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技术或被高估 不会彻底改变学医教育的方式

VR似乎已经被公认为将会颠覆医学教育手段,很多媒体甚至预言它将会彻底取代解剖课堂里的实验尸体。

听起来很乐观,但是笔者认为它并不能完全反应医药和医学训练中的实际情况。

首先,我们并不是第一次过高估计一个新科技在未来的作用,现在说起来可能会难以置信,但是90年代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微软的ppt会改变世界。但事实再好的科技或者工具都不能弥补糟糕的使用方式带来的后果。这就是为什么虚拟现实本身并不会彻底改变医学教育的方式,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我们学会怎么有效利用的话,它会是个非常有用的工具,如此而已。

3c70a49f83da922a907573cd36a02ef0

课堂中的虚拟现实

在解剖课上, 在很多很多对效率和使用方式的研究结果的指引下,我们已经习惯使用了很多数字科技来增强教学质量,多媒体、游戏、3D打印、医学影像等等。虚拟现实只是这些工具中最新的一个罢了。它在解剖学之外也还大有用处,而且每次使用都能完全吸引住学生的注意力,这很不容易。

微软、Facebook等公司在虚拟现实的教育领域砸的钱也不少。微软的HoloLens已经和美国很多大学以及开发者达成了合作,共同打造一系列类虚拟现实app,应用在解剖学教学、模拟体检等方面。

比如最近的独立app:Organion 3D, 就是一个沉浸式的3D解剖图,是由澳大利亚开发者为Oculus Rift开发的。另外还有很多增强现实应用,比如还在开发中的3D4 Medical,以下视频是一个增强现实解剖学习工具:Esper项目。

上面这些可以说是对解剖教学的一个非常令人激动以及非常有趣的补充,但是它们不可能完全取代解剖教学。

教学应结合多种工具

从学生的学习成果来看,在教解剖的时候使用多种工具是普遍认为最有效的做法。虚拟现实在这里可以帮助学生在进入放着尸体的实验室之前进行心理和知识上的准备,以及协助传统教学。因为在这些VR应用中不仅展示了人体的各个部位,还非常明确地展示出了组织和器官的空间关系。

不仅如此,用VR应用来学习的另一个好处是,学生随时随地可以学习,对那些缺少实验资源(也就是尸体)的学生来说尤其有帮助。对于在深处在偏远地区和乡下医院高年级医学生来说也很有意义,在可能没有办法登陆校园学习资源的情况下,他们随时可以通过VR应用来复习解剖结构知识。VR同时也能帮助学生学习在捐献的尸体上比较少见的病理学现象。

基于上面这些例子,可以说虚拟现实在提高学习体验方面立了大功。

和所有新科技一样,VR有着光明的前景,但是只有时间和大量的研究才会告诉我们究竟怎样在医学项目中使用它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但在那之前,实验室尸体的使用将会继续保持不可或缺的地位。

实验室尸体究竟为什么不可或缺

从解剖学角度讲,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就算同卵双胞胎在解剖学上面都不会完全相同。查查百科全书就会发现,解剖变异非常非常多。

但是在VR应用中,这些变异却不会被考虑在内,所以只有通过学生自己在实验室中多次操作才会慢慢开始理解哪些是临床相关的。

学生也必须在现实中用眼睛和手去感受人体结构。在真实的人体中,肯定是没有人工辅助颜色来帮你区别静脉和动脉的,但是在现实中你可以通过把血管放在手指间感受和来回滚动来区别它们。外科医生在手术中也是用同样的触感来区别肿瘤组织和健康组织,并且分辨出那些必须被保留下来的人体结构。

尸体的作用不仅仅是解剖学知识上的,还有人格上的。而且每个学生第一次用手触摸真实的人的大脑的时候,都会是让他们非常印象深刻的体验。在实验室和尸体上进行学习会教会学生尊重他们的病人。实验室尸体往往是他们第一次接触死亡,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尸体是他们的第一个病人。学生学会和遗体捐献者共情,尊重他们对医学教育的贡献,这些心理教育对成为一个医生至关重要。

过去500年的医学教育里,用尸体来进行教学是教学手段发展上最重要的里程碑。就算在那些遗体捐献不那么被文化和宗教所接受的国家,医学院里也会使用尸体进行教学。

在这个方面,也许未来某一天虚拟现实也将普及到这个程度,但是我个人来讲不想当一个只在虚拟现实中学过解剖的医生的小白鼠。

VR在医疗领域的应用

虽然据我所知还没有哪个外科医生是用虚拟现实训练出来的,但是VR确实已经被用在了个性化手术上。

一些外科医生已经可以将医学影像和飞行模拟器科技结合起来,制作了首个真实病人的大脑3D影像。然后他们还在切除脑补肿瘤手术之前进行了测试,在虚拟世界一一看过病人大脑的结构,从各个角度仔细观察肿瘤和附近的组织结构。

和虚拟现实类似的科技也帮助实现了远程医疗,让外科专家从远程指导协助外科手术。并且有新研究表明,虚拟现实可能有望帮助截瘫患者进行感觉和运动的恢复。

综上所述,显然在医疗教育和医疗领域本身,虚拟现实都大有用武之地,我们只是处于这个过程的萌芽阶段。只有随着时间发展和在研究者评估之后,我们才能公正地说它真正的价值有多大、究竟在哪个细节它最有意义,以及它的局限性在哪。目前爱说,对虚拟现实真正的考验还是在提高医疗教育和病人护理上。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latajiujiu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