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月估值过亿,手握明星IP,米多娱乐为何遭遇过山车?

“这是一家谜一样的公司。”在米多娱乐欠薪、裁员的新闻出来后,业内一家VR内容公司的高管用了这样一句话来评价同行。

米多娱乐曾经是国内VR内容创业领域的明星。这家2015年8月成立的公司,仅仅成立四个月后就获得天使轮融资2000万,并且估值已经超过1个亿。

因为VR直播中央电视台中秋晚会、鹿晗演唱会,制作VR版《我是歌手》等节目,它因此获得了较高的知名度。而在它的合作伙伴名单上,还有长长的一串,包括芒果TV,太合麦田,合一集团等知名机构。

220

“米多娱乐A轮融资,原本想借和芒果台的合作要一个高价,曾经对外报到估值20亿,但后来降到了6亿。”国内一家知名机构的投资总监告诉青亭网,但他觉得公司期望过高,业务发展模式也一般,最终没有跟进。

就在今天,米多娱乐发布官方声明,认为之前媒体报道的公司欠薪问题失实,“2016年7月份时,米多确实经历了一轮人员调整,以全新的战略布局以及精整编制来保证公司更优质的发展。”

公司与离职员工各执一辞,其中细节目前无从知晓。不过,米多娱乐位于北京核心地带朝阳门中国人寿大厦的办公室里,最高峰时期120多人的规模,目前只剩下40多人。

wxid_5erbmf9lk6e121_1478080883064_76

“应该和融资不顺有关。”一家投过一二十家VR内容公司的机构负责人告诉我们,今年五月就收到过米多娱乐的BP,当时因为估值太高没有约见,但没想到五个月以后A轮也没有融成。

“VR视频内容的泛娱乐化以及与强IP、知名艺人结合的方式是正确的。“华录百纳VR总经理戴悦告诉青亭网,但会遇到较大的现金流压力:一方面获得IP的成本过高,另一方面整体VR内容产业的商业模式不确定,暂无合适的变现渠道。

VR+泛娱乐+IP模式,能走通吗?

在今年7月举行的品牌战略发布会上,米多娱乐明确提出将从“制造精品内容”出发,通过VR与娱乐产业的深度融合,改写娱乐内容的输出及消费方式,产生全新的娱乐内容体验,以打造生态产业链。

11

VR +泛娱乐+IP,是米多娱乐进入VR这个领域的核心定位。

在米多CEO李朕看来,娱乐内容既高频,又是大众消费,所以从爆发性、内容丰富性的角度,他认为目前做VR娱乐内容是最有效的。同时,他又认为“真正的IP是没有时效性的,一定是具有艺术文学价值。而VR对于偶像、视频、互动、社区的改变,将让粉丝更接近偶像。”

在圈内,其实很多人还是看好米多娱乐这样一个发展战略与思路的。当VR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硬件、内容等都不成熟时,通过粉丝经济,无疑可以更快的切入普通消费者市场。

米多娱乐的三位创始人分别来自游戏、广告公关和CG动画行业:CEO李朕在游戏和影视特效行业做过多年,COO张海涛以前是奥美的创意总监,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赵晋仪来自擅长CG动画的水晶石。在他们对外的传播中,可以看到一个有意思的标签,全部都是“资深的娱乐内容制造专家”。

“米多娱乐的资源还是很不错的。”有业内人士评价说,核心团队成员能力比较互补,他们家的制作水平也算比较高。

 wxid_5erbmf9lk6e121_1478081012062_59

今年标榜世界上第一场完整VR演唱会—— “鹿晗《Reloaded》全国巡演”就是由米多娱乐操刀的。在国内100多个VR内容平台几乎都免费的情况下,米多娱乐的APP可能是唯一试图向C端收费的:只有付费会员,才能在看到鹿晗VR版演唱会。

既然鹿晗现场的演唱会,门票售价高达7700元,并且13秒就卖光了。那么,一个能让你身临其境的VR演唱会,粉丝们是不是就能为此买单呢?

上个月,张海涛参加青亭网举行的“VR内容变现”论坛时曾经说到,米多娱乐之前耗费很大的资金拍摄了鹿晗和汪峰的VR演唱会,虽然现在C端VR消费基础不足,但他表示收入其实与支出相差不多,同时还引起了非常好的社会反响。

不过,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即使是像鹿晗这样的强IP,想通过它进行VR内容变现也会是杯水车薪,即使鹿晗VR演唱会相关的话题做到了一亿阅读量。目前的技术还不成熟、体验还不够好、VR平台的用户基数偏少等,都是其中的关键原因。

威锐影业CEO董瑗珲则认为,明星经纪和IP不在自己手里的时候,VR附加值太小,至少在底层的用户基数还不够多时,这不是一个特别正确的方向。

本周六,谭维维将在成都开演唱会,第一视频榴莲VR现场将进行直播,这样一张VR门票也只会尝试性的卖三五元钱。

砸钱做的精品内容,谁来买单?

红龙(Red Gragon)摄像机,是一种比较昂贵的VR拍摄设备,一组四目红龙的售价在160万元左右。今年央视中秋晚会的VR直播中,米多娱乐一下子用了七八组。

“即使租用,一天也要几万元,这种设备是一般的VR创业团队很少使用的。”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青亭网,除非客户本身的预算比较高。

除了VR直播领域,米多娱乐还一直希望能用较多的资金,在VR影视方面出一个标杆性的精品内容。但在目前的VR技术条件下,要想很好的讲一个VR故事,属于全世界都在探索的领域,其中的风险不言而喻。

33

而米多在版权方面的投入更大。光拿下“我是歌手4”这一档节目的VR版权,保守估计在四五百万,业界还有一种说法是一千万左右。这样一笔费用对于“我是歌手”这样的强IP来说,其实并不算高。但对于米多娱乐这样一家初创企业,却是一个沉重的压力。

“我们唯一对标的国内VR公司只有微鲸。”米多娱乐的一个员工曾经这样描述自己公司的定位。

微鲸VR称得上是国内VR内容企业中的头牌。今年4月,微鲸科技对外宣布自己的VR战略,将在VR领域投入10亿元人民币,从技术创新、设备研发、内容制作上全面布局整个产业链。

微鲸科技CEO李怀宇表示,将联手合作伙伴生产1万小时的VR精品内容,包含游戏、综艺、直播、全景短片、纪录片以及微电影等。

 01

但在戴悦看来,微鲸背后的资本支持、以及从内容、研发、硬件、制作及投资的全产业链布局,不是米多有能力去对标的。

去年底,米多娱乐天使轮融资2000万后,还进行了一轮Pre-A轮融资,融资规模大概在一两千万。这样的资金储备显然无法支撑米多娱乐这样大的一个战略布局。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米多娱乐除了三位创始人作为自然人股东外,还有福州谦石星网投资、宁波谦石文新投资两位法人股东。

更高的估值、不断的融资,成为米多娱乐这种模式走下去的核心。

曾经报出的20亿估值,从一个侧面体现出米多娱乐创始团队很高的心理期待:做出VR行业内有影响力的作品,就能获得较高的估值。

现实的情况是,投资人一方面希望这家VR公司有较强的VR拍摄能力、创意与行业资源,另一方面也需要有变现能力。换一句话,无论是IP,还是明星资源,或是某一档VR节目巨大的观看量过后,它究竟沉淀下来什么?

一位接近米多娱乐的业内人士告诉青亭网,其实公司原本收入与支出的差距没有那么大,但是当微鲸开始进入VR领域后,因为有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各种IP和明星资源的费用也就水涨船高了。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stella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