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顶级投资人谈VR:VR社交很重要,中国不再是抄袭者

immerse-summit-2016-1021x580

商业领袖们聚集在今年的西雅图Immerse峰会(前身 Sea VR),共同探索VR/AR以及混合现实(MR)怎样改变生产、设计、教育、健康、医药等领域。外媒RoadtoVR的Michael Glombicki得以和两位VR/AR投资人见面,聊聊他们对沉浸科技领域的机遇的看法,以及他们的投资策略。他们分别是投资了Envelop VR和Pixvana的Madrona Venture Group主管Matt McIlwain,以及Owlchemy Labs和Magic Leap的投资者:高通Ventures的主管Patrick Eggen。

VR内容的要点——与他人分享很重要

1470358468_177

:Matt之前说过,要挑出一个VR内容上的第一名是很困难的。高通 Ventures投资的Owlchemy Labs就是一个内容开发者。所以你能谈谈高通 Ventures对于VR内容上的投资策略吗?

Patrick Eggen:我们内部有这个论点,现在VR正在经历一个内容创作瓶颈。现在有质量的内容非常有限。我们正在寻找对VR生态系统不那么依赖的早期创业公司。像Owlchemy这样的公司的迷人之处就在于,他们在创造高品质的VR内容的同时,不拘泥于这个游戏格局。长远来看,会有一个潜在平台供他们筛选和推进更广阔的VR生态。他们目前被视为内容创造者,但是可能最终能让其他VR开发者也可以无缝创建VR内容。 我认为这正是挑战所在。

Pixvana也一样,虽然都是视频,但是VR内容创建的复杂度是非常非常高的。比如像Matterport这样的公司:它不是一个纯粹的VR公司。 他们其中一个成果是无缝地将他们的3D模型转换为VR内容。突然间,在未来你将拥有30万家庭兼VR模型,更是世界上最大的VR图书馆。不要把我们想成纯粹的内容投资者,我们只是采取一个短期的对冲策略,以确保未来有更广泛的发挥空间。

Pixvana推VR内容分发平台,欲树立VR标杆体验

Matt McIlwain:我觉得他说的和我们的理念相似。比如我们投资的Pixvana,对于一个实拍视频,除了它的拍摄之外,你该如何把视频拼接在一起?你该如何处理这个视频?如何对它进行编码,以便它可以分发到所有不同的消费设备?确实,他们不是内容公司,但他们可以与一些内容创作者密切合作,做出一些demo和内容的演示,以至于时刻准备被广泛传播到新兴的VR世界中 。我认为这一直是一个平衡的问题,既想要从根本上有一个更广泛的技术平台,同时也想要确凿地展示现在可以实现的东西。

我认为 Pluto VR和Rec Room这样的本地的公司都在努力证明在VR里与他人分享的重要性,并且都处于一个具有挑战性的时期。你必须要证明你的想法有实际的应用空间。Rec Room有一个很棒的字谜游戏和一个很有趣的飞盘高尔夫游戏,我预感他们在背后能产生一个更大的游戏平台,他们正在使用这些应用来证明,在大量与他人分享的前提下,能创造出什么样的东西。

VR和AR的投资机会哪一个更大:两者将趋向统一

招人难,硬件缺,管理混乱…撕逼大战爆了Magic Leap多少料?

:去年这个活动叫SEA VR,并且主要专注于虚拟现实。随着HoloLens和Magic Leap的崛起,我们看到了会议也正在囊括增强现实(MR)。你如何比较VR和AR的投资机会? 你觉得哪一个会更大吗? 你期待看到两者的融合吗?

Matt McIlwain:我们想象的是一张蓝图:其中有VR和AR,然后有“有线”头盔和“移动端”头盔。“有线”头盔和“移动端”头盔将穿过时间维度,而AR和VR将穿过复杂维度。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认为AR和VR会融合到一个被微软称之为“混合现实”的世界。随着时间,东西会变得越来越趋于无限,直到达到真正全方位360度身临其境的体验,我不再需要用一根线接上一个单独的计算设备。这会经历5年?8年?很难说,但是肯定的是这是我们前进的方向。

敌进我退 Oculus扩招百人发力AR

所以对我来说,跟HTC Vive一样的“高端VR体验“相比,”高端AR“这个概念从技术的角度讲更为遥远。我认为Oculus正在接近那个方向,但坦白来说,就算是他们圣诞节最新出的东西(译注:指Oculus Touch控制器)还是落后一步。Valve在Vive上呈现的是一个完全的、360度沉浸式体验的艺术状态,我认为这就更近了一步。HoloLens正在推出一些有趣的事,我们在办公室里就有一个HoloLens,我们会在不同的使用场景里玩它。比起我Patrick知道更多关于Magic Leap的事,所以接下来由他来说吧。

