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盔技术规范已报国标委立项 面临技术等四大挑战

1480057503956

虚拟现实产业元年就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以HTC vive、Oculus rift和PS VR为代表的高端VR头盔虽然赚足了口碑,而廉价的VR眼镜却在市场中率先热销。为了改变目前这种极端现象,推动虚拟现实产业健康发展,制定VR标准呼声渐高。

虚拟现实产业联盟(IVRA)标准委员会主任委员王聪向《中国电子报》记者透露,12月6日虚拟现实产业联盟标准委员会将召开第一次工作会,确定标准委员会组成以及标准工作组、标准应用推广组、国际标准化组、知识产权研究组等成员单位,将启动VR团体标准的制定。

 

头盔技术规范已报国标委立项

近期,谷歌和微软分别代表移动生态和PC生态发布了VR参考标准。谷歌Cardboard已经被Daydream View替代,为了保证Daydream View体验,谷歌针对手机的软硬件底层进行优化,并加入用于交互的遥控器。国内小米已经跟进谷歌移动VR方案,华为最新的手机也宣布支持Daydream平台。而微软发布VR显示器参考设计产品虽然低调,但从微软秋季新品发布会相关信息中可以看出微软高性价比的VR显示器具有强劲的市场竞争力。惠普、戴尔、联想、华硕和宏碁都将成为微软VR显示器的OEM厂商。

科技巨头凭借生态优势切入VR标准,而国内相关标准组织也在积极开展VR标准相关工作。1月29日,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计算机图形图像处理及环境数据表示分技术委员会(以下简称信标委图形图像分委会,SAC/TC28/SC24)成立,下设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标准工作组,对虚拟现实硬件产品、应用软件产品、交互方式、接口等方面开展研究。3月,AVS标准工作组启动虚拟现实音视频编解码技术研发,就虚拟现实内容表示、虚拟现实内容生成与制作、虚拟现实内容编码、虚拟现实交互、虚拟现实内容存储、虚拟现实内容分发和虚拟现实显示等关键技术进行探讨。4月,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对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产品在功能、性能、互通性等方面的标准化工作进行了梳理,发布《虚拟现实产业发展白皮书》,并启动了VR/AR国家及行业标准征集活动。

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信息技术研究中心电子设备与系统研究中心主任张素兵透露:“我院已启动部分标准的立项,在相关部门审批同意后,将正式启动虚拟现实标准化工作。”全国音频视频及多媒体系统与设备标准化技术委员会(SAC/TC242)正研究《虚拟现实音频主观评价方法》、《虚拟现实显示设备舒适度指导准则》、《虚拟现实显示设备图像质量主观评价方法》等电子行业标准立项建议。

同样,信标委图形图像分委会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标准工作组也向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提交了《虚拟现实头戴式现实设备》系列标准、《手势交互》系列标准、《虚拟现实应用软件基本要求和测试方法》等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领域国家标准立项建议。

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标准工作组组长王涌天向《中国电子报》记者透露,工作组委员们经商议建议从虚拟现实头盔浸没感知以及舒适度分级及其度量标准、自然人机交互手势集及其评测方法、增强现实注册定位方法的研究、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场景表示方法以及增强现实相关外设公共驱动接口等方面开展标准工作。其中,虚拟现实头盔浸没感知以及舒适度分级及其度量标准由北京理工大学牵头起草,而自然人机交互手势集及其评测方法标准则由中科院牵头开展。

中科院软件所研究员田丰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手势交互标准涉及分类、技术要求、系统性能、接口参数及评测准则等,中科院软件所提交了手势交互的四项标准建议,其中有两项已经正式通过立项。北京理工大学副研究员翁冬冬表示,虚拟现实头戴式显示设备技术规范标准已经通过国标委立项,目前正在修订第三轮草案,相关术语讨论已经完成,接下来需要细化测量方法及说明。

 

VR标准可两条腿走路

谷歌、微软这些科技巨头通过生态影响力打出VR标准牌顺理成章,VR业内人士指出,国内标准组织这么热心做VR标准,有些让人不解。

王聪表示,虚拟现实产业联盟标准委员会不只要做VR标准研究,而是要通过标准形成一个产业链,从标准制定、实施推广到实验验证,再到试点示范,把产业链所有企业串联起来,还会设立知识产权研究组,形成国内的专利壁垒,让国外企业遵循国内VR标准。

