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VR遭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观众HOLD得住严肃暴力题材吗?

oMfaUKou9mAp_9_aaQUXSg==_7916724513035653707

当年拍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里家暴丈夫“安嘉和”的演员冯远征说,他的他的车胎“经常被扎”,更常有人在他身后“指指戳戳”,甚至有观众直接动上了手。在最近的家暴新闻中更是选用了他当年的剧照做例子。

可见,一部拍得好、演得好,反应真实中血淋淋的暴力或悲剧的电视剧,能给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带来多大的影响。

图片2 拷贝

不过,我们今天要谈的不是电视剧,而是VR。在本月,一部名为《都市怪谈》的“VR惊悚剧”也登陆了国内媒体平台爱奇艺。而它的制片人赵琳琳自信满满地告诉我们,VR是对传统影视的一次“升级”。

但是,问题也由之而来:即在面对严肃、黑暗、恐怖、暴力题材的VR内容时,因VR独特的沉浸感和真实感,观众们能“受得了”这种“升级”吗?

vr-storytelling-shutterstock

有一种传统看法是:新兴媒介的内容商(CP),在初始阶段时,应该尽量用娱乐化、刺激性地东西来“伺候”观众。那么,对于VR来说,内容创作者们是否应该在面对受众的时候有这种考虑?还是说不管做什么,甚至把观众“吓尿”也OK?

VR内容是否真的需要保持“大团圆”而不越界呢?什么又是这个“界”,或者是否应该有这个“界”的存在呢?

 《电锯惊魂》能拍八部,在VR里行不行?

b9dc9f21879147.56308f78626d7

严肃和黑暗题材,在电影、戏剧、电视和文学作品里一直不发拥趸。君不见IMDB排名前列的电影都是《教父》、《辛德勒名单》、《暗黑骑士》之类的作品。

更不用说《电锯惊魂》这种一口气拍了八部之多的B级血浆片。虽然你可以喷它低俗,靠血腥、暴力和似是而非的价值观来哗众取宠,但否认不了一个事实:即便是观众们被恐怖、悲剧和志怪传奇折磨地欲仙欲死,但依然有人为它们埋单,而且人还不在少数。

那么,为什么VR不行呢?

Ctrl1

引起这种忧虑的最大原因恐怕就是VR和之前所有媒体相比的“独特性”,和电视电影的观众不同,在负面事件发生的同时,观众是处在“同一空间”中,而不是在液晶屏或银幕之外,他们会作为现场的观察者、参与者甚至本身就是“受害者”,这种体验带来设身处地的真实性,自然是压倒性的。与以往不可同日而语。

实际上,目前已经有不少工作室开发了VR恐怖电影和游戏,除了本文开头提到的《都市怪谈》外,还有《Sisteers》《Catatonic》《A Chair in a Room》等等。而且似乎反响都还不错,也没听说过观众被吓尿或者大声嚷嚷退钱之类的。

当VR遭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观众HOLD得住严肃暴力内容吗?

u=1424421032,1796045905&fm=21&gp=0

但是,如果是更加真实的故事呢?

当年拍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里家暴丈夫“安嘉和”的演员冯远征说,他的他的车胎“经常被扎”,更常有人在他身后“指指戳戳”,甚至有观众直接动上了手。在最近的家暴新闻中更是选用了他当年的剧照做例子。

Ctrl1

可见,一部拍得好、演得好,反应真实中血淋淋的暴力或悲剧的电视剧,能给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带来多大的影响。而如果到了更加真实的VR环境中,不难想象更会给人们带来怎样“酸爽”的感觉。

其实,目前在英国已经有类似题材的VR内容出现了。分别是《In My Shoes》和《Ctrl》。前者讲述的是一名羊癫疯病人的故事,后者则叙述的是一个家暴频频、被绝望笼罩的家庭。

a-chair-in-a-room-hotel-room-image-1200x675

类似的VR作品可能会造成观众的两极分化——比如,情绪上明显地“不适”:不少现在长大成人、看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观众都纷纷表示安嘉和是他们的“童年阴影”,笔者当年在观看此剧的时候,也对梅婷饰演的女主角被打到飙血,溅到鱼缸的镜头记忆犹新。

当然,VR因其“沉浸感”的天性,对于揭露这些真实世界的黑暗面来说,拥有更强的警示和教育意义;并且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这些内容虽然“折磨人”,但更有可能达到古希腊和莎士比亚悲剧式的效果,成为观众情感宣泄的出口。

VR能够让观众真正地去充当一回“被害者”、“病人”的角色。而也许,只有像这样“感同身受”,才能唤起他们更强烈的情感,从而起到真正的教育意义。

看电视你可以换台,但“摘头盔”有那么容易吗?

Samsung-Gear-VR-Screenshot-02

虽然道理听上去头头是道,但是很多人还是会怀疑:VR和传统的电影、电视,真有那么大区别?

在传统的屏幕上看到不快的内容时候,大多数人可能是“闭上眼睛”,或者干脆“换台”、“换碟”。

不过,在VR之中,要做到这一点很难。虽然“把头盔拿下来就好了”,但是由于VR会给观众带来一种“做梦”的感觉,形成“没结束之前出不来”的概念,因此类似的行动实际上是很少会发生的。

in-her-shoes-vr-1000x597

而观众在VR环境中,不管干什么都逃不开眼前的“内容”,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故事本身上,从而就只剩下一种选择,即正面面对眼前让人不快的情节/环境。这种行为可能导致产生无法预测的感情,比如有人会哭喊,另外一些人会愤怒于“我干嘛要看这个”,还有其他人则选择忍受。

为了更好地处理观众的情绪,有些CP选择了“耳提面命”的方式,比如今年7月份Breaking Fourth就在剧院给观众集体戴上三星Gear VR头盔看了两星期的《Ctrl》。而在每场表演之后,制作团队都会登场,称在门口有关于支持家暴受害者的宣传文件,在场成员还会和任何对内容有感受的观众苦口婆心地讨论。

 那么问题来了:干嘛要搞这些费力不讨好的内容?

SSP_851

在十月份的OC3大会上,Oculus的CTO 约翰卡马克曾经指出,VR目前还停留在一种“新鲜事物”的层面上,而VR平台想要成功,内容创作者就必须扪心自问:“能否在VR中实现其他非VR平台上同等、甚至更有价值的东西?”

他称,目前消费者端的VR内容还处于襁褓期,大多数内容的确处于“吓你一跳”的程度,而这其中360度全景视频又占了大多数,但讲述“复杂故事和情感表达”的少之又少。

3824963458621183539

在VR向更加主流的受众前进的道路上,内容需要进化得更加成熟,来获得大众的注意力。既然消费者一直在其他传统媒介上对于那些严肃和黑暗的内容表现出兴趣,则“VR版本”似乎也会顺理成章地得到他们的喜爱。

不过,由于VR本身的特殊性,它的沉浸感、不可逃避性、高度写实和强制要求注意力,也给行业带来了更多的挑战。但英国VR内容公司Virtual Umbrella联合创始人Bertie Millis认为:VR内容的创作者不应害怕或规避去引发观众强烈的感情,但如果可能的话,需要提前加以信息提示,或是在观看后加以“现场答疑解惑”。

他乐观地认为,一旦VR行业引入了更加严肃和复杂的叙事,它将有能力成为该类故事的首选媒介,通过“其他手段达不到的方式”来打动观众。

文章下二维码15

责任编辑:freeAll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0 条评论

头像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