Patrick Eggen:首先,我同意他刚才说的。 我认为AR和VR会趋同,并且以一个很容易想象的方式:VR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AR将现实中的东西带入你的模拟世界,你可以调整二者的结合程度。如果你想要100% VR和纯粹数字、完全沉浸的体验,你就拨到最后;如果你往回拨一点,你就两者都能看到。我认为关键是他们今天还是分属各种不同的平台。 无论是移动VR、PCVR,还是主机端的VR、混合现实、增强现实,它们都是非常独立的,所以目前还有巨大的分裂。

WiGig新无线网标准,让HTC Vive和Oculus不需要电线了?

我们是AR领域较早的投资者。五年前我们曾经投资过一个叫Blippar的即时上市公司,他们使用智能手机上已有的相机来增强模拟世界。他们和200个一线品牌合作,而且确实能够盈利。Magil Leap出现以及这个领域重新复苏的三、四年前,AR领域到处都是死掉的公司。但是我们依然非常坚持在每一个子领域投资一个公司,并且最后选择了Blippar。他们做到了从门外游离到将AR变成主流,基本上把任何一个物体变成了媒体格式。这四、五年来,我们看到的公司都只有以下两点的其中之一:1)运用计算机视觉的技术能力;2)市场嗅觉。Blippar却同时具有这两个属性。将历史快进来看,你会发现他们最终能收购Layar。

直到Magic Leap出现,我们才看到了一个新的范式:一个全能平台。我不能透漏Magic Leap的任何秘密,但是这确实是一个全新的范式。Magic Leap的CEO Rony在财富论坛上说过,它是一个全能的计算平台。我们认为AR / VR的融合将成为超越智能手机的下一个平台,这就是我们投资的重点。

Magic Leap产品外形终曝光?大规模生产或近在咫尺

在AR方面,我们有一个杠铃战略:Blippar是即时上市公司,而Magic Leap是更像是登月一样,追求一个全新的的计算体验,并且我们正试图在VR世界中寻找类似的模式。

Matt McIlwain:一件已经被证实的事是,虚拟现实环境中的元素被物理世界增强。比如我们投资的Envelop VR,讽刺的是,他们将你在屏幕上做的那些操作带进了VR,因为很多人还是喜欢用鼠标和键盘。所以通过镜头,他们可以把自己的手、键盘、鼠标投影到虚拟现实环境中,这正是用物理世界增强VR世界,一个典型的VR、AR混合的例子。

如何看待中国市场?——中国已经跨越了从抄袭到创新的鸿沟

ar-vr-siggraph-tango-pearl

:从媒体的角度,一个很富挑战性的事是覆盖中国市场,对于投资也是这样吗?

Matt McIlwain:这其实不是我们的策略,因为我们主要专注太平洋西北岸的早期创业公司。我们满世界寻找最新最酷的潮流。这就是为什么有高通 Ventures这样的伙伴对我们很有利,因为他们帮我们看到了我们自己不容易看到的东西。我们会努力长进,但是还是让Patrick来说说他们对中国市场的看法吧。

Patrick Eggen:有本地的脚踏实地的投资伙伴是非常必要的。和Madrona在西雅图的策略相似,因为他们基本上是整个太平洋西北地区的指路灯塔,不仅有非常专业的投资伙伴,还有十分有深度的信息网。我在中国的同事也如此,那里的市场竞争十分激烈,有本地的关系网对于从早期就接触投资对象很重要。我甚至可以说中国是竞争高度激烈的市场,做估价相当昂贵,甚至有时可能溢价。总之,中国已经彻底跨越了从追随者、抄袭者到革新者之间的鸿沟。

ar-vr-siggraph-tango-google

在移动VR方面,我们在中国有投一家名为Ximmerse的公司,很多人没有听说过。现在移动VR的难题是它没有六方向的自由度,所以在位置追踪上很困难。不过有了对的移动VR输入控制器就能解决这个难题,这就是Ximmerse在做的事情。我们从Oculus Connect大会看到的事实是,他们的原型已经初步显示了这种摆脱桎梏的、优化的计算本领,低延迟、实时、在六个自由度上进行追踪。

