使命召唤这样的高端console游戏,但是他现在已经投身现已大热的VR色情app行业。

daniel-dilallo-2-930x523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次跳槽并不那么让人惊讶,而且跳槽到色情VR行业的也不只Dilallo一人。这次跳槽给了他在这个科技前沿大赚一笔的机会。据科技咨询公司Digi-Capital估计,VR行业在2020年会达到300亿美元的市值,这会产生大量现在还看不出苗头的富豪。但是Dilallo也牺牲了一些东西,毕竟色情行业不像游戏行业那样有绝对的合法性。

Dilallo住在佛罗里达州的Jacksonville,他的开发VR应用的3X Studios也在那里。他正在做的项目有一个3D动画的色情杂志商场,和旧金山的Gold Club脱衣舞俱乐部的VR版本。粉丝可以在这个虚拟的脱衣舞俱乐部享受“看起来和感觉起来都很真实”的lap dance,虽然听起来有些二,但是如果你真的体验的话感觉确实很真实。

“我从没想到我会进入VR的成人行业,” Dilallo说,“我很喜欢医疗领域,它确实很有潜力能真正帮助到人,我专注了一段时间,然后做了好多个原型,接触了一些风险投资团队。VR是个很昂贵的领域,我的设计结合了电影制作和游戏开发,但是没有足够的钱让我的团队继续做下去。”

所以Dilallo需要很努力得去找下一个方向。

“我的团队很棒。虽然只有四个开发者但是他们厉害到可以做20个人的工作。但是我没能让他们在医疗领域继续下去。我开始一个接一个做不同的VR项目,从兰博基尼到花花公子,在这些杂乱的开发和VR市场上赚了点小钱。我们只是路过而已,但是成人行业是发展最快的行业,它驱动着科技发展,而我是直接见证者。”

我是在Armory的一个VR线下聚会见到Dilallo的,这里是旧金山的地标之一,现在的主人是Kink.com的拥有者,这个网站制作BDSM和狂热色情电影。Dilallo的公司是在场十多个做VR成人领域的公司之一,他当时还有机会拍摄这个地下室充满着成人用品,润滑剂用桶来装的充满争议的地方。

而且我遇到了比我预想还要多的游戏开发者。

在成人行业之前

daniel-dilallo-4-300x196

Dilallo来到成人行业的路途比较曲折。他的形象可能跟你想象的大企业的视频游戏开发者的形象不太一样。他满身纹身,喜欢笼中格斗,而且热爱各种夜店和绅♂士场所。

他对结合游戏和电影一直有很大的热情。他首先在Acclaim Entertainment做了一年半的测试,然后在弗罗里达州的Full Sail大学拿到了一个计算机工程学位,之后直接去了纽约的一个Activision的工作室工作,当“超凡蜘蛛侠”视频游戏的任务设计师。

“我的目标一直都是当游戏总监,我知道不同领域的规则,而且我也知道我需要非常擅长工程才能做好设计。我想当的是那种非常聪明的,很精通工程细节的总监,而且完全明白自己的决定会影响游戏中所有的玩法和规则。”

从2006年到2011年,他一直在Activision旗下的Vicarious Visions工作室工作,然后加入完成了吉他英雄3的工具设计和漫威超级联盟2的声音设计。后来还做了Spyro的游戏设计,在innovations实验室完成了两个使命召唤和吉他英雄的原型。

使命召唤:罗马战争

roman-wars-2-300x294

今年夏天,Dilallo以“Polemos”的昵称获得了惊人的名声。他告诉Games Radar等网站自己开始做一个基于古罗马的对战游戏,在去Activision之前。

他在大学的时候写了一个关于凯撒的第十罗马军团的故事,之后在Activision的时候他提出了“使命召唤:罗马军团”的计划,并且做了主设计师。在这个游戏中你可以发现和电影“斯巴达克斯三百勇士”里一样的对战,跟随凯撒大帝出征高卢之战。他的原型包括一个凯撒在公元前52年被围困在Alesia城的关卡,有史诗般的配乐,以及罗马士兵向城市行军,骑兵进入城门。

2010年,这个提议开始在工作室内提上工作日程,很多相信这个游戏的同事和他一起合力打造原型。Infinity Ward的总管和前Activision总管Dave Stoll说,这个项目从未获得完全的许可,Dilallo承认它并没有被开绿灯。Vicarious Visions现在主要在打造“斯派罗的大冒险”系列。

“我是在innovations实验室做出的这个原型,并且十分努力地推进它,和所有在Vicarious工作链上的人谈话。最后他们去做了”使命召唤:高级战争“和使命召唤的未来系列,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Activision的一年半非常混乱和疯狂,他们和暴雪做了合并,还把使命召唤扩大成了一堆工作室。动荡的环境对我的项目影响很糟糕。“

吉他英雄

jimmy-hess-and-daneil-dilallo-300x186

Dilallo在空闲时间还完成了一个吉他英雄的新版本。他想把整个游戏的视角从第三人称换成第一人称,这样你可以作为乐队的一员俯视所有的观众,沐浴在他们为你欢呼的巨响中。人群是事先拍好的,但是他们的反应真实得就如同可交互的动画。

 

但是Dilallo还未等到项目最终完成就选择离开了公司。

由于合成乐器游戏的市场过饱和,Activision将吉他英雄冷藏了一段时间。然后在2015年重新发布了项目,并更名为了Guitar Hero Live。可惜的是,Guitar Hero Live从未从任何程度归功于Dilallo,因为Activision把项目重启后交给了Freestyle Games,Activision也从未对Dilallo对公司的贡献做出评价。