而且国内VR标准可以给政府监管及用户选择产品提供技术依据等。例如,国家质检总局执法督查司进行约谈并要求三星召回国内GALAXY Note 7就是以相关标准为依据的。

根据VR目前的发展现状,可以从术语、分类等基础标准和产品标准两方面切入。每一种新技术、新产品初期,都存在定义不清晰、不统一,分类不明确等问题,对于该技术的产品研发、交流推广,以及产品标准的制定,都将对行业监管造成较大影响,术语定义标准是所有工作的基础。

现在市面上的虚拟现实头盔种类多样、参差不齐,消费者无从选择。王聪认为,虚拟现实头戴式设备应用规范标准需求比较急迫,可以将VR头盔分成外接式、一体机式和外壳式,针对每一类头盔的参数指标进行详细划定,并描述每项指标的测试方法。例如,瞳距、刷新率、延迟的设定值以及相应的测量方法。在标准制定过程中,邀请主流厂商参与,并由测试组对参数进行验证。

同样,手势交互也是市场急需的。VR头盔没有触摸屏,需要新的交互方式,手势交互必然是VR主流交互方式之一,如果未来每个厂商都出一套手势不利于行业发展,统一手势集具有可行性。但在众多交互方式之中,手势交互是比价难的一种交互方式。王聪指出,中科院软件所在手势交互领域已经有多年研究成果,有坚实基础,可以由中科院软件所联合各大企业共同制定手势交互系列标准。

标准的制定就是解决软硬件互联互通的问题,国家和行业标准从立项、起草,到征求意见、摸底测试,再到专家评审及政府审批等流程,一般至少需要2年。

王聪指出,为了能够快速适应市场的变化,VR标准分两条腿走路,一条是团体标准,另一条是国家标准。团体标准半年到一年就可以推出,走短平快的路子,可以在虚拟现实产业联盟内部先试用,然后将在联盟内部运行比较顺畅的标准上升为国标,这样可行性比较大。

 

VR标准面临四大挑战

但是VR还处于发展初期,没有形成产业生态,内容制作、交互方式、硬件规格还在不断演进当中,VR标准的制定并不易。

首先,虚拟现实头盔还在快速迭代当中,现在做标准比较超前。VR头盔舒适度感知因人而异,受个人主观的心理和生理因素影响很大,VR标准不一定能够满足不同用户体验的最低要求。但是VR头盔标准需求非常急迫,甚至一些非专业人员也想做VR头盔标准。翁冬冬指出,为了不限制行业发展,头盔规范设定会宽泛一些。而且头盔标准只能从技术参数和测试方面去设定,无法完全保证VR体验,因为体验还涉及主机性能、内容设计等。VR体验部分会在舒适度标准中进行规范。

其次,现在VR技术处于百家争鸣的阶段,以空间定位技术为例,有的厂商采用红外定位方案,精确度高,但是过于昂贵;有的厂商采用激光定位方案,精度比较高,但安装比较繁琐;还有的厂商采用可见光定位方案,虽然廉价,但限制因素较多,室内光线不能太强,否则对定位有影响。各个厂商空间定位技术方案不一样,很难去制定硬件规格。王聪认为,空间定位是技术问题,不是标准问题,标准无法解决技术发展问题,所以现在空间定位技术不适合标准化。

再次,VR标准技术指标的科学性也是一大挑战。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电子设备与系统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华益认为,对于标准中明确的技术指标,需要通过试验研究的方式,反复论证指标是否科学,技术指标需要在规范行业发展的同时,也兼顾市场的实际情况。交互方式标准是一个典型,如果制定VR交互标准涉及交互使用场景、精确度、响应速度等一系列问题,甚至连应用层、物理引擎都需要重新定义。VR交互标准的制定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凌感科技首席研究员毛文涛认为,目前,还没有一个好的应用产生,现在去谈VR交互标准显得没有意义,就像纸上谈兵。

最后,VR标准的制定只是开始,还需要执行、应用推广,以及标准应用的质量保障。标准发挥最大的作用在于应用,只有标准的严格执行,应用在实处,才能保障产业健康发展。有些标准虽然制定出来,却少有人执行,就像智能家居的标准一直难以得到实施,直到现在连互联互通的基础性问题都没能得到解决,所以光有标准是不够的,只有得到落实并且能够有质量地执行,标准才有现实的意义。所以在标准应用过程中,要对市场进行监督检查,对不符合标准的产品予以一定程度的曝光,提高消费者对产品质量的认知,避免劣币驱逐良币。

来源:赛迪网-中国电子报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zenghui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