我们在西雅图和洛杉矶看到了非常美妙的生态系统,你可以自由地游离于公司之外。我们并不是说对洛杉矶有偏见,相反我们是少数在非沿海州投资的公司之一。我们的眼光投向了7个不同的国家,Madrona在西雅图投资的种子公司也都非常独特。但是亚洲的公司也不再是以抄袭为本质的小打小闹的公司,而是真正令人惊讶的革新性公司。我们在北京上海都有触角,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投资A轮还是B轮的需求并不是那么迫切。 在亚洲尤其是中国,我们接触的公司并不是只是捞些小钱的公司,他们对行业真的有深入的洞察和理解。

硬件投资领域是否还有投资机会?

Magic Leap体验报告:秒杀一切现有产品,砸钱砸的值!

:那现在硬件投资的机遇还存在吗?

Matt McIlwain:我认为真正的问题应该是,相比于大公司的投资,是否还存在很多可撤回的资本投资。我觉得像Magic Leap这样的赌注应该会很少了。Ximmerse也是个很有趣的例子,鉴于他们选择了一个定义广泛的问题:究竟什么样的输入设备能摆脱笨重的头显和电脑的依赖?他们试图从输入设备的角度解决这个问题。

Patrick Eggen:对于Matt的观点,单从投资的角度看,硬件投资确实很有挑战性,除非你能正确评估它的回报,然后找一个能被收购的公司。有公司通过填补产品空白获得了很多回报。还有人工智能界常见的人才收购,因为AI界人才非常炙手可热。但是总体来讲,目前我们主要还是投资依赖性较小的软件领域。中后期的时候我们会再寻找一些我们感兴趣的、不寻常的东西,比如视觉追踪、眼球追踪等,但是我们同时也会根据回报调整我们的期待。

20160121pkcyao

你得明白现在依然是市场的早期。我不喜欢这种处处受制的感觉,但是现在的选择空间确实比较有限。我们现在正处于纷繁的平台大战之中。并且市场上现在缺少内容,而且不够清晰。我们现在仍然如履薄冰,从AR的数据来看,要到达它荣耀的时刻还需穿过一大片幽暗森林。我们很想放眼中期以及长期,但是现在对于接下来6到9个月的时间我们还需步步谨慎。这个领域我们有三项投资,并且期待有更多的机会,但是我们会非常谨慎地对待接下来每一个可能的投资。

VR社交非常值得关注

:你现在有在寻找一个非常有市场潜力的应用吗?

开发VR社交时哪些坑?Facebook产品经理晒干货!

Matt McIlwain:对我来说最棒的体验是用户可以处于一个可以分享的VR环境或者甚至是AR环境中,就是说我能跟物理上不跟我在一起的人共同体验某些东西。这些我只在VR中体验过。这个概念非常简单,甚至可以是我和你在某个共享空间里进行一次谈话,可以在一个沙滩上,或者房间里。但是我们需要可以共同在一块白板上工作,并且可以有一个电子记录,因为工作过程全部是数字化的。

这可能听起来太概念了,但是我们在Facebook的F8和Oculus Connect的视频里看出他们已经在做这件事情了。这些视频非常值得一看。在F8那个视频里,他们在虚拟世界中的伦敦大桥上拍了张自拍,然后发布到真实世界的Facebook上。这跟我想象的已经很接近了。我们们看到了不少这样的体验,但是我想进一步看到它们被商业化。这个共享的、丰富的、沉浸式的体验不仅仅在于能让我和你共处一室,更在于我们能一起做的事情。

facebook-social-vr-avatars-6-740x420

那为什么要投资这样的东西呢?你可以想象有人问:“Facebook做的东西确实很棒,但是其他的app开发商呢?他们能用什么样的工具能驱动那样的共享体验呢?”显然我不认为Facebook会把他们的技术开源化,他们一直在做社交网络,所以他们的策略肯定是把这种技术能力授权或者卖给其他想实现这种“共享体验”想法的应用开发者。

Patrick Eggen:我觉得Matt说的这个例子完美的展现了Facebook可怕的主导力量。我们接触过一个在旧金山的叫AltspaceVR的公司,他们的想法是,让我和Matt可以进入我们自己的沉浸式空间,在白板上写写画画,讨论我们的生意。然后我们可以进入一个大厅,一起观看一场体验增强版的橄榄球赛。这需要一定的时间,并且Facebook作为催化剂一样的存在,会加速这个进程。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