2011年,Dilallo决定和公司分道扬镳。“我在Activision待了五年,然后公司让我选择为使命召唤工作,或者离开公司。我选择了后者,因为我简直对工作上瘾了,而且太久没有见过我的家人。

“游戏开发是竞争非常激烈的领域,而且一直在迅速进化。为了达到我满意的水平,我得投入巨量的时间,就像游戏玩家那样。真正专业的玩家每时每刻都在玩游戏,设计师也一样。我连周末都在工作,并且经常过量工作,朋友都劝告我需要回家休息,所以当我终于有机会的时候,我就选择离职了。”

当Sega的首个CD产品可以让开发者将视频和游戏结合起来的时候,他又返回了这个他从90年代就开始向往的梦想领域:结合电影和游戏。

“自从我第一次玩Sega CD,我的目标就是有一个完全交互式的电影,在电影中观众不是在观看英雄,而是自己成为英雄。这个想法的终极就是用户在一个完全智能的交互式电影中扮演英雄。”

来到VR和成人行业

daniel-dilallo-516x600

那时候,Dilallo整理了一下面前的选择,然后看到了一个视频游戏的新领域:虚拟现实。2013年Oculus Rift开始大热,Oculus VR也发布了他们的开发包,Dilallo开始正式接触VR。

“我那时候就知道它必会大热。“

Dilallo组成了一个小团队,但是却没有足够的工作给他们做。他们的其中一个商业伙伴谈下了一个给《花花公子》做VR模型的项目,在用户测试方面吸引了大量注意。

“每个人都为之疯狂了,我可以从他们的反应看出来,这个领域的市场甚至更大。“

几年前Dilallo就意识到色情和成人娱乐项目会有巨大收益。他完成了一个叫Temptation Towers的项目,其实就是一个VR下的色情电影商场。这个项目的合作伙伴包括KinkVR, BadoinkVR, Muscle Girl Fitness等。带上一个VR头显,你就可以走进这个可以从第一人称视角看色情电影的商场。Temptation Towers已在BadoinkVR等地方上线并可以购买。

“用户可以触摸电影里的人,给他们脱衣服。“Dilallo说,”我们想让这些视频可以给用户交互,这是我过去10年都在努力达到的事。“

daniel-dilallo-3-522x600

在为ModeVR公司工作的时候,他和联合创始人Jimmy Hess做了一个叫Vixen VR的项目,用户可以和虚拟现实中的漂亮女生在一个叫VixenVR的公寓中约会轰趴。“有种模拟人生的味道。“Dilallo说。他还为一个叫”Kim Kardashian Superstar“的VR体验项目做了总监,这个体验生动再现了金凯戴珊的限制级视频。

还有一个正在进行的项目叫“绅士俱乐部体验”,以及他与前A片演员Christy Mack和旧金山Gold Club合作的VR脱衣舞俱乐部,在里面用户可以享受舞娘和A片演员给你的“沉浸式大腿舞”。

玩家可以在游戏中进入俱乐部、获得VIP服务、坐在桌旁、享受A片明星Megan Rain和Kendra Lust献上的虚拟大腿舞。这个项目现在可以在VixenVR.com上提前预定,并将在11月软发布。用户需要付费才能进入俱乐部,并且在俱乐部里面还可以再付钱享受某些特权,比如花钱买一次你一个人独享的大腿舞表演,和真实的俱乐部一模一样,除了价钱少得多。这个App当然会以限制级身份在更多的主流VR平台上线,并且有个全裸模式和一个半身裸模式(当然是上半身裸着)。

Dilallo说他不想让他的脱衣舞俱乐部app空有其名,他想让它在PlayStation VR这样的主流平台上线。长远来看,Dilallo相信色情电影和交互式游戏的结合将会有巨大成效。相比之下,至少目前,色情动画是一个很次的替代品。他说,目前来讲电影提供了可以达到的最高质量的现实。

Dilallo也明白更多的游戏开发者在转移向成人行业,至少他在拉斯维加斯的AVN(成人视频新闻)成人电影奖的现场遇到了不少。

“只有在成人行业我才能让我的团队继续走下去,并且有朝一日走入主流视野。我们的公司很年轻,只有微薄的预算,也没有什么风险投资商做后台,所以我们义无反顾的走入了成人行业。”

但是他自己也承认,走入成人行业之后,再返回主流行业就比较困难了。

“这中间的风险也很大,毕竟我做Spyro,蜘蛛侠3,吉他英雄,使命召唤这样的主流电影已经这么多年了。我是一个主流的开发者,随着用户的增长,将来也想做主流的AR/VR电影。不过一些门已经为我关上了。一些曾经接触过我,想让我去发言的会议已经不再接受我了,这就是生意,我理解。人们有他们自己的信仰和观念,我做到自己的极限就好。”

同时他也说在成人行业工作也有很多福利,可以认识很多有趣的表演者和工作者。比如成人电影导演Fivestar,帮助他完成了很多项目,并且帮他在Armory这个常人不敢相信其存在的地方产出了VR电影内容。他很享受和BadoinkVR和KinkVR的团队合作,因为他们“在自己的领域上十分专业”。

“这很刺激,而且每天都在迅速发展。我认识了很多绅士俱乐部,见了它们的主人,还得以进入Armory这样的地方拍摄,观察它是怎么运作的、专业的导演是怎么拍摄的。不过Armory这个地方确实疯狂至极,它让我进一步了解了行业的未来。我不确定我是否会全身心待在这个行业,但是我至少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都绕着它转。”

也许某天,Dilallo又会想要做他的凯撒大帝游戏,并且这个游戏的权利永远只属于他。

 

责任编辑: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